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推拿>影评>《推拿》:黑夜给了他们黑色的眼睛

《推拿》:黑夜给了他们黑色的眼睛

电影中文名

推拿

2014-11-24 18:02

衡·Isabella

衡·Isabella

想看 - 评分8.0

 


好像你没失恋过,就永远都体会不到阵阵抽搐的心痛一样,你不曾失明过,就永远无法体会盲人陷落在永夜里的焦灼。

——衡·Isabella 小感悟

文/衡·Isabella

 

黑夜给了年幼的小马一次意外的车祸,和一双失明的眼睛。他以为,他年轻的人生,就这样陷入了永夜,再也无法重遇光明。

 

这个穿梭在毕飞宇小说原著里和娄烨改变电影作品中的年轻昵称,是两位创作者隔空的联结,他不仅仅是一个代表盲人群体身份的微缩聚焦者,更是两种艺术形式表达的集中出口所在。原著小说曾获2011年第八届茅盾文学奖,我没有读过原著,所以这里暂且不提,只看电影本身。 电影里,小马作为贯穿始终的脉络,将沙宗琪推拿中心工作的所有盲人带入不同的情感纠葛漩涡。

 

盲男人与鲜血

 

剧中,有四个男人一定会让你印象深刻:英俊年轻孤僻但冲动的小马,成熟圆融敢恨也包容的王大夫,文艺浪漫深情却易遇凉薄的沙复明,嘴贫心明风流可识时务的张大夫(张一光)。嬉笑怒骂间,盲人男性的生活百态跃然而出,张一光说:自从我的眼睛盲了,心却变得更清楚了。这群因为不同人生经历,最终一同走上全黑道路的男人们,懂得进退攻守,有一份“看破”却不轻易说破的智慧。或许这算是当你失去一样最重要的东西时,上帝会给你另一样重要的东西作为弥补的诠释。

 

作为盲人的他们极易不安,恐惧友情、恐惧亲情、恐惧爱情,小马不敢光明正大的追求小孔,王大夫不能丢弃逼迫自己的弟弟,沙复明不能得到渴望已久的爱情。

 

荧幕上,这三个男人先后与血腥镜头亲密接触:小马涌过血,王大夫流过血,沙复明喷过血,幕布上的血来的或突然或必然或叹然,让人心惊肉跳压抑难熬。这三场男人的流血,分别代表着三个盲人绝望、绝境、决绝的际遇。再次回味串联三次血淋淋的场景,看到娄烨借着三具活生生的躯体,愤怒的喷薄着把他们各自残破焦灼的生活一抹红似一抹的涂在人眼前。触目,真实。

 

三个盲人男性用鲜血浸染了幕布,或许这汩汩鲜红能替他们排泄出人生浓厚的苦,心底无法言说的痛,眼中无法流出的累。作为失去视力的男人,他们不安彷徨,不想在男权社会当中失去作为男人的尊严,却也只能在跌跌撞撞的无奈中退却妥协。唯独能够代表他们不曾向这个苍凉的现世低头的表现,或许只有那一腔刺目的血,它炽烈,炽烈到看到它,你就知道,他们真实的存在着,他们不该被忽略。

 

都说士为知己者死,如果有万条理由让一个男人屡次对生活谦卑的低头,那么只要有一条理由就足以让他岿然屹立。

 

为了尊严。

 

 

 

女人与眼泪

 

女人区别于男人最大的一点,也许就体现在对眼泪的支配权上。

 

影片里三个盲女人哭过:婷婷追求心上人却被拒绝,在宿舍楼下失声痛哭;都红一天夜里下班意外手受重伤,在按摩中心门口倒地哀声大哭;小孔与婷婷谈心时,提到自己私奔的秘事相拥抽泣。女人们的心思总是细腻敏感,有圣人都曾发出“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的感慨,可见女人真是可爱又可怕的一种生物。而盲人群体当中的女性,不仅拥有寻常女子的缜密心事,又因为眼不可见,比寻常女人又多了许多强化的情绪和感受。婷婷也好都红也罢甚或是已有一份稳定感情在手的小孔,对于爱情的态度还是忧大于安。

 

都红安慰失意的小马时问:你说,人和人撞上了和人和车撞上了,有啥不同?小马不知都红的意思,都红继续回答到:人和人撞上了是爱情,人和车撞上了那是车祸。可人和人却总是避让。小马听完后,起身离去。留下都红一人,怔怔的坐在原地。

 

我们总被告知付出就一定有回报,但是这一点唯独不适用于爱情这件事。对于不爱你的人,你越是付出,可能越会把对方吓到躲的远远的。若说女人有死穴的话,十个有九个死穴的名字叫爱情。何况看不见的女人,她们更需要一份坚实不移的爱情做一根生命里可以撑起天空的支柱。

 

如果说女人有一万个理由不对生活掉泪,那么只有一个理由就足以让她们把长城哭倒。

 

因为爱情。

 

 

沙宗琪的盲人们所追寻的光明

 

娄烨在片中通过具有压抑感的元素:鲜血、性和眼泪来诠释一群身份为推拿师的盲人,他们在这里自成一个社会,个性鲜明,情感乖张,交错盘亘的你来我往中,沉重、忧郁、灰暗、恍惚,由此组成了一副常人完全没有可能体会到的盲人社群图谱。

 

《推拿》不同于《说说美丽世界》,因为这里的主人公重点被刻画的社会关系里,几乎甚少提及家庭和孩子,他们有的是彼此,有的是同事情,友情和爱情,唯独鲜有家的羁绊。也就是说,如果《说说美丽世界》里的罗光明苦郁的生活里还有一丝希望,是一个抱养来的名叫“说说”的女儿的话,那么在沙宗琪推拿中心的盲人们,除了这个共同工作过的地方,可追寻的那份希望,应该是社会上正常群体的认同和支持。

 

它不同于《逆光飞翔》是因为这里的主人公在长期的黑暗生活中,被情感一次次中伤,对这潮湿的世界的态度抱有妥协和顺受,如果说裕翔是人品爆棚天才附体唯独只有一个失明的小缺欠,他人生的希望是名叫“音乐梦想”的一条独特路径,那么沙宗琪推拿中心的盲人们,除了按摩维生,所能追求的希望,或许是一颗名叫“平等真爱”的定心丸。

 

黑夜吞噬了他们的眼睛,但没有一并吃掉他们追求更多可能的希望。

 


沙复明 不复得明

 

如果问《推拿》一片中我最喜欢的角色是谁,我想,我会选择沙复明。他是活的最“不现实”的一个现实里的盲人,他一直追求美的脚步,吟诗、跳舞、追逐爱情。然而正如他的名字一般讽刺,他最想要得到的,却一直不能为其所得。

沙复明一直选择期待。他在剧中一段高潮部分,背诵了三毛的《说给自己》:

 

如果有来生

要做一棵树

站成永恒

没有悲欢的姿势

一半在尘土里安详

一半在风里飞扬

一半洒落荫凉

一半沐浴阳光

非常沉默

非常骄傲

从不依靠

从不寻找

如果有来生

要化成一阵风

一瞬间也能成为永恒

没有善感的情怀

没有多情的眼睛

一半在雨里洒脱

一半在春光里旅行

寂寞了

孤自去远行

把淡淡的思念统带走

从不思念

从不爱恋

如果有来生

要做一只鸟

飞越永恒

没有迷途的苦恼

东方有火红的希望

南方有温暖的巢床

向西逐退残阳

向北唤醒芬芳

如果有来生

希望每次相遇

都能化为永恒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一份诗意存在于这个盲人的心间,使得他一直活在不现实的现实里,努力使自己成为夜空里最亮的一颗星。

 


与《推拿》相关

 

时光网上有一段导演的话写到,娄烨曾经问过毕飞宇,为什么要写《推拿》这部小说,毕飞宇没有直接回答为什么,却说了一件事情:有一阵子,他的一部长篇的写作遇到了创作上的问题,怎么也写不下去了,于是他整天无所事事,然后经常去南京家旁边的一家推拿店做推拿,推拿师都是盲人,他们经常聊天,天南地北,混得很熟,成为常客。有一次他最后一个做完推拿后跟盲人一起下班,像以前一样,他主动拉起盲人的手下楼,在下楼梯的时候突然停电了,一片黑暗,他不得不停下脚步,这时候,盲人推拿师反倒拉过他的手,继续下楼梯,就这样,盲人为一个明眼人引路,将这个明眼人带到有光亮的地方。

 

哪怕他们情感丰富却又异常脆弱,他们在面对难关的时候,也会把尊严与生命的珍贵放在同等高度的位置。他们的生活里拥有的很少,所以会愈加珍惜,因为他们虽然眼盲了,可心里比什么都清晰。

 

在黑暗中,我们都需要盲人的引领。

 

 

 

2014.11.24 23:03

——衡·Isabella 【他们却用来寻找光明】

 




 

该片热门影评:

《推拿》:憧憬光明的一样的他们与我们

作为第六代导演,娄烨的电影处处弥漫..

复仇者猫头评分8.2

《推拿》:心中有光,就有希望

娄烨的《推拿》是一部非同寻常的电影..

9条命

永夜中开出的斑斓

重点在于盲人,而不是”中国的“盲人,..

蓟城君

《推拿》:盲视的艺术

基于血缘关系的亲人在面对残疾的家人,..

Hevoli评分7.0

《推拿》:直面人性情欲,方显平等关注

不妨坦诚一点,观看类似于讲述盲人..

happy木易评分8.7

更多 159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