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推拿>影评>《推拿》:盲视的艺术

《推拿》:盲视的艺术

电影中文名

推拿

2015-10-11 17:44

Hevoli

Hevoli

想看 - 评分7.0

 

    《拿》虽然聚焦的是盲人按摩师的日常生活,但严格意义上来说,它并没有如《编舟记》和《寿司之神》等职人电影般关注主人公的职业生活,也没有如《听见天堂》和《逆光飞翔》等影片般呈现特殊人士对梦想的追求,而是写实地刻画盲人按摩师这一特殊群体在失去视觉感官的前提下对爱情的感知、探索和追求。同时,通过结合在发廊从事不正当职业的边缘人士的生活,突出了创作者对爱情的深刻思考,也增加了影片对于社会的现实意义。

一. 感官能力与艺术之美

美的定义和标准是一个不可言状的哲学命题。

康德在关于艺术审美判断的探讨中指出:“美的事物的形式促成想象力(即允许我们理解任何对象)和知性(即概念化的能力)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相互协调,事物的产生似乎就是为了让我们去感知它。正是这些精神能力的自由发挥引发了某种快感,这种快感让我们产生‘某物很漂亮’的判断。”[1]据此,要对某物作出美的评判,人需要通过感官能力去感知它是否能够引发内心的快感,这种快感“不是来自单纯感觉的享受,而是一种反思”。[2]人的感官能力不外乎视觉、听觉、味觉、嗅觉和触觉,人的内心对于外在事物的感受都源于这些最基本的感官能力。并且毫无疑问,无论是视觉艺术(比如绘画)、表演艺术(比如舞蹈)、视听艺术(比如电影)、造型艺术(比如雕塑)、语言艺术(比如文学)还是综合艺术(比如戏剧),视觉感官对于艺术鉴赏来说都起到了无与伦比的重要作用。

二. 盲视感官与爱情探索

从性学的角度看,弗洛伊德认为“人的视觉影像最容易引起性兴奋,从目的论[1]的角度看,正是人眼完成了性对象的选择过程,因为只有它才能发现性对象的美丽所在。”[4]浪漫的爱情无法脱离于现实的择偶过程。那么,爱情,到底是一种情感还是欲望?而爱情的美,又是一种主观感受还是客观认知呢?

以影片中都红的遭遇为例,在健全人的的眼中,都红是美丽的,美与残疾本质上无必然联系,但客人却一而再地表示出莫大的遗憾,客人遗憾的感慨实际上不仅仅是为都红自身的残疾感到遗憾,更多的是一种错失择偶对象机会的遗憾。可见,视觉感官对于择偶过程十分重要。如此,我们是否可以认为爱情是人类为了满足原欲[2]而对对象所产生的情感?而爱情的美即对象的外在美?

柏拉图认为,艺术应被废除,因为它只能激发人类情感而不能引发人类的理性思考;西蒙·克里奇利认为爱情是多余的,因为它会使人泯灭自我。[3]从这个角度上看,艺术和爱情都是一种反智性[3]的虚无存在,都需要通过外在的实体存在的承载以达到为人所感知的目的,进而引发个体的快感。这种实体存在在艺术领域反映为艺术作品,而在爱情中则投射到对象的外在躯壳上(即我们常说的第一印象),但在爱情中,对象的躯壳只是首要的感知来源,并非唯一的、也不是最重要的感知来源,所以它并不构成爱情的充要条件,对于人类而言,相处和了解才能使来源于对象的短暂快感升华为爱情。这就是《推拿》所印证的爱情命题。

如果将爱情拆分为按部就班的步骤,那么应为“视觉审美(引发快感)——相处交往(了解对象)——感情升华(爱情定型)”的阶段。盲人因为失去视觉感官而无法获得基本的视觉快感,因此只能通过其他感官能力去获得与审美相似的功能或者直接进入交往与了解的过程。

小马对小孔的爱意主要建立在嗅觉感官引发的快感之上。在与小孔的打闹中,小马无意地触碰到小孔的身体并嗅到其身体气味,这种感受对于小马而言是极其陌生又极具吸引力的,直接引发其原欲的迸发,然而,这种建立在欲望以上的情感并不是爱情,小马在前期对小孔的执着也只是反映其内心希望满足欲望的目标。而小马对于发廊工作者小蛮的情感建立在原欲得到满足的触觉感官之上,在相处中逐渐建立,最后升华为爱情。虽然小马与小蛮之间始于不正当交易这一点稍微有悖于主流道德伦理观,但不可置否的是,从个人主义出发,他们的感情体现出幸福面前人人平等的观念,影片最后小马与小蛮的私奔更是深化这一主题。

而沙复明对都红的情感首先源于顾客对都红外貌的一再称赞,这种通过听觉感官得到的认知引发了他对美的想象力,也让他产生了对美的窥视欲和占有欲,因为那是他从未感受过也从未触及的。这种情感是复杂的,它既包含了对都红的爱意,但更多的蕴含了对健全人所组成的主流社会的向往,因为都红被主流社会[4]所认可,他渴望自己被都红认可从而得到主流社会的认可。可以说,这是一种想象中的审美,但也注定成为单恋。

《推拿》对于盲人爱情的描述是全方位多角度的,包括了个体对爱情的探索(小马对小孔和小蛮的情感对比),爱情性质的对比(相爱与单恋的对比),以及爱情主体的对比(有一方为健全人和双方均为盲人的对比)。

三. 现实意义

内地电影在拍摄题材上似乎进入了一种聚焦现实的健康发展轨道。在《有一天》《亲爱的》和《失孤》之后,《推拿》也以国际舞台为阶梯华丽地回到内地观众的视线。虽然影片没有太明显的公益性,也比不上《亲爱的》和《失孤》对于社会现实问题的赤裸批判,但其关注特殊群体的取向对于内地电影的题材选择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在视听语言上,导演为了让盲人也能观赏影片,采用了占据大篇幅的画外音来辅助叙事;运用了大量模糊的镜头画面以及突出心跳声和周遭环境的天然语言,试图让观众从盲人的角度去观察和体验现实世界、感受他们在面对这个世界时的内心感受。虽然此番尝试并没有使影片在艺术上获得更惊艳的效果,甚至一部分观众对于那声调平缓、缺乏情绪的画外音感到倦怠,但导演人道主义精神的本意无疑值得肯定。

此外,影片还运用了纪录片的拍摄手法。一系列的升格镜头极其写实地展现了盲人学校内学生们的生活现状,还小篇幅地细腻表现了盲人按摩师的推拿手法,每一个动作和细节都彰显着他们的能力和专业。

基于血缘关系的亲人在面对残疾的家人,感情或许也会有所保留;因为志趣相投而聚集在一起的朋友,大多无法脱离某种默认的等级法则。只有爱情,会让相爱的人无私地包容对方的一切,不介意对方的任何缺陷和缺点。这也是文本之所以选择展现盲人爱情轨迹的原因。在主流社会里,盲人会受同情,会遭白眼,但是在爱情世界里,他们是平等的,同样拥有爱的能力和勇气,也同样具有伤害对方的能力。在爱情的世界里,他们是健全的。

 

参考文献

[1] Thomas E. Wartenberg[编著],李奉栖,张云,胥全文,吴瑜[译].什么是艺术[M].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2011.056-057

[2] Thomas E. Wartenberg[编著],李奉栖,张云,胥全文,吴瑜[译].什么是艺术[M].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2011.061

[3] 万向兴,赵翔.爱情幻作烟云字:以西蒙·克里奇利爱情观析电影《胭脂扣》[J].大众文艺,2012,(17):173-174

[4]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著],徐胤[译].性学三论[M].浙江:浙江文艺出版社,2015.099


[1] 目的论:用目的或目的因解释世界的哲学学说,认为某种观念的目的是预先规定事物、现象存在和发展以及它们之间关系的原因和根据。

[2] 原欲(Libido):弗洛伊德引入这个词,意指一种与社会文明约定相抵触的,本能的冲动。原欲也被归类为一个与“性”有关的术语。对于人类来说,在深度的无意识层面里,它被认为是性的原始驱动力。这种驱动力并没有因为人类文明的进化而退化,它正向着深刻的无意识及与伪善的结合挺进。

[3] 反智性:指理性或理智处于从属地位,怀疑或否认它们对理解事物本质的能力。

[4] 主流社会:影片中的主流社会是相对于盲人而言的,指健全人组成的社会。

该片热门影评:

《推拿》:憧憬光明的一样的他们与我们

作为第六代导演,娄烨的电影处处弥漫..

复仇者猫头评分8.2

《推拿》:心中有光,就有希望

娄烨的《推拿》是一部非同寻常的电影..

9条命

永夜中开出的斑斓

重点在于盲人,而不是”中国的“盲人,..

蓟城君

《推拿》:盲视的艺术

基于血缘关系的亲人在面对残疾的家人,..

Hevoli评分7.0

《推拿》:直面人性情欲,方显平等关注

不妨坦诚一点,观看类似于讲述盲人..

happy木易评分8.7

更多 157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