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推拿>影评>“我们”和“他们”,在《推拿》中相遇

“我们”和“他们”,在《推拿》中相遇

电影中文名

推拿

2017-01-24 15:00

Dwarf

Dwarf

想看 - 评分8.5

 

 

 

 

 

      糊、晃动的镜头下,齿轮在转动,机械而又略显固执。“这个故事要从一个叫小马的男孩说起”,画外音响起,故事就这样伴着解说开始了,不慌不忙、有条不紊。画外音一直在持续,交代故事背景之外,还对电影制作方做了介绍——“娄烨电影作品,《推拿》,根据毕飞宇同名小说改编……”

 

画外音解说到这里,不免让人想起了那个“听”电影的时代。那时,电影院数量少、新片更少,再加上电视还未普及,人们只能每天准时守候在收音机旁,听电波那一头传来的本土优秀电影和国外译制片,这可能已经成为父辈们最美好的回忆了吧。现在,时代发展了,技术进步了,别说守着收音机听电影,就连收音机这物件恐怕都已经被时代的发展淘汰了,与此同时,电影的发展正在追求越来越高的清晰度、越来越刺激的视觉体验,120帧、3D、甚至4D,当技术成为引领电影发展重要力量的时候,我们是否考虑到,有一个群体,从来与视觉艺术无缘?技术的变迁让我们拥有了越来越棒的观影体验,可对他们而言,恐怕没有什么影响。

 

《推拿》,一部讲述“他们”的电影,一部让“我们”认识“他们”、了解“他们”的电影。

 

“他们”是盲人,正如“盲”字的造字,他们是亡了目的人,目还在,可目光不再,他们见不到光,何谈目光呢。沙复明、王大夫、小马、都红,沙宗琪推拿中心的各位大夫,都是盲人,可他们的情况并不能用“我们”口中的一声“盲人”概括,“他们”之中,有具体的类属划分。比如,先天盲与后天盲,是有大不同的。先天盲的盲人,从懂事起,他们的世界就是黑暗的,他们没有见过色彩缤纷的另一个世界是怎样的,就像沙复明无论如何也琢磨不出“美”是怎样的,泰和思考了半天也只能用“比红烧肉还好看”来形容金嫣的漂亮。可后天盲的盲人不同,他们毕竟经历过两个世界,从那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跌落到这个一片漆黑的世界,他们难以承受这样的改变,他们只好隐忍、只好沉默,就像小马,在推拿中心总是默默坐在角落,把玩他手中咔嚓咔嚓响的玩具,消磨着时间。

 

“他们把有眼睛的地方叫做主流社会”,画外音道。

 

他们认为自己是次流,甚至末流,他们认为自己是低人一等的边缘人,因为,他们的世界是黑暗的,他们未曾见过光。他们可能曾为此伤心、懊恼、愤怒、甚至暴躁,也可能曾将自己封闭起来,用手握的咔嚓咔嚓的时间控诉命运的不公,但最终,他们没有沉浸于这种与时间玩耍的游戏,他们没有因此消沉,相反,他们用自己的努力让自己的生命收获光明。无论是先天盲的沙复明、王大夫,还是后天盲的小马,亦或是沙宗琪推拿中心的其他大夫,他们在盲校认真学习推拿手艺,在推拿中心勤奋工作,他们没有以看不见为借口颓废生活或是放弃自我,也许曾经有,但最后还是挺过来了。

 

“我们”将这成为“自食其力”,可“他们”,并不喜欢这样讲。自食其力,隐含的意味是什么呢?是有缺憾,或者直接说,有缺陷,正因为如此,才要自食其力,健全人在主流社会中完全不需要自食其力,他们用得着么,犯得上么。我们看的见光,看的了电影,我们就是他们眼中主流社会的人,我们一不小心,脱口而出了他们不愿意听到的词汇。

 

甚至,“我们”中的一部分人,口口声声称自己是“规矩人”,却做着见不得光的事。王大夫的弟弟游手好闲,欠下上万的赌债不说,还要让靠体力吃饭挣着血汗钱的哥哥替他还债;讨债的债主,开口便是规矩、法律,可却看着王大夫血流不止一点不松口;王大夫的父母,看到儿子拿着菜刀自残才意识到自己之前对两个儿子的爱不均衡到失调;沙复明的相亲对象和她的母亲,其实不是不想听沙老板讲解盲文,她们是嫌弃他是使用盲文的人;掌勺的金大姐,借着大夫们都看不见,悄悄给杜莉的饭盒中装了满满的羊肉,比大夫们的还多……我们中的这部分在银幕之外又有多少,很难测算,毕竟,即便可以做一个调查,通过问卷或是访谈获得的资料只是认知层面的,从认知到行动,我们对他们的尊重,恐怕得越过一条鸿沟。

 

“如果有来生 / 要做一棵树 / 站成永恒 / 没有悲欢的姿势 / 一半在尘土里安详 / 一半在风里飞扬 / 一半洒落荫凉 / 一半沐浴阳光 / 非常沉默 / 非常骄傲 / 从不依靠 / 从不寻找”

 

这是沙复明在都红断指后不传重复的诗句。电影中的他们就是这样。影片开场时小马因为不忍在黑暗的世界中生存,选择了割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王大夫当着债主和父母的面解释血汗钱来之不易,他活着是为了一张脸,也选择了“白进红出”的方式,从不依靠,从不寻找。还有都红,断指之后因无法接受曾经的同事凑钱向自己表达心意的这种怜悯,选择了离开,她不需要怜悯,不需要依靠,她要的是一张脸,换句话说,自尊。沙宗琪倒闭之后,其他的大夫各自选择自己的道路,继续走下去。影片以小马结尾,与片头形成对照,小马推拿开起来了,他好像又可以看到光了,未来也充满了光明。

 

这就是“他们”。

 

在看这部电影之前,“我们”眼中的“他们”,也许是那些过着乞讨、流浪或是类似生活的人,诚然,他们之中确实有这样的一部分人以此谋生,就像划分我们一样,他们也可以被划分,可是,影片主要想展示的并不是怎么划分他们,而是让我们看到他们之中那些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的人。我们看着他们,不得不承认,虽然我们有时候瞧不起他们,但是在某些方面,我们真的不如他们。

 

可他们呢,他们看不到我们,他们只能用其他的感官去感受。他们对主流社会的恐惧,让他们自愧不如,可如果他们可以复明,他们很可能会感叹自己的才华,毕竟,这个光怪陆离的社会中存在的肮脏和丑恶,与光鲜和美丽同样多,我们虽然看得到,可也看了太多刺激眼睛的东西。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 / 我会在第一天就闭上眼 / 然后什么都看不见”

 

片尾曲响起,小马闭上眼睛,笑了,笑得发自内心。全片结束。黑底白字,一幕幕的影片制作人员,中间穿插着影片刚开始沙宗琪推拿中心全体员工合影的场景,不同的是,结尾的这一幕幕,光线异常充足,仔细一看,原来是影片开头照合影时的慢镜头,只不过是将闪光灯开启的瞬间无限延长,大家慢慢地微笑着,笑的发自内心。这些穿插的一幕幕与制作团队的一幕幕在色彩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由暗及明,由明及暗,反复多次,最后回到暗。

 

这是“他们”。无论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明和暗都会在他们的生活中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地出现。明,充满希望,暗,忧伤惆怅;明,行至山峰,暗,跌落谷底。他们的视觉是暗的,可生活又怎能只靠视觉来过。我们处在明处,可我们难道就不会有处在阴影中的时刻么。我们和他们,真的有那么大的差别么?

 

      我们和他们,在《推拿》中相遇,我们认识了他们,也重读了我们。

 

 

P.S. 与毕飞宇的同名小说相比,电影对盲人世界的刻画还是逊色几分。

该片热门影评:

《推拿》:憧憬光明的一样的他们与我们

作为第六代导演,娄烨的电影处处弥漫..

复仇者猫头评分8.2

《推拿》:心中有光,就有希望

娄烨的《推拿》是一部非同寻常的电影..

9条命

永夜中开出的斑斓

重点在于盲人,而不是”中国的“盲人,..

蓟城君

《推拿》:盲视的艺术

基于血缘关系的亲人在面对残疾的家人,..

Hevoli评分7.0

《推拿》:直面人性情欲,方显平等关注

不妨坦诚一点,观看类似于讲述盲人..

happy木易评分8.7

更多 159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