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去年在马里昂巴德>影评>思维密布——《去年在马里昂巴德》

思维密布——《去年在马里昂巴德》

电影中文名

去年在马里昂巴德

2008-04-01 15:16

灰土豆

灰土豆

想看

 

 

    年的这个时候,我在做什么,想什么呢。我是在上班?仿佛有朋友来看我?可能还在闷闷不乐于繁琐的工作?也许动了辞职的念头?可能放了假,去了美术馆?是不是准备给一个将过生日的朋友买礼物?中午是不是又吃了牛肉面,河南拉面,还是盖浇饭?
    这些,我自己很难再回忆起来了,假如有个陌生人来帮助我回忆,并且每样细节都言之凿凿。细节堆叠一处,变成形象确凿的水中月,又似乎一阵风吹出波澜,确凿的月就会散开四方,不确凿了。于是我对这个陌生人一定是不敢相信,也不敢不信了。

 

    骗人原来并不难的。一件事情描暮到最后,总归真假不辨,黑白莫分的。《去年在马里昂巴德》里的衣冠楚楚的X先生,在一幢迷宫似的巴洛克旅馆里对一个窈窕动人的A小姐喋喋不休,说了许多细节与证据,要说服A小姐:去年他们是在马里昂巴德见了面,而且还要甩开A小姐的丈夫去私奔的。A小姐起初不信,她记忆里根本没有这一节,后来不得不信,她记忆里的诸多细节被X先生的种种描述串联起来,几乎真的可以组成一副在马里昂巴德的画面了。到这个时候,X先生未必是在骗人了。
    电影的与众不同处,各本电影史里说的都多:X先生说服的过程,并不通过剧情推进的,而是把记忆、幻像、思考、真实地点拼接剪辑、时空交错、闪回穿插。这样,描暮出来的不是故事,是人物的思维,以及思维运行的过程。

 

    通篇要描述思维与回忆的电影,想描述得好,是最难。因为没有人真的见过人脑思维时反映的画面。描述思维回忆的电影,黑泽明的《罗生门》算一个,这部电影所以强悍,是对人人项上那颗脑袋思维方式的总结与预言。比如这回西藏的事情,各媒体的脑袋瓜子作祟,同一张照片,一边说解救,一边说镇压,都有言之凿凿的文字配合着,果然又一出生动的新罗生门上演着。真理真的是越辩越明么,事实反正是越辩越混的。原先听说一个谎撒出去,要用两个谎来圆,两个谎撒出去,再要用四个谎来圆,但谎话一多,虽然知道是在撒谎,但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也许是全真,也许是全假,这是再精明的侦探法官,也闹不清辨不明了。
    人类的思维是这样强大,是这样脆弱。
    说岔了,说回来。《去年在马里昂巴德》也是通篇对思维与回忆的描述,与《罗生门》不同,这一部完全进入思维的内部,是要展示思维的模样,微观而不讲求意义。若不是先看了一部阿兰·罗伯-格里耶的小说《窥视者》,晓得了格里耶热爱描写思维密布,却不热爱将密布的思维用逻辑连接起来,想必我看《去年在马里昂巴德》不会那样入神。作为《去》的编剧,电影里一直未停的X先生的旁白,完全是格里耶小说风格。相同的事物与想法,一遍一遍,来来回回,精确细心地反复唠叨。
    格里耶写小说,文字尽可以天马行空的,《窥视者》里面,时常对海面、对堤坝进行科学分析一样的复现,忽而就转向对儿时场景的回忆,忽而又变成眼前所见小镇的感观,这些文字之间有什么弦外音要充实,读者自然可以顿一顿,想一想,接着读下去。而看《去年在马里昂巴德》这电影,就算有了遥控器,有了暂停键,按下去之后,面对停滞的画面,未必真的就能想出什么来,反而要破坏电影的通体流畅感。
    电影拍画面,无论如何虚幻,仍是实在组成的,电影没有不找边际的形容词藻可以使用,只有真切的道具演员用来调度。阿伦·雷奈和格里耶在这部电影里动用了十足的想象力,只用最简单的调度、光影、剪辑手法来创造种种幻想、回忆,也许还穿插了不能确定的真现实。
    这些简单手法,印象深的首先是人物的时常定格。电影的旅馆里,那些客人们常常聊着天,打着牌,忽然就停住不动,只有主角可以在这些不动的人中间穿插游移。据说有一部商业片里有这样的镜头,主角是趁超市里的人们定格时,脱女人衣服的。还有是上次看《穿越时空的少女》,用这种方法说明时间的停滞。《去年在马里昂巴德》里面,用这种方法是描暮回忆。这种定格,就像是叫观众进入了主角的大脑,随主角看清这间酒店以及客人们在主角脑际的样子与细节。
    此外还有剪辑的近乎“野蛮”。X先生在酒店吧台向A小姐讲述他一年前曾进入小姐的房间,这时候导演就在A小姐凝神屏气的画面中不断快速闪回一年前A小姐呆在一间房间的样貌,插入的闪回镜头是间断的,但时间渐渐变长,起初只插入极短的大约只有几帧的画面,仿佛A小姐的记忆被电击一样苏醒过来,随后便是半秒、一秒,好像记忆被唤醒后的不断确认。这种剪辑法,多是格里耶的本事,他自己拍电影的时候是自称“剪辑派”的。
    还有用特定的光源表现记忆的一处,与定格的镜头异曲同工。那是A小姐几乎要被X先生说服,于是牵手去舞会跳舞,舞池暗淡,对跳舞者只用背光显出身体扭动的轮廓,都看不见脸与身子,而对X先生与A小姐却用正面光源,于是在拥挤的舞池里,我们唯独看得见X与A跳舞时的表情。我们在回忆的时候何尝不是这样,只看得清自己瞩目的,愿意看清的,仿佛回忆的时候我们大脑里也有特定的光源一般。
    用最简单的手法创造出最逼真的描绘思维的电影画面,很大功劳是阿伦·雷奈对影像的掌控的大师功力。《广岛之恋》里女人与男人做爱的镜头便是明证。灯光阴影错落在肌肤上,肌肤有了岩石的质地,不用再有什么铺垫,沉重感俯首皆是。要是没有阿伦·雷奈,作为电影的《去年在马里昂巴德》大约是不能看的。也就是说,格里耶思维交错的剧本,也决不能交给庸才导演拍,一定没法看。
   
    最后一点。黑白画面的好处,是情绪杂质的去除。这极契合《去年在马里昂巴德》对思维的描暮。反正我的脑子里,一旦回忆思考起来,一切色彩都不见了。现在彩色技术泛滥,色彩也泛滥,电影未曾看下去,画面先一片臃肿。这实在叫人惦念黑白年代曾有过的一派萧肃与清冷。


(评分:9/10)


电影资料:
[去年在马里昂巴德]L'Année dernière à Marienbad(1961)
导演:阿伦·雷乃Alain Resnais
编剧:阿伦·雷乃Alain Resnais、阿兰·罗布-格里耶Alain Robbe-Grillet等
主演:德尔芬·塞利格Delphine Seyrig、乔治奥·阿贝塔奇Giorgio Albertazzi、沙夏·彼德夫Sacha Pitoëff等
国家/地区: 法国/意大利

该片热门影评:

[去年在马里昂巴德]中的数学游戏

《去年在马里昂巴德》中多次出现的小游..

bluepis评分8.1

《去年在马里昂巴德》的几个关键词

      传说..

瞬息天涯

《去年在马里昂巴德》——让回忆飞一会儿

在看《广岛之恋》的时候,便有这种感..

叛卡门

这里是自由之邦——你想什么,什么就是你

这里是自由之邦 ——你想什么,..

天虫

就这样被你征服,《去年在马里昂巴德》

才去年而已,我变了很多吗?还是你故..

吾双儿评分8.2

更多 24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