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去年在马里昂巴德>影评>【通向电影圣殿】之去年在马里安巴德

【通向电影圣殿】之去年在马里安巴德

电影中文名

去年在马里昂巴德

2010-09-06 22:05

mrbig

mrbig

想看

 

年在马里安巴德
L’ANNEE DERNIFRE A MARIENBAD)
法国波雷西戴尔影片公司、德拉影片公司

1961年出品
编       剧:阿兰·罗勃·格里耶
导       演:阿仑·雷乃
摄       影:萨沙·维尔尼
主要演员:戴芬娜·赛里格(饰A)
                 乔其奥·阿贝塔基(饰X)
                 萨沙·比托埃夫(饰M)

 

     在一座古老的水城里,戏剧演出正在进行。男人X与女人A相遇。男人告诉女人:一年前他们曾在这里相见。那时她曾许诺一年以后在此重逢,并将与他一起出走。
     A起初不信这个带外国口音的男人的诉说,可X却不断地出现在她的面前,并且不厌其烦地谈着他们一年前相会时的种种细节。他一会儿出现在公园里,一会儿出现在她的房间里。
     A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了,她觉得去年或许发生过这次相会。
     与此同时,另一个男人M(或许是A的丈夫)试图挽留A。但A终于离开了自己的房间,进入花园,向那个男人X讲的约会地点走去。。。。。。


     《去年在马里安巴德》是法国新浪潮运动时期著名导演阿仑·雷乃同“新小说派”代表人物阿兰·罗勃·格里耶合作的重要作品。
     以阿仑·雷乃为首的“左岸派电影”(即“作家电影”)的艺术家十分关注人的精神活动。在他们看来,精神活动比人的外在活动更丰富,更富有意义,而且,两者相比,往往是前者支配了后者。于是,在这个领域里的探索开始了。从《夜与雾》到《世界的全部记忆》,从《广岛之恋》到《去年在马里安巴德》,雷乃电影的始终如一的主题是人的记忆。“左岸派”电影艺术家执著地表现回忆、梦幻、遗忘、想象、潜意识,努力将人的种种心理状态及精神活动搬上银幕。

     1959年,当影片《广岛之恋》推出后,传统的批评家们曾就影片的主题争执不休。雷乃却认为这种争论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影片的重要之处不是主题而是风格。雷乃解释说:“我们要求观众不是从外部重建故事,而是和角色一起从内心经历它…现实永远不全是外部的,也不全是内心的,而是感觉与体察双重类型的混合。”雷乃的观念,以及对传统现实主义的延续,既同故作高深的超现实主义有别,同时又以其对超现实主义的合理承继,而与传统现实丰义不同。
     这一创作思想同样贯穿在《去年在马里安巴德》一片中。A与X一年前是否曾相会,影片自始至终都没有作出明确答案。据说在此问题上导演同编剧各有定见。雷乃认为有过相会,而罗勃·格里耶则坚信那不过是叙事人的幻觉。影片的创作者们,希望观众依据自己的生活经历参与影片的创作,观众看到了男人X一再诉说那些具有说服力的细节:诸如A如何因摔跤而折断鞋后跟,A如何在闪身时用手抓住了X的手臂。观众也看到A逐渐怀疑自己,最终离开卧室,走入花园。他们完全依据自己的想像来揣测那最终没有答案的结局。难道观众不认为这种故事是最真实的,最合乎情理的、而且也是最能和他们自己的日常感情生活相适应的吗?就这样,观众与传统影片之间的那种消极地“认同”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积极地“参与”。
     《去年在马里安巴德》一片自始至终表现了一个说服过程,它的结构与叙述方法也相当奇特,令人深感“新小说”的影响。
     “新小说派”的代表人物罗勃·格里耶认为;世界是由独立于人之外的物质构成的,而现代人则处于物质的包围中。影片中出现了大量的镜头描述这座巴罗克式风格的城堡。时而是静止画面,时而是摄影机的运动。在许多画面中,人处于旁边或低处,被建筑物、雕像等压抑。使观众感到似乎人不再构成作品的中心,退一步讲,人的位置并不比物的位置来得更实在。通过视觉,人只能观看到事物的外表。在这个“视觉世界”里,主观感情是靠不住的,任何对“意义”的追求也显得徒劳无益。于是,影片中竟然出现了处于静止状态的人物。在那个布局严整,古香古色的花园中,他们与那里冰冷的大理石雕像别无二致。罗勃·格里耶历来被批评家称为文坛的“视觉派”。也许正是出于这种“视觉”追求,后来他才弃离文坛,拿起摄影机,成了一名电影导演。
     在影片中,人物不过是表现某种心理因素或心理状态的“临时道具”。片中的三个主要人物由A、X、M三个字母来表示,他们各自的年龄、身份以及二个人之间的关系是模糊不清的。观众隐约感到:A与X或许是情人关系,而A与M或许是夫妻关系。片中出现了M不厌其烦地下棋的场景,他总是赢,直到最后才败于X手下。这种胜负关系的颠倒似乎暗示着他们同A之问关系的变化。但是,对影片作任何断言又都是危险的。因为每当观众自信已寻到问题的答案时,一个新的疑问即刻会出现,使前面的答案变为幻觉并归于破灭。《去年在马里安巴德》一片的魅力也许正来自于此。
     比如有这样一场戏:A与X站在台阶上。当A要求X离开时,台阶却坍塌了。可突然这场戏中断了。观众面前仍旧是并未坍塌的台阶。观众意识到前场戏表现了一场梦幻。可是摄影机偏偏使我们看到台阶并非完好无损,它带着裂痕。这使观众不得不重新思考,在梦幻与现实这两个世界中进行选择。这一符号到底是代表男人不可动摇的信念——他口口声声地说他们去年相会的事确实发生过;还是代表女人要求摆脱男人纠缠的愿望一一她坚持要男人走开,自己留在台阶上。影片未曾给我们提供任何答案。
     法国的“新小说派”作家们的一大贡献是时间观念的自由组合。他们突破了传统小说中的那种叙事时序。过去、现在随意转换,现实、想象随意交错。“新小说派”在空间上也享有更大的自由。罗勃格里耶说:“通过小说,企图重建一个纯属内心世界的时间和空间”。在影片中,一般地讲,A身穿白裙的场景是过去时,而黑裙则是现在时,这种双时空交替的叙事方法,极大地增添了影片的心理色彩。
     影片映出后,在国际影坛上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西方的重要影评家雅克·布鲁牛斯称其为“前所未有的最伟大的影片”。也有一些影评家指责该影片“好大喜功,故弄玄虚”。

该片热门影评:

[去年在马里昂巴德]中的数学游戏

《去年在马里昂巴德》中多次出现的小游..

bluepis评分8.1

《去年在马里昂巴德》的几个关键词

      传说..

瞬息天涯

《去年在马里昂巴德》——让回忆飞一会儿

在看《广岛之恋》的时候,便有这种感..

叛卡门

这里是自由之邦——你想什么,什么就是你

这里是自由之邦 ——你想什么,..

天虫

就这样被你征服,《去年在马里昂巴德》

才去年而已,我变了很多吗?还是你故..

吾双儿评分8.2

更多 24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