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62 张图片 
52 位演职员 
29 条影评 
0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片中的亡灵是在后期制作中加入的,由特效来控制。

·预告片中的录音“I love you”出自于2002年去世的前政治家斯坦利·希尔斯(Stanley Searles),是由希尔斯的鬼魂说出的。这段录音由希尔斯的女儿、著名EVP学者卡伦·摩西(Karen Mossey)录制。

·预告片中的录音“I will see you no more”是由死于1987年的鲁思·巴克斯特(Ruth Baxter)的鬼魂说出的,录制于马里兰的闹鬼灯塔Point Lookout,在内战期间,这座灯塔曾被用作医院。

Story

幕后制作

  【关于背景】

  “White Noise”直译为“白噪音”,是指一段声音中的频率分量的功率在整个可听范围(0~20KHZ)内都是均匀的。因为人耳对高频较敏感,所以这种声音听上去是很吵耳的沙沙声,近似于电台FM频段空白处的声音。在实际应用中,白噪音经常被用来测试音箱的谐振和灵敏度。然而,白噪音的作用远不只这些,近年来,一些人经常会接收到一些神秘的白噪音,在这些白噪音中会夹杂着一些特殊的声音,而这些声音则被认为是已经死去的人,也就是鬼魂所发出的信息。这就是EVP,即超自然电子噪声现象(Electronic Voice Phenomena)。

  EVP现象的产生被认为是死去的人通过在现代电子设备上产生的静电干扰或白噪音来传递声音或影像,从而达到同现实世界相互沟通的目的。EVP绝不仅仅是好莱坞电影人为了拍摄超自然惊悚片的凭空虚构。事实上,EVP的信奉者在全世界范围内广泛分布,如果在互联网上搜索EVP,你会发现数千个网站与此相关,从中可以看到很多人遭遇EVP的照片、音频和视频资料。

  世界上有很多研究EVP的组织,据这些组织称,有数千人每天都在记录与死人交流的证据。更令人惊骇的是,他们不仅能通过广播和电视的白噪音捕捉到声音,而且还能通过视频或图形仪器辅助式通灵程序(Instrumental Transcommunication)捕捉到声音主人的图像。

  在众多的EVP组织中,美国超自然电子异象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Electronic Voice Phenomena)是最权威的一个。该协会网站由会长巴特勒夫妇管理,两人在超自然领域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在谈到如何涉身灵异世界时,妻子丽莎说:“15年前,我和汤姆移居堪萨斯城。那是一个对超自然现象保持沉默的城市,潮湿多雨,一年中只有两个月的好天气。无意间,我看到了莎拉·艾斯泰普(Sara Estep)所著的《Voices Of Eternity》。我知道那是真的,我觉得可以用录音带录下那些超自然声音。我花了一年时间才鼓足勇气进行录音,因为我害怕把不祥的东西招进家门。”

  在开始录音的第三天,丽莎终于捕捉到了第一个灵异声音。她很庆幸那天是星期六,因为她彻夜未眠。虽然她和丈夫已经研究了15年,有很多声音比那个声音更可怕、更有趣,但那第一次改变了丽莎眼中的现实。

  5年前,丽莎的母亲过世,不过丽莎的母亲在生前并不知道女儿和女婿对EVP的研究。丽莎回忆说:“我的母亲有着完全不同的宗教信仰,我不想让她不安,所以我们从未提及EVP。当时汤姆和我在演示招魂术,在展示之前,我们经常会录制超自然声音,并提出一些能激起现场观众兴趣的问题。在每次录音结束时,我都会问:‘你还想说什么吗?’当倒回这段录音时,我听见我母亲在说:‘我想你,丽莎。’”

  15年来,EVP已经成为了巴特勒夫妇的生活方式,他们一直在聆听和描述EVP,热切的与在另一个世界的亡灵进行沟通。汤姆说:“如果你在Google中键入EVP,可以发现每个大型组织中都有通灵俱乐部,而且在他们的网站中都有不错的实例。我们的美国超自然电子异象协会并不大,只有300名会员,因为有很多团体可供选择。德国团体有700人,法国有1700人,巴西的一个团体甚至有3000人。在美国,有很多秘密的EVP爱好者,他们虽然没入会,却一直在录音。”

  【关于影片】

  编剧尼尔·约翰逊(Niall Johnson)创作本片剧本的灵感源于对通灵的疑问,我们是否能够与死去的亲人和友人取得联系?或许一个普通人会不顾危险的尝试沟通。随着深入了解创作背景,约翰逊发现EVP文化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而且有组织重科学。爱因斯坦曾公开宣称生命通过时间和空间可以重复,而爱迪生也相信电子脉冲可以一代又一代传递,这些基本前提为约翰逊的创作提供了现实基础。除了在网络上查阅大量资料,约翰逊还向巴特勒夫妇、莎拉·艾斯泰普等EVP界的领军人物请教,他们的研究和发现让约翰逊的剧本得以成形。

  制片人保罗·布鲁克斯(Paul Brooks)一直在致力于制作独立电影,对优秀的剧本当然独具慧眼。他回忆说:“两年前的圣诞节期间,我的弟弟将《鬼讯号》的剧本交给了我。我原打算在晚餐后先翻上几页,第二天一早再继续阅读。可当我翻开剧本,我的计划全被打乱了。我已经记不清上次被一部剧本吸引得如痴如醉是在什么时候了,马上意识到这会是一部引人入胜的电影。”

  随后的几个月中,布鲁克斯开始与杰克逊一起完善剧本,与此同时,布鲁克斯还看中了导演杰弗瑞·萨克斯。布鲁克斯说:“我看了杰弗瑞·布鲁克斯为英国电视台拍摄的《奥赛罗》的头7分钟,仅仅7分钟就打动了我,我决定请他来执导《鬼讯号》。我们还因此开起了玩笑,因为那个《奥赛罗》的其余部分我根本没看。”

  起初,看到剧本的萨克斯并没意识到故事背景源于学术研究,他只是觉得这是个很不错的情节设置。“乔纳森的困惑很简单,”萨克斯说,“如果你得到了与已故亲人取得联系的机会,你会做些什么?我正是被这个设置所吸引,我想99%的人都想知道故事的下文。”在与约翰逊探讨剧本时,萨克斯吃惊的发现了很多EVP网站和图像,虽然其中有些存在疑问,但确实很吓人。这让影片故事更有趣味性了。

  片中有段重要场景,乔纳森通过EVP与亡妻取得了联系,为了对比记录,他拜访了一个通灵者,通灵者警告乔纳森不要涉足EVP:“我们和导师学了多年,所以我们能保护你。这可是与死人联系,擅自行事很危险。”这段情节直接源于编剧约翰逊的亲身经历。在研究EVP时,约翰逊确实曾拜访一位通灵者,通灵者告诫约翰逊不要涉身其中,因为他根本不了解其中的奥妙。于是约翰逊想到,如果一个人固执己见,非要在EVP中一探究竟,势必会引发不少麻烦,片中的乔纳森正是如此。

  制片人布鲁克斯是迈克尔·基顿的超级影迷,尤其喜欢他在《午夜惊兆》中的表演。两人还是合作伙伴和朋友,于是布鲁克斯将剧本拿给基顿,基顿立即就答应出演。基顿承认,在看到《鬼讯号》剧本之前,从不知道通灵方面的事,他说:“我从未真正考虑过那些事,在与保罗和杰弗瑞一起谈论影片时,他们都想起了各自离开人世的父亲,如果有机会能和亡灵取得联系,他们肯定不会错过,即使只有几秒钟。我被这种想法吸引了。”

  萨克斯说:“我想我们必须严肃对待,尽管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持怀疑态度,但哪怕1%是真的,都足以证明其不同寻常。”

  在片中扮演莎拉的黛博拉·安格(Deborah Unger)向来多愁善感,她说:“我讨厌说再见,我从不说和别人说再见。我怀念那些去世的亲人,我会凭空想象出我们重逢的情景,虽然听上去很愚蠢,但无疑心灵会得到安慰。”

  基顿称,他之所以决定出演本片,主要是因为影片故事非常引人入胜。他喜欢超自然惊悚片,影片很吓人,方法很巧妙,而且会引发思索。另外,真正吸引他的还有绝望中陷入灵异困惑的主人公。

  对于萨克斯和布鲁克斯来说,基顿非常适合乔纳森的角色。布鲁克斯说:“迈克尔是个演技高超的演员,他能让你留意他,他完全变成了乔纳森。片中有段这样的场景,在妻子的葬礼之后,乔纳森独自一人呆在房间里。不幸发生以来,乔纳森一直没表现出过多的悲痛,即使在这段镜头中,他仍没有过多痛心疾首的表现。我认为很多人在面对不幸时,能够保持平静。迈克尔了解我们的用意,而且刻画得非常出色。”

  导演萨克斯深知,《鬼讯号》的观感对叙事、构建人物和保持超自然意境至关重要,于是他找到了制作设计师迈克尔·S·波尔顿(Michael S. Bolton)。因为《鬼讯号》并不是一部充满昂贵特效的电影,所以波尔顿的设计必须协调而巧妙。

  为了进一步表现出乔纳森情感和精神上的蜕变,萨克斯、波尔顿和摄影指导克里斯·西格(Chris Seager)携手设计了影片的颜色,片场的光线、涂料和人物服装的颜色全都与情节相辅相成。萨克斯解释说:“在影片开头部分,乔纳森和安妮的房子是柔和的暖色调,他们的服装和其他一切也是相同色调,因为他们的婚姻美满幸福,周围的一切也显得美好。而当不幸发生后,我们开始去掉影片中的颜色,因为乔纳森的生活因妻子的离去而失去了颜色。到了研究EVP的中期,乔纳森搬入了新住所,那里的结构充满棱角,氛围更加阴冷,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房间和乔纳森也越发凌乱起来。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将影片的颜色由最初的美好和明亮变为后来冰冷的灰色。”

  片中乔纳森的配备有电视监控器、先进的扬声器和录音设备的EVP房间在一个特殊的摄影棚内搭建,以便剧组的技术人员连接各种电子脉冲、音频和视频装置。萨克斯说:“片中有大量戏份发生在EVP房间中,在这些机器中间,乔纳森的困扰不断增长。我努力让每个场景都能有所不同,以反映出乔纳森同家人和朋友的不断疏远,所以房间要逐渐阴暗下来。在白天,他会拉上窗帘,有时候我们只能看到监视器发出的光亮。摄影机的运动也更加急躁,因为乔纳森的心智越加支离破碎。”在部分场景中,剧组还使用了手持摄影机。

  萨克斯非常赞赏迈克尔·基顿在片中的表演:“他的很多戏份都是坐在房间中,盯着监视器看,他的眼睛和面部表情是如此生动,以至我们可以看到人物的痛苦。他的表演对我的拍摄非常有帮助。在使用绿屏拍摄时,他的表现也很娴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