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拳男人 幕后揭秘 – Mtime时光网
 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136 张图片 
134 位演职员 
505 条影评 
2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为了捕捉到拳拳到肉的真实效果,剧组往往要用多台摄影机多角度取景,也就是说克劳为了拍摄要多次被击打。在布拉多克与拉斯基的交战场景中,真实的拍摄过程与画面中的同样恐怖。吉亚玛提说:“每个人都能听到拳击手套与罗素头部撞击的声音,坦诚的讲,我不知道他是怎样忍受的,我希望他能倒下,这样就不必再继续了。”

·莱塞·霍尔斯道姆是本片原定导演。

·一些职业拳手扮演了布拉多克的对手,在拍摄前,他们被告知,出拳要尽可能接近罗素·克劳,不幸的是,他们有时无法及时控制,往往要误伤克劳。

·在影片拍摄过程中,克劳曾遭受多次脑震荡,牙齿也曾断裂。

·摄影师曾将摄影机放在轮胎中,让拳手击打轮胎,从而营造第一人称视角的感受。

·潘妮·马歇尔曾希望执导本片。

·在片中扮演莎拉的罗丝玛丽·德薇特是布拉多克的外孙女。

·虽然影片在2005年赢得了如潮好评,但票房却一片惨淡,上映4周后的票房依然停留在5000万美元。为了将影片留住,AMC连锁影院甚至提出了退款保证,如果观众不喜欢本片,影院将全额退款。

·马特·达蒙本·阿弗莱克、比利·鲍勃·松顿、克里夫·欧文马克·沃尔伯格都曾为扮演布拉多克的人选。

Story

幕后制作

  【一代拳王】

  上世纪20年代的美国被称为“爵士时代”,是美国的黄金时代,整个国家在和平的襁褓中迅速发展。当时的拳击运动也处在黄金阶段,这项运动虽然残酷,但动作却如同芭蕾般优美,再加之坚韧顽强的竞争精神,拳击很快便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20世纪初的美国是个大熔炉,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中当然不乏拳击手,于是每次比赛时,拳击手们都会带着各自国家的标志和颜色走上拳台。

  詹姆斯·J·布拉多克(James J.Braddock)就是这个时代的产物。他是来自新泽西州的业余拳手,以凶猛的右手拳著称。和其他工人阶级子弟一样,布拉多克也将拳击视作通往体面生活的入场券,拳击是他唯一擅长的。

  在早期的拳击生涯,布拉多克是一个很有希望的拳手,人送绰号“卑尔根牛头犬”,因为他无畏而坚韧,敢与比自己体形大得多的对手交手。不过命运多舜,布拉多克的右手骨折,伤情非常严重,从此之后,布拉多克走上了下坡路。1929年,他被重量级冠军汤米·劳夫兰(Tommy Loughran)在第15回合击败,于是一系列厄运和惨败接踵而至,他在22场赛事中输掉了16场,曾经的拳台猛将突然失去了原有的锋芒。

  同样一败涂地的还有这个国家,同一年,美国股市狂跌,金融危机很快波及全国,不同社会阶层和经济阶层的美国家庭开始失去他们的储蓄、生意、住所和农场。到1932年,将近四分之一的美国人陷入了失业的困境。

  美国在大萧条中步履蹒跚,很多工人家庭开始出现在慈善组织的救助所,一些最贫困的人不得不住进“胡佛村”(在主要城市边缘地区搭建的简陋贫民窟,因美国总统赫伯特·胡佛得名)。不计其数的人在渴求工作,不管多么艰苦和危险,工作变成了生存下去的唯一希望,与此同时,失业人群中的自杀率随即急速攀升。

  和其他人一样,布拉多克也在目睹着自己的生活支离破碎。在当地的拳击委员会收回了他的执照并强制其退休之后,布拉多克竭尽全力搜寻着工作。他成了造船厂的苦力,用每月赚得的24美元养活一家五口。一家人开始无力支付牛奶、煤气和电费,布拉多克只好向救济机构求助。

  1934年,推行罗斯福新政的美国开始峰回路转,布拉多克的运气也出现了转机。布拉多克有幸重新靠拳击谋生,而他的对手竟是当时风头正劲的约翰·格里芬(John Griffin),在任何人看来,这场比赛没有悬念,布拉多克不可能赢得比赛。然而让人大惊失色的一幕出现了,布拉多克竟打败了格里芬。这要归功于他在码头的苦力工作,繁重的工作让他练就了强健的左臂。不久之后,布拉多克证明了自己的胜利并非源自侥幸,他用10个回合便击败了次重量级拳王约翰·亨利·刘易斯(John Henry Lewis),之后,他又在与阿特·拉斯基(Art Lasky)的交手中顽胜15回合。

  在有目共睹的胜利中,布拉多克终于重新振作起来。而他用比赛奖金做的第一件让所有人都肃然起敬,那就是偿还政府的救济金。他的无私行为赢得了尊重,由此得名“绅士吉姆”。在名声大噪之后,布拉多克面临着最艰巨的挑战,他决定与重量级拳王马克斯·贝尔(Max Baer)进行一场颠峰对决。

  事实上,很多人都警告布拉多克,认为这是一场注定失败的比赛,因为布拉多克不但与大块头贝尔体形相差悬殊,而且比赛经验远不如后者,只能依赖于他的左钩拳。另外,贝尔最近刚刚被人以过失杀人罪起诉,因为他让对手在重拳之下当场毙命。虽然后来贝尔洗脱了罪名,但足见其惊人的杀伤力。

  1935年6月13日,布拉多克与贝尔的争霸战在麦迪逊广场花园鸣锣开赛,除了在场的35000名观众之外,数百万人都在收音机前热切聆听着现场转播。两人的比赛是异常残酷的,虽然贝尔在最初几个回合中占了上风,但布拉多克格外顽强,激战了15回合之后,最终力克强敌。

  拳击史上出现了天翻地覆的一幕,美国举国上下都在谈论着布拉多克的胜利。这场拳赛在提醒世人,穷困潦倒的人不仅可以生存下去,而且可以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人。体育专栏作家达蒙·鲁尼恩(Damon Runyon)将布拉多克称为“灰姑娘男人”(Cinderella Man),因为布拉多克的经历与灰姑娘的经典童话非常相似。

  成为拳王的布拉多克依然活跃在拳台上,虽然他在1937年被年仅23岁的年轻拳手乔·路易斯(Joe Louis)在第8回合击倒,但后者仍称赞他的勇气。1938年,布拉多克击败天才拳手汤米·法尔(Tommy Farr),从而可以重新挑战拳王宝座。不过布拉多克选择了退休,因为他感到对妻子和家庭亏欠太多。

  在1964年和2001年,布拉多克分别入选拳击场名人堂和国际拳击名人堂。1974年,享年68岁的一代拳王走完了波澜起伏的一生,而他的奋争精神和故事则将永留人世。

  【关于影片】

  虽然布拉多克的英勇经历在30年代被美国人传为佳话,但到了20世纪末,他的故事和勇气已经几乎被人遗忘了。作为一名体育迷和拳击迷,克里夫·霍林斯沃什(Cliff Hollingsworth)认为布拉多克为家庭而战的拳击经历是呈现在大银幕上的绝佳素材。一次偶然,霍林斯沃什结识了布拉多克的侄子,后者将他介绍给布拉多克的两个儿子,两人都同意协助霍林斯沃什。在后来的会面中,霍林斯沃什从布拉多克的儿子口中得知了昔日拳王的故事,而且剧本的初稿得到了布拉多克家人的认可。

  霍林斯沃什说:“布拉多克的故事在很多方面都非比寻常。在1935年,他激励了整个国家,他成为了国家英雄。而现在,他却被人遗忘。布拉多克的儿子杰伊告诉我,他曾对别人说自己的父亲曾是世界重量级拳王,而大多数人都没听说过,于是他感到很沮丧。我希望这位被遗忘的英雄能重新回到人们的记忆中。”

  罗素·克劳也非常爱好拳击运动,当得知布拉多克的经历要被拍成电影,他立即就决定加入。克劳认为布拉多克是一个不同寻常的电影英雄,因为他参加拳赛的目的不是为了理想,不是为了名望,也不是为了争强好胜,他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供养他的家人。正是由于平凡,他才能在30年代成为取悦大众的英雄。克劳认为这个丈夫和父亲的奋斗故事同样会让今天的观众产生共鸣。

  在随后的几年间,克劳一直对布拉多克深深着迷。2001年,克劳主演了《美丽心灵》,他与朗·霍华德在合作中逐渐加深了对彼此的了解。后来克劳将《铁拳男人》的剧本拿给霍华德,霍华德非常看好故事的大萧条时代背景和多重主题。他说:“影片在提醒我们,人的耐力是如何顽强,爱的力量又是如何强大。影片讲述了一个真实的美国故事,在那个艰苦的年代,有人朝着一个目标努力前行,不管结果如何,这都是吸引电影人的好素材。”

  从《美丽心灵》、《阿波罗13号》《烈火雄心》《温馨家庭》《大地雄心》《报纸》,到近来的《失踪》朗·霍华德已经跨越了从神秘天才、太空旅行、家庭混乱到黑暗西部的太多主题。霍华德喜欢从不同角度观察美国人的经历,习惯在不同类型片中跳跃。不过,在整个电影生涯中,他一直是美国古典主义者,在深入探讨美国人性格的核心元素:个人主义、英雄主义、家庭纽带、热衷理想、精神力量和诱人的美国梦。布拉多克的故事似乎涵盖了这一切。

  霍华德说:“这部电影不仅让我有机会呈现出30年代的拳击场,而且还让观众跟随主人公经历了从求生到童话的励志之旅。在世界面前,布拉多克完成了惊人的转变。对我来说,故事的外在和内在同样感人和鼓舞,而且只有当你发现他对妻子和家庭的爱,才会真正了解他无畏勇气的真正来源。”

  另外,霍华德还从布拉多克的故事中发现了他在以往影片中阐明过的重要主题,他说:“美国人天生就有着坚强的一面,他们从不会承认失败,失败并不是一种选择。宇航员们不会放弃,约翰·纳什不会放弃,而布拉多克也不会向贫困投降。”

  其实,霍华德对布拉多克的传奇早有印象,因为他的父亲兰斯在童年曾亲耳聆听比赛转播。霍华德说:“布拉多克同贝尔的拳赛是我父亲在广播中听到的第一场拳赛,当时他只有7、8岁。在我小时候,父亲经常将布拉多克的故事讲给我听,布拉多克成为了我的榜样。”

  【关于角色】

  在90年代末期罗素·克劳深入研究布拉多克经历的同时,芮妮·齐薇格也自发的对布拉多克的妻子梅产生了兴趣。她认为正是梅对布拉多克永恒的爱和信念帮助他登上了拳坛颠峰,这个珍贵的素材在当今影坛非常罕见。她说:“它感觉就像弗兰克·卡普拉式的美国电影故事,这是我以前从未尝试过的。这个故事虽然简单,却深切感人。”齐薇格非常兴奋能加入克劳、霍华德和制片人布莱恩·格雷泽的创作队伍,她说:“我们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了一起,拍摄这部意味深长的电影是我们每个人发自内心的热切期盼。”

  为了扮演梅,齐薇格对布拉多克的家庭进行了深入研究,仔细阅读了布拉多克写给梅的200多封情书。除了两人感人至深的爱情之外,齐薇格还发现,布拉多克的孩子们根本不知道当时一家人的艰难处境,也就是说布拉多克夫妻两人独自承受着巨大压力,不愿让孩子们带着对生计的忧虑进入梦乡。

  在片中扮演布拉多克经纪人乔·古尔德的保罗·吉亚玛提在研究角色时请教了很多历史学家,从而得知古尔德在拳击界的人缘并不好,人们都认为他粗暴而讨厌。唯一的例外是布拉多克,古尔德从不对布拉多克发脾气,两人从骨子里像亲兄弟一样。随着布拉多克在拳坛的声名鹊起,古尔德也成为了英雄身边的关键人物。于是一系列关于古尔德的小传记应运而生,而当吉亚玛提看到这些传记,认为与其说有启迪,不如说更逗乐。他说:“它们都是那种老式风格的通俗传记,充满了掩饰和夸张,可以说对塑造角色毫无帮助。”

  通过观看布拉多克的比赛录像及比赛时古尔德的表情特写和习惯动作,吉亚玛提受益匪浅。另外,世界级拳击教练安吉洛·敦提(Angelo Dundee)的指导也对塑造角色起到了关键作用。吉亚玛提说:“如果没有他,我根本无法胜任这个角色。安吉洛将角色所需的所有拳击知识及习惯用语都教给了我,而且他还将古尔德应该做出的动作演示给我,并告诉我在场上如何帮助布拉多克。”

  在谈到担纲扮演重量级拳王马克思·贝尔时,克雷格·比尔克说:“在我从经纪人口中得知朗·霍华德希望我来扮演马克思·贝尔时,我对这个家伙还一无所知。我看了剧本,被深深吸引。经过一番研究,我得知在贝尔的鼎盛时期,曾有人想找他拍电影,因为他还是个能歌善舞的男人。所以这个家伙风趣、阳光、个性鲜明,而且他还是个杀手,右臂号称榴弹炮。我知道扮演这个角色要经受严酷的训练,但是物有所值。”

  比尔克接受了一系列体能测试和拳击训练,为此他掉了15磅。他说:“过去我从没打过拳,也不是热心的拳击迷。拳击对我来说就像爵士乐一样,我喜欢却不理解。拳击教练赫克托·罗卡(Hector Roca)让我抓住了学习拳击的要领,我们必须采用速成课程,因为训练一名拳击手需要两年,而我只有3个月的时间。我需要克服畏惧心理,当我的脸被第一次击中,我感到有什么被战胜了。从此之后,赫克托在每天训练结束时都会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你会很出色的,明天继续努力,你这个嫩瓜。’”

  在所有演员中,罗素·克劳的拳台表现当然是最重要的。为了能够真实体现出拳王的风范,克劳置身于大量布拉多克比赛的照片和录像中,花费大量时间来分析他在拳台上的每个动作和面部表情,仔细研究人物内在的动力和顽强。与此同时,克劳开始学习拳击,他的教练是拳王阿里长达21年的教练安吉洛·敦提。为了真实达到拳手的体形标准,克劳放弃使用当今的训练方法,而是按照布拉多克的方法改造形体。通过研究,克劳发现,30年代的拳手很少进行力量训练,所以他们要比现在的拳手瘦消,于是在训练中,克劳有意避开了举重训练,侧重耐力训练和拳台上的动作训练。最终,克劳的体重由228磅迅速降至178磅。

  为了发挥演员的运动天赋及提高力量和耐力,敦提请来了前奥林匹克拳击运动员韦恩·戈登(Wayne Gordon)给克劳制定训练计划,其中项目包括皮划艇、游泳、跑步、自行车、登山、跳绳等等。非常幸运的是,安吉洛·敦提曾多次亲眼目睹布拉多克的比赛实况,于是可以帮助克劳编排动作。敦提还教会克劳如何像布拉多克一样使用左钩拳和支撑身体。

  最终,完善了所有细节的克劳让敦提都感到吃惊,敦提说:“罗素已经变成了布拉多克。我惊讶的发现罗素掌握了布拉多克的习惯动作,包括他的出拳套路。和布拉多克一样,罗素的左钩拳是我见过最棒的。他掌握了速度、节奏、果断和意志。最难得的是,他已经学会像真正的拳手一样思考,我想他如果不是演员,一定会是一位出色的斗士。”

  拳击运动经常显示出人类的脆弱,同样,克劳也未能幸免。在影片开拍的一周前,克劳因出拳过猛而肩膀脱臼,并且需要手术治疗,结果影片拍摄被延误了7周。不过,克劳没有安心养伤,在完成手术的一周后,他就重又出现在体育馆,努力恢复受伤肩膀的运动水平。这次意外甚至让克劳进一步领略了布拉多克的内心世界,作为一名拳手,必须经常用精神的力量克服身体的伤痛。

  尽管克劳战胜了伤痛,但剧组人员却一直在提心吊胆。霍华德说:“我们告诉过罗素,他的肩膀伤情很容易复发,所以我们必须在努力选取最佳镜头和尽量降低受伤风险之间找到平衡。这意味着包括罗素在内的每个人都要在拍摄布拉多克的场景时额外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