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32 个视频 
179 张图片 
128 位演职员 
999+ 条影评 
138 条新闻 
更多  

About

关于《异形:契约》你应该知道的N件事

1《异形:契约》在澳大利亚福斯片场拍摄了74天,并在2016年前往新西兰的米佛峡湾拍摄外景。
2为了扩大契约号内部的幽闭恐惧感,美术设计克里斯·西格和他的团队刻意将天花板压低,让走廊被黑暗所笼罩。
3对导演斯科特而言,让舰桥具有实用机能非常重要,他希望替演员制造一种真实质感的体验。为此,美术设计团队安装了1500个线路,让每一个开关和仪表能产生作用。
4关于遗弃城市中的室内场景,斯科特替这些房间找了一种十八世纪画风的外观,其中柔和的光线宛如从蜡烛发出来。摄影指导沃尔斯基和摄影部门设计了一套聪明而有效的系统来照亮演员。
5视觉效果监督查理•亨利(Charley Henley)为了《异形:契约》招募了一批世界顶尖的VFX工作室包括悉尼的Animal Logic、英国的MPC(Moving Picture Company)和加拿大蒙特娄的Framestore。
6视觉效果部门的挑战之一是需要建立或强化大量的地点,从太空到行星户外环境,还有大卫居住的遗弃城市与其内部景观。

《异形》系列电影进化史

从被影迷们追捧为科幻恐怖经典的《异形》正传四部曲,到雷德里斯科特重新回归,开启全新世界观打造的前传三部曲,本文将带您重温这一横跨近四十年经典电影系列。

阅读全文 

"异形:契约"主创专访

在《异形:契约》热映之际,“异形”系列电影的缔造者、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男主角迈克尔·法斯宾德、女主角凯瑟琳·沃特森三位主创与时光网坐在一起,畅聊影片台前幕后的精彩故事。

阅读全文 

一部《异形》养活了多少人

38年前,一部《异形》诞生,取得了巨大的票房成功,更是开启了一个新的恐怖纪元,这么多年来,无数的作品在模仿致敬抄袭这条路上前仆后继,却从来没有人超越过。

阅读全文 

Story

幕后制作

欢迎登上契约号


  打从一开始,雷德利·斯科特就宛如猛虎出闸。


  “我觉得雷德利的第一句话是“我们要拍一部不容质疑的限制级电影,我们需要大量的红酒。”那是指电影用的假血浆。”《异形:契约》的制作人马克·哈夫曼回忆道。“那是他跟剧组的第一次对谈——我们要把所有人吓到尿裤子。”


  要说有谁最懂得利用聪明、复杂缜密的叙事来惊吓观众,那就是雷德利·斯科特。他的《异形》第一集仍旧是恐怖片类型的标准范例,心理上的紧绷、令人不安的幽闭恐怖电影,还有1979年就登场猎杀艾伦·雷普莉和太空船Nostromo号船员,那个精瘦有力,表皮光亮而凶狠的猛兽。“从一种有趣的角度来看,我一直认为《异形》是一部B级电影,真的做得很好。”斯科特说。“剧情十分简单——有七个人被关在一间古老黑暗的屋子里,谁会先死,而谁又能存活下来。”


  对于《异形:契约》,这位奥斯卡提名电影工作者力求重塑出同样的不安预感的氛围,持续不断的危险与恐惧,同时也提供新的见解,进一步丰富异形神话的内涵与深度。这样的方式是必要的,他表示,保持叙事新鲜与令人惊讶。“你不能一直拍在走廊上被怪物追逐——观众会开始觉得无聊。”斯科特说。“我会想为什么没有人要问,谁创造了异形,还有为什么。你可以说怪物来自外太空,神来自外太空,工程师来自外太空,然后发明了它。但他们并没有。《异形:契约》将会颠覆这些。”


  电影从一项和平任务开始,目标要让人类踏出地球之外,在群星间建立居住点。而太空船契约号的明确任务就是将一对对夫妻送往Origae六号行星繁衍,还有几十个胚胎,帮助他们建立新殖民地。船员的任务则是保护这些人:船长雅各布·兰森(詹姆斯·弗兰科 James Franco)和他的妻子丹尼尔丝,环境改造营运主管(凯瑟琳·沃特森),大副克里斯多弗·欧朗(比利·克鲁德普)以及他的生物学家妻子卡琳(卡门·艾乔戈 Carmen Ejogo);喧闹的驾驶员田纳西(丹尼·麦克布耐德)和法瑞丝(艾米·塞梅兹Amy Seimetz);安全主管士官洛普(德米安·比齐尔)以及他的副手与丈夫士官哈利特(纳撒尼尔·迪恩 Nathaniel Dean)。还有一名非人类,沃尔特(迈克尔· 法斯宾德),契约号的忠实生化人,持续观察照顾这些处在冷冻睡眠中的乘客,直到他们抵达目的地。


  当一颗恒星燃焰撕裂太空船时,沃尔特被迫提早唤醒船员好拯救他们的性命。一次机械故障让船长被困在冷冻睡眠舱中,并让他面对可怕而残酷的死亡。这场意外让信仰虔诚的欧朗获得指挥权,丹尼尔丝则因为失去丈夫而感到悲痛不已。


  丹尼尔丝找上另一位船上的孤单人物沃尔特,寻求他的陪伴,而对观众而言,他并不陌生。他是下一代的大卫,法斯宾德在《普罗米修斯》中饰演,着迷于《阿拉伯的劳伦斯》(Laurence of Arabia)的生化人。尽管沃尔特在功能上优于前代,但他的情感范围却有了限制。他不会恋爱,他被设计为忠于契约号的船员——法斯宾德将他形容为“超级管家”。


  “他的首要任务就是保护与服务,像是一名好警官。”演员表示。“他是纯然理性与合乎逻辑的,缺乏情感,尽管那些亲近他的人,特别是丹尼尔丝,想从他身上寻找某些情感联系,但那些情感并不存在。”


  在程式编写之外,沃尔特与丹尼尔丝的关系也十分复杂,并带有情感的暗示。沃特森认为丹尼尔丝,“在雅各死后,开始依靠沃尔特。她感觉在他身边比在其他船员身边更自在,因为在某种方面而言,他的情感是有限的。对她来说,待在某个无法了解她到底经历了什么的人身边,其实比较轻松,这样她可以独自承受悲伤。她不需要真的和他产生情感。她同时也觉得自己跟沃尔特产生某种联系,因为他们是船上唯二的独身者。”


  在契约号尝试从灾难中重整时,他们陷入电影系列的传统桥段。田纳西在船舱外修理能量帆,他听见一个像是遇险求救的神秘讯息。船员追踪这个讯息来到邻近的一颗行星,欧朗被他强烈的基督教信仰所驱使,选择了一条新航道,踏上追寻讯号的未知之旅。而领导的职责并不轻松——他总是带着一串金属念珠,让他在面对压力时能够更镇定。


  “当他获得这个机会时,我想两千名船员的生命变得巨大而难以承担,”克鲁德普说。“他在管理自身恐惧的自制力方面充满了自我质疑,尤其是带领这么多人航向未知。我想那是故事很重要的一部份——他如何与其他船员建立关系,还有他最终如何在试图保护船员的过程中,找到自信、清晰的想法与道德上的凭依。”


  “在动荡与恐惧的时刻,就是你该专注于信仰的时候,因为这会给你力量与清醒的思绪,你也不会对危险的情况反应过度。”克鲁德普继续说明。


  他冷静的妻子由英国演员艾乔戈饰演,同时也扮演了欧朗的支柱。“欧朗非常爱她。”克鲁德普说。“她的支持是他撑过一整天的动力。我不知道如果没有了她,欧朗会怎么样,因为她有办法贴近别人无法触及的部分。”


  大气层中的离子风暴让契约号无法靠近星球表面,于是他们派出了一队科学家和安全人员组成的登陆小组,由田纳西在轨道上驾驶母舰。当麦克布耐德,这位以《菠萝快递》中喜剧角色闻名的演员与编剧,最初与斯科特见面讨论田纳西的角色时,导演在心中有一个非常具体的参考对象:T.J. "King" Kong少校,由斯利姆·佩金斯(Slim Pickens)在斯坦利·库布里克(Stanley Kubrick)经典讽刺作品《奇爱博士》(Dr. Strangelove or: How I Learned to Stop Worrying and Love the Bomb)中的角色。


  “雷德利说田纳西是对那个角色的致敬,所以我们一起寻找最完美的牛仔帽和最棒的飞行装。”麦克布耐德说。“但角色在剧本中非常清晰,我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雷德利·斯科特找到他想要的演员,他知道他们可以自己进行,然后才给出指引。如果你稍微有些超过,他会把你拉回来,但他其实在那边看你如何表现。”


  当丹尼尔丝、欧朗、卡琳、沃尔特和法瑞丝和安全队伍一同搭乘登陆舰前往行星表面时,田纳西留下来指挥契约号,还有通讯和导航专家Upworth(考莉·赫尔南德斯Callie Hernandez)和她的丈夫瑞克。但他很快开始变得心神不宁,一场风暴干扰了与地面团队的通讯,这种不安感压倒了他。“剧本中最有趣的一件事是,实际上这艘船上充满了夫妻,几乎立刻提升了恐惧的威胁。”麦克布耐德说。“这不单是你个人的存活,还包含了跟你一起来的人的性命。”


  经历了漫长而挫折的静寂,他们必须决定要让契约号更靠近星球表面。Upworth与田纳西对于是否继续遵照规定避免危害契约号与其上的人类乘客产生了冲突。“这种无力状态令人发狂。” 赫尔南德斯(《爱乐之城》(La La Land))解释道。“他们失去联系。当你在任何情况下失去了同行人类的联系,你努力想恢复通讯。这就是田纳西试图想做的事。”


  穿过风暴时登陆艇也受到损伤,但小队平安地来到行星表面,发现了令人摒息的壮丽美景。但这美丽景象也有一些令人不安的部分——整个环境太过安静。“这个星球美得惊人而壮阔,也有种令人感到威胁的感觉。”斯科特解释道。“这颗星球是一颗死亡行星,一间鬼屋。除了植物和树木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生命型态。完全没有动物。


  当法瑞丝待在登陆艇附近进行必要维修时,卡琳在安全人员士兵雷德沃(澳大利亚演员班杰明瑞·格比 Benjamin Rigby)的陪同下前去采取生物样本。随着他们越探索,环境也变得越奇怪越恐怖——雷德沃出现了非常严重而难以形容的病症,卡琳努力将他带回登陆艇的医疗舱。


  回到船这边,法瑞丝收到同伴的疯狂紧急求救。“雷德利跟我在新西兰的米佛峡湾,登陆艇之下拍了这一段。”西米茨(《应召女友》(The Girlfriend Experience))回忆道。“我那时候独自一个人,从耳机里听到那些可怕的片段,然后对此做出反应。我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因为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他们听起来很慌乱,通讯受损。它令人毛骨悚然但透过这样的方式拍摄令人惊叹,对雷德利来说应该是非常有效的表现方式。”


  当雷德沃与卡琳来到医疗舱时,地狱梦魇迅速爆发。卡琳在明亮的日光灯下目睹了新种异形的诞生,本系列众多怪物的最新品种。艾乔戈说:“卡琳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那时候,那是最显而易见和强大的存在。它不像你面对一只老虎,你感觉得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无法跟那些生物谈判沟通。”


  “这才是第一个真正的时刻,让观众回想起《异形》电影所带来的惊惧。”她补充道。“你可以感觉到事情正在发生,它超乎我们的理解,而且将会非常恐怖。”


  情况很快开始失去控制,怪物在登陆艇肆虐,威胁挡住它去路的每一样事物。船员陷入绝望的困境,然后一个戴着兜帽的神秘人物伸出援手,他似乎对这些掠食种族有某种古怪的控制力。而这个出乎意料的救星原来是普罗米修斯号上的大卫,他看起来独自生活了十年,衣着也看起来十分破烂。


  “当我们在《异形:契约》中看到大卫时,他不再注意自己的外表。”法斯宾德说,他除了饰演沃尔特之外,也再次扮演他在《普罗米修斯》中的角色。“他的头发变长,脏污散乱,他独自在这颗星球生活,并且发现了自己充满创造力的一面——演奏音乐、绘图、画画。”


  大卫带领着受惊的探索者来到一个位在遗弃都市的避难所,但随着每分钟经过,他们不停面对更新更复杂的威胁。“这时候,我们只能挣扎求生,努力让自己保住性命,但我们开始失去同伴,而我们也失去了登陆艇,唯一离开的方法。”比齐尔(《更好的人生》(A Better Life)、《八恶人》(The Hateful Eight))说。“洛普开始重新稳住自己,不管发生什么都要坚持下去。”


  尽管他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士兵,看到自己的队伍惨遭蹂躏依旧是个重大打击。“就算在他最疯狂的噩梦中,他都无法想像这一切会发生在人身上——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而且,他一生的挚爱,哈利特,身在危险之中。”比齐尔说。


  关于哈利特与洛普之间关系的真实感,迪恩表示:“他们已经结婚了几年。彼此相爱。我们没有特别强调他们是同性恋。我认为这一点很棒,雷德利和制作人将这条线放入太空的背景中,放进《异形》系列,因为你会希望在未来的人类社会中,这并不是一个问题。他们是好人而且彼此相爱,刚好是厉害的士兵还擅长使用步枪!”


  比齐尔和他手下的士兵演员接受了密集的武器与健身训练,但除了体能方面的准备之外,比齐尔为了进一步发展洛普的内在生命,他发觉到跟雷德利·斯科特一对一交流的重要性。“有时候你会参与一些电影没有彩排,甚至不会跟导演讨论角色。”比齐尔说。“进行这个工作有很多种方式,但有机会可能一对一跟这个人交流,能获得令人难以置信的进展。”


  事实上,比齐尔发现在现场与斯科特合作同样令人兴奋。“他是你永远会放在圣诞节愿望清单上的名字。”比齐尔说。“我希望自己能看见儒勒·凡尔纳
  (Jules Verne)如何写作,或米开朗基罗在他工作室里的工作模样。当我有机会能和我这个时代的天才一起工作时,我会把这个视为一项赠礼。”


  “我认为雷德利证明了这些大师让一切变得容易,简单而美好。”比齐尔继续道。“他当然理解一切而非常聪明,而他解决所有事情的方式很单纯,就算错综复杂的事情依旧非常简单。他的精力比我们所有人加起来还要多。他总是在那边,总是做好准备。”


  或许比齐尔是第一次与斯科特合作,《异形:契约》已经是法斯宾德与导演在《普罗米修斯》和《黑金杀机》(The Counselor)之后的第三次合作。“迈克尔是一位伟大的演员,而且有着绝佳的幽默感。”斯科特说。“我跟他合作一直非常开心,这很重要。我总是在寻找迈克尔的这一面,他调皮的幽默感。”


  演员和导演一同探索了写在大卫硬体中的所有复杂回路,甚至是他狡猾、颠覆性的一面。“雷德利和我试图寻找他内在的幽默感,他的笑点。”法斯宾德说。“我们在大笑时会放下防御,所以如果我们没有因为缺乏幽默感而麻木,我们更能完整感受到譬如说震惊或恐惧。”


  由于危机以惊人的速度升级,契约号的船员必需要进行一场充满风险的救援任务,以拯救其他人。丹尼尔丝鼓起心中的勇气,接管了地面的指挥。“电影以疯狂的速度展开。”沃特森说。“角色没有任何时间去理解发生了什么事。所有人都被迫立刻采取行动。”


  跟随着西格妮·韦弗饰演的雷普莉的明确脚步,沃特森全心投入于丹尼尔丝身上,在斯科特的女英雄所留下的广泛遗产中建立她的位置。“雷德利是一位总能以真诚而令人信服的方式来描绘女性的导演,他也总是被那样的人物所吸引。”沃特森说。“丹尼尔丝是那种在危机中反而更冷静的人。在电影的一开始,丹尼尔丝有能力而且聪明,对自己的工作十分拿手,但我不觉得她认为自己是某种英雄。随着电影事件的展开,在危急时刻她依旧能冷静思考并且发挥作用。我很容易接受她开始意识到自己的能力与勇气,而非天生就准备好投入战斗。我不知道有谁是这样。”


  斯科特首先注意到沃特森是在她在《性本恶》中突破性演出,该片为保罗·汤普森·安德森(Paul Thomas Anderson)于2014年改编自托马斯·品钦(Thomas Pynchon)的作品,认为她能完美地诠释丹尼尔丝这个角色。“我需要一个有着醒目外型,高挑、具有运动能力的优秀演员。”导演表示。“而且她很特别。这很有趣,她和比利·克鲁德普都是剧场出身,他们拥有很好的技术、知识与敏感度。当你在制作这样的电影——人们持续死去,处在绝大的压力之下——必然会时常展现出恐惧。而恐惧有很多种样貌,很多种的悔恨。具有剧场背景的人,他们能挖掘得很深,并且将之表现出来。这有着巨大的帮助。”


  制作人哈夫曼也很高兴地赞扬沃特森在电影中的表现。“凯萨琳直接获取这个角色,而且做得非常好。”他说。“她对角色有着绝佳的热忱,她对我们给她的所有东西都充满兴趣。她被困在半空中的缆线,被打落到钢铁平台上,困在战斗中。她仿佛因此而更加成长茁壮。她完全变成了动作女英雄。”


  角色的身体能力需要女演员进行间严格的体能训练,广泛的战斗训练,还有使用武器的精细课程。“这感觉在操场上。”沃特森说。“学习打斗编排非常有趣,并且发掘出自己好斗的一面,我很少这样探索自身或是在电影表现。”


  尽管沃特森的强悍女主角属于斯科特强大女英雄的传统,但她所面对的恐怖威胁依旧是崭新的体验——甚至是经典的异形成熟体终于回归的高潮时刻。“对我而言,《异形:契约》在很多方面都很像《异形》第一集。”法斯宾德说。“粗暴而黑暗,从一开始,当契约号被太空风爆击中,这个事件就开始进行,不曾停止直到电影最后一幕。电影开始十分钟,就不曾停歇。我认为这将会是所有电影中最恐怖的一集。”


  的确。在《异形:契约》,毫无疑问地,充满远见的斯科特重拾他的元素,打造出一个大胆、独特而恐怖,发自内心深处的体验,有着经典《异形》电影的态度与威吓感。请期待毫无停歇、令人心跳暂停的限制级恐怖。


  “我希望这部电影让人非常不安,希望你脉搏加快,心脏乱跳。”电影制作者这么说。“我希望你口干舌躁,但却无法把目光从银幕移开。要把人真正吓到不行十分困难,但他可能会让你做噩梦。而这是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