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异形:契约>影评>《异形:契约》:请不要用看待《异形》的眼光来审视它的前传们

《异形:契约》:请不要用看待《异形》的眼光来审视它的前传们

电影中文名

异形:契约

2017-06-18 19:11

阿獠2012

阿獠2012

想看

 

 

多人诟病雷德利·斯科特的这部新片过于强调场面与主题的宏大,却忽视了剧情的合理性与科学性,触发了“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的谚语。可也许大家并不了解雷德利·斯科特这个岁数的人,心里恐怕也是一句“观众一思考,雷神就发笑”自我解嘲,对大众的恶评早已处变不惊了。

1979年,雷德利·斯科特开创了《异形》这一长命电影系列,在火炬依次传递于詹姆斯·卡梅隆、大卫·芬奇、让·皮埃尔·热内这三位风格迥异但却同样声名在外的大导演之后,雷神终于一脸蔑视的宣布他将重返《异形》战场。

这个计划在他心里埋藏了太多年,却一直没有爆发,也许是因为制片方没邀请他拍摄续集的原因,他一直耿耿于怀。可想而知,以老爷子的高傲,他肯定不屑于续拍《异形5》,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另起炉灶谱写前传了。这便是2012年《普罗米修斯》的成因。


 

1979年,雷德利·斯科特42岁,事业算不上成功,急需一部卖座片来证明自己的商业价值。《异形》应运而生,一部披着科幻外衣的惊悚片。不管后人如何添油加醋的剖析其人文色彩,它的使命其实简单直白得和斯皮尔伯格的《大白鲨》(1975年)一样,只为拯救一位怀才不遇中年导演的电影生涯。


 

2012年,雷德利·斯科特75岁;2017年,他步入80岁,已然功成名就。他会用一部题材、内容都重复自己老路的商业片来证明自己么?他会在意观众诟病《异形:契约》的故事逻辑性么?何况1979年的开山之作其实也算不上剧情严谨缜密,他又不是诺兰,他原本就不在乎这个。

所以,希望看到一部具有1979年《异形》那种里程碑式恐怖氛围的观众这次恐怕是要失望了。因为从《普罗米修斯》开始,老雷就没想再重复太空惊悚片的老路,他想构建的是一个空前宏大的史诗题材,一部披着科幻片外衣的哲理片。这需要至少3集以上的篇幅,所以我们就看到了节奏沉闷、叙事缓慢的《普罗米修斯》与《异形:契约》,这是以放弃《银翼杀手2》的导演权所换来的。惊悚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迈入老龄的雷德利步入了电影的英灵殿。

擅长史诗题材的雷德利·斯科特,究竟想将自己的宝贝《异形》引向什么方向?从这两部前传里我们其实可以初窥端倪。


 

1、关于创造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换做雷德利,他将问题转化为:人类从哪里来?是偶然进化产物?还是蓄意创造的必然产物?人类是试验品么?还是造物主最得意的作品?

《普罗米修斯》开始作答:人类是白星人工程师有意或无意创造出来的,人类的造物主还有其他作品。异形与人类有着师出同门的孽缘渊源,它也许是作为绞杀其他生命物种而研发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必须储存于相对隔离的某个武器库,这便是普罗米修斯号到达的那个星球。

如果说神(白星人)创造了人类,人类创造了生化人,这便证明了“创造”物种原本就不是神的专利。以此类推,生化人大卫同样渴望成为造物主,这便是他钟情于“创造”异形的源动力。在他看来,人类在白星人眼里卑微而低贱,生化人品质高于人类却受到奴役,他想要创造一种完美的物种来改变这所有规则,让法定的高贵与阶级制度轰然倒塌。从这个角度来看,大卫是个理想主义革命者,纯粹到了变态的地步。

当他为白星人降下灭顶之灾时,他睥睨俯视的表情里充满了蔑视;当他滔滔不绝讲述异形的研发过程时,他的目光里充满了兴奋与自豪;当他阴谋得逞,伴着《众神步入英灵殿》乐曲响起从容步入胚胎冷藏库时,他自认为成神的时刻已经到来,全宇宙唯我独尊,我便是那最伟大的造物主……


 

2、关于创造力

可即便是最荣光的那一刻,大卫在心底的一个结并没能打开。纵然可以创造新的物种,但他终究缺失人类最为宝贵的一项本质,那便是之于艺术的创造力。缺少了它,等于没有了人类的灵魂。

文学、诗歌、音乐、绘画……这些艺术所蕴含的震撼力与感染力令生化人大卫无限敬仰与痴迷。尽管他已进化到了拥有人工智能、甚至萌发了独立思考能力与个人情感的生化人(机器人)最高境界,但他终归还是没有人类对于艺术那种与生俱来的创造力。他永远不能成为拜伦、雪莱、瓦格纳,又或是他名字“大卫”的作者——米开朗基罗。

他萌发了自由意识,宁做地狱之王,不做天堂之奴;他拥有了对于美的鉴赏力与表现力,这从他吹奏竖笛的天分便可以看出。然而令他沮丧的是,关于美的创造力他却从未染指。作为替代品,他将所有精力放在了异形的创造上,以此来掩盖心底深处的遗憾与自卑心理。


 

3、关于异形起源

黑油似乎是白星人用来摧毁其他太空文明的生化基因武器,它的作用原理在于以孢子形态侵入动物有机体,在宿主体内快速裂变发育,最终破茧而出成为异形,开始无止境的杀戮……从这个角度来看,它是一种武器,而非一种生物物种。

所以如《异形:契约》里众多大卫试验品展示的效果一样,它寄生在不同的动物体内会产生不同的突变效果,这正是同源于雷老爷子的三部《异形》电影里异形有着完全不同形态的内在原因。就像生化武器或核武器对于动物的异化效果一样,本质上不是为了创造一个新物种,它只是作为武器击发原理中的副产品形态。它的成因造就了它的单纯,唯一的目标与本能就是杀戮与吞噬,不惧生死,不计后果。

以此推论,异形应该不具备生殖能力,它们灭绝了某个星球上的一切动物,然后自生自灭,继而以生命最低级的孢子形式潜藏下来,等待着下一批肉食外卖的不期而至。

但这与《异形2》里的虫后繁殖体系有着矛盾,不过雷导向来不喜欢解释自己与他人作品之间的关系。而《异形》系列里的抱脸虫究竟又是怎样演变而来?本片片尾那小小异形胚胎如何培育?这些问题尚待进一步解答。


 

雷德利·斯科特在为自己所创造的物种找寻源点,他才是这种宇宙第一恶兽的造物主。所以他的任性与恣意是有可以理解的,他有资本不屑于观众对故事科学性的质疑。他在营建一个庞大的生物起源学说,包括人类、生化人、异形甚至白星人。

他在自己的电影世界里如同“神”一般的决定着各个物种的诞生与毁灭,全凭他的深思熟虑或是一时兴起。这究竟是观众的遗憾还是幸运?我想应该是后者吧,毕竟我们更需要一位具有艺术家气质的导演,哪怕是有那么些随性,而不是需要一位严谨的科学家导演。如果你真的非常介意硬科幻的科学性,请你去看他并没有花太多精力导演的《火星营救》。


 

在某个年龄阶段,我们希望看到充满新奇与惊喜的新类型惊悚片,就像1979年的《异形》。而在另一个心智更为成熟的年龄段里,我们却更为渴望看到相对沉闷、但却更为宏大与深邃的哲理性电影,比如2012年的《普罗米修斯》与这部2017年的《异形:契约》。挖的坑儿越大,越是发人深省。我们期待着雷导这位异形始作俑者在未来的异形宇宙里不断的挖坑,再不断的填平。

只有这样的电影才会不断激发我们对人类起源、宇宙无限、未知领域未知危险等话题的不断思考与探讨,这也是怂恿人类不断探索宇宙的源动力,那便是好奇心与求知欲。我旗帜鲜明的对《普罗米修斯》与《异形:契约》持肯定态度,因为观众原本就不应该以1979年《异形》的太空惊悚片角度来权衡这两部前传,它们从本质上就不在同一个影片类别里,也不在一个起跑线上。因为时隔了33年,导演与很多观众也老了33岁,心智决定了需求。需要考虑那些刚做完功课提前看完《异形1-4》的年轻观众的心理需求么?雷老爷子摊开了双手。

如果将《异形》比作是惊鸿一瞥、激动人心的短跑选手,那《普罗米修斯》与《异形:契约》无疑是更具耐心、厚积薄发的马拉松运动员,在还没有抵达终点线之前,你根本无法从旁观者的角度看到他胸有成竹的冠军相。但当他来到终点时……我们也许才能仰望他那万丈的光芒。又或许,我们内心里根本不愿看到他停下稳健的脚步,而是希望他这样一直跑下去,永葆青春、活力与神秘……


 


该片热门影评:

(个人视点)言简意赅的续集——评《异形:圣约》(最后一页未看片勿..

怀着满心的期待第一时间刷了雷德利..

Action

异形契约:及格以上的填坑之作。

本文设计轻微剧透,但绝不涉及核心剧..

怪事评分7.5

《异形:契约》人性与神格--银翼杀手前传

《异形:契约》大家看过了,可能很多人..

怪事评分7.5

《异形:契约》:请不要用看待《异形》的眼光来审视它的前传们

  很多人诟病雷德利·斯科特的这部新..

阿獠2012

【异形】回顾《异形》系列的难忘瞬间

前言   《异形:契约》已于5月19日预..

热血丹心

更多 103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