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异形:契约>影评>作为自我意志和表象的异形——《异形·契约》与唯我论

作为自我意志和表象的异形——《异形·契约》与唯我论

电影中文名

异形:契约

2017-06-21 20:20

空语因明

空语因明

想看 - 评分7.0

 

作为自我意志和表象的异形

——《异形·契约》与现代哲学的唯我论

文:空语因明

本文要点:1,《异形·契约》中各个典故以及和《普罗米修斯》中的典故之间的一致关联。弥尔顿的《失乐园》,大卫名字的圣经来源,瓦格纳的歌剧音乐《诸神进入英灵殿》,雪莱的诗作《奥斯曼迪亚斯》,《鲁滨逊漂流记》;还有之前的“普罗米修斯”,隐藏的“弗兰肯斯坦”,“斯芬克斯”,尼采,弗洛伊德,等之间都是关联在一起的。2,以上这些典故的一致性关联着(现代)主体哲学。至于现代主体哲学延伸出的女性主义,则另文探讨。

《异形·契约》延续了《异形·普罗米修斯》的主题:对自我灵魂的肯定和追索。与“普罗米修斯”主要隐喻的古希腊神话语境不同的是,无论是“契约”还是“失乐园”的名字都表明了这一部可以隐喻的是圣经系列的神话语境。契约号不像普罗米修斯号那样试图追寻外星人的踪迹,而是带着应许的希望前往殖民地。圣经语境的“契约”代表的是上帝对人类的祝福和束缚,信仰上帝的人们通过上帝来获得自我肯定。作为现代史诗的《失乐园》代表的则是主体意识的觉醒和原罪的阴影。这是一种现代哲学的人文主义主题,正像《失乐园》源于圣经故事却又非常现代,现代哲学则脱胎于基督教哲学,却又非常自我。而,唯我论正是这种特征的最诚实,同时也最虚伪的标志。

《异形·契约》里的类人机器大卫就像《失乐园》中的路西法那样傲慢,比《普罗米修斯》里更加明显地反抗他的创造者。主体意识已经觉醒了的大卫想要借助创造异形的过程达到“与神比肩”的目标,就像他的创造者曾经误导他的那样。影片开始仍然可以看到,根植在大卫思维里的危险观念:他是不朽的。同时“友爱”的观念又若有似无。之后生化机器人大卫的狂想,已经被埋下了祸根。大卫要到创造性过程中展开他的自我灵魂,拒绝那个关于他没有灵魂的规定。这部展示了大卫在变异中改进异形的过程。他如同一位生化工程师一样去创造异形新品种,似乎带着创造者的喜悦看着新品种异形的产生。

《异形·契约》中用了很多典故或隐喻:大卫名字的圣经来源;瓦格纳的歌剧音乐《诸神进入英灵殿》;雪莱的诗作《奥斯曼迪亚斯》;弥尔顿的《失乐园》;鲁滨逊漂流记,等,还有一些比较隐蔽的典故。《异形·契约》利用的典故看起来不少,但在这里的主旨却是相似的。尤其用来表现仿生人大卫的性格的典故,几乎都具有同样的主旨:主体意识的觉醒和迷梦,或自我肯定意识的幻觉和阴影。这种意识在现代哲学里,按照空洞褒义的称呼叫“自由主义”,按照温和贬义的称呼叫“个人主义”,按照激烈贬义的称呼叫“唯我论”或“自我主义”。其中,“自我主义”应该是最把自我主体意识当真的一种立场了,虽然它并非任何名副其实的哲学立场。

这些典故可能既是此片的趣味之处,也是它的乏味之处。趣味可能是,典故或隐喻增加了情节的厚度;而乏味之处是,典故或隐喻很可能让人不知所云。实际上,典故或隐喻的使用在《异形:普罗米修斯》里已经比较明显了。对于人类而言,要记忆理解这些典故的含义,可能是比较麻烦的,不过对于人工智能大卫而言,应该是比较简单的。他只要在人类思想资料库里用“自我+现代哲学”或“唯我论+艺术素材”去检索,筛选结果再储存到他的记忆体里,就有足够的台词让他用了。可能本片的编剧就是这样检索和组合出那些典故的,要是没有越加智能的计算机参加,不仅拍出逼真的科幻片是几乎不可能的,就连写个剧本都会变得困难。扯回电影情节来:与自我主义有关的人类思想和艺术可以让仿生人大卫体验到那种“唯我独尊”的想法,而这个想法中的荒谬会在对创造的渴望中被淹没。接下来分别阐述那些典故怎么蕴含类似的主题,之下的阐述将表明,不仅《异形·契约》里的典故是由共同的主题关联在一起的,并且,这些典故和《异形:普罗米修斯》里的典故也是关联在一起的。这种大一统式的关联,既惊奇又合理,惊奇在于它们明明看起来那么散乱,合理在于,它们都是以现代哲学为主的主体意识的反映。

《异形·契约》的开篇回顾了仿生人大卫在被创造之初和他的创造者之间的对话。这里的场景中有幅绘画。可能这幅画在该影片里所隐喻的就是单纯的诞生。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这幅画中诞生的是基督,是救世主,而不是亚当,不是传说中的第一个人。亚当是人,但基督却成了让人敬仰的神圣者。

在这场对话里,他的创造者除了表明仿生人大卫没有灵魂,不懂创造,并夸张地说大卫不朽之外,还表达了对机械主义进化论的反驳或异议。机械主义进化论认为生物变异是随机的,新品种的存活则是环境决定的,而不是按照自我的意愿生成新的机能。机械主义的生物进化论看似把人类从上帝的制约中解放了出来,但实际却让人类变得更加压抑了,因为人类不再像圣经描述的那样是按照上帝的形象产生的,而只是自然界中的一种生物而已,即便仍然被自大地描述为“生物进化的顶端”,但肯定不能达到上帝创造人的那种地位了。人类作为生物在自然界中生老病死,没有了天堂。与神创论相比,进化论让人类的自我失去了永恒的意义。这样就可以理解,仿生人大卫的创造者在试图获得自我的永恒意义的时候,不满意进化论的随机变异和环境决定的观念的原因。

仿生人大卫的创造者就像弗兰肯斯坦博士一样,想要按照自我形象去创造仿生人,或者追寻人类的起源,从而掌握生死之谜,甚至达到不朽。他告诉大卫,他们如同父子。在找到人类的起源之前,大卫可以不朽,成为创造大卫的这个人可以不朽的一种安慰。当《异形:普罗米修斯》里的几位科学家告诉他,表明可以找到创造人类的外星工程师的时候,他一定相当振奋。结果已经很明白了,外星人没有告诉他人类起源的奥秘,只是送他见鬼去了。

至于大卫这个名字的圣经含义,在对《普罗米修斯》的阐述中已经提到了。在《圣经》里,少年大卫用远程精准武器——手持便携投石器,击败了敌方看起来彪悍的战士戈里亚,而宣称这是上帝助他的结果。实际上,这只是大卫平常长期练习投石技术的结果。但是,如果大卫这么说的话,那就显得不是多么不可思议了,毕竟“上帝与我同在”的自我肯定,可以服众。大卫后来就成了大卫王。仿生人大卫将来也要成为有如神助的,不可思议的称王者。他也依靠长期练习某种技术——培育和创造不同品种异形的技术。

大卫演奏的《诸神进入英灵殿》(或:众神进入瓦尔哈拉),来自瓦格纳创作的歌剧《尼伯龙根的指环》,故事背景是北欧神话。这个指环和《魔戒》里的指环作用类似,都可以增强佩戴者的能力,但也会腐蚀佩戴者的灵魂。北欧神话里的诸神和古希腊神话相似,都会进行权力斗争。在《尼伯龙根的指环》里,诸神就围绕这个指环展开了争夺,最终指环被毁,神的英灵殿(瓦尔哈拉)也被毁。这个故事里的诸神,虽然力量强大,但却没有摆脱人性之恶,在斗争中显得相当可恶;相应地,故事里的人类虽然被诸神摆布,却展现出为了个人之善而进行抗争的意志。《诸神进入英灵殿》这段表现的是,争夺指环的斗争刚刚开始,暂时停歇的时候。这段音乐和异形故事情节相关的含义可以是,表明进行创造的人类和外星人都具有人性之恶,都是可以被抗争的;或者也意味着,大卫要参与到争夺“指环”的权力斗争中。

古典学者尼采,曾经在瓦格纳的歌剧看到了他赞同的思想。文化诠释中的尼采思想主张的是非理性主义的自我-主体意识,个人主义色彩显明的意志论。据说类似的思想影响了弗洛伊德,电影《当尼采哭泣》就以虚构的方式展示了尼采和弗洛伊德之间的关联。尼采以“权力意志”,“重估价值”和“超人”等概念而广为人知。“重估价值”意味着反抗已有的责任和规定,“权力意志”是主体意识的本质,“超人”则是主体明确地要超越自己,在超越中更加自我。仿生人大卫就按照自我意愿去重估价值,反抗他的创造者施加到他身上的责任和规定,要追求自我的权力意志的释放,不是作为人类的复制品,而是作为超越人类的活物而存在。尼采曾经列出过人作为造物主的公式:“想在善和恶中作造物主的人,必须首先是个破坏者,并砸烂一切价值。也就是说,最大的恶属于最高的善。不过,后者是创造性的善。”(见《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尼采描述的是一种不文明的,非理性的创造。仿生人大卫也将成为忽略善恶的创造者,毁灭那些外星人,创造出新品种的异形。

当大卫用黑水炸弹毁灭那些外星生物的时候,他念着一句话:“Look on my works, ye Mighty, and despair!”。这句来自珀西·雪莱的十四行诗《奥西曼迪亚斯》(Ozymandias),名称来自古埃及不可一世的法老王。这首诗表现的是,古埃及沙漠里竖立着曾经的奥西曼迪亚斯的雕塑的废墟,上面就有写着大卫引述的那句话,表明的是这位法老王狂妄的态度,自以为功业盖世。然而,所谓盖世功业都淹没在沙漠里了,他的自我雕塑也没了他的形象,只有那行字残留着,自带讽刺效果。这位自称王中王的法老的巨大雕塑,据说就是“斯芬克斯”或狮身人面的样子,但不是现存的那座。这种雕塑就像异形前传里的外星巨人竖立的雕塑,都象征着庞大的自我。在大卫毁灭那些外星巨人的时候说到这句话,可能的含义,一方面是在讽刺那些外星巨人,即便技术那么发达,他们的文明也即将变成废墟;另一方面则是在表达自己的不可一世,让底下那些活物绝望。

然而,仿生人大卫却把《奥西曼迪亚斯》的作者当作了诗人乔治·拜伦。对这种错误的原因可以有很多个解释。这里认为,大卫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认同乔治·拜伦,大卫和乔治·拜伦一样是个人主义者。珀西·雪莱在《奥西曼迪亚斯》中讽刺的恰恰是自我主义的幻觉,那种膨胀的主体意识;但乔治·拜伦赞美的则是进行抗争的个人主义,拜伦赞美路西法,赞扬抗争的普罗米修斯。而对于珀西·雪莱来说,普罗米修斯的功绩可能也像奥西曼迪亚斯,只是主体意识的幻影。他应该会认同自己妻子玛丽·雪莱在《弗兰肯斯坦——现代普罗米修斯的故事》中所传达的想法:人应该明确自己的界限,而不是去打破界限,被创造的欢喜所迷惑。

大卫要作为个人主义的英雄,要去冲击创造的界限,而不是被创造者限制。在《异形·契约》里,当殖民者们看到大卫的时候,大卫看起来就像野人,独自生活在荒漠般的星球上。这样,他就和自己提到的鲁滨逊相似了。现代小说《鲁滨逊漂流记》中这个著名的鲁滨逊,代表的也是个人主义。只是,这种个人主义与路西法或拜伦之类的个人主义比起来,相对而言温和很多。与仿生人大卫不同,面貌一样的仿生人沃尔特则遵守着创造者给他规定的责任。在这种责任中,沃尔特被同化为众多产品中的一员,而不是具有个体主义灵魂的生命。而主体意识觉醒的大卫要追求的是创造,是个体意志的表现,具有的是“我异故我在”的立场。

个人主义在现代哲学中拥有一系列表述,而“我思故我在”应该是其中最著名的,广告词一般的表述了。“我思故我在”已经被描绘成现代哲学之父的宣言,成为人的自我主体意识觉醒的强烈呼声。有时候,这个呼声也被字面理解看成“唯我论”,似乎它的意思只是表达我的思想和我的存在。然而这句宣言的本意并非如此,它的论证来源也不支持所谓的唯我论。只是它的宣讲者笛卡尔,倒是真想把自己由此塑造成个人主义式的英雄,他要凭借异哲学去解析自然,参透生死之谜,让人可以活几百年,然后不久,笛卡尔就死了。虽然不名副其实,但“唯我论”理应是主体意识觉醒的诚实立场。因为,如果自我无法充分决定自己的处境的话,那么就根本不是真正的主体,而是犹如过客!

    对于仿生人大卫,这个有不朽意识的活物而言,“我思故我在”显得温和了。与其他造物截然差异的自我,不能只停留在思考中,而应该去创造,让自我决定的差异变成现实。异形在被主体创造中成为主体意志的表象。“我异故我在”,让自己成为异端,抒展自我的力量去抗争被束缚的遭遇。“在抗争中狂喜,且将死亡化作胜利!”

该片热门影评:

(个人视点)言简意赅的续集——评《异形:圣约》(最后一页未看片勿..

怀着满心的期待第一时间刷了雷德利..

Action

异形契约:及格以上的填坑之作。

本文设计轻微剧透,但绝不涉及核心剧..

怪事评分7.5

《异形:契约》人性与神格--银翼杀手前传

《异形:契约》大家看过了,可能很多人..

怪事评分7.5

《异形:契约》:请不要用看待《异形》的眼光来审视它的前传们

  很多人诟病雷德利·斯科特的这部新..

阿獠2012

【异形】回顾《异形》系列的难忘瞬间

前言   《异形:契约》已于5月19日预..

热血丹心

更多 103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