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莫比乌斯>影评>《莫比乌斯》:依然金基德

《莫比乌斯》:依然金基德

电影中文名

莫比乌斯

2013-09-25 21:30

斗驴

斗驴

想看 - 评分7.8

 

 

家好,我的中文名字叫金基德,韩文名字叫김기덕,英文名字叫Ki-duk Kim。

 

去年,我拍摄了一部电影《Pieta》,获得了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今年,我又拍摄了一部电影《Moebius》,又带着它去了威尼斯国际电影节,这次参加的是非竞赛单元。不管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组委会是有意为之,抑或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反正,我觉得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因为,连续参加两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不可能连续两届都获得同一个奖项。所以,这只是一次展览的机会,或者,只是一次卖片的机会。

 

众所周知,我拍摄了这么多年、这么多部电影,从来没有一部电影的票房在本国是如愿的,如果没有各种国际电影节,我的导演生涯可能早就玩完了。危机其实一直有,最严重的一次,是在我拍摄完《悲梦》之后,我就一蹶不振了,我跑到一个偏僻小村庄蜗居的故事估计大家也都知道了,因为我把那段经历用DV拍摄了出来,《阿里郎》,是的,没错,拍摄了那部不知道算不算是电影的电影之后,我觉得我又活过来了,有一种凤凰涅盘的感觉。于是,我又积极地投入到电影的创作中去。我把在小村庄写的几个剧本找了出来,决定先拍摄《Pieta》。起初,我是想把这部电影挪到国外去拍的,并且用国外的演员。但和我一块工作的助理啦、编剧啦、副导演啦,他们看过我写的想要拍摄的剧本之后,问我为什么要把机会给国外演员呢,国内又不是没有演员。我写《Pieta》的时候,故事的发生地是虚构成国外的,听了他们的建议,也觉得没有什么不对的,便花了一些时间重新修改了剧本,又邀请了李廷镇、赵敏秀充当男、女主角,《Pieta》就是这么完成的。

 

请容许我介绍自己叫做基德,如果你想继续听我说,你记得喊基德,记得,积德,基德,记得,积德……

 

类似票房在韩国不好,韩国的观众就会对我有一些误解,他们认为我就像我自己拍摄的电影里面那样麻木不仁、冷血变态、极端暴戾,其实不是的,我还是很渴望与本国的观众有一种沟通的。《Pieta》以后,国外也一直有一些所谓的大制作向我抛来橄榄枝,但我没有接,因为那样会让我缩手缩脚,放不开,有一种受束缚的感觉。至少拍小成本电影的自由度是很多大制作无法比拟的,当然,也没有太大的票房压力。如果说电影只有一种娱乐的作用,那我可能也就不会选择拍电影了。我觉得电影应该抛出一些问题让观众去思考,无论这种思考是好的还是坏的,当然,各种类型的电影也都应该有,百花齐放嘛。我的电影都是我创立的自己的公司投资拍摄的,所以制作费用非常的捉襟见肘,拍摄《Pieta》的时候,李廷镇、赵敏秀几乎都是零片酬出演的,为此,我也非常感谢他们。

 

我是时常抱着感恩的心态的,尽管在韩国的境遇不是太像我所期望的那样,但是通过各种国际电影节我还不至于饿死在街头。即便是现在,依然有数不清的独立导演在吃饱饭与坚持理想之间徘徊着,想到他们,我觉得我还是蛮幸运的吧。其实在做电影导演之前,我也曾经试图寻找过其它的职业,但却四处碰壁,我当时特别的心灰意冷,觉得自己是一个无用之人、是一个没有存在价值之人,当时,我在心烦意乱之际决定去欧洲旅行几周。由于我在欧洲游过学,对那里还是蛮轻车熟路的。虽然那几周由于旅行费用少得可怜我迫不得已几乎是在欧洲各种火车站、汽车站里面度过漫漫长夜的,但通过那次旅行,我发现我除了对电影导演这一行有点兴趣外,对其它工作根本提不起丝毫的兴趣。

 

请容许我介绍自己叫做基德,如果你想继续听我说,你记得喊基德,记得,积德,基德,记得,积德……

 

拍摄《Moebius》的时候,我想到了已经很多年没有合作的老友演员曹在显,于是便邀请他担任这部电影的男主角。由于还需要一个年轻男孩之类的演员,为了这个角色我看了很多前来面试的年轻男孩,都觉得不太适合,但拍摄日期又渐渐临近。在一个偶然的下午,我看了一部今年代表韩国出征奥斯卡的电影《犯罪少年》,虽然我觉得没有没有任何希望,但却发现电影里面的这个年轻男孩就是自己需要的演员,于是马上联系他进组拍摄。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年轻男孩正是凭借这部电影获得了东京电影节的影帝,更加钦佩,正所谓,青出于蓝胜于蓝,一代更比一代强,自古英雄出少年。后生可畏啊。

 

去往威尼斯的旅途中,我的助理送了我一张几年前的音乐CD《依然范特西》,于是我当下决定写一篇东西取名就叫《依然金基德》。是的,听着那张CD我想了很多,生活依然在继续,和我有着相同境遇的导演在韩国依然还在坚持着自己,譬如,喜欢为自己的电影分级的洪尚秀导演,尽管有些他拍摄的电影可以划分到十五岁以上观看的级别,但他坚持将自己的电影划分到十八岁以上,我曾经在一次导演聚会上问过他这个问题,他清淡地回答我说,青少年看这些电影有什么用呢,我只能付之一笑;譬如,坚持自己风格的朴赞郁导演依旧也遇到了票房不佳的窘境,《蝙蝠》啦、《斯托克》啦,都如此。有些观众甚至把他规划到“专门为电影节拍摄电影的导演”去了,这使得朴赞郁导演哭笑不得,因为他的电影不是像我这种小制作,而是大制作,当大制作的票房不佳时,有些观众便会说这些导演拿着制片人的钱搞个人主义、个人风格的电影,我知道,这种状况在中国也存在,就我知道的几个导演如王小帅、陆川,等等都有着类似的困扰。

 

请容许我介绍自己叫做基德,如果你想继续听我说,你记得喊基德,记得,积德,基德,记得,积德……

 

在威尼斯当天放映我的电影《Moebius》的时候,我偷偷地钻进一群外国影迷的空隙看起电影来,把我的演员徐英洙、李恩宇晾在了一边,因为,我想看到影迷最直接的反映。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中国人,后来,我才知道他的名字叫斗驴。在电影上映间隙,我用英语和他攀谈了起来,原来他也是一个迷茫的人,他跟我滔滔不绝地讲述起自己的一些过去和现在的一些生活片断,以及对未来的一些展望,我突然意识到,尽管是不同国家的人,遭遇也有不尽相同之处啊。我又想起这部电影在本国的遭遇,这部电影起初在本国是禁止上映的,由于涉及到乱伦的情节。虽然我知道即便上映,票房也不会好到哪儿去,但我还是希望它能够在我的国家韩国上映,我认为这不是票房不票房的事儿,这是一个导演的尊严,如果一个导演拍摄的电影本国都不予以放映,那么还有什么意义呢,我觉得就没有什么意义了,于是我给电影振兴委员会写了一封信,提到了同样有乱伦情节的《老男孩》,经过我的阐述以及鉴于去年我为自己的国家摘取金狮奖的成绩,电影振兴委员会决定放我一马,删除了三分钟的戏份便可以在韩国以十八禁上映,我说过,我是时常抱着感恩的心态的,本来我也想像中国导演娄烨一样在导演一栏上不署名来着,但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吧,反正不出俩礼拜就是下线的,搞那么麻烦干嘛呢。我依然钦佩中国导演娄烨的精神,中国不是没有好的电影导演,而是没有好的电影制度。至少我的国家韩国已经有了分级制度,我就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我的电影在我们的谈话之中开始了,当周围的灯渐渐熄灭,窃窃私语的人渐渐安静,我也从一个导演金基德变成了一个观众金基德。另我有些不解的是,坐在我旁边的斗驴一直在观看电影的过程不停地笑,只有他一个人在笑。我并不觉得这是一部搞笑片,但他却始终不顾及别人的感受,有时还笑得捂起肚子来。这部电影是没有一句台词的,虽然有些场面看起来是需要台词的,但我刻意没有用台词,这么做,有一点也是想给每个国家的字幕组人员减轻一些负担。在变成了观众金基德之后,我也渐渐看到了我在做一个导演金基德的时候未曾觉察的细节,后来我仔细想了一下,这故事,他妈的真的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能搞出来,鉴于此,当看到两个男人在大街上争夺一个生殖器场面出现的时候,我也随着斗驴的笑声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去他妈的深度吧,去他妈的情节吧,去他妈的表演吧,我第一次觉得自己拍摄的电影是如此的搞笑。

 

(本篇文章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抄袭)

该片热门影评:

《莫比乌斯》:身体是原罪 灵魂需救赎

《莫比乌斯》:走不到尽头,不断地重复..

一路没想好评分7.0

《莫比乌斯》:大师爱轮回

目前为止,我心中的电影大师只有两个,..

普鲁斯特评分10.0

【演技】金基德电影里“失语”的女性形象

      “语言”作为表演最基..

NoMoreTear评分7.0

《莫比乌斯》/ 金基德的“命根子”

      金基德的电影一直以来..

玉木S评分7.7

《莫比乌斯》“性缺失”和“性获得”的无限曲面循环。

    莫比乌斯环是一个奇异的空间..

clear先生评分8.0

更多 3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