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美国队长3>影评>为什么我不认为《美国队长3》中的两位英雄有任何崩坏痕迹

为什么我不认为《美国队长3》中的两位英雄有任何崩坏痕迹

电影中文名

美国队长3

2016-05-10 18:18

汪佳琪的闲扯

汪佳琪的闲扯

想看 - 评分8.5

 

国队长3:内战》在内地上映三天以来在票房市场势如破竹(写的时候),更不要提在国际市场上的优异表现了,然而堪称复联2.5的豪华阵容却并未让观众如美国媒体一样一边倒的好评,虽然被公认质量超越《复仇者联盟2》但却依然躲不开和《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相似的争议,内战并未止于电影的结束,而是在喜欢与否的观众与钢铁侠美国队长粉丝的两处战场星火燎原。此篇文章我并不想站在美国队长或者是钢铁侠单独的立场上来贬低对方的道德行为问题,或是继续抓着动作戏等饰觉亮点不放,而是站在喜欢这部电影的影迷们的立场上结合漫画人物本身、电影本身、演员以及相关制作人员采访以及之前我写过的《做空超级英雄?没你想得那么简单》与《美国队长3也许不是漫迷心中的内战,却是真正优秀的续集》两篇文章进行电影合理性阐释。

          

·超级英雄蕴含着人性的写照

 

首先关于人物的争议,一方认为美国队长自私自利背信弃义,而一方认为钢铁侠过于鲁莽被反派引导失去理智,但我认为这就是这部电影所要展示的——超级英雄也是人,他们不可能是完美的。关于这点就要再一次追溯到超级英雄形象的起源了,之前说过作为一个历史不长的移民国家的美国需要自己的民族神话,需要自己的英雄人物来寄托心中的情感,蕴含着对于人类最理想最美好的终极幻想的追求,超级英雄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结合着不断变化的社会环境孕育而生的。其创作模式对于神话的借鉴也是处处可见,尤其是早先那些近乎于神明的人物,可以凭借速度穿越时空的初代闪电侠杰伊的神速力正是来自于希腊神话中的赫尔墨斯,他的头盔上还有那对小翅膀呢,其余如超人等人的例子想必不用一一举出大家也能了解一些。

 

显而易见的是住在奥林匹斯山上的神明以及他们成吨成吨的半身半人私生子都长着和人一样的面孔,他们拥有着无与伦比的神力,在目前漫威电影宇宙中的雷神托尔就是这样一个角色,然而他们之所以与人类长相相似并不是如很多神话中所说因为他们按照自己的样子创造了人类,而是人类依照想象创造了神明。神明均是由人类以自己为模板结合了对于未知的自然力量的崇拜而创造出来的,所以同样具备了与人类相似的人性,这其中除了正义勇气等高尚的品质,也包含了诸多的人性缺点。例如宙斯的父亲克罗诺斯为了自己而吃掉孩子,宙斯贪恋女色以至于与诸多人间女子产下私生子,甚至在中国神话中天庭陈腐的官僚体制等等等等,都是人性的极端化写照。这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缺陷与优点是不可分割的,这是塑造人物并且保持其真实性最重要的因素。而对于超级英雄们来说更是如此,由于他们相比较传统意义上的神明相比,他们生活在我们之间,所以理应更加的人性化,这也是他们的魅力所在。

           

但事实上随着社会文化的演进,超级英雄为了适应当时的社会因素而承受了更多的要求。也正因为如此不少人对于超级英雄的人性产生了误解,试图将其规范化。故事可以现实,人物可以阴暗,但这一切是在一个默认的价值观准则内的,而其形成似乎又是大众约定俗成的。所以《死侍》再污再血腥也不会被从道德上被指责,因为他的复仇动机非常明确,为了爱情又是剧作一大永恒主题,不论外壳如何其核心非常主流。不论恶灵骑士将多少人化为灰烬也不会被大加指责是因为他的审判逾越了自然的范畴,而且敌人基本也和他相同。再看看康斯坦丁,我是指不管一位超级英雄多么强调其身上“反类型”的元素,那都只不过是“英雄”这一概念的点缀,剥开外壳后的价值观是没有可以质疑的地方的。正因为如此,当超人扭断了佐德将军的脖子,有观众愤怒了;当蝙蝠侠用车砸死了人,有观众愤怒了;当美国队长为了挚友的安危而倒戈政府时,有观众愤怒了;当钢铁侠为了私情而要杀掉冬兵时,有观众愤怒了。因为这种行为与超级英雄在他们眼中的定义产生了矛盾,与他们自身的价值观产生了矛盾,于是便会招来人物前后行为逻辑发生矛盾等职责,反映在《美国队长3:内战》上就是美国队长与钢铁侠分别代表的“实质正义”与“程序正义”产生的矛盾到了后来都变成了私情矛盾,若是单独以漫画中关于内战的内容来看这样的判断似乎没有问题,但首先超级英雄的人性部分不允许他们成为严格的正义执行者,尤其是对于美国队长这个看起来最根正苗红的人,如同超人一样,他们面临的问题是人们习惯接受他们最高大全的一面,人们希望看到改变,但一旦当他们在抉择时显露出人性的脆弱便会失去他们的标志性。但正如美国队长的扮演者克里斯·埃文斯所说这个角色之所以精彩,就是因为他会感情用事,永远的严肃正直会让他变得无趣,打造出这种魅力恰巧是这部电影要做的。

 

·美国队长的人性刻画

 

不论是蝙超大战还是内战都犯了同一个错误,就是片名的设置误导了观众。超级英雄间的内战显然比无数个单打独斗或是联合作战更具有吸引力,因为确实在大银幕上这样的冲突前所未见,但虽然在宣传期间以及前期票房上作用巨大,但引来无数争议也是其副作用之一。例如《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不论是在宣传重点上还是直观感受,前者必然吸引了大量注意力和期待,但同时也让人忽略了“正义黎明”才是其终极目的。同样,“内战”由于其漫画的著名,以及诸多超级英雄的出场,让不少人忽略了这是美国队长个人电影三部曲的完结篇。一个“红伟正”的美国队长竟然会为了巴基而背信弃义,许多人认为片中的事件并不能让其在片中的行为在逻辑上成立,尤其是价值观上的“自毁”。我觉得他很好地指出了美国队长在这一集中的变化,但是理解上却南辕北辙,如果把美国队长从第一次出现到现在所有的戏份串联起来就会发现那条跨度巨大但是合情合理的人物弧光。

          

“你当初就不应该离开军队”这句话是在《第一滴血》系列中由史泰龙扮演的战士兰博的上司对他说的,这句话同样适用于美国队长,但是他不仅错过了军队,而是错过了一个时代。就像他自己所说,他从未真正的融入那些群体,他相信的是个人的力量,当然这里不是指他自己,而是所有与他并肩作战出生入死的战友。美国队长所面临的难题主要是价值观的错位与面对新时代局势的迷茫。当他与巴基在列车上痛揍纳粹的时候,美国的形象在一种二元对立非白即黑的世界里站在了正义的一方,那个年代所有的个体伤亡都可以上升到国家和道义层面进行稀释。而七十年后的美国依然模糊了这条队长曾经明确的善恶的标准线。越南战争,伊拉克战争,对人民的监听等等等等,这位“世界警察”为了自己的正义而做出的事情充满了争议。其实在这一点上美国队长与兰博有着相似的经历,在我看来他也是一位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患者。这种角色与社会的不适应性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的加强,当二战结束后这个角色不再如当初那么备受欢迎,如同所有真实的军人在战争结束之后的生活困境,于是随着销量的大幅下跌他在一次任务中被冰冻了。而他再次出现时仅仅是二十年以后,卡特特工虽然已经中年,但这个世界并没有离他而去。而之后这个时间跨度变成了50年,60年,70年,一切都改变了。

           

以上提到是美国队长反叛的重要原因,而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人们长期的一个误区。美国队长并不是“美国政府队长”,虽然他不论是大气的头衔,以星条旗为元素设计的盾牌与制服还是在二战中的经历都让他看起来正气十足,在以前的出场中也因为纪律性与战士精神问题与钢铁侠发生过口角。但不论他如何强大,他依然是一位战士,作为二战时期超级士兵计划的产物他没有能力也没有必要去改变正义的规则,在战时他看到的是一个强有力的政府站在正义背后作为支撑,他作为一名正义的追随者这种势力的支持是必不可少的,以至于他在复苏之后加入了神盾局,因为在这个善恶不再分明的时代中神盾局可以以其高决策力高执行力站在抵御危险的第一线,这里的环境与他的时代最为相似。然而在《美国队长2》中随着九头蛇与神盾局的垮台,这种支撑瞬间不复存在,而必然导致的是他的世界观的土崩瓦解。当战友都已经逝去,他发现自己被禁锢在了那座二战的博物馆中无法自拔,而置身在这一片废墟中的他看不到了一个强有力的存在去维持所谓的“正义”。无处不在的九头蛇导致的美国队长对现任政府的不信任可以说是这次内战爆发的根本原因之一。

 

在片中的队长不是没有犹豫过,但是由于泽莫以及钢铁侠的心急一次次坚定了队长对于政府的看法。首先是泽莫陷害冬兵,泽莫由于资源有限无法找到冬兵所以以袭击为理由让全世界帮忙找他,而政府在震惊世界的袭击以及伤亡后急需一个解释,忽略了冬兵为何会故意暴露在监视器前,这与其之前的行为根本不符。也就是说全世界范围发动了大规模警力及军方的追捕只是因为一张模糊的视频截图。如果《斯科威亚法案》被签署,那么正像美国队长所设想的那样,英雄们失去了独立判断的机会,而迅速的决断在关键时刻是解决问题的核心,这无异于让超级英雄们也成为了这些被盲目调遣的士兵。而且罗斯国务卿下达的命令也是格杀勿论,丝毫没有回旋余地,若没有复仇者联盟及时调停则会引发更严重的后果。关于决断力的事情黑豹也是同意的,他在与父亲的对话中提到了这点,如果没有杀父一事估计也不会站到美国队长的对立面,就如同他结尾将自己的国家瓦坎达作为屏障来保护队长一行人一样。而后在斯蒂文与托尼的对话中不难看出斯蒂文产生了动摇,但当他听到旺达被软禁之后便又一次坚定了决心。自由的意志正在遭受侵蚀。在某种角度看,美国队长对于冬兵的保护不仅仅是出于私情,而是一旦冬兵被抓捕,必然不会受到正规的审判以及公正的裁决,当罗斯国务卿下令的那一刻,法案就已经进入了实施阶段,而美国队长即便到了最后也是为了保存正义的成果,他并没有刻意的去让冬兵逃避责任,而是政府步步紧逼加上钢铁侠的仇恨让他被迫这么做,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在最后的大战中,美国队长始终处于被动局势,他不是为了和钢铁侠大战而是为了掩护冬兵撤离,始终只是为了让托尼失去能源。但相反托尼的感情我可以理解,为父母报仇是人之常情,但他确实要下死手。所以在冬兵失去了一条胳膊之后美国队长终于爆发了。一旦冬兵受到重伤或是死亡,则是《斯科威亚法案》以及泽莫阴谋的全面胜利,所以这并不是一场“理念之外的斗争”,而是在理念之争加入了情感因素让美国队长系列更具有连贯性。

          

再回到情感因素上来,美国队长在现代中的归属感只来自于两个人,一个是已然命不久矣的老情人卡特,一个就是曾经的战友巴基。而卡特特工的去世无疑是一次对于心灵的重创,很快,如果冬兵被不正规审判或者被杀那么他与那个属于他的时代的所有羁绊将会被彻底斩断。美国队长本人代表的是对于自由的追求与顽强的反抗精神,所以当政府站到了他所理解的“正义”的对立面,那么他的倒戈便是理所应当。“你知道什么时候会做出让步,而什么时候坚决不能,即使全世界的人都让你走开”这段来自卡特的话就如同战争年代对于他的寄语,若是在一个混乱的年代他无法坚信自己的信念,那么这个英雄形象将荡然无存。所以当他面对钢铁侠时说出的那句“I can dothis all day”,不仅仅是为了保护巴基,也是为了与当年瘦弱的他在巷子里的那句同样的话相呼应,不管有没有超级血清,史蒂夫·罗杰斯不会改变。话说回来他从未是一个完人的形象,得益于政府的宣传让他披上了道德模范的外衣,但终归他有自己的个人情感,而影片正是要通过这一事件来展现这种矛盾,你究竟愿不愿意为了“正义”而放弃自己的整个世界,你会为“正义”做出多少牺牲。就好像那个著名的问题,如果一列失控的火车驶向一个分岔路,一条路上有一个孩子,而另一条路上有五个孩子,而你恰恰可以改变这个方向,你会如何决断?你肯定会选择牺牲那一个孩子,但如果那个孩子是你自己的孩子呢?美国队长实际上面临着本质相同但却更加极端的困境。所以你看到的美国队长不再是那个“我为人人”的队长了,他会自私,他会出现偏差。正如其扮演着克里斯所说“在电影里,你将会第一次见到自私的美队”,但也是一个真实的美队,因为在这个抉择面前他需要以史蒂夫·罗杰斯的身份去面对。

         

顺便再提一下,有些人说机场大战太过于“儿戏”,尤其是猎鹰已经躲开了攻击却还要下来道歉导致被抓。然而我认为这是在情理之中的,对战的双方有不少人是直接参加战斗的,比如蜘蛛侠,鹰眼等人,本来在同一战线出生入死的兄弟并不是想把对方打死,理念的斗争并不适用于所有参战的英雄。美国队长阵营是为了拖延住对方,给队长和巴基争取时间撤离,而钢铁侠一方甚至都没有想到局势会越演越烈,只是为了阻止对方的撤离,这里的核心冲突是不允许这场对战拥有极高的惨烈程度的。内战的理念冲突最激烈的是在美队与钢铁侠这对儿PTSD患者身上,并不是其他人。还有一开始钢铁侠就已经废掉了队长想要乘坐的直升机,而昆式战机是他们没有预料到的,在混战中钢铁侠一方甚至都没有注意到,你总不能上来就摧毁所有飞机吧?而幻视如果直接炸毁昆式战机强烈的爆炸和可能会伤及美队等人,所以他选择摧毁指挥塔来挡住他们的去路,他们始终没有放开拳脚。猎鹰的扮演者安东尼·迈凯在采访中也表示完全不理解为什么美队会为巴基做出这些,但是他的角色之所以追随队长是因为忠诚。美国队长相信个人,相信战友,而这些战友会用忠诚来回报他,相信他的选择,即便自己并不理解,这便是个人英雄主义的终极魅力。

 

作为一部个人电影的续集,我们当然不希望看到一个刻板的人物永远在于不同的敌人进行战斗,他不会有内心斗争,他不会拷问自己,如果你想看的话直接去看《奥特曼》系列就好,还得是早期的,也许那才适合你。对于美队的争议与对《叶问3》的争议非常相似,有人认为《叶问3》的前后冲突发生矛盾导致叶问性格的不协调,关于这点我在之前写过的《叶问3:一代宗师从神到人的自我救赎,系列恰到好处的终笔》也提出了自己的解释,然而这不也是美队被批评的理由吗?《美国队长》中一个绝对的道德模范被竖立起来,然而总体表现却差强人意,主要是因为这个角色本身就带着极为保守禁欲的特点,到了《复仇者联盟》中无法适应正常生活的他加入了最前线的神盾局,但他与托尼的矛盾也初露端倪,在《美国队长2》中随着神盾局垮台与旧友的遭遇让他在新时代中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到了《复仇者联盟2》中美国队长已经和托尼因为幻视而大打出手,两人的矛盾随着一个个相对独立的事件不断激化,直至《美国队长3》中不仅是与托尼的矛盾彻底爆发,而且在故事的格局上也更加倾向于个人化,尽管看起来英雄众多。这是一个二战英雄如何在现代建立自己信念的故事,你可能记不住每一部中他具体干了些什么,但其整体形象是在一个不断建构的过程。

 

·钢铁侠的人性刻画

 

之前提到了托尼·斯塔克也是一位严重的PTSD患者,这是在《复仇者联盟》纽约大战时埋下的种子,本身并不是士兵的他在战场上比美国队长更容易受到影响。在片中有一个细节是托尼遇到了一位斯科威亚受害者的母亲,当她将手伸进包里试图掏出儿子相片的时候托尼一下子把手伸了过去阻止她将手拿出来,这种过激反应的下意识行为是典型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的表现。尤其是他作为一个普通人面对的不是枪林弹雨,而是通过虫洞跑过来摧毁地球的巨大外星人和外星军队。托尼从初次登场总给人一种放荡不羁的感觉,甚至一开始让不少人觉得他才应该是那个反对政府法案的人,然而从《复联2》开始电影呈现的钢铁侠就像是另外一个人,他开始焦虑,感到无助,对未来的危机感到恐惧,于是他开发了奥创,却没有想到造成了更严重的灾难。再加上开篇揭露的与女友分手一事,本片呈现的托尼实际上从之前的电影就开始打造。沉默寡言,莫名急躁,愧疚让托尼与起初成为超级英雄并坦然公开身份时已然判若两人。

          

而此番内战行为也与他的本职相关,身为无敌土豪的他在神盾局垮台后与队长共同挑起大梁,队长作为精神领袖在领导作战方面作用重大,而托尼除了资金等还要顾及对外交涉等更复杂的事物。在《斯科威亚法案》面前他纠结的程度更甚于美队,从他认为可以先签署法案再制定紧急预案或是修改法案内容就可以看出虽然他也认可超级英雄团体在关键时刻的抉择权力,但维系联盟的稳定是他首要要考虑的。这意味着他必须做出牺牲,而冬兵就是这个牺牲品。片中明确提到神盾局垮台时罗曼诺夫上传了百万份关于九头蛇与神盾局的文件,难道钢铁侠对这些会一无所知吗?钢铁侠并不是一直处于被蒙蔽的状态,确切的说根本就没有,尤其是在他掌握了巴基被陷害的线索但是罗斯却置之不理之后,他与美国队长在政治理念上完全对立就基本告一段落了。而最后的决裂更是无可厚非啊,他本身就不是一名士兵,在突发事件面前不可能保持完全的冷静,尤其是还是得知自己被骗而面前的正是杀害自己父母的凶手的时候。

 

·被弱化的反派——泽莫

 

之前看到一篇影评为漫威与DC电影中正派与反派交锋的总结出了规律,他认为为了战斗双方实力的平衡性,漫威角色的反派基本都是与自己能力相近,例如钢铁侠打的是各式各样的装甲,蚁人对抗的是另一个蚁人,而DC却不是。虽然乍一看大量的排比很有气势,但事实上这种说法并不准确,影视化作品只是攫取了漫画的一小部分,而且你如何解释《钢铁之躯》中和超人战斗的是一堆超人呢?以蝙蝠侠为主导的《蝙蝠侠大战超人》中的主要反派卢瑟也是个IQ天王呢?超人怎么打的又是用氪星人尸体以及科技造出来的毁灭日呢?不敢原汁原味了?(并不是我不喜欢这个毁灭日设定,只是用来反驳一篇文章中自己认为的反派模式)美剧《闪电侠》的核心重要反派不是逆闪就是极速都有神速力呢?《钢铁侠3》的反派怎么不穿装甲专门融化装甲呢?你不得不考虑在视觉呈现占很大成分的影视作品中正反派战斗的观赏性,任何漫改作品都存在妥协,诺兰的《黑暗骑士》系列确实在思维与内涵上创造了类型片新的高度,但你也不得不承认贝尔饰演的蝙蝠侠的动作戏蹩脚到了家。而且超级英雄们所面临的最大敌人也往往是自己的内心,相似的反派能够很好的表现在关键时刻一人所面临的抉择,当他选错了,他会变成什么样,这种根植于人性深处的黑暗欲望才是那些相似反派皮下的主题。而不单单是为了打着爽,那亏你说得出来观众因为不喜欢思考而喜欢迪士尼系的漫威这种话。

          

而泽莫在片中依然逃不过设定被大幅修改的命运,但是这次对于钢铁侠与美队之间的矛盾却恰到好处。从戏份上来看他与其他反派相比确实过于鸡肋,但他的目的却非常明确,正如他所说“一个帝国从外部被推翻是可以再次崛起的,但一旦从内部开始分裂,那就是真正的土崩瓦解了”,他才不会把自己的复仇寄托在手下与英雄的拳打脚踢上,那样与他的目的南辕北辙。于是他没有放出另外五名冬兵,而是杀死了他们,因为在遥远的西伯利亚,在没有外人的参与下这五个人是唯一一个可以将两位英雄再次联合起来的因素。而且当时两人间的政治矛盾因为他的暴露已经趋于缓和,如果想将内战进行到底,就必须开始转向私人感情了。这是泽莫对于英雄们弱点熟悉的表现,在政治冲突面前理性是不会被感性彻底压制的,在漫画中的内战也无法避免战争由阵营双方伤亡来进行驱动,美国队长最后放弃抵抗也是因为看到了因为自己的缘故而造成了本应避免的平民伤亡。一旦牵扯到个人情感,尤其是这种杀父母之仇的时候,理智将会被愤怒吞噬,之后发生的才会是真正你死我活的战斗。所以这个反派的存在感必须不能高。而且电影宇宙有自己的规划,它是一个独立的平行宇宙,不论是奥创纪元还是内战都只是创意的来源,一味的强调用漫画的含义来要求电影的诉求根本是无理取闹好吗?而且电影一开始就以1991年开场就已经宣告了私人情感在剧情中的重要性。

 

除此之外泽莫的存在在推动影片证明超级英雄并不完美的同时也在表现着正义的局限性与相对性,虽然泽莫本身的悲情设定非常老套,但是契合内战中斯科威亚后遗症的设定。他没有什么实际的野心,也不想报复人类,而是单纯的想以一名复仇者的身份向复仇者们复仇。他的存在似乎正好印证了幻视所说的滚雪球理论,当然泽莫并不是为了挑战,但这复仇是存在因果关系的。就好像战争的不断失控,复仇已然成为了链条。这样的概念在不同类型的电影中都有过阐释,与我在之前的《地雷区:战后回归的不应只有表明和平,还有对生命的尊重》以及《荒野猎人:在黑暗的蛮荒之地感悟复仇与救赎》中也都提到过相似的背景设定。虽然他确实与《蝙蝠侠大战超人》中的断腿男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英雄们在战斗中的遗留副作用,但在内战中却升级为了一号反派,而且拥有更高的执行力。

 

然后就是这个人物在片中的行为,二刷之后发现其计划也是比较缜密的。(啊对,蝙超上映的时候也有一吨人说蝙蝠侠前后不一,老天他从头至尾只干了一件事啊!自己理不清思路请不要怪别人啊,如果你现在仍从逻辑上对蝙超持有偏见,可以去看看之前的一篇蝙超Q&A不谢,我是双粉我自豪)泽莫从一开始就在寻找1991年12月16日的行动报告,而且找到了记载冬兵洗脑词汇的“红宝书”,为的就是确认前苏联在西伯利亚的秘密基地的地址,用联合国恐怖袭击引出了冬兵,再通过冬兵发狂转移注意力引发内战,之后主动暴露假扮心理医生让钢铁侠了解真相,跟随队长与巴基来到基地,这时两个英雄都已经处于被动位置,一场内战将美队阵营的英雄变成了囚犯,而钢铁侠知道真相后又不得不只身前往解决矛盾,当没有了外界干扰一切都已就位之后,曝出视频,之后坐收成果。唯独他没有算到的就是将黑豹扯了进来。总体而言,就是从一开始就抓住了超级英雄内心脆弱的根源。因为他也是一名战士,他同样失去了一切,所以他和美国队长在某种程度上非常相似。

 

上面提到的终归是我个人的解释和看法,任何一部电影都如同一枚硬币的两面,再好也存在缺点,再差也不会亮点全无,主要取决于我们从哪个角度去看了。然而对我来说《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与《美国队长3:内战》都是很不错的漫改电影,不论是本身的质量还是对于系列的结构性作用。而这回很让人头疼的就是烂番茄。之前美国媒体所说的“漫威最好的作品”等现在看来夸张的成分不小,不论是作品本身还是整个漫威影业需要提升的还有很多,虽然对于超级英雄电影我是对于审美疲劳有免疫的,但对于广大观众而言继续创新仍然非常重要。就比如片中美国队长与莎朗·卡特的吻戏,虽然我知道他们二人的关系在《美国队长2》中有所展示,但说服力仍然不强。在上一部中美国队长知道了她的特工身份后很是不满,而这一部中在卡特的葬礼上他的眼神有说明了他刚刚得知了她与老情人的关系。虽然13号特工帮助了美国队长,但用老卡特这个梗儿来推进感情至少要安排一个情节让队长在她身上看到老卡特的影子才更合理一些。

 

总而言之,我并不认为电影中两位英雄的形象有任何崩坏之处,更不要把自己设想的价值观强加在他们身上,造神的时代早已经过去,漫威这么做无疑也是让这些半人半神卸下包袱,让我们在看他们如何拯救世界大展神威的同时也记得他们依然是我们中的一员,正如所有人类一样,我们会犯错,他们也会,不要因为“超级英雄”这四个字就忽略了他们也是人的本质。

-------------------------------------------------------------------------------

                               如果你想更及时的看到我与伙伴们的文章

                欢迎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吃葡萄不吐葡萄槽”哟~!

                             


该片热门影评:

(个人视点)漫威宇宙的成功换血计划——无剧透简评《美国队长3》

这是一部非常典型的漫威电影,简短..

Action评分8.0

《美国队长3》:星条旗照我去战斗,不袭酥胸誓不休

美国队长是我最喜欢的三个漫改电影系列..

方聿南

《美队和钢铁侠友谊的小船,是说翻就翻,你要帮谁?》

——4月27号 香港 UA iSQUARE IMAX ..

吾血之血评分8.6

如何击败明教群雄

这片精彩的角色很多,线索并不太简单,..

花袭人评分9.0

美队3,比超蝙好那么一点点

其实我对《超蝙》的期待远远大于《美..

沃泽法克评分8.0

更多 207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