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真是好时节>剧评>【恰逢其时】第二十一篇

【恰逢其时】第二十一篇

电影中文名

真是好时节

2014-05-18 17:13

Wendy0608

Wendy0608

想看

 

 绝转载  谢绝引用


真是好时节 恰逢其时
第二十一篇  拼

如果一心要做成一件事,或是完全拥有某个人,就会奋不顾身去做,做到自己能做的所有的事,老人们常常说这种态度叫做:鬼迷心窍,可是在深爱恋人到无以复加,就连各种问题都可以包容的姜东硕看来,他这是在为爱情和所爱的人竭尽全力,谈不上迷恋,只不过旁人看来,这就是一种疯狂的表现。没有错,在本剧主人公姜东硕与车海媛的恋情逐渐明朗,开始论及婚嫁,甚至为求家人同意奋力争取的时候,收视果然猛增,遗憾的是,有了好结果的时候,收视又下来了。

这到底是为什么?因为最可怕的阴云即将到来。编剧设定时认为是一种悬念,可是家庭剧场观众不买账:可怜的恋人熬过了那么多难关,现在面临的问题都那么可怕了,是不是要捱一下,等一等在看?

数据不会说谎,只是这收视高低起伏背后的种种心态,还真值得考究一番。不过,好看还是好看。网络世界里的华语观众可不管这些,该看还是照看,毕竟,要放在十年前,谁会想到李瑞镇和金喜善会有交集,甚至在同一部长剧里演深情恋爱故事里的男女主人公。现在的孩子们都不能从前韩剧世界里的辉煌,觉得是老演员的合作而已,可是老剧迷们看起来简直是无敌组合,是十年不遇的豪华阵容,更不用提一众戏骨加入,提升了剧集的可看性。当然,最好看的还是主人公的爱情故事,虽然主妇妈妈们会说:

唉,现在哪有这种等了初恋爱人十几年的人,最后还是要结婚哪。

可是背过身去照样看的津津有味,连续剧就是给期待美好生活的人们提供谈资和希望的作品,要是都没了希望,那还有什么盼头。就如俗世所见,姜东硕确是不多见的爱人,他与车海媛的感情经过了十多年的洗礼,再见面却仍然会心跳,不是因为两个人都在等待彼此,而是因为再也没有人如同逝去的时光里的爱人那样去爱了。

对于姜东硕来说,没有人比少女海媛更加爱他,为了他爱到不顾一切的地步,对于车海媛来说,再也不会如同爱姜东硕那样再爱另一个人,离开姜东硕以后,她对见面的异性都特别小心,且有所保留,因为她最热烈最真挚的爱情早已在十六岁的时候给了十八岁的姜东硕。虽说为复仇虚掷了将近八年的光阴,可这毕竟是有代价的,只是到目前为止,海媛还不能完全理解自己的付出究竟换回了怎样的守护,她只是在为当下的人生感到幸福:等回了深爱的男友,也等来了迟到的幸福,虽然眼下这份幸福还留有阴影,可是希望毕竟还在。最有意思的部分在于什么都没有改变,爱情也是,家人也是。

十五年前,姜东硕想要确定对海媛的爱,实在没办法面对那些,对海媛提出的要求是:

-海媛啊,我们一起走吧,离开这个地方,到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去生活~

结果海媛说:

-哥哥呀,要是你这么想,那我也跟你走。

十五年后,姜东硕一方面遭到家人反对,另一方面又被老吴头威胁,为了不让海媛知道亡父与当年的车祸有关,他能提出来的建议还是:

-海媛啊,我觉得家人对我也没什么重要的,我们一起走吧,到别的地方生活,把所有这些都抛下。

结果海媛说:

-怎么能丢下家人不管呢~

叙述到这里,可能不少观众都给气乐了:

姜东硕这小子,都十五年了,都成精英检察官了,怎么能想到的还跟高中的时候一样呢~完全没有进步啊。好在他找的是个实心实意的姑娘,否则这麻烦还不知道怎么收场。

是没错,承前篇分析,对于姜家兄弟来说,时间不能提高他们的情商,反而呈现负增长。所以,三兄弟的老大姜东卓不但不肯当面帮忙,还要跟着众人反对弟弟东硕与海媛的婚事,为的是自己能成,待到弟弟争取到位,却又想要找来海珠向家人宣布结婚打算,想要模糊相见礼的视点,坐享其成;老二姜东硕对爱情和爱人执着到疯狂的地步,为了弥补从前的遗憾,不惜跟家人翻脸,还在全家人面前放话说要逃走,搬出去住,于是被家人痛骂:

-你是把家人当狗屎吗?!

老小姜东熙……提到他,不少观众是又爱又恨,虽然是个二话不说就开打的浑人,可是还有这么实心眼又心疼家人还那么帅气的浑人么,为人处世的方法虽然不对,做事能把人噎个半死,但仍然是个善良的弟弟。只是不会处事,又不问青红皂白就动手的习惯实在是太麻烦了,麻烦到打了自己孩子的班主任,都不知道怎么道歉。在张大妈答应海媛与东硕的婚事之后,观众们又有了新的担心方向:

心狠手辣又诡计多端的老吴头当真能信了姜东硕的话,就放过他们一家人吗?

看来不会,就在东熙跟吴承勋斗气的时候,麻烦已经到了眼前,事实残酷到就连超级浑人吴承勋也坐不住了:

-什么?!要让我顶罪?把一切都推给我,要我承担吗?!

实际上,只有到了关键时刻,吴承勋才发现自己是个可笑的人:

父亲从来没有把他当做儿子对待,一旦不满意就像打狗一样打他,哥哥们从来没有把他当做兄弟对待,不是嗤之以鼻就是冷眼相待,到了危急关头,站在他身边,为他递上一杯水,一块纸巾,甚至不惜为他挨打的人就只有姜东熙一个人。

如此一来就不难理解吴承勋在知道父亲的栽赃计划以后的那种悲怆的表情和心痛到无以复加的话:

-不能这么做啊,要这么做吗?!

也许,知道家人要把所有的麻烦都推给他,吴承勋受到的只是震撼,而在得知所有麻烦都要推给海媛之后,吴承勋感受到的是震惊,难以置信的震惊。或者,海媛在老吴头面前所说的那番话已经起了作用:

-会长您为什么要这么贬低自己的孩子,难道承勋哥的哥哥们是您的孩子,承勋哥他就不是吗?

-您不是承勋哥的父亲吗?以家长的心意,怎么能这样说自己的孩子,就算别人都不相信他,您也不相信他吗?

-为什么承勋哥的哥哥们都获得应该得到的财产,承勋哥却没有?您为什么会如此差别对待自己的孩子?!

如此说来,日后吴承勋做出的选择实际上是多年来对父亲对手足累积不满到一定程度的总爆发。或者,老吴头想要自保,甚至除去姜东硕检察官的办法看似完美,却存在一个很大的漏洞:

他必须说服事件中各人都按照他的路数去走,才有可能得逞,可是在他的计划中,从姜东硕坚拒威胁开始,就已经出现问题了,这说明他的威胁只对没有智慧又不肯放手一搏的人有用,可是他想要设计的这些人偏巧就不是这样的人,因此,从被设计者拒绝胁迫开始,老吴头的计划就出现了裂缝;即便只为计划成功,老吴头也不能如此苛待计划中最为关键的人物:吴承勋,虽然是自己的孩子,他却没有正眼看过他,甚至没有好好与儿子沟通到位,取得理解,获得儿子乐意帮忙做伪证的承诺,就这样随随便便地喊来儿子说一声就完事,可见他根本就没把幼子吴承勋放在眼里,这又要对方如何能够忍得下去。

说到底,老吴头的确是一个自作聪明的人,只是从前他遭遇的人都太善良也过于豪爽,没跟他计较,若是真遇到较真的人,老吴头的种种计划未必过得去。看姜东硕的那番话:

-对于会长您要威胁我,要说出海媛父亲就是把我家弄成这样的人这个事实,我的回答是:表再放狗屁了!

那什么是“表再放狗屁?”

这当然是方言,实际上姜东硕检察官虽然离家在外多年,基本已经没有了乡音,可是回到家乡以后,受到经常说方言的家人们的影响,还是时不时会冒出一两句方言,所以,这时候的姜东硕其实是以彼此知根知底的庆州人对庆州人的方式在斥责老吴头胡扯。那么老吴头说的话是真的吗?当真是海媛的父亲因为车祸害了姜家祖孙三人,这才让老爷爷做出了痛苦的选择,背起伤势不重的孙儿去了医院,留下伤势过重的孙女,因为抢救不及时成了智障患者吗?

也有可能不是,因为此前老吴头就已经采用死无对证的办法对付海媛一家人,要是搁目前这种情况,他未必不会采用这种办法。海媛的父亲车社长多年前身故,也就是说他是不能为自己辩解的人,若是他还活着,姜东硕和车海媛还可以为婚事专门求证,可是故人早已不在人世,他们又要去问谁?老吴头只是随口一说,若是真要人当真,还得拿得出证据,证明海媛的父亲确实就是害姜氏祖孙受伤的真犯,可惜他没有,还偏要拿旧事威胁姜检,就为了吓唬对方不再调查自己,还扯上了两个家族的隐痛和心结,就这么笃定,他的诡计能得逞吗?

姜东硕毕竟是法大毕业的专业人士,在司法界多年,深知证据的真实性和合理性对于被告知人士确信的影响,为解决问题,为婚事顺利,当然只有采用拒绝对方胁迫,表示不在意的态度来回应对方的威胁。实际上此次胁迫最让人纳闷的细节在于老吴头的态度:

既然有如此大的秘密,为什么之前没有拿来威胁姜东硕或是车海媛一家人?以老吴头这样素喜抓住把柄和人谈条件的为人,他分明可以榨取更多好处,既然有这个把柄,为什么留到现在才用?手法就和拿着不存在的契约逼迫海媛一家人搬家的手法是一样的,向故人身上泼污水,污蔑不能为自己辩解的人犯错,如此一来就无人可以证明其真实性。看他笑着回答姜东硕的态度,分明是志在必得,认定姜东硕一定会乖乖就范,可是对方没有,还笑着要他别胡扯,这才让满脸笑容的他立时怔住。这么多的麻烦都还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姜东硕与车海媛耽搁多年都无法实现的爱情还能继续吗?在议婚前后还会出现不少问题。欲知详情,请继续关注下篇。


该片热门剧评:

【恰逢其时】第二十篇

谢绝转载 谢绝引用真是好时节 恰逢其时..

Wendy0608

【恰逢其时】第十八篇

谢绝转载 谢绝引用真是好时节 恰逢其时..

Wendy0608

【恰逢其时】第十七篇

谢绝转载 谢绝引用真是好时节 恰逢其时..

Wendy0608

【恰逢其时】第二十五篇

谢绝转载 谢绝引用真是好时节 恰逢其时..

Wendy0608

【恰逢其时】第二十四篇

谢绝转载 谢绝引用真是好时节 恰逢其时..

Wendy0608

更多 9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