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31 个视频 
428 张图片 
279 位演职员 
999+ 条影评 
178 条新闻 
更多  

About

关于《银河护卫队2》你应该知道的8件事

1导演詹姆斯·古恩透露为了让“树精”更符合动画设定,将原剧本中长成少年的格鲁特变回了小树苗。
2小格鲁特在拍摄现场主要靠道具师Russell Bobbitt制作的模型站位。在片场,站起来只有25厘米高的小格鲁特模型被保存在一个银色的硬质手提箱内。它轻易不会在人前展示。
3第一部几乎完全都是在英国摄制完成的,这次制片方则把拍摄地搬到了美国佐治亚州费耶特维尔市的松林制片公司亚特兰大片场。这个片场有18个摄影棚,是美国在好莱坞之外最大的影视剧拍摄基地。
4导演詹姆斯•古恩对《银河护卫队2》有着非常明确的视觉要求,希望在这部电影中融入尽可能多的实景场地。
5导演詹姆斯•古恩表示,“我非常希望它能融入那种早期通俗小说和1950和1960年代科幻作品中的民间元素。那些是我灵感的源泉。”
6艺术指导斯考特·钱布利斯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创作出索维林星球领袖高阶女祭司阿耶莎的寓所。“索维林星球的创意是基于1930年代装饰设计美学的1950年代通俗小说中的极简平面风格的感觉。”
7钱布利斯和他的团队创造的其他大型实景还包括掠夺者的母舰,这是一个有着多种用途且更加巨大的100%实物场景;360度可旋转的宇宙飞船舱内场景;以及钢铁莲花酒馆的场景,这是掠夺者最爱的酒吧。
8服装设计茱迪安娜·马科夫斯基设计了一系列独特的戏服,从阿耶莎的定制金色长袍,到螳螂女的独特的衣着外观,再到掠夺者那些不拘一格、色彩丰富的制服——所有200多件戏服均通过手工缝制完成。

《银河护卫队2》30个彩蛋解析

美国流行文化与银幕ICON激情碰撞……这些精心编排的彩蛋都足以让美漫粉和影迷大呼过瘾。下面我们就扒一扒《银河护卫队2》中出现的所有彩蛋,看看你都错过了哪些精彩瞬间。

阅读全文 

Interview

《银河护卫队2》主创独家专访

时光网专访导演詹姆斯·古恩、主演克里斯·帕拉特、佐伊·索尔达娜、戴夫·巴蒂斯塔、迈克尔·鲁克以及“大反派”库尔特·拉塞尔,看他们都怎么说?

阅读全文 

导演詹姆斯古恩恶趣味电影史大起底

由于詹姆斯·古恩,《银河护卫队》这个五人组合成了漫威画风最清奇的队伍,而这样的成就来自于古恩这么多年来积累的功力。

阅读全文 

探班《银河护卫队2》幕后制作

导演詹姆斯·古恩透露各种影片细节,而“星爵”帕拉特也在片场接受了专访,谈及了他对角色的理解,以及在出演星爵后所经历的人生转折。

阅读全文 

Story

幕后制作

原班人马尽数回归


  尽管前作卡司全都回归饰演那些丰富多彩、独树一帜却又古怪搞笑的护卫队角色,但他们要在本片中诠释出人物全新的一面。第一部电影讲述的是如何组建这个大家庭,而《银河护卫队2》的故事重心则是讲述家庭意味着什么。正如导演詹姆斯•古恩解释的,“这部电影其实是关于所有这些角色所构成的那个大家庭。如何让一个家庭团结互爱,可比组建一个家庭要困难多了。这将是一个更加复杂的故事。在第一部电影中,这一堆角色互相都是陌生人,最后他们走到了一起。可是,接下来他们会怎样呢?” 


  随着各个角色之间的关系逐渐展开,观众就会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首先就是星爵彼得•奎尔,他在本片中要面对一个他一直想要解决的关于家庭的困惑 —— 他的真实血统问题。克里斯•帕拉特回归饰演了这个将他推上漫威偶像和一线男星地位的角色。 


  当提到帕拉特的角色在续作开始时的状态时,詹姆斯•古恩说道,“他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延续了第一部电影结束时的状态,只不过现在彼得•奎尔似乎有那么一点团队领袖的意思,因此也比他之前稍稍靠谱了一点点。毕竟在上一部电影的结束时,他这个‘星爵’的名号算是得到了真正的认可。”


  导演还补充道,“第一部电影是关于彼得与他母亲的关系,以及他最终学会了面对这一段过去。而第二部电影则是关于彼得•奎尔与他的父亲以及其人生中其他父辈角色的关系。” 


  佐伊•索尔达娜回归饰演了刀刀致命的绿皮肤刺客卡魔拉,作为灭霸萨诺斯的养女以及星云的姐姐,她在本作中也要解决棘手的家庭问题。“在第一部电影中,卡魔拉是一个好人,而星云则是个坏人,甚至可以算是大反派,”执行制片路易斯•斯波西托解释道,“在本作中,我们将了解到比这种脸谱化善恶之分复杂得多的人物关系。卡魔拉开始学着面对自己过去的错误以及内心的恐惧,同时逐渐改变自己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处事方式。这其实才是这部电影想表达的东西。” 


  戴夫•巴蒂斯塔回归饰演体格硕大、全身遍布刺青的德拉克斯。德拉克斯是一个复杂的角色,他既凶神恶煞又憨厚可爱,对于这个世界的感知和他的语言表达都极其直白、毫不修饰,而他自己却浑然不觉。“我相信观众都很喜爱德拉克斯,因为他们都知道他代表着什么,”执行制片乔纳森•舒瓦茨解释道,“他对听到的一切都是字面理解,完全不知道什么是潜台词什么是比喻,同时他真的是毫无幽默感,而这些让他说出来的所有东西都非常滑稽。我们在这一部电影中将会看到德拉克斯以一种非常搞笑的方式去进步,因为他努力想要学着不那么没心没肺,但他还没有谙熟个中诀窍,这让他的言行中又带上来一层新的喜剧色彩。”


  说到配音方面,没有人比詹姆斯•古恩更了解火箭浣熊了,毕竟这位导演曾经多次表示他在这个角色中加入了不少自己的影子。火箭是一个曾经饱受虐待,被拆散了再重新组装起来的小动物,这个家伙非常搞笑,但有时也让人感到温暖,特别是奥斯卡奖提名演员布拉德利•库珀为它配音,让这个角色更加鲜活。 


  《银河护卫队》中最抢镜头的桥段之一,就是由范•迪塞尔配音的古老而智慧的树人型生物格鲁特那永远不变的五个字台词“我是格鲁特”。尽管他的外形非常特别,而且沟通能力极其有限,但是格鲁特还是靠着那五个字牢牢地抓住了全球观众的心。作为火箭和银河护卫队成员们最有价值的盟友以及最忠实的伙伴,这个角色在第一部电影的结尾牺牲了自己,因而在续作中将以格鲁特宝宝的形态回归护卫队。 


  虽然还是由迪塞尔来配音,但这个格鲁特宝宝却是一个完全不同的角色。“他完全没有成年格鲁特的记忆,他就是一个小宝宝,”古恩解释道。“他简直可爱得不行,可是他也比成年格鲁特更加易怒和暴躁。所有其他的角色对格鲁特宝宝的反应也不尽相同。德拉克斯不怎么喜欢他。火箭经常对他咆哮,但是他们总体处得不错。卡魔拉对他展现出了母性的一面,而奎尔几乎当他不存在。” 


  尽管《银河护卫队2》讲述的是彼得•奎尔在找到自己亲生父亲伊戈之后的故事,但它也是关于彼得的养父——由迈克尔•鲁克扮演的勇度的故事。


  “勇度是一个极其重要的角色,我们在第一部电影中为了表现勇度是个怎样的人而埋下了许多的伏笔,”詹姆斯•古恩解释道。“我对于那种在某些方面很好而其他方面又很糟的多面型角色特别痴迷。迈克尔•鲁克对于这类角色的演绎是业内最棒的。你永远也不知道他接下来是会给你一拳,还是来一个大大的拥抱。这简直太妙了。他把勇度所具有的那种复杂性表现得淋漓尽致。这个人物非常疯狂,可内心深处也有着温情的一面。我们从第一部电影的结尾就可以看出,尽管他被彼得•奎尔狠狠地摆了一道,但是他依然为他感到骄傲。从很多方面来说,彼得•奎尔与勇度之间的感情关系,才是这部电影的核心纽带。” 


  另一个在本作中戏份加重的角色,就是由凯伦•吉兰饰演的、与卡魔拉有着竞争关系的妹妹星云。作为一个实力超强的恶人,在干掉卡魔拉以及一切阻挡在她面前的障碍之前,星云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银河护卫队2》中的新角色之一,就是彼得•奎尔的生父伊戈。作为一颗活体星宿以及宇宙探索者,伊戈一直都在寻找自己的儿子彼得•奎尔。制片方请出了在粉丝中享有盛名的库尔特•拉塞尔来饰演这个关键的角色。


  另一个加入《银河护卫队》系列的新角色就是伊戈的仆从和助手螳螂女,她可是漫威漫画中的一个颇受欢迎的人物。在为这个角色选角时,制片方面试了许多的女演员,并最终敲定庞•克莱门捷夫作为最佳人选。这也是她迄今已来最重要的一个角色。 


  在本部影片的一开始,银河护卫队正在执行阿耶莎委派的任务。阿耶莎是一个名为索维林的经过基因改造的金色种族的高阶女祭司。在这个角色的人选上,制片方挑中了美貌动人的澳洲女星伊丽莎白•德比齐。她那接近一米九的高挑身材,完美契合了作为一颗以美为傲的星球的领导者形象。 


  在《银河护卫队2》中,掠夺者所生活的那个残酷的宇宙黑帮世界也被真实地展现在银幕上。勇度是一位令人胆寒同时备受尊敬的掠夺者,而西恩•古恩则饰演毕生忠诚于他并且作为他得力副手的克拉格林。“我们将有机会深入地了解克拉格林这个角色,同时他在《银河护卫队2》中也发挥着令人意想不到的重要作用,”导演詹姆斯•古恩说道。“克拉格林在本部影片中是个极其重要的角色,同时也有着颇为曲折的心路历程。” 


  对于克拉格林和其他掠夺者来说,杀冒脸是个身强体壮、心地险恶的家伙,正是他煽动了针对勇度的夺权叛变。制片方在众多优秀演员中选定了克里斯•沙利文来饰演这个角色。 


  除了杀冒脸这个新角色之外,本片中出场的掠夺者还包括由汤米•弗拉纳根饰演的勇度的挚友图立克,以及由奥斯卡提名的传奇演员兼导演西尔维斯特•史泰龙饰演的斯塔卡。史泰龙是《银河护卫队2》卡司阵容中最受瞩目的一员,制片方对于这位好莱坞标志性人物的加盟也是激动不已。 


  最后,才华洋溢的女星劳拉•哈德克回归饰演彼得•奎尔的母亲梅瑞蒂斯•奎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