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踏血寻梅>影评>看得见风景的窗帘——《踏血寻梅》

看得见风景的窗帘——《踏血寻梅》

电影中文名

踏血寻梅

2016-04-30 14:05

 

个熟悉而闷热的下午,一对男女在疯狂地食用着对方的身体。事情的一切并没有因为其中一方是援交少女而变得奇怪,一对男女,就像任何一对青年情侣一样。他们亲吻,性交,他们疯狂地做爱,汗珠从被打湿而纠缠在一起的头发上落到被单,窗外吹动暗红色窗帘的风丝毫没有两个饮食男女的食欲。这个女生,就是在下一次日出之时被分尸拨皮的王佳梅,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说出“我好想死”一句话后会被这样处理,而男生则让他们俩之间的这件事自然发生,自然得毫无痕迹,就像吃饭睡觉一样自然,手起刀落,没有任何奇怪。杀人完全没有任何动机,甚至两个人都是在主动求死,闷热的下午,潮湿的床单,还有快被晒化的尸块。

杀人者完全没有想要掩饰这一切的意思,甚至好像在看到刺眼阳光准备分尸的时候就想好了,平静地去自首,平静地被抓,平静地演示杀人过程,他也早就选择好成为事件的最大受害者。就像《局外人》,或者阿乙的作品,他们杀人都是那么自然,任随着情绪的自动流淌,自然地像是在洗瓜切菜。



这就是影片《踏血寻梅》的主要剧情,老差骨阿臧抓获了自首的分尸案凶手货车司机丁子聪。就是这样,故事很简单,离奇的凶案绝不是影片的主线,导演也只用前20分钟就把凶手谜底从一开始早早地展现给观众看,而后面的时间导演则是全部用来讨论杀人的动机究竟是什么,通过不断的闪回来交代每个人物的前史,让每一个观众去思考,或者让观众感受,原来死亡是解脱,动机就是生活本身。

踏血寻梅很厉害,她很好,但绝不好“看”,她和色戒一样,我不会去推荐她。她真正地触到了我内心的一些东西,在看电影时好像全身赤裸地被完完全全面对后,不会再有这个精力和兴趣在拿出来给其他人再看一遍。有些电影看一遍,心情会好一点,但是她则是看一遍伤一遍就像身体被抽空了一样。观影过程就像小而硬的美工刀在白花花的手腕上来回狠狠地划一样,吱嘎吱嘎,小刀仿佛在弦上发出各种噪音,就像王佳芝破处时那种生涩的刺痛,现在我仍旧可以想得起来,看完之后好像就像是被人夺去了童贞。我看甚至不敢再去看一遍导剪版,因为实在是太受伤了,生活已经如此艰难,为什么还要把心掏出来,拿刀子在上面不深不浅地轻柔到刚刚刺破黏膜的力道划上几刀,并还要侧耳过去听它刺破黏膜的那个声音?



在娄烨的《推拿》里说:盲人们有一个和他们相隔很远的地方叫做“主流社会”,全片都是在说“限制“,影片《踏血寻梅》也说的是限制,盲人们因为看不见其他东西而感受到限制,但是在香港的这一群底层人民却在呼吸的空气中就有无穷的限制。这种限制感不是别人硬加给他的,而是每个人内心的不自由,内心的隔膜已经可以到达一种杀人的程度。在电影《巴别塔》中:人们说着同样的语言,发着同样的声音。“当人们决定建一座可以通往天堂的高塔时引起了上帝的不满,上帝他弄乱了人类的语言”,使得人们的情感交流出现障碍,文化发生差异,思想难以统一,分歧、猜疑与争吵就此出现。这是《巴别塔》片名的由来,里面人们因为语言不通,人种不通,种种限制让他们渴望沟通的大声疾呼变成了毛毛细雨。而在香港,同样的母题中,说着同一种语言的人们,在同一个地方的生活的人们,他们在生活中看似无所事事,看似冷酷无情,看似对一切事情都毫不在意,其实是在掩饰心中的无穷尽希望沟通和交流的欲望,那种一种无声的恐惧。一切事情,一切情感,自然产生,无处发泄,终究只能积压在心里,慢慢一个人就会变得麻木,这种麻木是一种充满无奈的麻木,你可以在他们的脸上看到那种涣散的眼神,脸上毫无表情的肌肉,或者好像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动过而变得松弛,几乎已经不能再去表现任何情感的肌肉下的风起云涌,麻木不是一个状态也不是一种结局,而是各种风起云涌的交际之后互相融合的结果。我们看的风平浪静其实是多股势力下的互相作用,今天的悲痛被明天更加痛苦的事情所掩盖,但是一旦这个平衡被打破,那就是一泻千里的狂风暴雨。



我看的是才流出的影院版,据说导剪版中的第四章节《看得见风景的房间》被移到了第三章中,而片中“kdjfjdfj”也是指着这八个字的拼音首字母。看得见风景的房间,看起来是多么文艺和美好啊,可是看得见风景,可是下层人永远触摸不到,我们能触摸的只是那个在窗户前印着风景画的窗帘;能看得见风景,但是我们只能被限制在房间之中。风景很漂亮,可我们愈是觉得风景漂亮,我们就愈感觉心中的枷锁愈大,这个风景就算是被投射到屋子里,我们也好像被钉在十字架上动弹不得。看得见风景的房间,其实就是被钉在十字架上的你眼巴巴望着身边几乎唾手可得的好物件,但是也只能眼巴巴地望着,想用手,用头,甚至用舌头,调动全身一切能动的器官去接近它,可是做不到。变得麻木并不是别人在限制你,而是不断地给你那种看似唾手可得的希望,其实看得见风景的房间之下,爬出窗户就是万丈深渊,看得见希望,但是能让你对所有的希望都视而不见,这就是麻木,我们在心中,早就给生活带上了层层的枷锁,而卸下枷锁的东西却早已不是钥匙。就像去触摸风景一样,不是去走出屋子,而是在窗户上贴上一层层“物质”的风景画。这样我们才能去触摸远方的风景,因为我们一旦走出了屋子,就死了。



我无法去对影片中的任何一个人产生恨意,包括残忍的凶手,他反倒是受到伤害最深的人。片中对于一切的底层人都是同情的,他就摆着镜头去拍一个人的脸,这张脸也不动就放在这里给你去拍。但我看到这张脸眼泪就能下来,太让人同情了。凶手麻木地说出自己做出的一切行径,我心中只有同情,完全产生不了恨意。太让人伤感了,他主动承受了这一切,甚至在死之后主动承受着一切。碎尸分尸扒皮的目的全然不在于要逃避警察的追捕而逍遥法外,相反去杀人完全不是情绪的释放,只是为了完成两个人看似都十分合理的心愿,当我们决定去一起触摸风景的时候,只有死才能解脱这一切。然而一个人走了之后,凶手说:我讨厌人,我不想让她做一个人“,于是她将她碎尸,扒皮;听起来令人震惊和愤怒,可是我们看到影片中就是无处不在欲言又止的无奈和怜悯。看着凶手的脸就能看出来很多东西,一张脸就是会说故事的,现在不需要语言去表达和阐释,就是看着脸,就是听着他的叙述,我们就可以知道,在杀人之后,这位货车司机依然要去独自承受一次分尸的痛苦,而这种分尸则是对于这一切追求的升华,用这种残忍的手段去完成对自己内心的一种释放。看的时候我就在想,竟然一个人可以这么残忍又这么柔软,究竟是承受了多少的痛苦才能让人变成这样,导演也正是让这个变态杀人者合理化,它就这么自然而然地发生了,不仅没有恨意而且对每一个人都很同情,真的很厉害。



影片的第二个章节叫《孤独的人》,在这一章荡开一笔,从凶杀案隔离开来,拍到关联的每一个人,里面有很多很有趣的小细节,比如说看似最大“男配”的郭富城扮演的警察的梦魇,他不用facebook,忙于查案,他在深夜点了一支烟后,镜头反打到他的跟班(由谭耀文扮演)趴睡的桌子上装满烟屁股甚至几乎没抽几口的烟灰缸上;从居民房门口望进去好像有层层关隘的母亲;两个嫖客;王嘉梅的朋友和在跷跷板另一头的小女孩;凶手货车司机的女朋友;还有那只猫,都是细节。而所有人几乎都是不欢而散,在的时候几乎都是不讲话,不是沉默就是在性交,他们之间的话语完全不是在聊天,没有一个人在接话和交流,要么就是在各自谈各自的事情,要么就是在敷衍的重复,用身体上的碰撞来代替或者说满足心灵上所不曾拥有的沟通。所有的情节安排都印证“孤独”两个字,我们会去思考,真正杀死小女孩的动机是什么,或者说在这个社会上,是什么给予了底层人了希望又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希望破灭,这样的母题也在郭富城的警察告诉不愿接受母亲真相,嘉梅打扮得漂漂亮亮去见客人没想到只是需要去澄清自己不是女朋友这样的情节中暗示出来。

我们再去反推整个案件本身,导火索是什么呢?在影片的一开始,母亲向嘉梅要回了那对价值不菲的心型耳环,从此事情变一发不可收拾,这就这桩事件最最开始的起因。当我们不能去追寻心中的满足感的时候,只能通过物质去无限掩饰自己,耳环在嘉梅心中不是一个装饰品,就是命。最后一刻,她把耳环扔到地上的时候,也就是交代自己性命的时候。耳环又代表着什么呢?她为了耳环而去辍学,就是为了买一双耳环去兼职两份工,最后去做援交少女。“心”型是代表爱吗?我不知道,但是我依然认为在最后,凶手和嘉梅之间是有感情的传递,而非简单的利用关系。但是耳环无疑是代表着嘉梅一生中都缺少的两个字——“美好”,生活中确实她只能毫无保留地寄托在物质上,母亲从她手中拿走耳环,不是耳环被拿走了,而是她的世界和希望被拿走了。她去做模特卖高跟鞋,去在书上做设计,物质是她和世界沟通的唯一方式,物质也是她和主流社会唯一可以去沟通的途径。主流社会有耳环,有游戏机,有所谓的上等人,这就是她听见“这台不能送你,我可以再买一台”的时候的崩溃。不只是对这个嫖客的爱让她觉得崩溃,而是在那群上等人眼中,这些东西背后原来还承载这些更有意义的事,而她所期待的一切,竟然都是可以随随便便“再买一台“所能够替换的廉价品。片中还有一个我们完全都不知道,导演也没有任何交代的陌生女子相片,被嘉梅贴在屋子的墙上,导演告诉我们,当时嘉梅看到能够照出来这么好看而没有钱去照,只能买下别人的相片。她就是那种在生命中发现了一点点的美好就要去抓住,像是救命稻草一样,生怕飘走,就像荒岛余生里的威尔逊那支排球一样,不是球飘走了,而是世界飘走了。相片是嘉梅生活中永远缺少的东西,那种悠闲,那种开心和优雅。



片中还有非常多值得去玩味的小细节,比如说很多空镜都给了那支被传来传去的猫,比如说在公车上大声疾呼的少年。我现在再去回忆一遍公车的那个场景,我依然记得的是少年手中被风吹得哗哗作响的宣传单,车窗外不是一个高度文明的香港社会,那是世界末日的景象,是丧尸片中最后一辆人类列车的景象。一个人,手拿传单,在风中大声疾呼,是对渴望沟通的大声疾呼,是对渴望打破隔膜的深深无力。而传来传去的猫,就像代表苦闷和无奈的皮球在底层社会被踢来踢去,是一种绝望的传递。郭富城最后拉开窗帘,生活依然要继续,然而,苦闷和无奈依然在生活中如影随形。这些细节中传递的更多是一种无力的情绪,上面只是我的一种解读,其实解读可以有很多,而导演更多的是这种荒诞氛围的营造,解释得多了反而是累赘。生活可能就是这样,猫就是这样被处理,简简单单,就是这种镜头,包括最后的窗帘就是这么悄无声息的千言万语。

看得见风景的房间,我们在这个房间里望着窗外的风景,看得出神,伸手想去触碰它的时候,我们发现,能摸到的只是印着风景的窗帘而已。


该片热门影评:

《去年港片最佳,究竟好在哪里?》

这趟来港,最主要的目的当然不是看《..

吾血之血评分8.6

《十年》——港灿之殇

禁片,毫无意外的刺激着一大波真爱影..

叛卡门

《踏血寻梅》:注定的悲剧,唏嘘的人生

    顶着“香港电影金像奖迄今为止唯..

方格小城

你和我都是孤独的鬼

一个梦想成为模特的援交少女、一个没有..

白羊先生评分7.0

看得见风景的窗帘——《踏血寻梅》

踏血寻梅很厉害,她很好,但绝不好“看..

ShellingfordHolmes

更多 7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