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惊奇队长>影评>三八妇女节-女英雄、公主的女权思潮 文/王珉

三八妇女节-女英雄、公主的女权思潮 文/王珉

电影中文名

惊奇队长

2019-03-02 13:51

珉的情书

珉的情书

想看 - 评分9.0

 

八妇女节-女英雄、公主的女权思潮 文/王珉

美国大片中的巾帼英雄崛起,和迪士尼公主养成记,在时代更迭中可窥女权的高涨和进步。从上世纪初的妇女解放运动,到70年代民权运动开始的现代女权主义,及至女性电影跃上大银幕的80、90年代,50多年来,主流的迪士尼公主形象,和女性为主角的英雄冒险电影层出不穷。进入21世纪,她们所承载的女性理想,正是前世白人女权运动和当代女性意识觉醒的生动写照。

超级英雄的女权主义

作为漫威首部超级女英雄电影,《惊奇队长》选择在妇女节当天登录中国院线,自然是想让撑起“半边天”的女性族群扬眉吐气。《复仇者联盟4》中,惊奇队长属于扭转乾坤的关键人物。而《惊奇队长》剧情与前者衔接,讲述的正是她的起源故事。上世纪90年代,漫画中的初代“惊奇女士”,原是美国空军情报员,暗恋惊奇先生,尔后得到超能力变身“惊奇女士”。漫画中的她,属于开挂一样的典型女英雄,上天入地、能量爆炸、重力控制等超能力,都是她的拿手好戏,惊奇队长依旧是以往电影中特地包装女英雄的套路。

《蚁人2:黄蜂女现身》同样源自漫威漫画,是首位出现在漫威片名中的女英雄,其女权形象深植人心。她宏大的宇宙架构背后,是女性英雄崛起的精彩刻画。黄蜂女属于漫威宇宙超级英雄中最小的一位,她的小,不仅体现在身形和能力,更重要的是源于漫威对女性角色的定位,她这种小英雄的人设很接地气,具有小人物的家庭观念。当她化身为黄蜂女时,影片内核也随之改变:女英雄的能力和成就,构架于家人的亲情归宿上。以往男性面向的宇宙和拯救世界的戏码,转变为超级女英雄“人性化”的写照。

跟漫威的女英雄相比,DC的女超人、哈莉·奎茵、神奇女侠和湄拉等女英雄的女权主义似乎更甚。在代表美国文化现象的《正义联盟》中,盖尔·加朵饰演的神奇女侠,集颜值和大长腿为一身,表现出健美和性感。假如超人不在,她就会亲自操刀超人拯救世界的活。但最初创作者、美国心理学博士威廉·莫尔顿·马斯顿,在漫画中竟给她设置了啼笑皆非的软肋。恰如阿喀琉斯之踵,如果她被绑,将会失去所有战斗力,如此设定有违女权。

归根究底,独立电影《神奇女侠》最初的设想是——男性可以成为超级英雄,女性同样可以。这种女权主义逻辑,让女性从事男性工作,帮助她们收回被剥夺的权利,就像女侠手中那条逼人讲真话的神索。二战的美国女性觉醒后,她们接管了参战的男性留下的工作,提高了社会地位。而当二战结束,女性又只能退居家中,所谓的女权都只是理想主义,人们并未摆脱对女性的刻板印象。神奇女侠不谙世事的天真,并非神力而是贞洁的联想,她深爱着饱受战争磨难的人们,那些被痛苦激发的强大力量,使得神奇女侠最终取胜,这样的女英雄集套路和反套路为一身,集女权与平权于一体,相得益彰。女性导演派蒂·杰金斯,以细腻的女性视角,刻画完美的女性外观和强大到可爱的性格特质。神奇女侠没有被男性标榜的理智,而是极度温柔。最让人动容的是,她不顾男性反对,一意孤行要解救被德军占领的村庄。这就是《神奇女侠》的成功之处,也是女权主义的真正崛起,正如亚马逊部落的骑马女勇士,也像男主人公所说的那样:“我拯救了今天,而你拯救了世界”。

科幻电影大师詹姆斯•卡梅隆编剧及监制的《阿丽塔:战斗天使》,打造为战争而生的女机器人,将女性角色和电影风格融为一体,打戏的咏春拳快准狠。这样的女英雄,区别于传统好莱坞的肌肉型打手,以柔克刚并能以弱胜强。她虽然身板小,却扮猪吃虎,火爆起来能用砍刀凌空斩杀壮汉机器人,还能用甄子丹的招牌腿法横扫特工。她就像《王牌特工》中的蛋蛋和《海扁王》中的罗刹女,随意变化机甲,每枪都能爆头杀人。但她又不止于此,大眼睛的外观非常萌,并且反差在武力爆发的铺垫上。尤其是片末,她举刀指向天际,有种《斯巴达克斯》角斗士为自由而战的即视感。战斗天使为男友掏心掏肺,因情感而成长改变自我,引爆男观众体内的荷尔蒙,呼应女观众内心的真爱,这样的女英雄有一颗傻白甜的心,为爱勇往直前,在大银幕上散发坚不可摧,甚至奋起反抗暴权的强悍女权特质。

迪士尼的公主平权

迪士尼总共有14位公主,属于许多人记忆中的最强女天团。80多年来,迪士尼对人设进行了精心包装,符合不同时代背景的审美需求,并不断注入女权精神,形成公主平权运动的标杆。

女人价值的体现,不应以外界评价为变化,而应该以自己的闪光而存在。1937年,迪士尼首部公主动画片《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使得公主品牌正式确立。起初,白雪公主的性格缺陷不属于女权特质,缺乏对命运的抗争精神,显得柔弱可欺。她和灰姑娘、睡美人,共同组成早期迪士尼公主美丽善良的经典形象,更重要的是她们传达出依附于男性通过男权介入改运的形象,属于上世纪中叶女性社会地位孱弱的表象。

时光跨度穿越到19世纪60年代,第二次工业革命使得女性大规模进入社会生产过程,美国妇女解放运动随之兴起,男女同工的诉求,改变了女性必须依附男性的观念。迪士尼嗅到了创作气息,在1989年推出了第一位具有现代女性意识的公主电影《小美人鱼》。安徒生《海的女儿》的故事,和原著追求爱情、最终玉石俱焚的悲剧女主人公不一样,该片却被塑为掌控命运的现代独立女性形象。

紧接着,《睡美人》《风中奇缘》《花木兰》《公主与青蛙》《魔发奇缘》《美女与野兽》《阿拉丁》这些动画长片如雨后春笋亮相银幕,现代女性的独立形象不断提升。公主们通过不同方式,书写改命的历史,甚至成为拯救世界的巾帼英雄,尤以孝悌忠信的《花木兰》为代表。

《无敌破坏王2》中的14位公主更是卸下华丽装束,换上休闲服,全部上阵,合力拯救男主人公,这种不活在别人世俗眼中、敢于追求平等的思想,契合当代女权主义者的视角,于是《勇敢传说》《冰雪奇缘》《海洋奇缘》的形象,更具时代感,正视男女生理上的区别:男比女更强壮理智,而女比男更细致坚韧。正如《海洋奇缘》中的莫阿娜和毛伊,谁也无法取代对方,谁也无法全部依靠对方。这样的公主和男主人公的关系,也和从前不大一样,从被动等待对方拯救,到主动营救男主人公。

女英雄和公主动画形象的蝶变,属于女权主义不断崛起的缩影。正是因为人们对社会主流审美观念的深刻反思,让这些漂亮的女性角色,不再像从前的白雪公主一样蜷守家中,柔弱地等待着王子和命运的垂青,而是脱下华丽的盛装,勇敢地凭自己的智慧勇气,踏上女性明悟真理、力求真知的冒险。

近年来,翻拍的真人版电影《美女与野兽》,女主角贝儿更应和时代洪流,也重新定义了女性角色的价值,不仅拥有强大的内心和美丽的外貌,还能化腐朽为神奇,一吻将野兽变为英俊的王子,公主梦跃然眼前。

这些公主和女英雄电影,一方面揭露男女性的区别,女性的内心更为细腻敏感,更富同情心。另一方面,更宣告女性不输男性的坚毅品质,更如博爱、顽强、宽容,解决自己生命中的难题,并向他人伸出援手。因勇敢和坚强从来不分性别,女性觉醒意图找到自我的价值,诚如三八妇女节的历史,从1857年3月8日的美国女劳工为劳动权益而抗争开始,各种公主和女英雄电影、对女性的歧视和不公给予了高度关注,这才是女权最伟大的胸怀,也是妇女节这个节日形式背后最深处的价值观。(评论原创,未经作者允许,私自将文章用于商业用途,一经发现一切法律后果自负。)

该片热门影评:

复联全村的希望不是惊队,而是那台CALL机(轻剧透,慎入)

能看懂标题,不需要百度的人们,都结..

KooRi评分6.9

与敌人共进晚餐—《惊奇队长》

※本文将提及剧情关键,请斟酌阅读喔。..

彼得葉

惊奇队长:妇女能顶半边天,但布丽·拉尔森不能

《惊奇队长》是整个MCU里数一数二的电..

Cydeny评分6.0

惊奇队长?女权队长?

小学语文老师教过,一篇好的作文,一定..

evenc伊文西评分7.0

不必谈恋爱的女英雄,活出了喜闻乐见的样子

熟悉的科幻,熟悉的打斗。

斯嘉丽

更多 5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