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治愈者>剧评>【治愈者】第二篇

【治愈者】第二篇

电影中文名

治愈者

2014-12-18 15:12

Wendy0608

Wendy0608

想看

 

 绝转载  谢绝引用


Healer  走为上策
第二篇  无奈的媒体人

第四集播出之后,编导意图明显是要将速度放缓,为的是讲述一个漫长隽永又不失怀旧色彩的故事,因此刻意将节奏顿住,剧情发展也因此停留在一个阶段内打转,这一点在收视方面也表现得十分明显,不同的调查机构呈现不同的调查结果:

第三集TNmS方面收视率为5.7%,AGB收视则为7.2%,第四集TNmS方面收视率为5.9%,AGB收视则为7.4%;

可是这有什么问题?问题就在于别台也推了新剧,别台也有过得硬的编剧强推力作,因此收视方面呈现非常有趣的格局,SBS新剧【重击】由朴庆秀编剧主笔,在经历过【追击者】大热和【黄金帝国】大热倒灶之后,本次收视方面也同样再次引发话题:

第一集TNmS方面收视率为6.7%,AGB收视则为6.3%,第二集TNmS方面收视率为6.6%,AGB收视则为6.8%;

因为这样的情况,在韩剧【重击】首播之后,很快就出现较为耸动的标题:

金亚中金来沅新剧《Punch》首播 收视超《Healer》排名第2

因此,开篇先来回答观众提问:

连续两集都在收视率方面出现一家高一家低的情况,排名究竟该怎么算,难道真的是治愈者被重击反超了吗?

实际上这种情况在业界通常算作并列,因此SBS新剧与KBS新剧应该算作并列第二,但是两剧都处于情况危急的状况,这是严重的收视拉锯战,两部作品都陷入苦斗当中,也可以认为朴庆秀编剧从一开始就表现出强大的冲击力,演员表演到位,选角得当,金雅中与金来沅都是十分适合角色的男女主人公,至于他们的前辈艺人曹在显则是被收视与业界奖项双重肯定的资深演员,演技实力绝对有保障,但作品后势究竟如何,还得往后看。毕竟,在有过前作【黄金帝国】那样剧情曲折,意义深远,却不易被主妇观众接受,导致剧情越激烈,收视越下降的情况之后,朴编剧对于韩国电视市场的情况肯定会有更为深入的了解和探讨,新作怎样,仍然得由观众,广告主,投资人和业界评价多方综合评议。话题回到剧情这里,在进入第三集之后,过去的故事被安排到了相当份量,这样的安排一方面是为释放前期拍摄量,为储备之后拍摄作业量做打算,另一方面则是为剧情在爆发相关矛盾焦点之前做好应有的铺垫。至于铺垫究竟是什么,实际上在第二集关于金文浩记者为照顾大嫂安心服药休息,在睡前给她背诵的作品序言就可见一斑:

-钢铁密闭的房间里有几个人,大家都在沉睡,很快都会死去,但是其中有一人醒来,这个人会不会叫醒其他人呢?

-名字里好像是有个L

-鲁迅!!!

-没错没错,就是鲁迅。

原来这是金文浩记者为大嫂背诵的鲁迅作品【呐喊】的序言相关内容:

以下引用

“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

“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你不能说决没有毁坏这铁屋的希望。”

引用完

从剧情来看,金记者提出的是当年海盗广播内容相吻合的文学作品相关段落,表现出与前辈们一脉相承的进步思想,从思想来看,金文浩承袭的是与哥哥的几位前辈的思想,而非与哥哥一致的想法,而从另一面看来,我国著名文学家、思想家鲁迅的作品在当时韩国进步青年中也确实很受推崇,否则不会有当年的进步行动参与者如此熟记作品内容。在过去的故事里,第三第四两集继续深化当年事件见证人金文浩的回忆,在回忆中不仅有当年他对蔡英信的生母也是现在的大嫂崔明熙女士善待他的感激,还有对于大嫂先夫吴吉汉一家人的歉疚,根据金文浩的回忆,当年本是崔明熙与吴吉汉相爱并结婚,婚后生下女儿智安,这个抓住金文浩手指,出生第一天就被他亲吻小手,名叫吴智安的婴孩就是日后被蔡律师夫妇收养的受虐儿,在被养父母收养之后改名蔡英信。

在过去的故事里,年幼的金文浩非常喜欢被他称作姐姐的崔明熙,他是因为特别爱重姐姐,才会去特地赶去看姐姐生下的女婴,还给婴儿带来一只玩具小熊作为礼物,因此,以后在与吴智安失散的日子里,金文浩的噩梦里最多出现的就是事发当晚,年少的他赶往吴家,除看到一地狼藉,地上还有他送给智安的那只玩具熊,就知道出事了。由此比对现在的故事里,在面对蔡英信的时候,金文浩心情之复杂可想而知:

如果蔡英信(吴智安)年幼时没有被暗处隐藏的人们设计,没有被真犯阴谋抛弃,无论跟随生母或是跟随父母的朋友们生活,她在哪一家都是受到亲友关心疼爱的女孩,会受到最好的照顾和教育,绝不可能如同现在这样,没有好工作,也没有受到更好的教育,就这样在城市的一边,每天走去三流网络新闻社工作,马马虎虎地活着。

从另一面来说,金记者一直称呼蔡英信的生母崔明熙女士为姐姐,就是不希望丢掉这份情谊,在他心里崔女士是被亲人更为珍贵的善待他的好心人,而蔡英信就是他最喜欢的姐姐崔明熙制造出来的小小崔明熙,有着和姐姐一样的面颊,一样的笑眼,一样的个性,如果没有失散,智安会一直跟着这个叔叔,他也会一直都善待这个孩子,可是现在,作为顶级记者出现的他只能以前辈导师的立场说话,心里别提多难受了。因为这样,第三第四两集最为精彩的部分就是扮演金文浩的刘智泰演员的内心戏:

心怀歉意的金文浩记者想要去看望他挂念的孩子吴智安,但是她现在是蔡英信,不是吴智安,已经记不起从前的事,他不能走近,这样会吓到对方,也不能远离,因为他想要多看看几眼,所以只能隔路相望,远远地看着她,看她对着阳光手搭凉棚眯起双眼,露出与大嫂崔明熙女士一样的笑容,还是那样俏皮,那样纯澈,可是眼前的人却不会称呼他为叔叔,而是当他作陌生人,因为他也是明知她被抛弃却保持沉默的一人。

如此情况还能对应到另一幕:

在相关演员接待新闻爆发之后,金文浩作为意图合作的业界前辈前去邀约时,他感动,哦不,应该说是激动地看着她,可是这个来到人世第一天就被他亲吻小手的女孩子却不好意思地笑着对他伸出手来:

-我是你的粉丝~

还能说什么呢,作为内疚又挂念她的长辈去看她,结果对方虽然不知道他就是出生那天就给她人生第一份礼物的叔叔,却还是记得那份依恋,对他说是他的粉丝,不过在这之后,粉丝可挨了偶像当头一棒,晚上回家的时候还在生气,一路走一路叨咕:

-敢情这业界第一的著名记者就是这样抢走别人成果的么?

不过还没等她抱怨完,麻烦就来了,没有错,说要紧跟在她身边,对蔡英信有种种微妙感觉的治愈者Healer就是第三第四两集的另一个看点。到了第四集,观众发现,Healer有一个很不赖的韩国名字,黑客大妈和小跟班都叫他正厚,实际上,从第二集开始,正厚对于蔡英信的感觉,有一条非常清晰的线索可见:

在公车上,蔡英信聪明地用了戴帽子遮住头发的办法,让对方想要伸手拔头发都不行,这做法让治愈者别提有多挫败了。只要看到当时治愈者的表情,就知道他不是真的如同自己所说,非常讨厌蔡英信这丫头,而是因为执行任务屡屡被其挫败,不得不采取强制措施,按照他自己的话:

-这丫头怎么这么晦气,唉,真是倒霉。

其实不是他倒霉,而是他不走运,遇到了全首尔最高各路黑道人马联合培养的高徒,面对这样的人,Healer怎么可能顺利执行任务,最后在化妆室里剪指甲这件事,简直就是强要了人家的指甲,他为什么会不高兴?那是因为看到女方怕到流泪的害怕态度,他自己都觉着自己是个变态小偷抢劫犯,还好没犯罪就是了。可是,就是因为这样,因为接近蔡英信,屡屡不能得手,才让治愈者刮目相看,认为这个女孩与其他接触到的女性相比,是完全不同的人,虽然嘴上说她晦气,其实心里很在意。到了化妆室那一幕,已经是情绪上的一次小小地爆发,他虽然懊恼挫败,不得不采取强制措施,其实心里也觉得自己这样做不对,胜之不武,因此心里很是过意不去。在天台录音之前,蔡英信对于治愈者来说,就已经是特别的人。正因为有之前发生的种种事情,天台录音时,治愈者才按下了按钮,不让大妈听到蔡英信与意图轻生者抱头痛哭的声音,这样处理是他所认为对于受伤害者的尊重和道义。

对比正厚的态度,在公车上,蔡英信其实已经发现了坐在她后面的那个男孩想要拔她的头发,她觉得这个人很奇怪,但又说不出到底奇怪在哪里,她想要回头看看这个人的脸,可是这个人却不给她看,因为这是一个被黑道老大训练长大的小孩,她马上就意识到了危险,不是那种全身警戒的意识,而是一种下意识的直觉,她从少年时代开始受到的训练就是这样。她的养父母收留的这群人,不能施展自己的各种本事,就把本领交给了收留他们的主人家的孩子,算是报答的一种。蔡英信的养父蔡律师很有可能知道养女被这样训练,因为不少观众都看出他态度从容,也不说什么,但对于养女的这种顽皮意识,他不阻拦,也不表态,任由其成长,本身就说明了作为家长,蔡律师他对于黑道技能与犯罪的一种态度:

技能不分善恶,关键要看在谁的手中。

如果可以用来自保,也是不错的办法,至少可以说明一件事:

有些事不是教就可以教得会,换句话说,不是谁都有办法学得会,能一点就通,做到一学就会,本身就是一种才能,既然养女有这样的才能,他也就不加阻拦,任其发展,只要不用来伤害别人,不作恶,不出问题就好。

到了第三第四两集,日后治愈者正厚与蔡英信有可能产生爱情,又多了新的佐证:

在与网络新闻社同事聚餐那天,蔡英信显然是喝多了酒,因此不断提到恐龙那句话,使用记者上传权限发了新闻,还留下了自己的邮件标记,晚上又做了噩梦,醒来睡不着,居然跑去客厅,扒拉着正厚的胳膊睡着了。

那么,醉酒那一晚,蔡英信是因为喝多了,偶然这么做的吗?

看来不是。正厚的生母想起儿子索要资料的话,打开置物箱,找出旧时照片,其中不仅有正厚为追踪金文浩记者,来到金家大宅看到的内室里的那张旧照,还有从前家长们在几家人欢乐聚会时拍下的其他合影,比方说其中有金文浩与前辈大哥大姐们的合影,还有正厚与智安两个小朋友玩累了趴在褥子上睡着时智安枕着正厚胳膊的抓拍,在正厚的生母看来,这些都是难忘的美好回忆,但在不少观众看来,这却是表明蔡英信习惯的另一条线索:

她只要喝酒,就能回忆起往事,但 又说不出确切的话,只能重复恐龙理论,梦里还能再回顾幼年时见到来人手持大棒的可怕样子,可见记忆仅是封闭起来,被下意识地遗忘,但并没有消失,只要遭遇特定的时间和场面,还会再度记起;可怜的蔡英信,虽然她因为幼年遭遇袭击事件,受到极大冲击,精神上自我保护,将过去的记忆封闭起来,可是她的身体和习惯都没有忘记正厚这个熟朋友的气息和习惯,小时候就惯于枕着正厚的胳膊睡觉,长大以后还是一样,一点都没变,纳闷的只有治愈者正厚一个人,他虽然纳闷,但看到对方因为噩梦而冒冷汗的样子,却又于心不忍,于是就任她枕着胳臂沉沉睡去,结果第二天一早,蔡英信的养父见到的还是家长们在很多年前就看到过的一幕:

长大以后的智安还是一样枕着正厚的胳膊睡着,区别只在,现在他们都长大了,是两个毫无顾忌的大孩子,男女有别,难怪家长会担心。

对比往事,现在的金文浩记者是个很可怜的人:

一方面被政商要人选中,成为被利用的下一个目标,要求他做出种种举动,对指定的人和事有所助益,另一方面又极度抗拒此时此事,可是摄于大哥金文植的威严,又不能公开表示反对,只能暗地里对大哥发发牢骚:

-哥,你要是再这样,我就反抗了喔~

此时的他,处于两难之间:在确认蔡英信就是大嫂失散的亲生女吴智安以后,洞悉当年实情的他既不能对大嫂说出实情,也不能与大哥摊牌,更多时候是自行沉浸在追忆之中,自行痛苦,于是只能在晚上开车过去看看蔡英信生活的状况,待对方发现有可疑车辆停在店门口,想要走过来查看时,他却只能把车开走,激动到一路开车到了大宅,在楼门口见到了大嫂,见面却说不出别的话,只可以强自捺定激动的心情,来一句:

-从那边来到这里,只要一小时四十分钟而已~

只要一小时四十分钟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说明崔明熙与蔡英信(吴智安)这对可怜的母女失散二十多年,相隔很近,却不能见面,只能隔空思念,大嫂甚至以为孩子已经死了,还要每年给她办忌日,做好丰盛的糕点祭奠,都是因为金文植刻意隐瞒,就是因为金文植的这份爱,把事件中的几位受害者都变成了可笑的傻瓜。可眼下,傻瓜们的情况似乎有所改善,在诬赖Healer就是杀害资料持有人高胜哲的真犯之后,金文植又收购了尚修派,为的是整个跑腿人帮派为他所用,要把不被他所控制的跑腿人变成杀人者,可是他最无法预料的就是其中最不受控制的不确定性:

从前就认识的两个小朋友徐正厚和吴智安已经见了面,其中一位甚至为了确认事实真相,还要紧跟在另一位的后面。当媒体操控者为钳制舆论,派来灭口者,却引发了过往被亏欠者的后人新一轮的关注与在意,这就是治愈者徐正厚独自站在金价大宅所说的那句:

-我现在,好奇到心脏都刺痛一样地痒痒了~

用意所在。徐正厚和吴智安,他们现在已经有了改变,变成Healer和蔡英信,可是感觉不变,感情还在加速,时间过去,成长后的容颜就是最好的易容。就在不知不觉当中,命运的齿轮悄然转动,要让一切回到该去的地方。就在危急一刻,其实是徐正厚不顾真实容貌被察觉的危险,自己选择了留下来保护蔡英信,他记得她的养父对他说过不能让她遭遇暴力场面否则就会窒息的话。在某个犹豫的瞬间,幼年的情谊已经化作直觉在治愈者的内心呐喊:留下来,留下来。为救人,在环境复杂的现场展现完美双杠技巧的治愈者能够救得了蔡英信吗,他的真实容貌会被发现吗,预知下情如何,请继续关注下篇。

该片热门剧评:

【走为上策】最终篇

谢绝转载 谢绝引用Healer 走为上策最终..

Wendy0608

《Healer》

多条线索叙事,配的音乐很好,转场也..

名字应该可以写这么长评分8.0

【治愈者】第八篇

谢绝转载 谢绝引用Healer 走为上策第八..

Wendy0608

【Healer】第六篇

谢绝转载 谢绝引用Healer 走为上策第六..

Wendy0608

【走为上策】第五篇

谢绝转载 谢绝引用Healer 走为上策第五..

Wendy0608

更多 1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