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治愈者>剧评>【走为上策】第四篇

【走为上策】第四篇

电影中文名

治愈者

2015-01-04 16:26

Wendy0608

Wendy0608

想看

 

绝转载  谢绝引用


Healer  走为上策
第四篇  老人家的礼物

在大赏受赏期间内,黄金时间档期达都用于播出三台大赏,这是另外一场看不见的收视战,各台连续剧纷纷停播,可是KBS2沾了自己是二台的光,可以不必转播大赏,因此月火档期连续剧照样播出,这就给韩剧收视战带来了一丝特别的味道,也就意味着本周收视比较其实不好比较,收视最高的连续剧本周停播,竞争对手同档剧仅播出一集,因为剧情紧张,收视正在全力爬坡,眼看已经超过本剧,却必须停播,可是本剧却照常播出,在没有别台对手的情况下,在别台同档连续剧播出集数都不齐全的前提下,究竟要怎么比?只可以认为这是在特殊情况下造成的特殊收视现象,看看就好,期待下周将有更加精彩的剧情出现。本周剧情出现了什么?

当然是治愈者爱上记者蔡英信的各种可能性。在金文浩记者来到新闻社的当天早上,徐正厚其实是被黑客大妈的提醒电话吵醒的。经过大妈提醒,他才意识到自己有可能是被师父设计了,这才愤而不理,有相当大的逆反情绪,非要对着干,要去新闻社上班,还要继续跟师父见面。其实,前一晚与蔡英信的对话,就是徐正厚每天坚持去新闻社上班的理由:

她对他说,自打知道了有跑腿人Healer这个人以后,她暗恋的人当中又多了一个人,就是Healer,她相信黑暗里一定有人和自己是一样的心情,又说自己把听电话的后辈朴丰洙当做是“姐妹”。

这里先要解释的是“姐妹”这个词的含义,这是在以祈祷中常用的词汇“姐妹”,不是说蔡英信把总是跟在她身后的后辈朴丰洙当成是女孩子看待,而是表达自己把对方当做是平等有爱互助的手足亲人的意思。韩国是一个笃信天主教的国家,教徒占国民人数比例已超过30%,教堂更是随处可见,因此在韩剧当中经常会出现教堂,神父,修女这样的画面与人物,甚至会有相当一部分连续剧以此作为创作题材,进行剧情展开和主题表达。在本剧这里,虽然女方说的很自在轻松,可是听电话的治愈者徐正厚,心里可就特别不是滋味:

“姐妹”?到底什么才是姐妹?怎么亲密接触好几次,在一起好多天,最后变成姐妹了?那为什么戴墨镜蒙面以Healer的身份出现,就变成人家的暗恋对象,要是以真人面貌出现,就成了她可以随意诉说心事的后辈同事还被说成是“姐妹”?

也许,徐正厚要明白自己此刻的心情,可以去请教前辈佐罗或是超人,这样要行义举,却必须蒙面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出现的男子,总是有一点点隐衷,有那么一点迫不得已,这种曲折的心情,非外人不足道也。或者,徐正厚的复杂心情可以用另一种角度来看待:

这是爱在靠近,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情究竟是怎样的情绪来接近这个雇主要求他必须靠近和保护的女孩子,他只知道对这个出现在自己生活的中的人,自己对她的感觉一直都在变化当中,从挫败,不高兴,无故发火,到好奇,震撼,感动,继而心动,再到越来越喜欢,想要靠近再靠近,发展到已经离不开对方,看到对方短信发牢骚说是自己很想死,他担心,哪怕大半夜的,都会忍不住做到去看望再安慰的程度,结果第二天睡眼惺忪根本起不来,这又为什么?

要是你大半夜的也跑去与人在寒风里聊天,明明看到对方坐在长椅上笑着说话,却又要背对背听她说什么,看她脸上的笑容,先是期待,憧憬,甜蜜,再感慨,而后突遭一棒子,愣神好半天,再闷闷地回家睡觉,那第二天一早,你也会瞌睡到起不来。这不是精神不济,这是睡眠不足。

爱,有先知先觉,当知当觉,后知后觉。

徐正厚与蔡英信的感情无疑属于最后一种:后知后觉,他与她,都对危险敏感,对理想热衷,对希望期待,可就是对外来感情态度模糊,不是因为不想要开始爱情,而是因为经历得太少,没有经验,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到底意味着什么。可是在他被她的种种言行举止打动之后,得出:

-她也不是那么大胆的人,对,她就是在害怕,可是还是那样冲上去,义无反顾。

这样的结论,其实他已经被这样的她深深地吸引,只是他自己还没有意识到,也不知道要如何面对。由于蔡英信和徐正厚这二人都是身体动得比脑子快的人,于是他们的行动往往比意识更快一步,在这方面,男方的情况更甚,已经严重到了每时每刻都在做男友应该做的事,却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要跟着对方,保护对方的地步。不知不觉中,打着要完成任务要挣钱的旗号,他为她做了很多事,明明可以忽略带过的事,为她,他要出面解决,分明可以装作不知道的事,为他,他必须去做,不但要做,还要做的惊天动地,比方说,花房事件以后,徐正厚就借着要去问出黄帝国社长爱去哪个小酒馆的由头,操起高尔夫球杆,狠狠揍了黄社长一顿,还逼问出了装有视频的移动硬盘在哪里,这才扬长而去。实际上,在本周剧集开始时,剧情叙事主线能够倒回到徐正厚早起以后,金文浩来到新闻社之前的这段时间内详细叙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一种非常有趣的叙事角度,这种办法在韩剧中运用不多,往往有可能出现在资历深厚,对剧本,演员和导演都有要求的资深编剧在历经浮沉之后,后期完成的作品这里:

这是一种补充叙事手法,拍摄安排费时费事,需要导演对剧本有专门解读和理解,在拍摄之前要做较为细致的安排,非熟练工不行,由此可见,入行时间不长,资历不足的编剧,不太可能与导演建立这样的信任与沟通,但是彼此都有了解,有沟通,尤其是编剧资历较为深厚,就有可能会在剧本中做出这样的标记,或是在作品讨论会上就提出这样的设想和要求,说到底,能够在岁末年初遇见宋智娜编剧的新作,对观众和本剧编导,演员来说,都是幸事。在上周剧情展开之后,追看本剧的观众几乎都在期待:

在金文浩记者介入新闻社,成为社主之后,究竟会有怎样的改变?他的到来,会给亟待教导的记者蔡英信和潜伏在someday news网络新闻社的跑腿人徐正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作为他们的人生前辈和职场前辈,卖掉土地和房产,买下新闻社和大楼的金文浩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召集当年与之有关的人,可是,就在他的努力过程中,就如同徐正厚的师傅,海盗广播的老人奇英才所说的那样:

-在某个时刻,命运会把与之有关联的人们都聚在一起。

对于将要老去的人们,他给了他们一个可以重新审视问题,从头来过的机会,对于需要教导和带领的年轻人来说,他作为过来人,恰好充当了他们的导师和引路人。这不,那么多观众期待的叔叔入社炮弹爆发以后,火花哔哔啵啵,不断出现:先是老叔叔金文浩微笑着端出长辈的态度,一边考问小朋友的情况,一边安排众人去办事,跟着就是隐藏在蔡英信身边的徐正厚,看到金文浩对蔡英信的说词,就连牙都要咬碎了,心里可酸楚了,气恼又不知道为什么气恼,就是心里特别不痛快。实际上,在安排工作时,从对话中就可见蔡英信与金文浩两人对待徐正厚不同的态度:

蔡英信担心,不放心,关心,于是要像照顾家人那样照顾她认为是可怜无助的后辈朴丰洙;金文浩则不在意,不把对方当作重要关注对象,随意安排,看似不经意,其实是在试探对方的深浅。只是到现在为止,无论是与治愈者徐正厚朝夕相处一段时间的蔡英信还是从小就看着两个小家伙一起打闹的老叔叔金文浩都没把徐正厚认出来,既不知道他就是受雇暗中行事的治愈者Healer,也不知道他就是当年那个那胳膊给智安当枕头的小鬼头。说到过去的故事,当然,连接往事的线索仍然存在,在本周还是伸出枝节末梢,要与当下的故事继续建立关联:

@在金文浩的回忆里,从小时候开始起,他就是智安最依赖最喜欢的叔叔。哪怕要考试了,家长也还是拜托他负责照顾智安,小时候那样任性调皮的智安,就是希望能跟叔叔在一起聊天,她一边扔玩具,一边嘟囔的话是:

-讨厌,讨厌~

-文浩叔叔,最讨厌了~

因为那个时候金文浩为备考正在复习,所以一边忙着看书做题,一边还得继续关注着调皮的小女孩,所以等到吴家父母回家的时候,他只能抱怨说:

-吉汉哥,明熙姐,如果我考不好,你们可要负责~

虽然这么抱怨着,哄智安睡觉的任务,他也不肯放弃,因为这是他的特权。看到小时候的智安搂住老叔叔脖子的高兴劲儿,可见那个时候的她受到这么多人的疼爱和关心,与后来父亲死去,与母亲失散后经受到蓄意虐待和打击的痛苦生活简直形成鲜明对比。

@当年被称为“海盗广播”的那个直播车为什么能够汇聚五个好朋友,而且还是四男一女的性别构成?

通过资深媒体人金文植的回忆,有了解答:或者,“海盗广播”更为确切的说法应该是:魅力女记者崔明熙和她的粉丝团,海盗广播组的四名男子,除徐正厚的父亲徐俊锡与人相亲结婚之外,其他三名男子都对崔明熙有好感,有鉴于徐正厚的感情取向,通常理想型的标准会在父子间遗传,是否属实,待考。蔡英信的生父:故人吴吉汉,与媒体人金文植先后与崔明熙结婚,不同的是,前者早逝,后者则坚持与她结婚,照顾她到现在,而护卫奇英才则因为当年义气担当,为朋友扛下所有罪责,之后隐遁于世,至今未婚,看他的理想型,从他装扮成勤杂工,特地来看徒弟喜欢的是哪种女孩子就可见一斑:

-呀,闪亮亮的眼睛,IQ至少有124~

-照我的经验来看,那样的大小姐怎么也不可能看上那家伙~

-当然是对上了年纪,有人生经历的忠厚男子感兴趣。照我的看法,这家伙就该坐飞机离开,然后,让我代替他的位置。

…………

这到底什么意思?当然是说蔡英信这样的女孩子也是奇英才的理想型,而蔡英信的样子,无疑就是生母崔明熙的翻版,难怪奇英才会看的目不转睛继而感慨。对比之后在金文植的回忆里展现的种种故事,让人会心微笑。在金文植的回忆里,金文植对崔明熙殷情切切,眼看着她,心想着她,这番情意藏在心里,就是说不出来,可是不巧就被那个骑摩托车为广播车保驾护航的好朋友奇英才说破了:

-嗨呀,你这小子,至少要说得出来,才能开始或者整理啊,对吧?

-如果她没有这念头,就要回到朋友这个界限,有事还可以喝一杯,对吧?

咦?这又是什么意思?怎么劝人劝得那么熟练,都不带拐弯的?至少说明他也有过这样的经历或是这种想法,才会这样坦然,不同的是,奇英才生性豁达,大度,不拘小节,可是金文植为人阴沉隐忍又善于布局,总是隐藏在一边,默默地达到自己想要达到的目的,这一点就显示出他与其他朋友的不同,也正是因为这不同之处,才让他有了与朋友们完全不同的命运。

@之前从徐正厚那位已经改嫁的母亲回忆来看,她记得先夫从前的那些朋友和朋友的家人,但是她的孩子还小,显然已经不太记得,但是徐正厚那肖似先父的长相,却给辨识他的身份帮了大忙,在他处理金文植栽赃一事的过程中,哪怕想要离开,都避不开崔明熙女士对他的招呼:

-俊锡,俊锡啊~

为了喊住他,她甚至要拽住他的胳膊。这是为什么?当然是因为徐正厚的长相与亡父肖似,不仅如此,父亲死去的时候就比他现在的年纪略大一点,只三十出头,要说父子俩一个样,也说得过去,思念故人的人见到那样的他,能不错认吗?所以,就是在那样的门口,当书房的门被推开,灯光那样透过来,完全没想到门后有人的徐正厚立刻愣在当场,只能任由对方招呼:

-俊锡啊~俊锡啊~

可是,门外进来的人招呼的是他死去父亲的名字,而门内他身后的这个人,却想要把可怕的罪名扣到他头上,让他变成罪犯,在这样复杂的情况下,他能够与他们相认吗?无论是否可以相认,老谋深算的金文植在见过妻子那样反常的举动以后,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俊锡的儿子叫什么名字?

-正厚,徐正厚。比智安大一个月,所以是哥哥,今年应该是二十八岁。

-他十一月,智安十二月的。

为什么要问别人家的孩子多大?其实在听到妻子以故人的名字招呼前来谈判的Healer之后,金文植就已经意识到这个身怀绝技,来无影去无踪的顶尖跑腿人很有可能就是死去的朋友徐俊锡的独生子徐正厚,可是究竟要如何证实身份,如何处理,还是个问题。眼下,在他明确弟弟金文浩卖掉自己拥有的房产和土地,就为买下新闻社和大楼,就为去归还心灵所欠的债之后,他也察觉到异乎寻常的危险:

他隐藏多年的那个孩子吴智安,就要出现了。

虽然有那么多的观众痛骂金文植丧尽天良,竟然把死去父亲的孩子送去孤儿院,可是在第八集的相关剧情里,显示的则是另一种可能性:

在当年复杂的情况之下,并不是金文植去害了吴家一家人,那一晚年幼的吴智安(蔡英信)见到人,很有可能是别的什么人,但是金文植找到了失去记忆的吴智安,虽然可怜的孩子趴在他的肩头哭了又哭,他却没有带走她,那个时候,她的母亲还在病床上,分明已经拜托过他:

-智安呢?我要找到我们智安。

-否则我死后也没有面目见我丈夫啊!

在此之前,那么多观众都在问:既然都已经知道蔡英信就是吴智安,为什么还不采取行动?

这样的问题,如今已经有了答案:要么不动,要么就牵一发而动全身。因为确认蔡英信的身份就是当年被遗弃的吴智安,金文植受到很大冲击,想起当年自己置处于危险处境中的智安于不顾,眼前轮番幻化出故人徐俊锡和吴智安的生父吴吉汉,前者对他表示理解,来一句:

-我知道,你不就是怕有了她,明熙会离开你么~

言下之意,似乎和当年劝他要坦白的老朋友奇英才一个态度:我知道,我知道,我们都知道你的心思。

后者可就不那么客气了,那样悲伤地看着他,对他说:

-你可不能这么对我啊~

-我们可是朋友啊~

这是什么意思?意思也很清楚:

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的家人?难不成就为了跟明熙结婚,就对她失散的孩子视而不见,断了她的天伦,孩子就在你的面前,你却装作不认识,不肯收养她,害她被虐待,一次又一次被罢养,你这样对我,心里能过得去吗?!

这是一段难度很高的内心戏,由于丰富的表演经验和人生经验,资深演员朴商元表现得十分到位,实际上,就因为被戏称为:“老颜”的面孔,就是因为这样不显老但也不显年轻的面容,为他塑造角色提供了很多帮助,那些看似平静,实则隐忍,内心翻腾不已的形象非常适合他,在十多年前,MBC台庆剧【黄金时代】当中,他就扮演过这样内心活动极为复杂的角色,与金惠秀和车仁杓(车仁表)的对手戏,堪称一绝。不过,这样高难度内心戏放在本剧中结果,则是另一种可能性:

就因为这样的害怕和动摇,让暗中布局的胜负操控师,被圈内人称呼为:“老人家”的老人担心,继而下令要求潜伏在金文植身边的人马上动手,干掉蔡英信。

剧情分析到这里,可能不少观众不能理解,这个被大家称呼为“老人家”的人,虽然看起来阴沉狠厉,不怒而威,可是他并不是一个恶魔或是嗜血的恶棍,到底为了什么,非要害死蔡英信不可?答案就在“老人家”与“老司机”的对话这里:

-这可不行,这是他的软肋啊。

来,猜谜时间,对于某个人的软肋,究竟要怎么处置?立即去除或是收藏妥当。很显然,在两个选择当中,“老人家”为金文植选择了对待软肋的办法是:立即去除。于是,围绕着蔡英信的生死,各方都展开了激烈较量,首先跳脚的是金文浩,才到家的他收到“老人家”派人发给他的警告电话,已经意识到情况不妙,急忙去找Healer的联系方式,为的是尽快找到对方加以援助,跟着行动起来的是徐正厚,作为Healer本体,哪怕是生日这一天,哪怕是师父在家等着,要为他买好蛋糕庆生的情况,只要知道蔡英信有事,他也会义无反顾地赶过去,为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都说韩剧第八集必定安排吻戏,作为篇幅有限的迷你剧,只要剧中安排有爱情线索,按照正常速度发展,剧情安排在播出过半之前,一定要给观众一点希望一点可能性:

他和她的爱情有希望也有未来,至少在此刻,他们接吻了。

只是在本剧这里,关于治愈者的故事里,因为不能让人看见自己的面容,因为必须隐藏真实身份,在自己喜欢的女孩子面前,徐正厚一次又一次地以不露面的办法出现,要么女方自己蒙上眼睛,要么他要特地拉下她的帽子,遮住她的眼睛,所以即便是拥吻,也必须遮住女方的眼睛,说起来,这场面很眼熟,则更像是历史剧【一枝梅】里拥吻的场景。在初雪的这一天,在自己生日这一天,自认为在母亲离家以后,从未有过对人关心在意这类感情的治愈者徐正厚也开始心动继而情动,他对蔡英信的感情之深到了无视雇主金文浩的警告,对方分明要他不准私下里接近蔡英信,可是潜伏在她身边的他,却非要碰碰她的脸,再轻声说一句:

-私下接触~

-这就是私下接触。

弄得女方莫名其妙又啼笑皆非,给一句:

-你八成是精神不正常了吧,莫非疯了不是?

那么多爱情都是从好奇开始的,而徐正厚的爱情,却是从恶感生好感,再到震撼,继而感动,在他心里,蔡英信就是能够打动他,能够理解他心情,懂得他究竟在想什么的人,恰好这个明白他的人还对他关心备至,受伤了给他擦药,没吃饭要让店员老伯给他准备点心,一个人待着难过了还要跟他聊聊天,所以,相对于她的依赖,他才是不能失去她的人,不论是雇主要求,还是他心里的这份依恋,他都不能没有蔡英信,正是因为这样,开车开到半路的徐正厚才会半路折返,要去救人,在危险重重的电梯间里,他用帽檐遮住她的眼,使用绳索,带着她一起离开了那个可怕的地方。还有,天台上,在初雪纷纷飘落之际,他给她深深的吻,无论他是否已经明了,蔡英信其实就是他唯一爱着的人,是他不能失去的人。原来,初雪遇险后再获救并拥吻就是“老人家”送给大家的礼物,无论初衷如何,人还没事就好。可是,对于隐藏在幕后的跑腿人徐正厚,对于努力培养新人记者,要走到幕前去的资深记者金文浩,对于在迷雾中缓慢前行,逐渐开始找到方向的年轻记者蔡英信,他们的新闻历险其实才刚刚开始。初雪遇险再拥吻不是问题,问题在于获救后,拥吻后,赶到以后,究竟要怎么办?预知下情如何,请继续关注下篇。


该片热门剧评:

【走为上策】最终篇

谢绝转载 谢绝引用Healer 走为上策最终..

Wendy0608

《Healer》

多条线索叙事,配的音乐很好,转场也..

名字应该可以写这么长评分8.0

【治愈者】第八篇

谢绝转载 谢绝引用Healer 走为上策第八..

Wendy0608

【Healer】第六篇

谢绝转载 谢绝引用Healer 走为上策第六..

Wendy0608

【走为上策】第五篇

谢绝转载 谢绝引用Healer 走为上策第五..

Wendy0608

更多 1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