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龙门客栈>影评>夜话龙门

夜话龙门

电影中文名

龙门客栈

2010-09-14 09:25

李鉴

李鉴

想看 - 评分8.0

 

 

 

1967年的《龙门客栈》是大导演胡金铨在台湾拍摄的第一部电影。

这一年,胡金铨离开香港“邵氏”,转投台湾联邦电影公司。胡金铨的离去,除了受其把兄李翰祥出走台湾的影响,他与“邵氏”的创作分歧也日深。为了符合东南亚地区的电检,胡金铨的首作《大地儿女》惨遭邵逸夫“阉割”!更要命的是,胡氏拍片精雕细刻,细节亦力求符合历史与真实,后来拍出震惊西方的《侠女》,不惜一把火烧掉耗资巨大的整条街景以再现荒凉的屯堡,前后花费三年时间方始拍成,可见其严谨到何等程度!这与“邵氏”那种“七日鲜”式的厂景拍法大相径庭,一拍两散自是迟早的事。

《龙门客栈》当年卖座鼎盛,在台湾,韩国,菲律宾均创下纪录,香港亦收过二百万,超过张彻的《独臂刀》。此片是急管繁弦的武侠类型,与胡金铨后来渐入禅道的“神品”不同,商业味道较浓。显然,初离“邵氏”的胡金铨还没有完全褪去香港“邵氏”时期的濡染。但《龙门客栈》与“邵氏”武侠片相比,自有一种清俊疏朗的文人气息,显现出胡金铨作品的独特性。

关于《龙门客栈》的缘起,江湖传闻,胡金铨对特务极为反感,他读中国历史看到许多血淋鄙污的记载,对“007”之类美化特务间谍的电影甚是气愤,于是拍《龙门客栈》来“拨乱反正”。《龙门客栈》中的东厂番子都十分不堪,比之徐克的翻拍版本更见猥琐,大概就是这个缘由吧。

《龙门客栈》的故事基于明史所载“夺门”之变。景泰八年,宦官曹吉祥等拥护明英宗复辟,以谋逆罪将忠臣于谦处死。这个曹吉祥便是大太监曹少钦(白鹰 饰)的原型。电影描述东厂追杀于谦后人,引出于谦旧部与江湖侠士的仗义援救,主角萧少兹(石隽 饰)和于谦并无瓜葛,仗义出手全因义愤,这与徐克翻拍版中周淮安(对应萧少兹)受杨雨轩(对应于谦)提携之恩不同,更彰显中国侠义精神的伟大。

说到徐克的翻拍,他很多经典之作都是翻拍的。《黄飞鸿》自不待言,像《刀》是翻拍张彻的《独臂刀》,《倩女幽魂》、《梁祝》是翻拍李翰祥同名电影。徐克翻拍总能翻空出奇,别有洞天,提升境界,泯灭原作。唯有《龙门客栈》,尽管已成一代影迷无法磨灭的记忆,却只能说与胡金铨的原版是双璧并辉,在艺术价值上还要稍逊一筹。

一九八九年,徐克曾请胡氏出山,改编金庸小说《笑傲江湖》。这次合作极不愉快。胡金铨半路退出,由其弟子许鞍华接手。所谓“有人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恩怨”,关于此事,颇多传闻,说不清楚,但有一点不容否认,《笑傲江湖》的基调是胡金铨式的,而此片掀起了一九九O年代新武侠电影的滔天浪潮!

 

二、

 

 

武侠电影,先谈其武。

《龙门客栈》的武术指导是韩英杰,此公与唐佳齐名,并为当年香港首席武指。说起韩英杰,大家或许不熟悉,但讲到《唐山大兄》中与李小龙决战的黑帮大老,很多人都有印象。韩英杰出演的角色,最让人感慨的莫过《笑傲江湖》中惊鸿一瞥的风清扬,破帽遮颜,落拓江湖,一句:大家都是皮毛骨肉血,何苦杀来杀去。道尽尘世沧桑,无限悲凉。韩英杰在《龙门客栈》中也有客串,就是被朱家妹妹(上官灵凤 饰)一剑钉死在客栈大门上的二档头,阴险狠鸷,相当抢镜,足见韩英杰非唯本行出色,演技亦了得,可谓文武双全的才人。

韩英杰设计的动作,如风拂柳,飘洒写意,充满舞蹈感,十分唯美。他的风格,摒弃呆笨的实际招式的拆解,兔起鹘落,迅捷凌厉,形成一种专属银幕的独特肢体语言。《龙门客栈》中萧少兹出场一段打戏,不过寥寥数镜,但见萧转身张伞,随手挥袖,敌人已扑跌出去。电光石火间既潇洒从容又带着一股狠劲,最能体现韩英杰动作设计的特色。

当年,韩英杰跟随胡金铨,唐佳跟随张彻,韩唐并称,皆因胡张俱为“彩色武侠世纪”一代宗师,善用武指。而胡金铨对自己的作品更是亲力亲为,事无巨细,所以《龙门客栈》等韩英杰参与的胡氏电影,其动作风格更多体现了胡金铨的创作理念。

胡金铨曾说:我对武术一点都不懂。我拍的动作完全是从国剧中借来的,我的武打动作是将舞蹈、音乐、戏剧合而为一,我把平剧动作分解,并且想尽办法让它在电影中达到最惊人、最突出的效果。

胡金铨的动作风格很有京剧舞台感,以《龙门客栈》而论,人物出手前皆有亮相,镜头或静止或缓推,皆神完气足;而过招之际,长靠短打,一举手一投足,皆合规中矩,配以胡扬鼓点,或急促或舒展,充盈着一种程式化的古典之美。

《龙门客栈》中“夜探”一场,三方暗战,大打盲拳,也是受京剧《三岔口》的影响。人物在暗,唯观者了了,不免心绪起伏,一时紧张,一时窃笑。这是活用京剧舞台艺术手法的典型例子,配合剧情,达到独特的动作效果。

胡金铨的“打”,人物的姿态往复回环,一重一重,层层叠叠,形成韵律,如同京剧音乐的复调部分,又似国画山水集墨之法,初看笨拙,渐入佳境,乃至令人着迷。

此外,胡氏也吸取了西部片、日本时代剧“一刀断岳”的动作特色。善蓄势,善于营造对持的张力,多一分则破,少一分则弱,犹如将观者的心弦拉至极限,绷欲断,蓦发之,瞬间胜负已分。而较长的打戏,所有动作以不同的过格速度组接,既让观者看得清楚,又充满力量感!如曹少钦借弹床跃起的镜头,起落间插入空中滑行的短镜,不过两三格,一气呵成,一目了然,对后来香港电影独步全球的动作设计影响巨大。

胡金铨的动作风格可谓“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古朴典雅,凝重潇洒,在《龙门客栈》,已自成一派了。

 

三、

 



胡金铨将故事发生的舞台搭在客栈,具有多重功能。

影片中正反三方人物从猜忌、试探到图穷匕现大打出手,除了最后的生死了断,矛盾都集中在小小客栈之中,符合电影受限的叙事方式,相当节省,可以从容营造悬念、渲染气氛,因而情节跌宕,扣人心弦。

此外,客栈的空间逼仄桓曲,上下两层,从外间的矮墙、篱笆进入饭厅,上到相隔的小房间,长窗连短窗,大门套小门,角度多源、视觉纵深,便于画面经营。东厂番子初到客栈(影片这时还没有揭示他们的身份),嚣张跋扈,鸡飞狗跳,胡金铨跟拍缓推,镜头最后停在一扇窗前,以静制动,冷眼旁观,既有悬念以牵动观众,又似乎暗示客栈卧虎藏龙犹如“陷阱”,隐隐显露杀机。焦点在画面中央,四周“留白”,意涵悠远,又符合中国画的构图特色,充满古典之美。

《龙门客栈》中很多场景都可以看到胡氏利用多重空间刻意传达的疏离感,犹如旧时的歌舞楼台,隔着一泓碧水,反见戏假情真。

胡金铨有“客栈情节”,后来还拍过一部《迎春阁之风波》,故事架构基本相似,只是老板变成了老板娘。客栈在中国文化中具有符号意义,五湖四海,三教九流,萍水相逢,恩怨难了,是个有故事的地方。客栈属于江湖,属于漂泊,热闹而孤寂,温暖又苍凉。

胡金铨这一代文人,经历了廿世纪的动乱,家国飘零,感怀身世,不免寄予了“在途中”的客栈以无限眷恋。

比较“彩色武侠世纪”的两位电影大师,离开内地后,胡金铨由香港去台湾,张彻由台湾去香港,都是流离失所,表现在作品中,张彻电影的人物大多是无根的浪子,醉酒狂歌,挥洒热血;而胡金铨电影的人物则永远在行走之中。

《龙门客栈》里,主角萧少兹,挟着雨伞、包袱,在大地的尽头,风尘仆仆的奔走;与之对应,反派曹少钦黄罗张伞,十抬大轿,于高山的峰巅,万里奔袭。伞是古时旅人的必备行李,在这里则暗示着旅途的凶险——追杀、亡命;奔走、奔袭。即使一方倒下,远望青山依然云遮雾绕,何处才是终点?!

碧血黄沙,红尘滚滚。龙门的那间客栈所折射的是廿世纪中国人心底“苟全性命”的隐痛,绵绵无尽,哀婉深切。

 

四、

 

 



竹林、山寺、屯堡、客栈、和尚、书生、狐妖、剑侠、围棋、抚琴、寻梅、骑驴——胡金铨电影如同一幅古典中国的“浮世绘”,一花一叶,一步一景,莫不带着怀念的诗意。

符号之外,其神气更妙。如《龙门客栈》,构图是中国文人画气质的写意,超然而空灵;音乐则是肃杀的鼓点配喧腾的胡扬,又多用民乐,如《小刀会组曲》。一冷漠一热切,一雅一俗,一迟一张,对立统一。

人物则非奸即忠,黑白分明,如章回小说与旧戏曲,脸谱化。京腔念白合仄压韵,抑扬顿挫,有一种特别的味道。

这些特点优缺互见,但莫不是“非常中国”的。

游子思故土。所谓胡金铨的“客栈情结”不过是“中国情结”的一种表现,是一种旧式文人气质的对古老中国的想像。

后来李安拍《卧虎藏龙》,姜文说二三十年前已经有人拍过了,所指的便是胡金铨的电影。

可惜“墙内开花墙外香”,《卧虎藏龙》居然在大陆被目为“香蕉电影”!

古典中国的情怀失落久矣!

 

 

该片热门影评:

李小飞:新旧《龙门客栈》

    1967年,导演胡金铨离开邵..

时光连载·名家精选

夜话龙门

一、 1967年的《龙门客栈》是大导..

李鉴评分8.0

别有风味的台湾老派武打电影

  台湾的武打片,包括武侠片、功夫..

牧野鹰扬评分10.0

【大侠】龙门客栈

大侠,武侠片,似乎已经很久没去看了。..

treebeard

胡金铨“客栈三部曲”之二、龙门客栈,华语最早的西部经典

《龙门客栈》一直没有遇到更好的版本..

雄霸天下评分8.0

更多 15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