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路边野餐>影评>凝住的时空

凝住的时空

电影中文名

路边野餐

2016-07-17 17:03

junf

junf

想看

  升和妻子
    婚礼的时候,任凭众人劝说,陈升不愿意唱歌;
    狱中九年,他读了一箱子书,还学了一首歌,要唱给她听。
    出狱时,他喋喋不休地向道上小弟讲着狱中的生活笑话,说着自己不在乎多坐几年牢,兄弟间何必讲这么多。然而越开越快的车却暴露了内心的急迫和不安。直到对方说嫂子已经死了。
    歌再不能唱了,那一刻,透过无尽的弯曲山道上厚重的迷雾,巨大的悲伤攫取了陈升的灵魂。
    此后又是九年。他写了很多诗。
    没有了心脏,却活了九年。

诸行无常
    常者皆尽,高者亦堕。合会有离,生者有死。——《法句经》
    陈升悔恨着年轻时犯下的错,以致无法与母亲和妻子告别,唯有将所有悔恨寄托在对侄儿卫卫的关怀之上;
    陈升之母悔恨年轻时抛下儿子离去,死后将遗产留给了陈升;
    老歪满怀对母亲和异父兄长的不满,并进一步将怨恨投射到了自己的儿子卫卫身上;
    花和尚怀念自己被砍手后活埋的儿子,即使烧过去的表儿子也无法戴上,于是到了镇远开了钟表店;
    老医生想着自己在文革时分开的爱人,想着自己九年前被撞死的儿子,鲜血染红了蜡染;
    酒鬼九年前因看到野人而撞死人,或许野人是借口,但他也已为此也已经付出了多年疯癫的代价;
    影片中几乎每一个人,都怀抱着强烈的不安、悔恨、怨愤等等情绪。
    或许唯一例外的,是卫卫。

荡麦
    荡麦是一个地图上并不存在的地方。
    过去、现实和未来在此交错。陈升遇到了过去的爱人。此处同时也映射老医生和她分开的爱人。他赠她那盘磁带,他用手电筒照她的手掌,一如此前诊所里的叙述。
    但最重要的,是陈升终于为她唱出了那首歌。尽管对他而言,已经晚了九年。
    而我们可以看到的是,未来的卫卫,已成青年,依然保留着小时候的习惯,在手腕上画表,在墙壁/火车厢上画钟,由于儿时酒鬼的吓唬,他依然害怕野人,并保留着当年从酒鬼处学得的手臂绑木棍的手法。
    而酒鬼在这个交错的时空中,也没有发疯,拉着乐队到处旅行。
    一个理想乡。像梦一样。

尾声
    陈升看到了花和尚的新生,他每天接送孩子们上下学,他也看到了与小伙伴们一起玩耍的卫卫。
    听着吹芦笙为林爱人送别,陈升也仿佛圆满了对母亲的歉疚。
    此处的镜头,给了贵州难得一见的晴天。


    路边野餐令人着迷之处,来自于时间空间的纵横交错;来自于众多碎片般的剧情缓缓自我组合在一起,不经意间将观众带入云雾缭绕的贵州山地之中;更来自于镜头里无所不在的导演的故乡情结。
    影片每一个镜头都饱含着对家乡的深情,仿佛瞬间就能将观众拉进云雾缭绕的西南山水之中。我不敢猜想其他地方的人是怎样的想法,但对我,一个贵州人而言,无论是山水、浓雾还是弯曲的山路,还是村镇中到处的上下阶梯、昏暗的灯光,甚或是老旧的缝纫机,都让我仿佛一下身处多年前的家乡,反应过来已经泪流满面。
    除去荡麦,影片的时空被分为了三段,作为标志的是野人的出现。现在,是野人的最近一次出现;九年前上一次出现,发生了车祸,陈升出狱;再九年前,陈升结婚,随后入狱。直观来看,影片几乎用的是线性叙事,然而过去种种却由台词中出现。镜头推近再拉远,往往便是不同时空或者梦境/现实的转换。典型的有在打牌屋子里面相隔十八年的时间切换,和陈升吹着风扇梦见母亲花鞋的切换。
    荡麦的长镜头,在此处变得极为重要。摇晃的镜头,不断转换的视点人物,充满了对这个奇妙地方的探索,而随着洋洋坐船过河再过桥回来,荡麦被划出了一块疏离的空间,处处显示出它与现实世界的不同。而观众在此处,则完全成为游移于镜头外部却又身处荡麦空间的存在——一如梦境。

    最后火车上看到旁边逆转的时钟,仿佛时间倒流,又或者是循环。但时间终是不会停下来的。如同影片中无处不在的钟表,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但我们可以庆幸和欣喜的是,毕赣用诗意的镜头,凝住了这段小小的时空。

 

该片热门影评:

《路边野餐》:潮湿的呢喃

  1 在凯里。 有时候连绵的..

evenc伊文西评分9.1

《路边野餐》:光影与诗及亚热带的风

“背着手,在亚热带的酒馆,门前吹风。..

电影玩家罗众评分8.0

《路边野餐》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文/梦见乌鸦 “路边野餐”是这部电影中..

梦见乌鸦评分9.0

鼓盆而歌,坟前蹦迪

导演毕赣用自己独到的拍摄手法和诗歌旁..

电影忍者1989评分8.0

路边野餐中42分钟长镜头的设计

接着上一篇的分析,我们来继,谈一下《..

dison-007

更多 87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