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路边野餐>影评>路边野餐中42分钟长镜头的设计

路边野餐中42分钟长镜头的设计

电影中文名

路边野餐

2016-07-18 22:25

dison-007

dison-007

想看

 

着上一篇的分析,我们来继续谈一下《路边野餐》中42分钟长镜头的设计。

 

第一部分是“现实篇”,主要功能是故事背景和符号系统的建立:陈升砍人入狱,妻子病逝,侄子卫卫面临被卖掉的危险,弟弟老外麻木迷恋机械缺乏人情味,老医生儿子被撞死,陈升大哥儿子被人活埋砍手。虽然导演表达的相当隐晦而且画面处理富有诗意,但现实就是现实,用拉康理论来说,这就是影片的“实在界”,残酷的动物法则,死亡随时随地发生。

 

第二部分可以看作是陈升的一个梦,梦在弗洛伊德理论里的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使用象征手法疗伤,在这里共时性会取代历时性,并且所有出现的人物和物体都会出现复杂的指代。我们就从第二部分谈起。

 

一开始,洋洋想坐卫卫的车到荡麦,但卫卫的车迟迟无法发动,因为这一切都是陈升的心理空间投射,所以这个场景象征陈升自己对妻子的愧疚,无法对她照顾好导致她的死亡。洋洋的离去表示陈升和妻子离婚,也可以指代老医生离开恋人独自来到凯里。接着,卫卫的车发动,陈升让他带自己去找苗人,这时,陈升开始逐渐向老医生转变和靠拢,使得卫卫成为老医生儿子的机率越来越高。卫卫带着陈升来到苗寨,发现苗人不在,只有要去荡麦演奏的乐队,此时出现了一个关键人物,就是酒鬼司机和他的白色皮卡,在之前剧情中新闻有所交待,一个酗酒司机驾驶白色皮卡撞死老医生的儿子,他也是前面出现穿军衣的疯子。白色皮卡向荡麦驶去,这时使用了《小茉莉》这首歌暗示了时光的倒流,这时出现了一个很奇特的场景,卫卫被桶套头,双手被绑,站在那里数数。这时陈升马上下车,这是理解全片的一个关键点,之前洋洋问过卫卫,桶里要装什么,卫卫说去拉颜料。我们可以想象颜料,特别是红色的颜料从桶里倒出,浸染卫卫的全身,而且驾驶皮卡的正是后来撞死老医生儿子的酒鬼司机,这里第一重死亡象征,被酒鬼撞死的老医生儿子开始出现;卫卫是被一群年轻人反绑,用大桶套上,这里我们是看不到头的,第二重死亡象征开始出现,就是被活埋的老大花和尚的儿子。陈升赶紧下车把他给救了,并且给他的摩托车开了锁。这里其实是对陈升内心的一种释然。他既拯救了老医生的儿子也拯救了老大的儿子。

接着,陈升坐了卫卫的车来到荡麦街区的中心。这时,镜头并没有跟随,而是通过另外一条路切了进去,相应的隆隆雷声,象征了进入一个奇特的空间,从后面的镜头跟随我们可以看出,这里是一个“环”,轮回的隐喻,在荡麦中心之外,是机械(摩托车,汽车)主导的线性空间,而在荡麦里面,则是人类情感主导的环形空间。很多人都觉得跟着洋洋走一圈是多余,我并不这么认为。进入主体空间后,陈升先跟卫卫吃粉,这时卫卫是小孩卫卫本身,因为在影片第一部分,是有小孩卫卫不喜欢父亲留下的面,而想跟陈升吃粉的镜头。这时卫卫开始背诵凯里的导游词,我们也发现酒鬼出现了,赊了白酒,镜头逐渐引出了洋洋,洋洋并不是平白无故出现的,正是由凯里的导游词所引出的形象指代。这时出现了洋洋帮助陈升修补衣服的意向,这是一种感情修补的先兆。这时,镜头跟随来到一个打台球的空间,这里貌似陈升前妻的女人“张夕”在晾衣服。我们可以从第一部分看出,台球空间其实是一个产生冲突的地方,陈升和弟弟两次在台球空间起争吵,最后还把弟弟的摩托车弄坏了。这时张夕的出现,再次象征了陈升和妻子的关系充满了冲突,正是这种冲突让她的形象得以出现。而且她在晾衣服,和陈升的补衣服又形成一种暗合。(在这里说明,这种电影文本理解不能使用逻辑,要使用某种类似量子力学的“波粒二重性”“模棱两可”去理解)。张夕等两个打球的小伙子停止了才下楼,象征冲突暂时消失,重逢可以开始。接着,陈升在洋洋的裁缝店里看到张夕,由于他的衣服没有补好,他不得不套了一件老医生给林爱人做的花衬衫跑到洗头店,说明他们之前的冲突相当严重,导致陈升不得不使用身份移置的方法。这时,张夕对他们的会面仍然是拒绝的,她以关门为由,拒绝他进门。这时情感本身不得不进行移置,镜头切换到洋洋,这里开始比较复杂,因为陈升穿上了林爱人的衣服,所以张夕和洋洋的身份,原本指代中年的陈升妻子和青年的陈升妻子,开始进行移置,因为陈升无法直接修复和妻子的感情,必须通过转嫁和回到过去的方式进行移置,这时的洋洋,不再是一个裁缝,而是一个渡河者,她在小船行驶到对岸的过程,正是老医生当年离开恋人,到达凯里的过程。这时卫卫的声音伴随,卫卫本身开始变成青年陈升,洋洋到达对岸,也就是“凯里”后,买了个风车,卖货女郎特别提醒:这是给小孩玩的。而洋洋说:我喜欢。我们知道,在另一部潜意识巨片《盗梦空间》里,同样也出现了风车的意向。在本片其实就是小孩的指代,洋洋骑着摩托车过来,弄坏了风车,直接指代了第一部分在凯里两个老人儿子的死亡。这时,两人经过短暂的分道扬镳,在进入跨河桥之前,卫卫承诺会修好风车。

在桥上,卫卫说要跟洋洋一起去凯里,这时洋洋是沉默的。这时他们到了对岸,洋洋来到洗发店,发现张夕在给陈升洗头,其实正说明刚才的卫卫对洋洋的追求是有效的情绪缓冲。这里,陈升仍然无法直接和张夕修复,只是借着当年林爱人的手法,用手电温暖了张夕的手。这时,这种一致性的置换应该这么理解。老医生-林爱人青年时的爱变化成为陈升-张夕关系的缓冲,这时张夕仍然是抗拒的。

最后,陈升一曲《小茉莉》献给张夕,小茉莉是一首儿歌,正是象征了丧子之痛。而卫卫修好风车给洋洋,也是对孩子的一种补偿。最后,青年陈升和中年陈升在完成象征补偿后,给了张夕一盒磁带——《告别》,这时张夕作为老医生的指代,陈升希望她能告别伤痛,同时也是自己对过去种种不如意的一种告别。在这里,由于伤痛的模棱两可性,失去儿子的伤痛可以等同于与妻子诀别的伤痛,在梦的逻辑里,老医生的情感得到补偿,也可以置换为亡妻的情感得到补偿。在《盗梦空间》里,也有这种亡妻形象的出现,这是主人公本身的一个心结。不过本片的亡妻心结更为复杂。

最后,通过《告别》,陈升解开了心结,他坐着卫卫的摩托继续前行,这时卫卫给他讲了野人的故事。一开始,野人也是小孩卫卫的心理阴影。最后,陈升把象征抵御野人的两根棍子从腋下解除,也说明他放下了这段心事。


很多评论说本片和侯孝贤的电影有很多类似之处,侯孝贤电影有个专有名词,叫做“水疗时刻”,这是从日本电影《千与千寻》取法而来,讲得是千寻受到挫折坐上无脸男列车,在海面行驶的空灵镜头。这种梦幻的镜头往往表达了主人公内心的伤痛需要被抚平,其实影片的第二部分,特别是长镜头的部分,就是陈升的“水疗时刻”。


我们要敬佩导演对潜意识指代的敏感,当代并不是很多人具有这种敏感性还能有这么平和的情绪。 同时,以上的分析受到了以前看的一些书的影响,特别是法国哲学家吉尔德勒兹对卡夫卡小说的分析。这种小说/电影难写的地方在于,需要在一个特别寻常的场景里,放置蕴含深意的情节,而且不能破坏真实感。思考是量子逻辑而不能是普通逻辑,希望中国能出现更多这样的好电影。

该片热门影评:

《路边野餐》:潮湿的呢喃

  1 在凯里。 有时候连绵的..

evenc伊文西评分9.1

《路边野餐》:光影与诗及亚热带的风

“背着手,在亚热带的酒馆,门前吹风。..

电影玩家罗众评分8.0

《路边野餐》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文/梦见乌鸦 “路边野餐”是这部电影中..

梦见乌鸦评分9.0

鼓盆而歌,坟前蹦迪

导演毕赣用自己独到的拍摄手法和诗歌旁..

电影忍者1989评分8.0

路边野餐中42分钟长镜头的设计

接着上一篇的分析,我们来继,谈一下《..

dison-007

更多 85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