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无间行者>影评>从胡兰成的文学理论看《无间道》和《无间行者》的差别

从胡兰成的文学理论看《无间道》和《无间行者》的差别

电影中文名

无间行者

2010-06-16 21:50

宇文翮

宇文翮

想看

        兰成在《中国文学史话》的第一章《礼乐文章》中开篇就说:“中国文学是人世的,西洋文学是社会的。”用朱天文的话来讲,这是给中国文学在世界文学的殿堂里定下了自己的坐标。胡先生通篇引经据典,所述只有一个主题:中国文学是相由心生,是气息,是活的灵魂;而西方文学是物质组成,是原子,是死的肉身。同时,他又拿中国文学比对了同为东方文明重要组成部分的日本文学,认为中国文学是现实的,而日本文学是遥远的,一实一虚,两种化境。一个是“清平世界,荡荡乾坤”,另一个则是虚无缥缈,深邃幽怨。而三种文学,惟中国境界最高。
  虽然我不太赞同他所立论的西方文学和日本文学不及中国的观点,毕竟不同的文明各有位置,无所谓优劣。但他还是一语道破了多年以来存于我心中的极大困惑:何以观中国电影虽做工粗糙也能发现有趣之处,而看外国电影纵然画面精致往往仍觉索然无味。我想个中缘由大抵就在于冯先生所谓的中国文明“凭栏处可以是无限江山”,而“西洋社会可是只有有限的时空”,因而总能一眼望尽。在有限的胶片中蕴涵无限的风景,这才是我喜欢的电影,亦才是我喜欢的人生。
  回想几年前,马丁•斯科塞斯以《无间行者》拿下他等待已久的奥斯卡小金人就令我大惑不解。因为与港版的原作《无间道》相比,总不觉得这部美国大片高明到哪里。很多人说港版的《无间道》离经典相差了0.01公分,而这0.01公分的距离就是结尾处的不尽如人意。反而马丁•斯科塞斯给了观众一个完整的结尾,告诉我们邪不胜正,公义永存。我却认为恰恰相反,因为邪不胜正的古老法则早已无需一个导演通过电影来告诉我们,更何况当今之世,又有几人会幼稚到相信所谓的公义。
  港版《无间道》结尾处的留白,令刘德华饰演的反派逃脱罪名,令观众忍不住对其后来的命运浮想联翩。这便中国哲学中所谓的“无”的概念,有无相生,天道永存。而在《无间行者》中,老马丁愣是让里奥纳多那个尖酸刻薄的上司为死去的同事报了一剑之仇,埋伏在马特•达蒙家一枪结果了他,然后戛然而止,不留任何余地。因为在西方的理念里,一就是一,有就是有,没有一个“无”可以对应。西方人的思维是线性的,需要有个上帝告诉他“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所以趁恶扬善是好莱坞大片必需的结局。但中国人的脑子里有天道好还,相信因果报应,因而即便坏人当下不死,在未来等待他的也是永无解脱的“无间地狱”。
  除此之外,两部影片中的感情戏也不尽相同。东方文化的男欢女爱归根到底还是一个“情”字,“人与人的亲情才是保证男女的合的”,而西方社会却是一个男女互相霸占的存在。是以《无间道》中刘德华和梁朝伟两位主角各有所爱,而到了《无间行者》里却变成了女主角同时“霸占”莱奥纳多和马特•达蒙两位帅哥。
  冯先生认为张爱玲那句“出去到日月山川里”最是句好话,因为有限的山川却暗含了无限的风景。以此类推,我也认为《无间道》较之《无间行者》更接近典范,倒也无所谓高下,只是一个喜欢而已,就像比起后者那节奏明快、旋律激昂的电子配乐,到底还是蔡琴那一句天籁般的“是谁在敲打我窗……”更能敲开我心扉。
该片热门影评:

《无间行者》:西科塞斯的华丽摔倒

翻拍自《无间道》、马丁·西科塞..

nicho103726

《无间道风云》:撒欢在穷街陋巷

    《无间道风云》:..

红袖添饭

崔卫平:伦理上的想象力

    2007年奥斯卡奖的最佳影片《无..

时光连载·名家精选

从胡兰成的文学理论看《无间道》和《无间行者》的差别

胡兰成在《中国文学史话》的第一章《..

宇文翮

《无间行者》——浮萍逐水各自漂

无间地狱,又名阿鼻地狱,坠此地狱者..

叛卡门

更多 169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