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三块广告牌>影评>荒诞是路还是网——《三块广告牌》与黑色幽默

荒诞是路还是网——《三块广告牌》与黑色幽默

电影中文名

三块广告牌

2018-01-11 15:23

空语因明

空语因明

想看 - 评分6.7

  诞是路还是网——《三块广告牌》与黑色幽默文=空语因明    【注意】这是一篇批判性文字,不是夸耀这个电影多好的。本评不适合那些“广告说了什么就信什么”的观众,更不适合那些鸡汤爱好者观众。如果你无法认同差异的观点,不想看到“负能量”文字,那么就不要读下去了。谢谢。尤其那些在心里已经把《三个广告牌》选举成2017年度最佳电影的观众,真的不要读下去了。坚持你们的信仰就好。

 

     《三块广告牌》,可能是火到应该被烧掉的广告牌。它对我而言,是个观感相当糟糕的电影。在不欣赏立意的情况下,演技再好大概也是次要的了。可能,这个电影就是要引发那种厌恶情绪,那种诚实面对生活中不可爱遭遇的感觉。我要避免期待太多,虽然我觉得相比于2017年初的《无处为家》超出预期,在看《三块广告牌》的时候,最初的期待慢慢被不可爱的走向所消磨。无论如何,作为一期“今日不说法”的节目来看它,或许也不会太糟糕。

    要说黑色幽默色彩,警长是个符合黑色幽默趣味的角色。他用悖谬的方式来面对人生的错愕。所谓黑色幽默,它引人苦笑,作为人类对生活中暗暗涌动的荒诞的反响。它的前提是恰当的理智,而这恰好与女主角这个角色的性质相反。女主角看起来是个相当坚韧的角色,她似乎以为自己遭遇着人生的不公,于是她要用自己性格中强烈的不公去反抗。也就是说她几乎完全拒绝审视自己,她坚信是整个世界错了,她要用自己残留的一丝理智去揭露这种错误。她需要靶子,于是广告牌就成了她公示靶子的工具,警长被树立成靶子。

    无论言论还是行为,女主角都是个非常擅于人身攻击的角色。对于她这种泼妇般宣泄自我压抑的行为,好多人都试图劝告她。警长向她做了有道理的解释:线索不足,证据缺乏。毕竟,现实的破案不是完全清晰指示牌的道路,法律也不是上帝,不是像幻想的那样完全不漏的网。但是女主角完全不顾及合理解释,她的回答是自私而狭隘的。就好像为了她现在的满足,应该把所有人都粘在荒诞的蜘蛛网上。面对神父的劝告,女主角也是抛出了类似的网,要把神父粘到那个网上,让他无言以对。镇上很多人都不满意她这种为了自我宣泄而怨恨别人的做法。广告商和电视台倒似乎是个例外,当然了,广告商可以挣钱,电视台可以有报道的素材。他们并不需要认同,只考虑自己的获利。尤其是那个广告商,不要以为他支持女主的荒诞是为了宣扬正义,实际上完全与正义无关。广告商对警察的指责,只不过是一种正义的修辞而已,看起来可信又完全不着边际。

    故事里的众人围绕广告牌事件,似乎可以在争端中逐渐升级,最后在混战中释放荒谬,故事完结。然而,警长的自杀改变了这种黑色幽默套路,他的遗留言行改变了逐渐缓解了这种对立状态。不过这也只是缓解,人们不会在那种“爱与正义”的口号里走向和解,尤其是“爱与正义”不符合他们自己利益的情况下。这时候,女主角仍然沉浸在自以为是的荒谬里,去对抗。

    虽然女主角总是一副不讲理的泼妇的姿态,但是影片并没有要把她完全可恶的人。影片要用细节来展现她内心的善,或许仅仅是微不足道的善,比如她扶起一个底朝天的甲虫。毕竟甲虫或鹿和女主角之间的关系是淡泊的,甲虫不会指责她的那几块广告牌,她的善因此是微不足道的,但她与他人的关系就不同,人们的关系是复杂的,她那微不足道的善在此没有多大用处。即使这样,镇上的氛围并没有多么出格,仍然符合政治正确的原则。因此,女主角与他人的对抗,也维持在限度内。故事也能把这样的对抗引向一个可疑的角色,就是那个嫌疑犯。这时候,影片利用了观众和角色的心中的那张“封闭的网”,让人以为这张网可以有所收获。不过,这只是误导。实际上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那个人是谋害女主角女儿的犯罪者,因此也就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那个人是任何案件的犯罪者。没有这样的证据,单凭观众或某个角色的直觉就认为某个人有罪,也是另一侧的荒诞了。在故事最后,两个人准备去惩治那个犯罪者的时候,也在表明,女主角直到故事结束,也不想去反思自己的错误。莫非,她在走出故事之外的路上会领悟到某种反省?然而并没有迹象表明女主角会在那条路上解开荒诞的网,否则她就不应该出发。

    《三块广告牌》让我认为观感和立意比较差的原因,大概就在于女主角和她对抗的他人之间的矛盾太模糊了,缺乏黑色幽默的那种凛冽感。女主角那种缺乏反省的泼妇姿态,而在她的捣乱过程中其他人的避让,还有那些不着边际的争斗,好像整个影片都不想去打扰女主角的宣泄。自杀警长的劝告和信件都对女主角毫无用处;那个被开除的警察,去揍广告商而不是揍女主角;还有那个嫌疑犯,对女主角的恐吓看起来只是为了在随后情节中被怀疑而已;女主角厉害到把警察局烧了,有人为他圆场不说,最后还要被人陪着去做一场莫须有的复仇。每个角色都在配合女主角演出一场并不精彩的戏剧。感觉如此,当我听到女主角说出“上帝已死”之类的话的时候,完全体会不到应有的迷茫感;而当《无处为家》的女主角说出类似的说法的时候,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一切是为了什么呢?为了肯定女主角的人权价值?还是为了肯定政治正确的伟大?或许只是为了一个演技派的诞生吧!

 

附注一:

    《三个广告牌》作为一个获奖影片,肯定有它的优点,尤其在演技方面,这一点我不否认。我看到很多人对这个影片的好评,我不知道他们是由于跟风还是真的看到了什么高级的东西。但是我给它中评,不是为了故意制造差异,而是如上文所暗示的,是觉得这个电影缺乏那种“凛冽感”,尤其是黑色幽默应该具有的那种观感。它对我而言比较空洞,没有让我看到荒诞的激烈释放,也没有让我看到正当价值观的胜利。就像女主角那种价值观,为了保证她的满足,就应该把所有人的DNA信息都记录备案。这种看法已经偏执到邪恶了,要是女主角这样具有了超能力,放到超级英雄电影里肯定是个大反派。然而这没有什么,既然你想荒谬,那也好,那你把荒谬导致的荒诞演的轰轰烈烈,演的好一点也可以呀!但是《三个广告牌》却是在平淡中展开的,荒诞还没发展开,就被压抑住了。或许,这样的故事比较现实,现实中的荒诞或正义就是这样,但电影不是纪录片。这样的故事即使在《今日说法》栏目里都不算多么突出。基于上述理由,我觉得它并不是一个好的电影故事。当然,如果你在《三个广告牌》里看到了你想看到的东西,又认为它好,那是你的选择。

 

附注二:

几个影评人的批评观点,以供参考。

    IRA MADISON III对《三块广告牌》给出差评,大致原因是这个电影没有认真对待白人警察和黑人之间的关系,那个帮助女主角的“坏警察”的转变只是同情一个白人女性的遭遇,因此他的“道德罗盘”指引的方向并不正。

   Imogen West-Knights 认为《三块广告牌》对待关于妇女和少数族裔(黑人)的暴力行为的态度都太轻描淡写了,反而注重表现“坏人”的复杂性或者说对坏警察的宽容。这个电影的叙事看起来还不错。总之这个电影不是一个简单的坏电影,而是浪费了好机会。

    Josh Larsen认为《三块广告牌》里警长、坏警察和女主角之间并没有被建立起充分的关系,因此看这个电影就好像被扔进了陌生的情景喜剧里。“愤怒会引发愤怒”这样的格言,好像是这个电影要表达的。但是这个电影在人物关系上的模糊不清导致不能清楚地支持这一点,仅仅简单地把悬念留给观众。

    Matthew Lickona认为《三块广告牌》的故事是导演擅长的重口味叙事。然而,导演的古怪趣味和他尝试抽取的平凡人性之间并不吻合。并且情节过于依赖巧合,虽然表演得不错。

 

附注三:

    这篇文字“意外地”得到了一些观赏水平很高的观众的批评。有人留言说,你给了负面评论,就该和有正面评论的观众来一场辩论,看看谁正确。对此我只能荒诞以对。电影评分和评价都是按照统计思维来进行的,意思是说它明确肯定评价上的差异,然后计算出一个统计值。因为评价差异而争吵,没有多大意义。毕竟,评价电影又不是竞选总统,需要彼此拆台诽谤。非要用“专业人士”的一致观点(这往往是假的),来反驳有差异的观点,既不诚实,也很无趣。

    我留着这个评论,也像竖了一块牌子,以此招致荒诞。竟然有些观众看别人给《三块广告牌》非好评,就自以为没给好评的观众是因为不懂美国社会,欣赏不了美国电影!原来给《三块广告牌》好评都能给自己带来欣赏水平上的优越感了!这样毫无根据地贬低,或许也有根据吧,但贬低是相对的。到底孰对孰错,或许很难说清了。这里有“皇帝新装”,也有“沉默螺旋”……那些因为没给《三块广告牌》好评而愤怒的观众,你们不觉得自己已经忘记了这个电影里的训诫了吗?《三块广告牌》不是你们的孩子,给中评和差评的人也没有伤害到它。不要为别人的异议而愤怒了,那些给好评的人,你们要欣慰,《三块广告牌》已经被夸得够多了!相信你们自己的感觉就好了。好看的电影太多了。

 

附注四:

    在这个肤浅的评论开始放在这里的时候,就有观众批评说,无法“同意”我这篇评论,因为我没有“同情”女主角的遭遇,认为这个评论只是站在旁观者的冷漠角度,因此是这个评论大错特错了。刚开始,我不想直接回应这样的荒谬见解,你们自以为正确就自以为吧。但是这样的见解却一而再地出现,好像多有道理一样。对此这里简单地回应一下。简而言之,我觉得那种“同情”论调看似挺有人情,实际上却和剧中女主角的设定一样狭隘。一开始我带着足够的同情去看待女主角的遭遇,随着故事的继续,我发现有更多需要同情的角色:我同情那个被人身攻击的牙医,我同情那个被人身攻击的神父,我也同情那几个被女主角恐吓的学生……我更加同情的是剧中被害的少女。难道他们就理应受到伤害吗?只是同情女主角的遭遇和撒泼,无论它多么看似有理,难道不都太狭隘了吗?我不是先入为主地非要把这个电影看成闹剧,而是它非要那样不着调;即使作为闹剧,它也是不着调的。

    ……当然,如果你们实在觉得《三个广告牌》真的太好了,不被评为年度最佳都算很冤枉,而且还有很多“专业人士”赞赏它,而且还让我这样的胡扯在“诽谤”它,那是你们的选择。毕竟,这篇评论是微不足道的,你们的叫好声才是高昂的。

 

附注五:

    哎……还是有很多人,明明已经先入为主地赞赏《三块广告牌》到无法自拔的地步了,却不满足,还希望全世界都来赞同他们。我知道理由无法说服他们,因为他们大多是按照他们的阅历来评价,我也不想说服他们。只是看到某些相似的谬论大量出现的时候,我才集中去解释一下,虽然解释往往是没用的。有些人看了我这篇肤浅的评论,甚至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只想抛开文字,来评价一下我的心理状态,反正只要我没有赞赏这个电影,就是错误的。当然了,他们用的都是他们能捕捉到的负面词汇。他们会说我(连带这篇文字)太主观,太幼稚…潜台词就是说他们是客观的,是成熟的。

    好吧,你们是对的,你们很有民主意识,很有价值观上的优越性。为了大家的健康,你们最好赶快关掉这个网页,忘了这篇胡说八道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