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30 个视频 
169 张图片 
284 位演职员 
999+ 条影评 
120 条新闻 
更多  

About

关于《蚁人2》你应该知道的N件事

1新一集的拍摄开始于《蚁人》拍摄之后将近三年。2017 年夏天,《蚁人 2:黄蜂女现身》的集中拍摄开始了。大部分拍摄日程安排在佐治亚州亚特兰大,随后演职人员又前往旧金山湾区拍摄。
2亚特兰大松林制片厂是许多漫威电影的出生地,《蚁人 2:黄蜂女现身》也不例外。制作团队当地多个影棚进行了拍摄,并利用亚特兰大多样化的地貌拍摄场景以配合发生在旧金山的剧情。
3艺术指导谢泼德·弗兰克尔曾为《蚁人》设计了不可思议、令人瞠目的布景,此番回归第二部,弗兰克尔选择尽可能多地制造超大尺寸道具,并将其有机的融入场景。
4黄蜂女新战衣由贴身的基层和许多半刚性模压片构成,再配上头盔和战靴。颜色上,采用反光的银色作为底色,从而提升了色彩饱和度;而质地上,表面选用了泛金的漆皮,分两层切割成蜂窝状的图案。
5黄蜂女战衣背部标志性的翅膀一直处在闭合状态,但如果需要展翅高飞,就要依靠切雷蒂领衔的特效团队为她打造数码视觉效果了。
6为了活动方便,蚁人的腰带和胸甲共用了四十个切片组成,上半部分还置入了仿金属质地的橡胶管。他的背包也是一样,使用了随演员移动的设计,以免束缚动作。
7度身定制幽灵战服的时间很短,从给演员试衣,到完成制作总共只有九周多。尽管听上去时间充裕,但对于服装团队而言并非如此,更何况他们要同时处理不同制作阶段的几十套服装。
8乔恩·卡门刚确定出演幽灵,就接受了全身扫描,以便服装部门根据其体型制作手工雕刻的模片。雕刻过的半刚性模片铸成后,粘到紧身氯丁橡胶套装上,以便汉娜和她的特技替身尽可能伸缩自如。
9服装团队给每个演员和特技替身制作了多套服装。最终一共做了64件特殊制服,其中包括数十件头盔、腰带、背包和手套,14件蚁人战衣,15件黄蜂女战衣,12件幽灵战衣,8件汉克战衣和15件珍妮特战衣。
10动作特技指导乔治·科特尔曾在《蜘蛛侠:英雄归来》中为汤姆·赫兰德设计了眼花缭乱,反抗重力的网上功夫。这次,他又被委以重任,为《蚁人 2:黄蜂女现身》制作和编排了同样精彩的特技。

Story

幕后制作

家庭温情与超凡乐趣

  虽然在《蚁人》上映之后,观众不难料想由伊万杰琳•莉莉饰演的黄蜂女将在续集中戏份吃重,但《美国队长 3》中蚁人的出现却着实惊艳四座。蚁人加入了美国队长的队伍,与复仇者联盟同场作战,这使他在复仇者联盟的大家庭中站稳了脚跟,尽管这个家族有点分裂、而且运转不灵。但对于漫威迷来说更重要的是,这为巨大化的蚁人闪亮登场提供了机会。

  制片人凯文•费奇表示:“《蚁人 2:黄蜂女现身》的激动人心之处在于,它其实是两部电影的续集——不仅延续了《蚁人》的故事,也呈现了《美国队长 3》的结果。对我而言,能让不同单人电影里的角色在同一故事中集结互动,再将这种互动的效果嵌入他们的单人电影,这是非常令人兴奋的。也正因为这个策略,《美国队长 3》上映后,蚁人拥有了更大的观众群。”

  制片人斯蒂芬•布鲁萨德补充说:“斯科特参加‘内战’成为了这部电影的一个很棒的起点。《美国队长 3》中的事件定义了斯科特的现状,为《蚁人 2:黄蜂女现身》的故事奠定了基础。”

  让这个故事发生在“漫威电影宇宙的专属角落”,对于里德诠释这部电影有着重大意义。“我们有意把第一部《蚁人》做得比较小、比较个人”,他解释道,“山姆•威尔逊(猎鹰)的出现是跟更大的漫威电影宇宙唯一的主要联系。我很喜欢蚁人系列的这一点,所以在《蚁人 2:黄蜂女现身》中进一步加强。我们就《蚁人 2:黄蜂女现身》中角色该如何切入,以及这段时间故事的走向进行了大量的探讨。当然,观众已经知道斯科特•朗在监狱里,不过美国队长似乎将他们救了出来。所以本片的一大挑战在于,尽管斯科特•朗在《美国队长 3》中出现的时间很短,还是要纳入考虑,搞清楚这对于角色的未来意味着什么。

  这部电影最激动人心、备受期待的是黄蜂女的登场。本片将这个精彩的女性超级英雄角色搬上大银幕,并让她走入漫威电影宇宙的核心。

  关于这位新亮相的超级女英雄,费奇表示:“黄蜂女战衣的亮相是我们最喜欢的电影结尾之一。不仅她相信,我们和观众也相信,是时候有一位女性超级英雄出场了。这就是为什么这部电影取名为《蚁人 2:黄蜂女现身》。

  导演佩顿•里德认为,能够执导黄蜂女的荧幕首秀是他的荣幸,她的亮相也标志着女性角色首次被用在漫威电影的片名之中。“《蚁人 2:黄蜂女现身》有非常令人振奋之处,”里德评论道,“但我认为最刺激的是黄蜂女的首次亮相,目睹霍普•凡•戴恩作为独立的超级英雄,施展其惊人的能力。 展现她和斯科特•朗之间全新的搭档关系,并展现她怎样融入漫威电影宇宙,对我而言是一个有趣的过程,甚至令人心生敬畏。”

  里德对于重回《蚁人》系列十分热情,迫不及待地想要继续斯科特、霍普和汉克的冒险故事:“在前作《蚁人》里有很多东西需要铺陈,比如汉克•皮姆的传奇过去,蚁人的力量,斯科特的犯罪前科,他发现蚁人技术的过程,还要树立霍普•凡•戴恩这一角色。我们还需要营造一点珍妮特和汉克共处时的感觉,又得证明他不仅能把自己缩小,还能控制蚂蚁。信息量很大。”

  他接着说:“但这一部里面,大部分时候我们可以自由设置场景,让观众自己去发现蚂蚁的各种能力。我们不用把时间花在交代背景上,所以真的很自由,可以肆意发挥。”

  家庭主题一直是蚁人核心主题的一部分。因此主创在构思阶段,就自然地决定进一步探究这条线索。作为第一部《蚁人》的核心,电影制作者们能够对皮姆一家和斯科特•朗一家组成的大家庭进行深挖。

  里德解释称:“在我心目中,家庭的作用对《蚁人》系列电影至关重要。斯科特•朗是漫威电影宇宙中真正的小人物,他既不是超级科学家,也不是亿万富翁,只是一个没有超能力的普通人。斯科特的能力都来自于蚁人战衣,因此他对自己超级英雄的身份十分淡然。当他无意间使女儿涉险,又身陷牢狱无法再见女儿之后,斯科特对做不做蚁人的态度越发模棱两可,而我们深入挖掘了这一线索。”

  费奇补充说:“漫威所有角色的动人之处在于他们的人性。特别是斯科特•朗,他与家人的关系非常深厚,他和女儿凯茜的关系是《蚁人》的主心骨。在《蚁人 2:黄蜂女现身》中,我们将这一点进一步扩展,探讨了斯科特与汉克、霍普还有珍妮特在内的更大的家庭单元。我认为这会引起观众强烈的共鸣。当然,大家还是能看到大场面,能从蚁人缩小变大之中找到乐趣。但与此同时,我们还呈现了这种非常深厚的家庭关联,这在所有的漫威电影中是独一无二的。”

  蚁人和黄蜂女有各自的超能力,但在短暂的浪漫史之后,两人既要保全汉克周详计划,又要通力合作,不被他们之前的感情所影响,着实是一个艰巨的命题。他们在一起时将会具有不可阻挡的潜力,但要实现这种潜力却很困难。

  霍普不仅一如既往的积极,而且两年的磨练已使她技惊四座。坦白讲,她不需要蚁人,也对他没兴趣。但面对各方重重阻碍,她无法忽视合作的必要性。“霍普在电影一开始态度非常明确,但在故事的进展中她会学到许多,”里德表示。

  “《蚁人 2:黄蜂女现身》中,霍普•凡•戴恩与斯科特•朗平分秋色,” 费奇提出, “在《蚁人》中你能看出来,霍普比斯科特更擅长做超级英雄,但碍于父亲皮姆丧妻之后,在情感上不希望霍普这么做。现在,她终于得偿所愿,成为超级英雄,但这也改变了斯科特和霍普之间的关系。对于他们是否能够作为蚁人与黄蜂女团队来行动,我们拭目以待。”

  影片的基调同前作一样,混合了搞笑与犯罪元素。布鲁萨德解释称:“上一部《蚁人 》和偷盗电影类型结合得非常好,所以我们对这部续作也如此定义。我们尝试了许多不同的犯罪题材和‘类犯罪’题材影片。在此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类电影,虽然叫不出名字,但大家都很熟悉。我一直叫它 ‘糟糕的一晚” ,即主角们必须完成一个未必合法的任务,一开始计划很简单,但它恰好就失控了,而且一切越变越糟,越来越糟。这类电影给了我们很大的启发。”

  布鲁萨德补充说:“埃尔莫尔•伦纳德的犯罪小说也给了我们灵感。他著作等身,其中许多被改编成了电影,比如,《矮子当道》和《战略高手》。作品中边缘化的角色,各有各的古怪,十分出彩。本片中站在斯科特一行人对立面的反派角色,就深受这些犯罪小说的启发。”

  对于制作人来说,增加变小变大这些有趣元素的比重是一个重要的方针。 “变大变小不管是作为视觉概念、科幻构想、还是超级英雄概念都很酷,” 布鲁萨德说, “你可以利用它做许多不同的事情。前作中的体现虽然已经令人叹为观止,但大家都同意那只是皮毛,还有更大的发挥空间。前作大部分内容是关于发现这项技术,学习如何使用它,并理解它的意义。 但对本片来说,这些都是已知背景了。”

  但对于里德来说,虽然他很想用缩小放大这些有趣元素讲一个好故事,但在根本上他始终是一个漫画迷。因此他很激动能把蚁人这一最不像超级英雄的角色,用一种趣味无穷又平易近人的方式带到台前。 “我喜欢蚁人宇宙,” 里德承认, “因为故事不是发生在外太空或阿斯加德,而是在正常的凡俗世界。但我们可以从奇怪的、完全不同的角度来体验它。这才是《蚁人》系列最吸引人的地方。蚁人的超能力带有一种稚气,因为它让观众的视角放低,从孩子们席地而坐玩玩具的地方观察周遭。”

  关于《蚁人 2:黄蜂女现身》终于上映带来的兴奋感,费奇补充说:“我们希望完成在《蚁人 》结尾中做出的承诺。如果你去看以前的漫画,蚁人和黄蜂女是漫威的最佳拍档之一。我们在第一部电影中对一代蚁人和黄蜂女的闪回只是点到即止,因此非常希望能够目睹两人在当今世界如何互动。作为超级英雄的霍普和斯科特性格截然不同,这对于挖掘两人的潜力再完美不过了,两人最终会作为标志性二人组出现并继承前辈的衣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