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1 个视频 
78 张图片 
90 位演职员 
248 条影评 
1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扮演丹尼的乔纳什·波波在拍摄期间掉了4颗牙,由于影片故事是在一天中发生的,所以制片方为他做了4颗假牙。

Goofs

穿帮镜头

·当外星蜥蜴第一次出现时,击碎了厨房中的玻璃,后来当宇航员告诉孩子们关灯时,玻璃竟完好如初。

Story

幕后制作

  【关于影片及演员】

  作为高产童书作家,《勇敢者的游戏》《极地特快》的作者克里斯·范·艾斯伯格(Chris Van Allsburg)和他的制作人搭档威廉·泰特勒(William Teitler)刚刚完成小说《Zathura: A Space Adventure》的构思就找到了哥伦比亚影业。泰特勒回忆说:“艾米·帕斯卡(Amy Pascal,哥伦比亚影业公司主席)和马特·托马克(Matt Tolmach)等人非常喜欢故事的构思。克里斯刚一完成小说,编剧大卫·凯普和约翰·凯普斯(John Kamps)就看到了小说,对改编工作很有把握。《勇敢者的游戏》从改编到上映历时7年,而本片进展得如此迅速是因为我们早就看好了小说的电影潜力。”

  将《Zathura: A Space Adventure》改编成剧本必须将故事内容进行压缩,以适应两小时的电影片长。范·艾斯伯格的作品一直遵循着儿童文学的传统格式,每本书都相当精练,由32页和14幅插图组成。这就好比是改编成电影的绝佳蓝图,编剧由此得到了清晰轮廓。

  导演乔恩·费儒说:“我一看到剧本就被它对原著的忠实程度打动了,大卫和约翰保留了很多原著中的情感和描绘。”

  在完成《圣诞精灵》之后,乔恩·费儒一直在寻找既有技术挑战又有深切内涵的电影故事。他说:“我希望本片首先能做到感人肺腑,就像斯蒂文·斯皮尔伯格早期的《外星人》《第三类接触》乔治·卢卡斯的星战电影一样。另外,我觉得在影片中运用特效、微缩模型、机器人和电脑图形会很有趣,过去我从没机会尝试。”

  在所有角色中,沃尔特和丹尼兄弟俩无疑是最关键的。为了找到合适的小演员,主创人员辗转5座城市组织试镜活动,这两个角色的试镜人数都超过了500人。除此之外,选角导演艾薇·考夫曼(Avy Kaufman)还不断收到来自加拿大和美国各地的录影带。

  制片方最终在纽约找到了如意人选。扮演沃尔特的是12岁肯塔基男孩乔什·哈切特,费儒说:“乔什是与我合作过的最出色的演员,当时我们已经面试了几百个孩子,就像准备驾驶法拉力之前必须先会开大众车一样。”与乔什·哈切特相比,扮演丹尼的乔纳什·波波完全是个影坛新人,导演费儒被他真诚的内心和表现打动了,认为波波虽然欠缺表演经验,但他的真诚特质是不可多得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与两位小演员签约之前,导演费儒向两个孩子及其父母详细交代了他们将面临的挑战,哈切特和波波不仅要表演,还要有足够的体力去应付长达三个月的艰苦而复杂的拍摄,要借助吊线完成特技动作,还有一些惊险场景存在着危险,而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影片尽量真实。

  或许大家都曾记得在《战栗空间》中扮演朱迪·福斯特女儿的克里斯汀·斯图尔特的精彩表演,在本片中,斯图尔特第一次扮演喜剧角色。起初,斯图尔特并不符合导演费儒对丽莎角色的构想,而当她念出丽莎的台词时,费儒很快改变了想法,他说:“她光彩照人,而且很有天赋,你根本无法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

  影片中最闪亮的明星莫过于扮演父亲的蒂姆·罗宾斯,他之所以愿意出演本片,是因为影片中的一家人不仅仅在经历一次太空之旅,也在经历家庭之旅。他说:“影片虽然有很多奇幻元素,但一切都要从可信的现实出发,必须具有经典家庭电影中的典型题材。这个家庭必须设法发现、发展和改变。剧本的前20页就与真实的家庭问题息息相关。”

  【特效唱主角】

  为了将原著中的机器人和蜥蜴呈现在大银幕上,导演费儒请来了四获奥斯卡奖的斯坦·温斯顿(Stan Winston)作影片特效顾问。从《侏罗纪公园》中的恐龙到《剪刀手爱德华》中的主人公,温斯顿已经在影坛活跃了40多年,很多电影中的经典形象都出自他手。温斯顿说:“《勇敢者游戏2》具备我所说的所有重要元素。首先它有个好剧本,这是最重要的。其次,在与我合作过的导演中,乔恩·费儒是想象力最丰富的,他提出了很多令人兴奋的想法。”温斯顿与影片各部门达成一致,即所有生物和科幻元素都要真实,并同时运用CGI和微缩模型。

  费儒回忆说:“我们制作了很多情节串连图板和模型,一次又一次的开会讨论每个场景中的每个镜头该如何拍摄。”在本片中,数字特效只是起到了辅助作用,因为费儒认为对于当代人来说,数字特效早已司空见惯,大量使用会适得其反。联合制片人彼得·比林斯利(Peter Billingsley)说:“CGI技术确实很惊人,但时间长了,人们难免会因为效果虚假而无动于衷。在本片中,所有爆炸和火焰都是真实的,我们把东西点燃、炸飞,拆掉房顶和墙壁,用微缩模型拍摄。乔灵活运用新、老技术,影片不但充满灵气,而且具有怀旧特色。”

  费儒说:“你会发现影片中的机器人有早期科幻片的影子,而蜥蜴则让我想起弗兰克·弗雷泽塔(Frank Frazetta)取材于约翰·卡特(John Carter)的火星系列科幻小说的很多画作。我们看了很多像《原子铁金刚》那样的经典科幻老电影。”

  制作设计师J·迈克尔·里瓦(J. Michael Riva)甚至从动画片《钢铁巨人》中获得了灵感。他说:“乔和我都很喜欢那部电影,但我们不想重复,所以运用了不同的方法。”

  影片的化妆和机械模型总监谢恩·P·马汉(Shane P. Mahan)说:“乔希望片中的机器人能捕捉到好莱坞恐怖片在黄金时期的特点,我也很喜欢和怀念那段时期,所以这种创作很有趣。”

  最终,为了打造出一个机器人,往往需要设计出很多版本。最小的机器人只有10英寸高,当时沃尔特拉出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你的机器人有缺陷”,于是丹尼和沃尔特就看到了这个玩具大小的机器人。后来这个小机器人开始成长,一个成长版机器人随即出现,身高足有6英尺8英寸,肩宽5英尺,装有可伸缩的锯片,脚底和背后还有喷射装置。这个版本由撑杆和无线电控制。最后的两个版本都是全尺寸成年机器人,一个由特效技师控制,一个是空心的,由演员置身其中完成表演。

  片中有段机器人追逐沃尔特的场景,为了保护演员和增强机器人的操控和柔韧性,玻璃纤维被大量应用,金属部件被尽量缩减。在机器人内部,演员必须穿戴全身护具,以让全身承重,避免局部受伤。另外,虽然在拍摄期间演员的头部、躯干和脚部都是机器人的模样,但腿却是裸露的,在后期制作中,人类的双腿将被CGI机器人腿所取代。同样,机器人的手臂也是由数字技术添加的。当记录下演员完成的机器人动作后,特效技师们会使用动作控制技术去除掉演员身上那些没能被机器人服装罩住的部分。

  在准备和计划每个机器人场景的拍摄时,特效总监乔·鲍尔(Joe Bauer)与Pixel Liberation Front特效公司的视觉预览部门密切合作,后者最初曾用艺术部门提供的情节串连图板和蓝图展开工作。PLF公司在电脑中精确的模拟出每个布景和动作控制系统,于是导演和摄影师可以据此决定如何拍摄。

  虽然制作设计师里瓦称导演费儒提出了最初对外星食肉蜥蜴的想法,但直到斯坦·温斯顿的团队开始着手时,这种外星生物才逐渐成形。里瓦说:“实际上,乔(特效总监)是个娴熟的素描画家,而且比我优秀。他很早就绘制出了自己构想的外星食肉蜥蜴,看上去如同鳄鱼和鬣蜥的混合体,有点像《侏罗纪公园》中的暴龙。我至今依然在办公室中保存着那张草图,它与最终的设计有很多相似之处。”

  费儒希望由藏在其中的演员来完成蜥蜴的动作,而演员的头部要暴露在外,后期制作中会将其去掉。剧组共制作了4只蜥蜴,尽管过程漫长,但有条不紊。当模子完成之后,工作人员会注入泡沫材料,随即花费大量时间修整接缝,并进行改造,之后又涂上一层胶浆,以打造具有真实质感的皮肤。另外,蜥蜴身上还有一层由轻质聚氨酯软泡沫和金属颜料混合而成的装甲。

  按照设计,由于蜥蜴造型的重量集中在首尾两端,所以为了易于保持平衡,演员的头部会从蜥蜴背部中间露出,而且演员会戴上蓝屏帽,以便特效人员去掉头部。整套造型的重量超过100磅,在拍摄一些场景时,要用4个人来辅助完成大蜥蜴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