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敦刻尔克>影评>《敦刻尔克》到底高级在哪?看完这篇就全懂了。

《敦刻尔克》到底高级在哪?看完这篇就全懂了。

电影中文名

敦刻尔克

2017-09-06 15:27

 

两天,空气中有股烧脑味儿。

 

因为《敦刻尔克》。

 

这部自带神作像的片儿,还没开拍,就被冠以“烧脑战争片”“年度最期待电影”。

 

但在豆瓣上,它的评价不如预期,甚至有不少负面评论。

 

如,配乐太满。

 

 

只顾叙事结构,不顾人物、情感。

 

 

这些评论也许合理,但对于评价《敦刻尔克》帮助不大。

 

这就像说:毕加索的画不如《蒙娜丽莎》画得真。

 

 

对,但没啥意思。

 

在我看来,《敦刻尔克》很高级,它为电影叙事引入了新方法,注定会影响后来的电影人。

 

这方法,大家可能都听烦了,就是“一周、一天、一小时”这套叙事结构。

 

它让“敦刻尔克大撤退”在银幕上更真实、更全面,也更有了代入感。

 

简单扒一下历史。

 

1940年,英法联军被德军一路追赶,40万人,被逼至法国东北部的狭小地带,只剩小港口敦刻尔克作为海上退路。

 

面对德军的炮火,英国政府动员海军和平民前来营救,原计划只救3万人,结果救回了33万人,是人类历史上一大奇迹。

 

听起来不复杂,可要拍成电影,就面临一个问题:

 

战争牵扯了无数人,可电影镜头只有一个,那么,从什么角度去拍呢?

 

这是战争片历来的难题。

 

解决方法,有两种。

 

第一,拍宏观,像历史书一样讲流程。

 

中国早期的《南征北战》《大渡河》,先是领导开会,接着就是解放军上战场,解放一座城池。

 

 

第二,拍微观,锁定战争中的个人。

 

《拯救大兵瑞恩》,就通过一支小分队的命运,来透视整个战争。

 

 

两种拍法,各有各的好,但都有一个问题——这不是战争的全貌。

 

真实的战争,不是历史书,走完流程收工。

 

也绝不会是个人的苦难史。

 

而是既有宏观,又有微观,有历史的进程,也有个体的命运,这才是战争的全貌。

 

《敦刻尔克》就是这样,它的叙事分海陆空三部分。

 

陆,有陆军撤退的流程。

 

海,有民船营救逃兵。

 

空,是三名飞行员掩护救援队伍。

 

 

既有宏观,又有微观。

 

可即使这样,《敦刻尔克》仍然称不上创新。

 

因为这种互不相关,偶尔交汇的“群像戏”,我们看过很多。

 

比如《全城热恋》,用一座城里四对情侣的故事,反映城市的人情冷暖。

 

《撞车》,用洛杉矶多起不相关又互相勾连的恶性事件,表达了美国人对人性、种族问题的反思。

 

 

三条线索不是《敦刻尔克》的特别之处,特别的是,三条线索持续的时间不一样。

 

陆地上持续了一周,海上持续了一天,空中持续了一小时。

 

电影用剪辑让它们交替出现,让你觉得,这是在同一时段发生的。

 

高潮,三线交汇——

 

陆军的撤离进入了最后阶段,海上的民用船汇入了救援大潮,在这关键时刻,德军的战机来袭,英国飞行员舍身抵抗。

 

每一个个体,都在这一刻,融入了大的历史流程中。

 

真想叹一声:干得漂亮!

 

这么做好在哪?

 

它更接近我们对时间的真实体验。

 

诺兰曾说:我很着迷于时间,着迷于时间的主观性。

 

是的,时间的长短,是由我们的主观感受决定的。

 

当你回到童年故居,你会觉得,一切好像昨天才发生。

 

等待下班,你又会觉得一分钟长得像一小时。

 

而电影,可以表达这种奇妙的主观性。

 

一部2小时的片儿,可以讲长达千年的事,也可以讲几月、几天、几小时的事。

 

《2001太空漫游》,猿猴学会了用动物骨头做工具。骨头抛向天空,一眨眼,变成了一艘太空船。

 

人类几万年的历史,不过是一眨眼功夫。

 

 

《魔女嘉莉》(1976版)中,嘉莉在舞会上被不怀好意的同学淋猪血。

 

几秒钟的事,电影却用慢镜头、多角度,展现这一过程中同学们的反应,结果这命悬一线的几秒,像几分钟一样漫长。

 

 

《敦刻尔克》,巧妙地结合了这两种体验,既有“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又有“这一小时真是度日如年”。

 

而且时间在这里,不是非快即慢,是互相交织,并用无处不在、钟表般的配乐连成整体。

 

这种感觉,像回亿过去。

 

在回忆中,时间恐怕也是这样,快中有慢,慢中有快,简直混乱不堪。

 

所以,《敦刻尔克》是在用新方法,逼近人对时间的真实体验。

 

这,无疑是一次创新。

 

也许,有人会不吃这一套,觉得创新归创新,但体验没预想的好。

 

没错,如果让我选《盗梦空间》和《敦刻尔克》谁好看,我会选《盗梦空间》。

 

因为《盗梦空间》更符合“正常人的口味”。

 

虽然“盗梦”“植梦”的体系很有趣,但它的叙事,仍然遵循着传统侠盗片的方法:

 

为了得到“宝物”,主人公设计了一套方案,执行过程中遭遇意外,但最终,凭借自身才智和队友相助,完成了任务,解开了心结。

 

有想象力,有动作场面,有爱情、亲情,这样的电影更符合人性,当然更好看。

 

 

而《敦刻尔克》,名为战争片却没有激烈的战斗场面,对人性的刻画、对战争的思考都流于表面。

 

仅仅用丰富的时间,表现逃亡的恐惧,的确不那么“好看”。

 

但要知道,好看的电影多的是,但创新却凤毛麟角。

 

整个电影史,说白了是庸才(非贬义)模仿天才的历史。

 

天才尝试出新方法,庸才用这方法,拍出好看的电影。

 

比如《敦刻尔克》之前,诺兰最有创意的电影,是《记忆碎片》。

 

它破天荒地倒着讲故事。

 

主人公醒来发现妻子被杀,自己则患上了“短期失忆症”,只记得十几分钟前的事。

 

为了找到凶手,他借助于纹身、纸条、照片,开始寻找自己记忆的源头。

 

 

而去年有一部国产片,《长江图》,也有一条“倒着讲”的线索。

 

一个男人在长江上跑船,沿途不断上岸找艳遇。

 

渐渐发现,他在不同地方遇到的浪荡女子,像是同一人,名叫安陆。

 

 

船逆江上行,安陆也越来越年轻、单纯,而且,安陆每次出现的地点,都和一本诗集《长江图》有关。

 

于是,他决定到行驶到长江源头,去发现安陆最初的样子。

 

大家能感觉到,《长江图》受了《记忆碎片》的影响,是它的追随者。

 

但要说故事,我却觉得《长江图》包含了悬念、奇情,并且探讨了中国社会的深刻演变。

 

比《记忆碎片》更符合“好看”这个词。

 

所以,你就能说,《长江图》比《记忆碎片》更有价值吗?

 

长期以来,都有评论说诺兰沉溺叙事结构,忽略了人物、情感,作品显得冷冰冰。

 

但结构之美,又何尝不是一种美?

 

就拿我有限的古典音乐知识说,贝多芬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的每部交响曲,就能在结构大胆创新。

 

但他的音乐旋律,很多我并不喜欢。

 

而柴科夫斯基的作品旋律优美,我很喜欢,他本人也被誉为“旋律之王”,但在音乐史上,他的地位却远远不如贝多芬。

 

因为他不善于在结构上创新。

 

说到底,艺术是没有标准的,不能以一部作品的标准,来评判另一部作品的高低。

 

但无论哪方面,只要有创新,作为一个欣赏者,就应该欢迎。

 

你们说,是不是?

 

该片热门影评:

(个人视点)好的商业电影应该是牵动人心的——有感《敦刻尔克》的..

到底怎样的商业电影才能算是最有..

Action

结合史实观赏敦刻尔克的姿势

结合史实欣赏神片,拒绝无脑黑,诺兰出..

明月253344评分10.0

敦刻尔克:不要把撤退蒙上胜利色彩

即便其作品更接近工艺品而非艺术品,诺..

Cydeny评分8.1

平凡的英雄史诗--《敦刻尔克》

这应该是诺兰最严肃,也同时是娱乐性..

饺子兄评分8.0

请自动降低预期,8分的期待,收获9分的体验。

在香港看的第一部IMAX电影,由于香港I..

痞子坤坤评分9.0

更多 148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