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故园风雨后>剧评>电影时光 -- 城里的故园,城外的风雨

电影时光 -- 城里的故园,城外的风雨

电影中文名

故园风雨后

2009-12-10 22:49

法郎

法郎

想看

  我们都知道的一样,美好在成为美好之前是不太容易察觉到的。两位主人公的故事正是从他们最美好的年华开始的:少年时代一段暧昧的情感,匆忙、真挚、却在高潮到来之前嘎然而止。油画般的故园时光结束了,各自都要出去经历风雨。城里的故园,城外的风雨,出去的人想着回来,回来的人又必须离开。这进进出出的人生只说明了一件事:美好的时光并不在前方而在身后。 看电视在先的观众担心先入为主的印象会影响对电影的评价,这种担心有些多余,因为无论怎么看,电影版的弱点都是显而易见的。《故园风雨后》属于情节薄弱而格调见长的作品,电视剧的长处正在于成功地营造了一种怅惘若失的气氛,且篇幅上的优势也使得英伦、牛津及Brideshead庄园独有的味道能得以展现。电影版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另一个故事了,不仅角色间的情感纠葛被重新安排,暧昧的气氛也一扫而空。  如果说作品的前半部分有隐晦的同性恋情结的话,那么查尔斯对塞巴斯蒂安的感情恐怕要比塞巴斯蒂安对他深得多。电影在这方面的改动不仅颠覆了原有的强弱格局,也使整个作故事沦为一场无聊的三角恋。小说之所以选择在兄弟情与同性爱之间不置可否,与作品创作的年代有一定关系,同性爱在当时还不像现在这样可以成为影视作品中吸金的噱头,也没有得到人们宽容的对待。所幸的是,这种时代的束缚反而赋予作品一种苍凉和无奈的美感。当然也有人坚持认为两人不过是超乎寻常的好哥们关系,这就是所谓的“一千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莱特”了。 从演员的表演来看,Jeremy Irons饰演的查尔斯透过窗户看到塞巴斯蒂安那一刻的神情,与他在《一树梨花压海棠》中见到洛丽塔、在《蝴蝶君》中见到宋丽玲、在《烈火情人》中见到儿媳妇的神情是完全一致的,那种痴痴地呆住了的样子即使不是因为爱,至少也是一种十分强烈的情感,更何况第二天他还在课堂上偷偷画人家的像。后来塞巴斯蒂安因酗酒问题淡出查尔斯的生活,十几年来音信杳无,甚至从未主动联系过他一次,这不像是一个人对所爱的人会有的做法。反倒是查尔斯多年来对友人念念不忘,每次塞巴斯蒂安的名字在耳畔响起他都要陷入沉思,甚至连结婚的理由都不忘了加一条:missing Sebastian。查尔斯的性格年轻时温和友善,老了以后有些世故冷漠,但是他对塞巴斯蒂安那个娘娘腔的朋友安东尼却一直礼遇有加,见面必行吻颊礼,分手时的眼光也十分感伤忧郁,仿佛是在同塞巴斯蒂安告别,这可以看作是一种爱屋及乌的表现。 (Jeremy这种神情与他在《一树梨花压海棠》中见到洛丽塔、在《蝴蝶君》中见到宋丽玲、在《烈火情人》中见到儿媳妇的神情是完全一致的,看来在心理上他是当作爱情来处理的) (这个颇为搞笑的角色,起初查尔塞对他只是礼貌地忍耐,后来则寄托着对塞巴斯蒂安的思念) 电视剧中除了一句“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内心越来越痛苦”外没有交代塞巴斯蒂安因何日渐消沉:趴在朋友的腿上哭泣,与母亲及家人搞得十分紧张,这些都没有十分能站得住脚的理由。塞巴斯蒂安像是一个在优越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忧郁症患者,生活中任何一点的小阴霾都会在他心中无限放大。电影版给他的沉沦安排了一个合理的解释:他失恋了。自从看到查尔斯与姐姐接吻的一幕起,他就表现得歇斯底里控制不住自己,对家庭的不满也在失恋的痛苦中被激化了。最后他和另一个男人生活在一起,靠酒精的作用逃避生活。这种处理方式在逻辑上是成立的,但故事讲得太通透反而俗气,没有必要的回味空间了。 塞巴斯蒂安这个人物最成功之处在于他有一种与生活直接相关的真实性。依照惯常的思维,这么重要的人物是一定要纠结着写到剧终的。但是他不,他淡出了就再也没回来,一个主角突然成为后续故事的引子,这在文学作品中是不长见的。人们越是想知道他怎么了,越是想知道他和查尔斯是否还能重续前缘,故事就越不往这方面讲。这种处理方式有些不近人情却非常生活化:一个亲爱的朋友把你带入了他的圈子,尽管你百般留恋,他却从此与你无关了。很多观众喜欢塞巴斯蒂安这个人物形象,尽管实际上他就是一个脾气怪异的寄生虫,花着家里人的钱,读着全世界最好的学校,一辈子无所事事,父母去世都不知道回来看看。绝情至此,懒散至此,很难说是这个人病得不轻,还是整个欧洲上流社会就是病态的。 一个人外在散发出的魅力是与生俱来的,服饰和化妆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或者说,“范儿”这种东西,生来有便是有,没有是强演不来的。电视版的塞巴斯蒂安在成为酒鬼前是一位有点吊儿郎当、玩世不恭、大体上却还算活泼明朗的贵族少年,如果原著将他定性为这样的人物,安德鲁斯的举手投足、一颦一笑是非常到位的。他有着贵族少年优雅从容又稍显稚嫩的气质,也有幽暗的内心遮掩不住的外在明媚。相反,本·威士肖身上没有这些东西,他有的是一种怪异、消沉和颓废的美,与个别靠吸毒维持瘦削身材的漂亮男模在气质上很接近。他在《香水》及伦敦舞台剧上辉煌表现是有目共睹的,但这个角色实在并不适合他。  (这组图片很有助于展现安德鲁斯身上气定神闲的贵族派头,本威士肖不是不好,他实在是没有这个范儿)  Jeremy Irons凭借查尔斯一角窜红是有一定道理的。影片中至少有三场戏,和他演对手戏的演员声情并茂地发表长篇大论,他却待在一旁几乎没有台词,这种情况是很容易被对方抢戏的。但是他用准确的表情和肢体语言挽救了劣势,尤其是当朱利亚表示不能嫁给他时,婆娑的泪眼透露出辛酸的无奈。另外他与那位吝啬的父亲之间的关系处理得也非常生动,每次父亲用“温和而遗憾的态度”接见他时,他总是有一种“热脸往冷屁股上贴”的无奈,这些细微的幽默成为这部整体调子偏伤感的剧集中少有的笑点。Matthew Goody 在电影中接替Jeremy Irons饰演了查尔斯的角色,他的表演属于看着不算太好但也没有缺点的类型,而且因为自身的条件,他与整部戏的氛围融合得非常好。评论界对他在片中的表现用“沉稳”来形容,大概更多地是褒扬他没有因为试图演得更好而留下过重的痕迹。  (不多见到Jeremy这样的表演) 两个版本都对宗教的影响力进行了描绘,电视版处理得比较写意,需要讲时则讲,不需要时则一笔带过;电影版受篇幅所限显得“浓度”很高,甚至查尔斯与塞巴斯蒂安一家的疏离远近都摆脱不了宗教的干系。西方人受宗教影响之深我们是很难体会的,不过换位思考,大概相当于我们在相亲时强调的“门当户对”。一个人为了婚姻,可以宣布放弃从前的信仰,临时恶补另一门宗教,然后名正言顺地与另一个人结合。宗教在这个意义上与其说是一种信仰倒不如说是一种态度。态度到了就是心意到了,其余的都可以不必苛求。电影版在这方面处理得更成功一些:老爵士一辈子游离于信仰之外,咽气前却在查尔斯吃惊的目光中表达了对上帝的态度。电视剧虽然讲述了同样的情节,却因为铺垫过长反而失去了最后的劲道。 最后说说两个版本的取景。依照比较常见的说法,小说是描绘现实社会的一面镜子。一部作品情节的好坏对当代读者的重要性要远高于对于未来的读者,因为当代人知道自己的衣食住行、言谈举止是怎样的,也知道城市面貌是怎样的。未来的读者却只能从古人的文字间去揣摩,你不写,他们就失去了想象的依据。《红楼梦》中有很多篇幅就是描写荣宁两府的吃穿用度和铺张排场的,后来的续貂之作暂不说情节如何,场景描写就逊色了许多,那般尊崇华贵没经历过又怎么写得出来呢?小说的镜子作用这个时候就显得特别重要。电视版的《故园风雨后》因为篇幅的优势,可以不加取舍地展现各处景致,从恢宏的庄园到狭窄的楼梯,从高雅的酒会到并不体面的城市角落,让观众更容易感受那个年代的英伦是什么样的,那个年代的人们是怎样生活的。相反,电影就显得华美过头而真实不足了。  (写实的拍摄手法,没有经过美化的牛津的街道)  (查尔斯就读的学院看来是New College,他就是从画面左侧的杆子上溜下去赴约塞巴斯蒂安。这根杆子现在仍在那里)
该片热门剧评:

英国文学改编的英国影视(十二)伊夫林.沃,与石黑一雄

伊夫林.沃 Evelyn Waugh(1903-196..

格利芙

电影时光 -- 城里的故园,城外的风雨

像我们都知道的一样,美好在成为美好之..

法郎

旧地重游 Brideshead Revisited 《故园风雨后》

由于两位男主角(Anthony Andrews&a..

roseashes评分10.0

《故园风雨后》:爱你,如最美的梦想

          有人..

LV__

也曾有过田园牧歌

安东尼·安德鲁斯在男演员里形象不算..

芳华曼影评分10.0

更多 18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