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肉与灵>影评>「奥外第一弹」做梦可以谈恋爱?这点子绝了!

「奥外第一弹」做梦可以谈恋爱?这点子绝了!

电影中文名

肉与灵

2018-02-04 21:47

鲜有废客

鲜有废客

想看 - 评分8.0

 


洲导演这一两年中出现了三部电影,都是用怪病或者奇特的生理现象来切入一部电影,抛开电影本身质量不谈,这种构思的方式就很有意思,毕竟单单一个“病”就可以延伸出很多有趣的弦外之音,苏珊·桑塔格还曾为此写过一本书,就叫做《疾病的隐喻》。

 

这三部电影分别是法国导演茱莉亚·杜克诺的《生吃》,同为法国的弗朗索瓦·欧容的《双面情人》,以及这次要谈的匈牙利导演伊利迪库·恩雅蒂的《肉与灵》。

 

《生吃》的女主角是个患有嗜血症的少女,影片主要讲述她在一所兽医学校的成长经历;而《双面情人》的主角则是一位都市女性,她先是和两个孪生男性之间产生爱欲,之后又被诊断为,其实是自己在子宫时吞噬另外的受精卵;这种奇怪的病症在《肉与灵》中的表现是:女主角的接触困难症,以及和一位中年男性做着同样的梦境。


 

让“疾病”作为切入点的电影,往往并不是在探讨疾病本身,而是通过病症来反映人物的性格,以及边缘人群的生存处境,所以,影片进展的过程时常像是一部悬疑电影,用探案的手段来揭秘真相,观众在感受真相大白的快感同时,也被导演营造的独特意境所感染。

 

《肉与灵》便是借用这样一种手段来处理爱情片,当然,女导演恩雅蒂能凭借本片拿到金熊奖,并不仅仅局限于此。

 

影片的开场很是玄妙,让两只麋鹿在静谧的雪中森林中漫步,它们如有所思,但是倏忽不见,之后才切入故事的主体部分,男主角是一家屠宰场的财务总监,是个中年独居的男人,而女主角则是个年轻貌美的质检员,两人便在屠宰场谈起了恋爱。

 

当然,他们都是“另类人群”,男主角安德左臂残废,女主角玛利亚虽然拥有超强的记忆力,但是却患有接触困难症,且从她在片中的行为来看,也有严重的洁癖。这样两个人,不论在年龄,还是在性格上,都很难有共同的话题,然而在一场偷窃案发生后,通过心理医生对梦境的收集,两人意外发现,竟然每晚做着同样的梦,这种奇异的现象促使安德和玛利亚开始深入交往。


 

而影片中经常插入的麋鹿画面,其实就是两人的梦境,安德是雄麋鹿,而玛利亚就是那只雌的。影片便在一种超现实的设定中展开了一场奇特的恋爱,而氛围却是由梦中麋鹿场景带来的澄澈。

 

不过这种澄澈感总是被一种冰冷的性欲所包裹,像是一场在冰雪覆盖的湖心亭中上演的情色画面,而在万籁此都寂里,亭前的湖面却是凝重的血色,《肉与灵》不只是一次奇幻的恋爱演绎,更为珍贵的是,它有一种别样的美学特征,姑且可以予其命名为“血冲色淡”。

 

片中的场所设定为屠宰场便是一种氛围限定了,就像《生吃》设定为“兽医学校”一样,动物的死亡并不是重点,两位女导演所萃取的都是一个字:血。她们需要的都是这种美学特征,一种红到发腻的纯粹,比如片中那场对牛的屠宰,整个过程清冷肃寂,而血色却醒目异常。

 

为了凸显这个元素,玛利亚割腕自杀后的汩汩血流,便是如此,在打电话过程中顺着小腿淌成一汪血泊的质感,足见恩雅蒂对血液有着一种宗教般的痴迷,这种痴迷恰恰有着近乎变态的仪式感。


 

在“血色”元素覆盖下,便是联系紧密的“性”,影片开场的几段中,只要出现男主角安德的视角,女性的胸、裸露的大腿、被覆盖的私处,都用特写镜头来加以强调,也就是说,安德对于玛利亚的欲望并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本质如此,他作为一个中年独居的男人,自然不缺性欲,这点恩雅蒂用了镜头,省去台词,显示了一种从容老练。

 

同样的,被“怪癖缠身”的玛利亚也不是天生的傻子,她如果没有欲望,便不会和安德共梦,对于欲望,她表现出的是不解,因为她从来都把自己当做一个孩童,连找心理医生都是找儿童专属的,某种程度上说,她的欲望被她封冻了。

 

这种内在的封冻,在恩雅蒂的手中,又呈现为外在的“冷”。故事的主体部分发生的季节显然并不是冬季,但是在梦境中,两只麋鹿却都是在冰雪覆盖的森林中“欲言又止”,和寒冷的季节相对应的是节奏、运镜和构图,在这些表现层面上,恩雅蒂不愧是一个“性冷淡”的高手,她极少让演员开口,构图也是追求极简和对称,鲜有暖色调。


 

从“血”的元素开始,到无处不在的性驱动,再到性压抑的表现形式,《肉与灵》不断在点题,“肉”成为一个人类本能的欲望,而“灵”成为了让“肉”可以贴合的媒介,而且,由此来看,所谓的“爱情”主题,所谓的“边缘人群”生活状况,都是一种表现手段了,或许恩雅蒂真正想表达的不再是“爱情”,不再是“边缘人”,而是“肉”和“灵”的关系,这当然是玄而又玄的话题。

 

导演没有借“玄”谈“玄”,而是把这些形而上的东西都浓缩成一个个意象,以及人生中必不可少的事件——爱情、梦境和性欲。

 

而更为会心一笔的便是结尾了,安德和玛利亚在做完爱之后昏昏欲睡,早晨,他们精力充沛的起床,不经意间,他们讨论着昨晚上各自的梦境,而奇特地是,在多次异地同梦后,这次的同床共枕,他们却完全没有做梦。

 

影片便在梦中时常出现的林中小潭的一幕定格,两只麋鹿不在了,只剩灰色的树枝和静谧的潭水,渐渐地,一束阳光斜射而出,画面逐渐变白,直到彻底无色。

 

在这位匈牙利女导演的手笔里,我想到的却是魏晋玄言和明清小品。

该片热门影评:

我破碎,可我却心有所属!

壮壮导演曾经聊过东欧,聊过老库,他说..

黄梦蝶

「奥外第一弹」做梦可以谈恋爱?这点子绝了!

  在这位匈牙利女导演的手笔里,我想..

鲜有废客评分8.0

对电影《肉与灵》的一句话影评

被选金熊,还是有些惊讶的,尽管影片的..

ChatBigMountain评分8.0

两颗缺陷灵魂的梦幻碰撞

真是很难用言语来形容这部电影的独特魅..

swordsheer评分7.0

能说出口的,都不够哀伤。

那首what he wrote,如果单独来听,她..

deeppurple19

更多 7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