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水形物语>影评>《水形物语》实致名归,我却只想为一个不要脸的男人鸣不平

《水形物语》实致名归,我却只想为一个不要脸的男人鸣不平

电影中文名

水形物语

2018-03-05 16:29

血奴鹦鹉

血奴鹦鹉

想看 - 评分7.8

 

 

2017年8月31日在威尼斯电影节首映以来,《水形物语》就像开挂一般不断拿下各类电影大奖,做为奥斯卡奖历史上第10部一举赢得13项提名的电影,刚刚到手的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艺术指导、最佳原创配乐4项大奖也算得上实致名归。

当吉尔莫.德尔.托罗手捧小金人激动地演讲时,鹦鹉却在众多喜形于色的主创人员中间看到那个不要脸的男人。

瘦瘦的,高高的,沉默着,微笑着。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要靠才华”,我不知道这句话的出处究竟是在说谁,只知道这句话用在道格.琼斯身上再适合不过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无论男人还是女人,谁不希望自己能够一直保持美美的状态呢?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许多演员就算是被打成了筛子还是要保持一个美艳不可方物的俏模样,更别说有一些演员根本不屑出演那些可能会毁掉自己那国色天香形象的角色。

谢天谢地,在这个没有电脑特效做不到只有人类大脑想不到的绿幕时代里还能看到《水形物语》这样的电影。

谢天谢地,还有一个总是扮演科幻电影、奇幻电影或恐怖电影中的各种非人类角色的道格.琼斯。

作为一名出色的哑剧演员,道格.琼斯的真面目往往隐藏在重重的化妆之下,由于看到不他的脸,导演经常拿他一个人当几个人用。

比如《地狱男爵》里的鱼人

告死天使

The Chamberlain(就是在精灵世界里那个长着方脑袋的家伙,没找到图片)。

还有《潘神的迷宫》中半人半羊的翁法农

那个专吃小孩的眼睛长在手上的怪物。

提到这个真的是严重怀疑那些导演是不是图省钱,就算人家再擅长这一类型的表演,就算是看不到脸长什么样也不至于拿演员这么用吧?

每次上妆都长达几小时,表演时只能通过一些类似透气孔的小洞才能看到外面,表演完全只能依靠自身的感觉来进行。在这样的情形下能够让观众看到那是一个会活动的人型怪物就已经很不错了,但没有人观众能够看清面具下的脸到底是什么样子,甚至由于带妆过重而让他只能完全依靠手部的动作在表演,道格.琼斯却能用他特有的股体语言让观众一眼就能将他从众多的非人类形象中认出来:微微伸向前方的下颌,轻耸的肩头,克制地伸向前方的手臂和那舒展的手指,对了,还有那时不时微微偏向一侧的头。

自从起源于物理治疗、康复领域中,对伤残、截肢、脑瘫、帕金森症患者运动及行为学分析研究的动作捕捉技术成为电影拍摄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之后,在电影拍摄的过程中,大家看到的更多的是这样的场景。而“动作捕捉界第一人”安迪.瑟金斯更希望表示应该为特效表演增加一个电影奖项,不过大多数的评委们还是认为动作捕捉技术与演员个人的表演能力不能直接挂勾,是电影特效而不是一种表演。

电影特效不是一种表演,那穿上厚重的衣服,涂上浓浓的油彩,被石膏、硅胶、假发重重包裹得根本看不出本来面目却依然能够用最肢体语言去表达所有的情感也算不上一种表演吗?

或者说演非人类的人类演员就是拿不到表演奖?因为那些角色不是人,所以不可以用人类世界的价值观去衡量吗?

看着《水形物语》长长的获奖名单,看着道格.琼斯那默默微笑的脸,我却只想为这个不要脸的男人鸣不平。

仅此而已。

该片热门影评:

水形物语:陀螺导演生涯最棒的作品,没有之一

  一。   在好好聊下《水形物语》前..

邑人评分8.6

《水形物语》中明暗两条线,证明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爱情故事

与其说吉尔莫.德尔.托罗对怪兽有一种执..

山鬼光影评分7.0

水形物语:唯异形与爱不可辜负

电影在种族主义和社会分裂上有了更多实..

Cydeny评分8.0

《水形物语》:世界如此不堪,鱼生请多多指教

特别孤独的一部电影,来自暴力的、竞争..

影评匠评分8.0

《水形物语》实致名归,我却只想为一个不要脸的男人鸣不平

自2017年8月31日在威尼斯电影节首映以..

血奴鹦鹉评分7.8

更多 67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