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剧评>【求索之路】第二篇

【求索之路】第二篇

电影中文名

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

2016-12-14 03:06

Wendy0608

Wendy0608

想看

 

 绝转载  谢绝引用

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 求索之路
第二篇  灯下不明

开篇先来纠错,上篇有关巴黎少年的判断有误,相关剧情分析部分不准确:

巴黎少年并非会长,而是前世与金信有缘,在今生接受帮助,改变人生的其中一位受惠者,但是由于他的选择带来后果过于突出,凸显了鬼怪的慷慨和善举的意义,因此在临终前,为他改变人生,创造奇迹的鬼怪要给他一次还愿的机会。

在本周剧情当中,金信请求地狱使者的协助,去了趟海外,等在与亡者相见的会客室内,要送这位最后一程。垂老的将死之人,跨过那道门槛,还是变为少年的样子与金信相见。从两人的对话来看,见面是少年最后的心愿,虽然在临走之前,他已经不是当年的少年,但幸运的是,仍然保持初心,他对金信说:

-我一直想要跟您说声谢谢~

又说:

-因为我怎么算,都是第二项。所以没这么写,这是我无法解答的题来着~

正如金信所说,这才是他人生正确的答案,言下之意是说,这是必须由接受善意帮助的人自行选择的难题,选择决定命运,所以,金信对需要帮助的人们所做的事,不仅是帮助他们脱离困境,也是在给予他们选择自己人生的可能性:

究竟是顺从奇迹般的提示,还是做出自己判定的决断,毅然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

巴黎少年选择了自己想要的人生,按照金信的说法:

-很多人都会停留在奇迹发生的瞬间,但这才是你人生的答案。

正如巴黎少年对待奇迹的态度那样,日后他也因为这样的善举萌生了想要回馈的意愿,因为奇迹受到感召,帮助了很多人,由于人生的选择,改变了原本过着痛苦生活的人们的人生,为他们带来希望和温暖,做到了寻常人无法做到的事,这才是海外那位将要离去的老人在临终前释然的原因所在。所以,最终金信对巴黎少年的回答,就是他命运的最终释义:

-你的人生由你自己改变,就是因为这样的理由,我也在支持应援你的人生。

-从来时的门出去即可,那世上是U形回转之路。

最值得注意的是,走出会谈室的少年回复到临终前的样子,欣然走上了长长的阶梯,那是通往更好地方的天梯。或者,这就是金信在身后化为鬼怪之后所作的事:

生前杀人,身后救人。

天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暗示,天梯的出现也就意味着,鬼怪金信会被新娘拔刀继而化为虚无再安息的命运有可能发生改变,实际上,鬼怪金信也是自行做出了选择,给出了自己人生的答案:

在等待与拔刀新娘相遇的漫长岁月里,虽然拥有强大的法力,但却未曾误用,对那么多人施予援手,创造了人生的奇迹,因为这样的善举改变了应有的不幸轨迹,最终帮助许多人从不幸中自拔继而脱困,成为更好的人。

这样的鬼怪可应该由新娘拔刀再安息?往后看,对于剧情蕴含的深意,金编剧作品当中经常埋设伏笔,结果往往出其不意,但这就是观看的乐趣所在:

如果毫无深意,又无惊喜,在寒冷的冬天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观众甘愿守候在电脑或是电视机旁期待最新一集播出?对金银淑编剧作品的期待,原本就饱含了期待惊喜的心意。

在本周剧情当中,出现了不少相对于上周推测而言的答案,对理解整部剧情有重要意义。其一就是本剧开篇展现的鬼怪金信在生前经历的最悲惨的那次生离死别,在观众看来,原本只是他变为鬼怪的原因和理由,但没曾想这也是韩剧惯用的出场手法:

用非常之场面,行非常之亮相。

是没错,本剧主要角色,包括后来常来常往要跑腿的角色,都要亮相,这其中也包括嫉妒到疯狂的高丽君主和冤死的王后。那么,谁是冤杀忠臣的高丽王?

承前篇分析,使用传贳办法租房签约,在鬼怪家暂住,要住二十年的使者,最有可能就是冤杀金信的那位年轻的君主,根据金信的说法:

-当年我辅弼的那位王也是十七岁。

可是,当数十年后金信化身鬼怪时,见到的却是已被装殓的尸身,也就见不到君主死去时的容貌,若是二人相见不相识,也说得过去。更何况,金信无意间的解释已经说明了神挑选使者的另一法则:

-这是犯下不可描述的罪行,才会被罚去当生死使者啊~

是没错,本周剧情出现重大转折,另一根暗线已经浮出水面:

高丽君主与冤杀的王后之间的感情纠葛绵延到如今,将成本剧一大看点。

可是,谁又是王后转世?

不用问就是那位热心又妩媚,不问缘由就拍板收下池恩倬的炸鸡店社长。其实,从第二集亮相开始,炸鸡店社长就以淘气可爱又带有女性特质的做派引起一众看客的好奇——

这样性感到妩媚,淘气到埋怨,娇气又义气,还带点可爱的女子,究竟是什么人?

在使者与炸鸡店社长相遇当时,他就这样看着面前俏皮可爱的女子,眼泪忽然流下来,这痴痴的样子把女方吓了一跳,只好嗫嚅地问他:

-你,哭了吗?

…………

判定炸鸡店社长有可能是当年被冤杀王后的原因,当然不是因为使者见到她以后,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而是因为使者与炸鸡店社长相遇时,二人同时看中了同一样物件:

当年王后被害时佩戴的翠玉戒。

是没错,就是王后临死时手指上的那只翡翠戒指,戒面上浸染过王后的血。就在转换容颜的三神奶奶招呼使者买东西,还拿镜子对他照的时候,被光直刺双目的使者看到的不是盒子里的蝴蝶结或是发夹,而是一旁的翠玉戒,当他想要拿起的时候,戒指却被另一只手取走了,甚至还要戴在手指上,见他无端落泪,赶忙停手,跟他打个招呼说说话。从社长的表情来看,她对黑衣使者真是钟意,钟意到完全忽略了自己去算命时被嘱咐的话:

-要警惕戴黑帽的男子~

其实,算命的巫女也不算坑钱,至少还对她说了实话:

-你这个八字啊,情路简直跌宕起伏,还没个转圜的余地~

可是当她见到使者的时候,一下就被吸引住了,什么都忘了,开心地来一句:
【俏皮地捋一捋长发】
-认识一下吧,我是叫Sunny(阳光)来着~

甚至会在事后对员工池恩倬谈起:

-他真是目前为止我见到的最帅的男人~

分析到这里,不少观众可能都明白了,持有王后生前珍爱之物的人,一眼看中王后遗物的人,最有可能就是物件原先的主人。从使者王余的神态看来,那只翠玉戒最有可能是由他在生前赠给王后的定情信物,王后一直珍爱,故而念念不忘,哪怕转世再见,也同样一眼相中这样的物件。所以,在三神奶奶杂货摊跟前相遇的二人,一位是翠玉戒从前的主人,一位翠玉戒现在的主人,正因为如此,才看得到这只带有特别意义的翠玉戒。不过,因为王余流泪的奇特表现,想要戴戒指的人没有戴得上去,就抽手将戒指交给他。所以,炸鸡店社长桑妮一旦戴上这只翠玉戒,还有可能发生其他事。

这又是为什么?

按照朝鲜传统说法,经常举一些特别的例子,要人们不要购入古董,尤其是不要购买旧物,原因是旧物看似没有因为时间留下痕迹,实则留下了原先主人的印记,这痕迹被迷信的朝鲜民众称为:手垢。物件的新主人持有旧物之后,势必沾染上手垢,轻则带来一些不必要的烦恼和回忆,重则丢掉性命,而那些场景或是幻象,原本是属于物件原主的记忆。当记忆的漩涡打开,势必还要卷入一些无辜的人和事。信耶?从前在小说名作《美的灵歌》当中专门提到过一个关于手垢的故事:

富人家的儿媳买到了一只漂亮的古董柜,这只柜子在买回来的时候,看起来精致洁净,衬纸也是新糊上去的,完全没有旧物的样子,价格也便宜,这家的婆母也称赞儿媳的眼光好。老人在儿时从前曾经跟过娘家长辈去宫里玩耍,打小就是翁主们的玩伴,因此一眼就看出柜子是宫里的物件。可是买回不久,主人就开始做恶梦,总是梦见一位白衣女子将脖子套入丈二白绫当中,裙裾飘飘的样子,吓得她一下就醒了。等到回到娘家,跟娘家母亲提起这件事,才被长辈悟出,有可能是买到了张禧嫔的遗物。

张禧嫔是肃宗朝的后宫罪妇,虽是景宗生母,但却因为不德之事获罪,待查实收买巫蛊,诅咒仁显王后致死的事实之后,就被肃宗废为庶人后赐死。身后虽然得到景宗的册封,但始终无法正名,若是购得张氏遗物,物件的新主人显然无法平复怨气。

那么,最终柜子事件的结果如何?

柜子后来还是被主妇以娘家母亲不喜欢为借口退了回去,还多贴了钱,这就是所谓的“磕头买磕头卖”。

可是,手垢的说法放在本剧这里,却不会成为问题,因为,翠玉戒就是个引子,早该回到原先的主人那里去,如今与原主重逢,手垢只是唤起主人前世的记忆,为的是召唤当年的人到齐之后打开命运结成的死结。按照三神奶奶的说法:

-罢了罢了,不管是什么,你和你,你们都会付出高昂的代价~

注意:三神奶奶的原话不是在说惨痛,而是在说:“特别非常贵”,若要润色,说成是:代价高昂,更为符合原意。

翠玉戒现世,甚至来到使者王余的身边,究竟会带来怎样的改变?

从王余的表现来看,很不幸地,他和金信一样,罹患恋爱抑郁症,经常无端掉泪,心情压抑,却不知道是为什么,于是他也只好看着桑妮(Sunny)给他留的纸条,上面还有电话号码,然后把这当做是纪念品,看了又看,实在憋不住就去到今生初见面的天桥那里,等着这个有可能会路过的人。分析到这里,应读者强烈要求,回答另一个倍受关注的问题:

能分析一下那个王后的服饰吗?为什么说是仿宋朝的装扮?

从发饰来看,王后梳起的是额发偏分,后绾发髻的宫装发式,这样的发型在两宋画像塑像中很常见,然而最值得关注的是正面插戴的金钗:

从钗头款式来看,属镂空金钗头,造型为十几厘米长的弯弧,正面上为一溜尖拱形,中间高,两边依次低下。

但同样造型的头饰也同样可看作是分心,之所以判定为正面插戴金钗的原因是,分心在皇家女子插戴时往往成对出现,正面插戴的是前分心,插戴在后脑的是后分心,且分心头饰多用于明朝宫装,多采用金镶玉再镶嵌贵重宝石的办法打造,而两宋则以简洁为美,因此女性发饰多用正面插戴的镂空金钗,以示高雅简约之美。从王后佩戴的镂空钗头来看,应为正面插戴的金钗,而非分心。再看王后衣装样式,白衣吉祥金纹,交领,右衽,宽袖,颈部缀有白色护领,衣身前后居中开衩,裙装却并非明朝流行的马面裙或百褶裙样式,以深青为质,这是宋朝皇后常服中常用的色彩,而白衣却是因为自箕子朝鲜以来,殷人尚白,高丽朝仍以白色为尊贵,可见从衣装款式和发饰风格来看,都是两宋风气更胜,因此判定为衣着发饰更类仿宋样式,而在未对元朝称臣之前,高丽尤其推崇两宋之风,从服装饰品到文化风气,无一不模仿两宋之风气行事,相似之处不胜类举。

请关注以上形容,这就是在金信眼中,最后见到王后时的样子,也是高丽君主念念不忘的影像。在郡主生前居住的地方,金信甚至见到了桌案上堆积如山的画卷,都是死去的王后画像,有不甚满意之作,也有得意画作,已经装裱待悬挂。可见,在金信死后的日子里,君主也在承受折磨,唯一让他念念不忘的是死去的王后,所以他的余生都在思念王后,把记忆中的她以精致的笔触描绘,画作极为精细逼真,也可以认为,待金信死后,君主的余生似乎都在为王后画像。正因为王后在永诀之前处之泰然,甚至不屑于向君主乞命,死状过于凄惨,这才给金信留下深刻印象,让他心痛不已,以至于化身鬼神后头一个来处理的就是生离死别之恨。

就在见到王后画像成堆的那一刻,念及前尘往事,一心复仇的鬼怪金信泪流满面,这才是数百年后,金信看着电视里播出偶像团体的美少年们尽情跳舞时喃喃自语所说的话:

-如果见到他,我会对他说:宽恕他。

的由来。为什么要说原谅的话?

那是因为按照高丽国所崇尚的佛学所说,君主冤杀了忠臣和王后,自己也未能幸免,以信仰所知,受到了最可怕的惩罚。佛曰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对于君主来说,这几样都没漏下,都占全了,生老病死是无法避免的事,但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这三苦全来自于他冤杀忠臣和王后而来,可说是咎由自取,这让化身鬼怪的金信如何还能继续保持埋怨的心?金信说要原谅的话,是来自于他对君主所受之苦的懂得。说到底,虽然被冤杀,死后还被污名所苦,气到无法自持,但金信无疑是最懂君主心意的人。

分析到这里,再来回答读者提出的另一个问题:

有分析认为王后名叫金善,就是金信的妹妹,跟将军金信没有私情,你怎么看?

见言叹气,首篇通篇都在说忠臣和王后被冤杀,被误解,也在分析君主的嫉妒之心,但就是没有提及金信与王后有私情,君主只是嫉妒金信与王后相互理解信任,敢于托付对方,却并无实据指摘二人私通。即便王后闺名金善,就是金信的亲妹妹,也不影响前篇分析的结论:

高丽君主仍然有可能因为嫉妒之心,冤杀了忠臣与王后。

高丽是一个伦理道德观念异于朝鲜其他朝代的王朝。在高丽时,为维护尊严,巩固权势,维系家族血统的纯净,手足可通婚。因此在高丽王朝,多的是侄女嫁叔父,表兄妹通婚,兄妹成婚的实例,就连近期风行一时的几部历史剧,演绎的也是光宗故事,真实史实就是光宗为巩固权势,迎娶同父异母的亲妹妹皇甫宫主。从当时伦理方面理解,若说君主疑心金信与王后私通,也并非没有道理,在高丽时,豪族中的亲兄妹确实可以成婚。

提起过去的故事总是沉重,谈到现在的故事,总是会被观众激动的讨论逗乐:

男一和女一怎么毫无火花,反而男一和男二有CP感?

火花就意味着在剧中所见,男女主人公确实心生爱慕,互有好感,爱到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情意。说到火花,这就如同是韩剧创作的礼物一般难得。若要主推爱情戏,男女主人公没火花,那简直就是灾难般的现实问题。不过在本剧当中,池恩倬最初对金信告白心意,为的就是吃饱饭,有人收留,有地方住,日后她对鬼怪大叔多次告白的出发点都是为维持生活,这与她孤儿出身,为谋生计,为求学,不得不早婚的无奈选择是分不开的。所以,为穿衣吃饭而有的告白,能有多少爱情的成分,说不好,若是最初就火花四射,反而有些奇怪,但鬼怪金信对池恩倬,却是从一开始就入心入眼:

最初在雨中相遇,撑伞插件而过的金信一眼就看到了没雨伞的池恩倬,他甚至还多事地看到了她与他的未来,因此回家后静坐想了很久,甚至忘记点灯,还是老会长帮忙,这才点燃了蜡烛。

之后再见,是池恩倬生日那天海边祈祷,原本金信只是待在自己的世界里,持花伫立,拿的还是象征恋人的花束:荞麦花,可见仍然在想他的新娘是谁,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求仁得仁,见到召唤他的新娘。正因为对方懵懂又迷糊,这才会让他毫不客气地问了半天:

-什么呀?

-怎么啦?

送出手中花束,也是无奈,可是从池恩倬的笑脸来看,她高兴地认为这是宿命也是告白,告别的结果……应该有钱用有饭吃对吧。实际上,自打见面开始起,池恩倬就称呼金信为:

-大叔,我爱你~

从后来孔刘与金高恩二人的对手戏来看,已经充分说明本剧编导对主人公的考虑:

主人公需要有演绎年纪相差较多恋人的演艺经验,其中,男主人公的扮演者必须具备扮演大叔级别恋人的资历,由于人物设定,女主人公的扮演者必须符合外貌少女化的要求,既要体现高中生的懵懂纯洁,也要展现无法言喻的性感气质。

是没错,性感是一种气质,不是穿着暴露,姿态放浪就可以办到,真正的性感就是随身而来的吸引力,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更多行为表现,但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在告诉人们:来我这里,爱我吧爱我吧。从这一点来看,放眼整个演艺圈,真没有比孔刘更合适的人选了,【咖啡王子一号店】当中塑造的年长恋人形象可说是韩剧大叔级恋爱故事作品的标杆,至今无人超越,而金高恩塑造的韩影【银娇】当中展现不经意性感气质的自然演技,当年横扫了各大电影节的新人奖。此后,韩剧【奶酪陷阱】当中出色的本色表演,也为她的人气奠定基础。更何况,论及与年长恋人的交往,也没有比金高恩更加合适的人选:

她本人就是一名有着与年长恋人相爱经验的女孩子。

就在夏天里所属社公开金高恩与电影演员申河均的恋爱消息,这其中,金高恩生于1991年7月2日,时年二十五周岁,申河均生于1974年5月30日,时年四十二周岁。二人年龄相差十七岁,却仍然能够相处愉快。从这一点来看,金高恩确实更有资格担当女一号。那以后会不会有火花?往后看,否则只看当前鬼怪金信与使者王余之间火花四射的互怼戏份,也够精彩的了。

感情不好比较,但非要比较,金信显然比池恩倬爱得更深,更为在意。他不给五百万元是为持续见面,继续与池恩倬保持俏皮召唤,相互问候的关系,他给出五百万元,也是为持续见面,继续保持召唤关系,原因都是因为他比自己想象的,更为在意池恩倬。哪怕在他误认为女方不是他想要找的人,看不到他身上插的宝刀,也不会影响他对她的关注,否则就不可能出现不让使者睡觉,非要帮他看造型的荒唐事,更不可能会在深夜里现身高阶之上,默默地看着她向游魂们询问自己出生时发生的故事,当然也就不可能发生带着使者去救人的场面:

天晓得,在那样的情况下,池恩倬吓到差点没晕过去,当然不是被路灯一盏一盏爆开给吓到,也不是被两位身材高大,面容清瘦的男子在深夜里着玄衣,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车前,而是被突然一分为二的车,她是被还在保持匀速行驶的半辆车给吓倒了……

池恩倬知道的是,鬼怪金信生气起来就会做些异常的事,比方说把一条路给隐藏起来,两天后才能显现,害大家叫不到车,只能步行离开,池恩倬不知道的是,金信为救她,使出了鬼怪对待亲人一样的愤怒,在九百年前类似的情况下,鬼怪愤怒拔刀之时,海船被劈开,海水倒灌,船员落海,全船的人都罹难了。而这次金信因为池恩倬的担心,留下两名劫持者的性命,真是特别开恩,说要坏蛋他俩懂得感激,真不是客气话。

对于金信来说,池恩倬能否看到插刀,是一道分界线:

在金信确定池恩倬看得见插心宝刀之前,他对池恩倬的感觉是在意到无法自拔,见面的时候起劲毒舌,不见面却又特别挂念,总是希望女方能够召唤自己,稍有不见,就会紧张到自我检视,唯恐自己做的不好或是不够帅气;

在金信确定池恩倬看得见插心宝刀之后,他对池恩倬的感觉是纠结矛盾,深陷无法不爱,又无法不安息的残念当中,深受困扰,既无法放开对方,想要更多爱情生活和回忆,想要延迟安息的时间,又想速速解脱,纠结到后来,甚至觉得那么想要的解脱和安息也不见得是件好事。那是因为,身为鬼怪的金信,在这世上也有了牵挂,牵挂就意味着深深的羁绊,池恩倬就是这世界对金信的羁绊。

距离产生美,世人总爱关注距离很远的东西,并以此为念,而对近处的人和事忽略而过,这才会有灯下不明的情况出现。靠的太近,容易错过最重要的瞬间,灯下不明不仅意味着熟视无睹,视若无状,也意味着置若罔闻,就如同开心到飞起的池恩倬完全没意识到鬼怪金信是在跟自己告别。在鬼怪金信的爱情记忆里,深秋时节的深夜约会,就连花都开好了,可是他深爱并且在意的新娘,也许就要拔出插入心扉的利刃,送他去到另一个世界。金信的纠结还会继续吗,插入心间的宝刀会被顺利拔出吗,鬼怪真的会安息吗,如有疑问,请继续关注下篇。

该片热门剧评:

人鬼神之间的浪漫爱情:韩剧《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

  《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是韩国tv..

秦时啸歌评分8.6

【求索之路】第七篇

谢绝转载 谢绝引用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

Wendy0608

【求索之路】第六篇

谢绝转载 谢绝引用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

Wendy0608

【求索之路】第二篇

谢绝转载 谢绝引用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

Wendy0608

时尚又搞基的男神:孔侑

2016年是孔侑的丰收年,三部电影(男..

仲山奥理评分8.0

更多 14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