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人间四月天>剧评>翅膀的命运是迎风

翅膀的命运是迎风

电影中文名

人间四月天

2010-04-24 22:20

dingding2457296

dingding2457296

想看 - 评分8.0

 

     月天热播的时候我还在小学,对黄磊这个老实巴交、戴着圆眼睛的书生气男人憔悴地回环辗转于若干女人间不太感冒,调台的时候更留意还珠格格那样的,在古派保守的背景下极尽绚丽大胆直白之能事,山无棱天地合的悲壮之后是众望所归的其乐融融,导致小女孩们都幻想做格格嫁阿哥,承欢皇阿玛膝下。

    后来高中学了《再别康桥》,我不自觉地拧眉皱眼,拗着语气和音调,想要复原那种美美作作的意境。看到黑白模糊的照片,林徽因居然契合了自己想象,平静干净的眸子,民国剧里修身得体的学生装百褶裙,黑亮的小巧的皮鞋,有图有真相,顿觉更美。再后来,接触到一些书籍资料。一个天才诗人的凄美寻爱历程,或是代表一个年代的青年男女情感纠葛,其中不免参杂着似假非真莫衷一是的野史,愈加让我后悔当初怎么没好好看,弄清楚这一男三女的纠结故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那么人间四月天到底是在反映和呼唤爱情最淳朴最本真的一面,还是披着现实有据可考的外衣,实则上演一场“不是历史,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的山寨琼瑶剧?

    现在我只能说,这样传奇的人,这样引人唏嘘的命运虽然罕有难遇,但或许是存在的。“翅膀的命运是迎风”。徐志摩之所以是一个非凡的诗人,就是因为他和我们寻常人的想法不同,他让爱情驾驭自己的生命,用爱情去丈量一切。因此,即使是对礼义道德有所顾虑,任何世俗的观念都不能束缚他,他也只是在单纯而又偏执地追求自己的爱情。他明明在找寻阳春白雪的真爱,偏偏不幸地滚落凡尘俗世,在不合适的辰光处处碰壁,狼狈不堪。从“许我一个未来吧,我知道我在你手中,非生即死啊”,到“我将寻访我人生之唯一灵魂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最后为林徽因和陆小曼坠机而亡,不得不说是冥冥之中钦定的最好归宿。

 

“你信不信,他答应了你,还是会赶来的”

 

 

     林徽因大概是徐志摩的初恋。她也的确具备了成为这个奇才诗人的初恋并从此令他魂牵梦萦的全部特质。美丽大方的气质,聪慧独到的思想,丰富的审美能力和广博智力活动兴趣。淡淡雾霭中,小鼻子小脸的周迅别着发卡安安静静地蹲坐在船头,盈盈眼波望向另一头无心撑蒿的柏拉图恋人,勾画出了这个随康河水无声流淌的时刻最为充盈秀美的爱情图腾。像大多数初涉爱河的人一样,浸淫在意念中的乌托邦,哪怕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什么也不说,皮肤的碰触和睫毛的翕动自能过电似的载着热情阵阵袭来,搅得人心猿意马。任何他人以为的毛毛雨,在自己眼中都是惊涛骇浪。更何况这两个别样的文人墨客邂逅在如此别样的境遇,在新式与旧式的情爱里矛盾挣扎,却挣扎不出个所以然,于是愈发迷茫固执地散发着他们的多情。

    然而林徽因最最要命的魅力,是拥有一颗和志摩同样遵循自由,却偏偏稍胜一成火候、让人始终无法完全企及的心。她认同并依恋徐志摩为自己今生难求的灵魂伴侣,但不奢求这段关系以婚姻这种形式完成升华。她爱梁思成,这是可以肯定的,至于与徐志摩相比是多还是少,还是少去追究。但从今天看来,这个聪明女人为自己的爱情作出了最聪明的选择。因为像这样一对传奇眷属的感情历程,靠的是同等付出的珍惜之心而非制度的保证。若他们婚配,便光耀了婚姻制度;若不婚,则照亮体制外的情爱关系,成为一段美谈。实际上对他们而言,婚或不婚则无损于山盟海誓,不能稍减对方的情与敬。

    说到这里难免又要牵扯到林徽因、徐志摩、金岳霖的多角关系,深沉地问出“男女之间有没有纯友谊”或“分手之后还能不能做朋友”这类神经质的经典无解命题。以上几位恋爱达人不早不晚地被撮合到一起,给了我们一个肯定版本的答案。可是“哥只是个传说”。我更愿意让林徽因走下后人铺设的圣坛,从一个渴望安全感的普通待嫁女性的角度来解释她的选择。他的爱,他的浪漫,他的诗开启了少女心中深藏的浪漫情节,但这种荷尔蒙分泌模式仅适用于珍藏限量版的初恋。无论横在眼前的是内心挣扎还是社会阻挠,当你放弃了自己的一套哲学奔跑过去,敲开那扇门时,等待你的会是同样热情的拥抱么?还是会让你彻底认清现实的幻象?不消说,还是选择经济适用型更为实际,月朦胧鸟朦胧的心结,就让他成为心口的朱砂痣。如徐志摩为了奔赴林徽因的讲演死于坠机,如林徽因默默地捡回一块飞机残骸泪流满面,如梁思成在一旁轻轻地说:“即使明知有不测,你信不信,他答应了你,还是会赶来的。”

 

“愿你们这是最后一次结婚!”

 

 

    这是梁启超给徐志摩陆小曼的毒舌证婚词。

    豆蔻年华追求的是精神上交流的柏拉图式爱情,和陆小曼则是另一种充满激情的西方式恋爱。她是风情万种的社交名媛,懂文懂戏,动如脱兔,静如处子,与前夫王庚感情冷淡。遇上徐志摩这个似天外来客般闯入的痴情诗人,两个同病相怜的人一见倾心,冒天下之大不韪成婚,却因为陆小曼的奢侈生活习惯和难缠娇气的性格,让徐志摩后半生劳碌奔波打拼生活,他终于没得逞幸福,英年早逝。

    前一段精疲力竭感情的无奈与决绝从某种程度上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与林徽因相比,陆小曼就像硬币的另一面,现实、深谙事故,却又娇俏可人,一颦一笑一嗔一痴,王庚这样英俊、挺拔的国民党高级军官尚且招架不住,何况徐志摩这种在初恋中伤痕累累的多情诗人,一旦偶然地翻开这一面,便就此欲罢不能,使他们的相遇、他们的忍泪和灰心渐渐化成了愉悦和希望,拉开了这段万众瞩目的惊天爱情序幕。

    了解这段姻缘的人通常会鄙夷厌弃陆小曼,女性居多。呵,不负责任地归纳起来,她就是那种让男人喜欢、让女人讨厌的美女。是啊,广大善良勤劳的女同胞会义愤填膺地说,陆小曼有什么好?凭什么让咱们徐志摩要死要活还赔上一条命?!她不就是漂亮么?不就是有点小聪明小灵气么?不就是懂得欲拒还迎、打个巴掌给个甜枣么?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就是这些让人不屑的小性格点中了大多数男人的死穴,这个女人使志摩诗中的臆想在现实中达到最好的平衡,让浪漫的爱情在制度中变得可行,甚至有望带来丰硕的果实;我们也因此被迫看清,在某些不争事实面前,不食人间烟火的翩翩情圣也不能免俗。比大多数故事情节略高一筹的是,不论小曼如何骄奢易怒,徐志摩实实在在地做到有始有终,在这份来之不易的亲密关系中倾注了全部的爱。但是他们既要竭力去战胜自己的心,又要受得了生活琐碎的打磨,于是浪漫被晕染得面目模糊。睿智如梁启超,一语成谶。

 

“过山,过水,走就是了”

 

 

    小时候可能缘于小女孩对“做新娘子”的敏感,印象最深刻的镜头是片头曲张幼仪被掀开盖头的一幕。可是在这一幕里,红盖头里的人没有像我期待的那样,无限娇羞地扭过脸去朝下45度,撇着樱桃小嘴,眼珠溜溜地、满怀期待地转,一边红着脸维持着早已轰然坍塌的矜持。而这是多么惊恐的一张脸。刘若英的面孔在厚厚的脂粉和红唇点缀下愈发惨白,梳着老式的桃心形刘海,一双眼睛大大地、惊异、期待又无助地望着眼前的夫婿,似乎要在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上望穿自己的未来和小心翼翼有所期冀的幸福。这样的眼神和境遇,加上本身就算不上漂亮,张幼仪的爱情在掀开盖头的那一刻似乎已经被踢出局,连同徐志摩原配夫人的身份一道,安安静静地被埋葬在乡下老家。

    可是最后才写到她,不是因为她最不美丽、最鸡肋、和徐志摩的感情最平淡最不够撕心裂肺,而她真的是那种越品越有味道,让人肃然起敬的女人。当徐志摩周旋于佳人与诗篇中风花雪月时,她从一个“被甩”的单纯木纳的封建乡下姑娘,到出任上海女子商业银行副总裁、服装公司总经理,完成了自己艰苦卓绝的涅槃,眼神惊恐不再,代以善良、坚定、自信。有一回她返国探亲,晚饭后与母亲坐在古旧的大堂里喝茶。母亲心疼她。她把玩着手中的耳环安慰母亲:“我从不识半句洋文,到现在能用德语和房东太太吵架;从一个完全足不出户没有用的女人,到现在能千里迢迢地把彼得从德国给带回来,这一生应该没有什么再值得害怕的事情了。”

    少女张幼仪曾把人生是一栋只能建造一次的楼房,必须让它精确无比,不能有一厘米差池——所以,她太紧张,总害怕自己做得有失分寸,害怕行差步错。当她将自己的喜悦依附于他人的肯定,一再希望、努力、失望后才发现,原来自己并没有选对真正想要的方向。“许多的梦想就像黑夜中的黑马一样,披荆斩棘头破血流,依然只是暮色中的一个暗影。左突右撞后,只有放弃,才能迎来一个悲壮的黎明。”

    在跨过那道坎之后,张幼仪仍旧保有着纯真的品性和匪夷所思的宽容大度。她深得长辈喜爱,离婚后甘愿做志摩父母的义女,多年如一日侍奉双亲养老送终;自己五十多岁结了婚,还在为徐志摩的事操心,操持在台湾出版的徐志摩的全集。在她晚年的自传里还有个奇怪的观点:徐志摩和张幼仪离婚,后来跟陆小曼结了婚,张幼仪不恨陆小曼,恨的是林徽因,恨的原因不是因为林拆散了他们夫妻,而是因为林徽因既然答应了徐志摩,后来却没有和他结婚,把徐志摩甩了。她处处都是为徐志摩考虑的,就是离了婚,她还是徐家的人,至少把徐志摩当作自己的弟弟来关心,甚至徐后来对她十分依赖。在徐志摩焦头烂额之时有她在身后的慰藉和鼓励:“志摩,其实有什么不能选择。也挺简单的,就先学着认命,然后接受所有最坏的事情,看看还能怎样。过山,过水,走就是了。”她的豁达程度以致不问图什么、为什么、能得到什么。“世间不是只有一种情分,不爱并不代表无情。如果照顾徐志摩和他家人叫做爱的话,那我大概是爱他吧。”她就是这样的人,纯洁、直率、不可战胜,来路坎坷却不容任何看客同情和怜悯。

   

以爱之名?  

    徐志摩的诗真的很美。

    “只为听一曲夜莺的哀歌 ︱ 我依暖了石阑上的青苔 ︱ 青苔凉透了我的心坎 ︱ 但夜莺不来 ︱ 夜莺不来”。
    “我只遵循我自己心里的声音,人的皮囊尚且不值几个钱,更何况是道德的外衣。我不披那外衣,我要我的灵魂和爱情。如果它在天上,我就飞上天;如果它在海里,我就潜进海。”

    在这些诗里,爱情被冠以了无可置疑的崇高地位,让你相信让你记住,在爱的名义下没有对错,无论你将面对的有多么强大、巍然,无论是礼教是道德是神明还是地狱,一切的一切没有对错!

    其实我更认同“以己之名”。诗,爱情,婚姻,生活,这一切一切的浮光掠影幻化变迁,所有或悲恸或欣然的结局,都归根于当事人的选择。小时候看电视剧,看不懂的时候就缠着大人问:“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啊?”后来知道在很多的情节里,好人坏人不是一下说得出的,有的人就是有时好有时坏;上学之后做判断题,非勾即叉,偶尔有模棱两可的,老师会说怎么可能半对半错!后来发现,有些疑问老师一时也答不上来,推来推去只好改动题目了事;再后来说到似乎黑白分明的娱乐圈潜规则问题,有的观点却认为这当中并不存在非善即恶,而是个人选择问题。人在个人基因、出生成长环境和打拼过程的影响下作出自己的选择,有的选择可能令嫉恶如仇的你不齿,气得食不知味夜不能寐,可人家照样活得好好的怡然自得,继续秉持自己的生存信条。其中对对错错,真想要一一弄清,恐怕天下会更不太平。有人说林徽因清纯可爱但不懂事,陆小曼就是个放浪形骸的交际花,徐志摩潇洒多情却认人不准过于优柔。。能说他们有错吗?性格使然而已。徐志摩有时候的确残忍,可是每当想起他是那么想要追求一份人间不该存在的如此纯粹的爱情的时候,就觉得这不是残酷和不残酷的事情,正是这份无人能有的执着成就了他,使他和他的诗一同被人铭记。他生命中的三个女人各有自己的成与败,后人的评说判断她们有生之年听不到了,在合眼之前闪过脑海的,是遵从内心的悔与无悔。

    今天的爱情,只怕无法作为暗怀小资情节的男男女女生活的唯一理由了。那就稍让一步,不全为爱,但求为己吧。

    既然作了翅膀,就勇敢迎风。

 

 

该片热门剧评:

你是人间四月天

你是人间四月天 前言 最近一段日子..

一昼书评分9.0

何必许什么未来

终于看到了这部剧,像是完成一个夙愿。..

易小云云

对电影《人间四月天》的一句话影评

曾经一度围绕了一股“人间四月天”的气..

非薯评分8.0

文艺不赚泪的爱情

以前对徐志摩的了解仅限于《再别康桥..

qoge评分8.0

你是那人间四月天

那时候的电视剧二三十集,不是很好吗。

梦见了天使评分7.0

更多 9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