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31 张图片 
12 位演职员 
61 条剧评 
7 条新闻 
更多  
The Bund

总剧情

  文强(周润发饰),热血爱国,因参予学生运动而被捕下狱。出狱后,转而追求名利,立志出人头地。强无意被卷入一黑帮火并,被头目罗致加入,亦因此结识了在贫民区长大的丁力(吕良伟饰),两人结成好友,并同在黑道中闯出名堂。后因缘际会,为叱上海黑白两道的冯敬尧(刘丹饰)之女冯程程(赵雅芝饰)解围,后加盟冯的集团,成为黑道中炙手可热

展开

  文强(周润发饰),热血爱国,因参予学生运动而被捕下狱。出狱后,转而追求名利,立志出人头地。强无意被卷入一黑帮火并,被头目罗致加入,亦因此结识了在贫民区长大的丁力(吕良伟饰),两人结成好友,并同在黑道中闯出名堂。后因缘际会,为叱上海黑白两道的冯敬尧(刘丹饰)之女冯程程(赵雅芝饰)解围,后加盟冯的集团,成为黑道中炙手可热的人物。另一方面,程程对许文强一见倾心,但许文强恐负累佳人,虽深爱却未表露。双方的保留,不只令两人遗憾终身,同时更引出二人与丁力之间的一段错综复杂而又刻骨铭心的三角恋情。

  许文强虽热衷名利,但爱国之情犹在,他无意发现冯敬尧与日人勾结,残害同胞。权衡之下,暗里破坏冯敬尧的阴谋,令冯敬尧损失惨重。冯敬尧根查真相,雷霆震怒,下令追杀许文强。强迫得放弃一切,只身逃往香港。许文强抵香港,幸得贫家女旺娣一家照顾。许文强因感恩而对旺娣渐生爱意,同时,对追逐名利亦已生倦意,遂决定在香港生根,与旺娣成婚,重过平淡生活。可惜,冯敬尧对许文强绝未放过。一日,许文强外出返家,惊见全家惨死,痛不欲生,立下毒誓,必要血洗冯家。许文强重返上海……

分集剧情

第1集

  海,有“冒险家乐园”之称,华洋杂处,品流复杂。本剧集即由这光怪陆离的社会展开。许文强衣衫褴褛,神情憔悴,孤身一人,抵达上海,在街头踽踽独行,巧遇两黑帮人物火并,文强与小贩丁力眼见势色不对,即走入牙医档内暂避,两人由是结识。文强访友无着,暂在丁家栖宿。一日,文强无意间在街角听得消息,知自己要找的交际花方艳芸会在沈富翁丧礼灵堂出现,即往灵堂,与芸相认。两人细语话旧,芸携之返家,并要介绍强认识上海大亨,又为之添购新衣。强得机任职美华戏院,因得李姓主持人赏识,为旧人阿炳所妒。一日,邻近丽都戏院把上映中的画片抢走,炳正中下怀,以为强必束手无策,谁知强单身直入虎穴,击退强徒,把片要回。李对强嘉奬,炳更气极。一日,丁力在街角打败力士,为炳赏识,炳收买丁力借刀杀人,要力伺伏路边,待李、强与芸三人,共进七重天夜总会时,即以利刀闪电刺杀。

第2集

  出击失手,为强所认出。力逃脱,返报炳,炳欲杀力灭口,幸力死力抗拒得免。力逃返找友人长贵,强亦寻至,力终认系炳主使,强先为力治伤,再商议合力对炳。强向戏院主人李望麟透露炳的阴谋,李召炳询问,炳以袖中飞刀刺杀李,随与强格斗,炳被击毙,众慑于强之神威,推举为美华戏院新董事长。强往访芸,清还旧久,芸满有感触,谓强已受上海风气腐蚀,非复为一爱国青年。上海法租界闻人冯敬尧,闻强继起主持美华,乃派出手下阿祥见强,要照旧章,抽取收益,强不允,要祥回报冯。冯邀强与力二人参加家中的派对,一时绅士富商云集,独郭祥中途遇蓝衣队队员暗袭,受伤后仍支持逃入冯家,蓝衣队中人追入冯家,指名索人,冯拒之,队长声称所捕者为汉奸,冯进退失据,方寸大乱,忽心生一计,出大厅找强帮忙。强允之,乃与丁力磋商,丁力往找兄弟对付蓝衣队。

第3集

  力设计,先使一着火的救护车冲向蓝衣队员,随即领众兄弟,包围蓝衣队员,展开厮杀。力等终把包围冯家之蓝衣队员击退。冯邀强、力二人到府面谢,并邀两人加盟,二人意志坚决,表示要独闯世界。冯为示对上次二人帮忙的感激,决对二人所管辖地盘,不再抽取佣金。法商杜邦邀冯手下阿祥在哥尔夫球场边商讨买卖,杜邦透露法政府将发展汇北货仓一带,欲趁消息公布前,有意在此地带大批买地,赚取利润,但谓其中有纺织厂东主陈连山不允让地,要祥出面解决此事,给予重酬。连山态度顽强,拒让厂地,祥乃连施毒辣手段对付。山终不屈。祥又侦知山之子陈翰林将自北京回沪省亲,命杀手混入火车之内,伺机将陈氏父子暗杀。谁知与翰林同时返沪省亲者,尚有冯敬尧之女程程。到冯、陈两家分别到火车站接车时,杀手发难,与冯同往接车之许文强瞥见杀手之举动,即与杀手展开混战。就在混乱之间,杀手胁持程程退入站长室,作为人质,与冯敬尧展开讨价还价。翰林为救程程,堕地受伤,为强救回。冯彷徨无计,文强乃冒险与杀手谈判,经过一番波折,程程终于被救出,杀手亦被冯手下击毙。

第4集

  救出程程,送之返家,程一面深深感激强救命之恩,又从闲谈中知强曾在北京入读大学,因有好感,渐且转为爱意。冯为答谢强救女之恩,邀之晚宴,强为提防老金对所主持下的夜总会有所不利,要返夜总会坐镇,不暇赴宴,只派丁力代表前往。强主持下的夜总会,因招徕有术,生意滔滔,而老金的碧瑶夜总会,生意一落千丈,老金盛怒之下,约强到老正兴谈判。翰林对父表示心迹,有志从军,并不理其父反对,一意孤行,翰林前往找程程说明此事,其意以程必加挽留,谁知程已移恋于强,对翰林从军,反示高兴。到翰林因体能不及格落选而回,又无一语安慰,令翰林反感。程要多找机会接近强,藉词借书,前往找强,强刚不在,程心不息,多方追踪之,一直到教堂内,才见着强。强反应冷淡。程女友汪月琪又讽程强求爱情,程郁郁不乐。一日,翰林在公园中见强与程漫步,妒火中烧,回家之际,其父又着翰林前往强家,答谢当日相救,令翰林更为愤怒,但终按下心中之火,与父访强。强直认与程只是普通朋友,要接近她,无非欲多知一些冯敬尧的消息。丁力恋上女子贾依人,向之极力追求,谁知此人亦为老金认识,因而,老金痛恨丁力不已。

第5集

  金为报复力夺去情妇,派出打手,到强、力主持的夜总会肆意捣乱,强认系力招致恶果。一夜,力过街头刚与贾依人分手,即为打手胁持,带见老金。而依人回屋,惊见巨变,其狗“宝贝”倒卧屋内死去,家中一片凌乱。金见力后,直斥力夺其所爱,令其失威,再不能在租界立足。加上力的言语冒犯,金令手下把力毒打,再用汽车把力送回,推之下车,令强、成等人大惊,并追问力何以致此。力尚未答毕,即告晕厥。力醒后,不敢向强透露金所提出道歉条件,对成表示,即然祸由己起,应由己设法解决。力再找依人时,已人去楼空。强找冯敬尧出面,解决与老金之纠纷,冯只允作中间人。另一方面,力要用暴力对金。一日,侦知金在一理发室理发,即纠众把金杀死,到强知悉欲加制止,惜已来迟一步。金死后,上海滩各堂口恨强等逼人太甚,联合一起,向强辖下的赌场、夜总会捣乱,强、力侥幸逃生,只好回力母亲旧居棚户暂避,冯敬尧心中暗喜,认强、力势力既失,不久将会为己效力,力亦有意向冯投效,独强不愿,要与力分手,前往广州,力情急之下,乃出苦肉计,强终打消往广州之意。

第6集

  敬尧召众部下,宣布强、力加盟建中公司,并让出总经理一职,由强出任。强与力出外用膳,正苦于座位难觅,巧遇程程,程与店老板相熟,即为二人觅得座位,程并贺强加入其父公司工作,又对强大献殷勤,唯强反应冷淡。冯为安抚二人,对二人起居生活均加照顾,力亦戮力工作,一日,把一出千赌客殴至半死。强要与外商角逐,竞投自来水厂,冯一力支持,并招待记者借此机会宣传,谓若自来水厂竞投成功,一定改善上海的供水服务。就在此会中,强与旧友秋白无意重逢。强邀秋白到办公室详谈,程桯又闯入,送强领带,强交还货款,程极没趣。一日,程程险被公共租界帮会所派人绑掳,幸强及时救回,程恐惧成疾。出千赌客不忿为力所伤,收买乞丐,到夜总会门前骚扰人客,强、力又寻得主使的出千客所在,将之慑服。强直找摩利士,把摩手下制服,劝摩与冯和解。冯嘱强往见其女程程,强无奈往见,程又对强出现,极表欣慰。强故意把曾入狱事告程,使程不对之痴缠。陈翰林一心要改革社会弊害,不听父母之劝,加入上海巡捕房工作。

第7集

  林初任巡捕,与九、广等初出办案,即取得佳绩。广并带之往卖笑场所见识,又带之前往各处收规,翰林对这一切,都很陌生,也感不满。到均分所收得的黑钱与翰林时,翰林又将之退回给九与广,令两人莫名其妙。广只好谓钱暂存他处,若翰林要用,随时奉回。翰林到处冚赌,一日失利,幸赖安南巡捕救回。冯敬尧嘱强与爱女程程加一餐舞会,会后程热情如火,唯强仍是一片冷淡。无意间出语伤及程心,后只好温言慰之。翰林之母见林尽忠工作,日渐消瘦,劝之辞职返助父业,翰林不听。翰林连连冚赌,且涉及九所包庇者,九心生一计,故命翰林向力所开设的「大乐天」下手,翰林不知中计,果然与广同往。结果,强、力连手,把翰林击败。幸强认得翰林,即为之治伤,并加以开解,谓上海社会,重财重势,任职巡捕者,必要同流合污,始能立足。翰林已有所悟,乃一改故态,与九等同进退。「七重天」曾被巡捕围搜之事,事闻于冯敬尧,乃赫然震怒,一方面责力不予报告,再找着总巡捕,加以申斥。程程向强三番四次示爱,均遭冷待,程已感失望。一日,向父坦言要留学法国,远离上海这伤心地。

第8集

  敬尧答允其女赴法留学,称如此一来,可以了却一件心事。强、力为程饯行,程失意,匆匆留下外衣,即告辞出,强追及送回,路遇街头惨杀,强感触无限,谓他日自己亦可能如斯下场,故莫累佳人,成为寡妇。强为避免程更伤感,不往送机,只以电话致意。程终不走,折返找强,声称不怕变成寡妇。上海工部局要新选三位华籍董事,冯志在必得,嘱强出力奔走,又收买交际花范媚色诱日人大岛。冯又一时高兴,向工部局几个董事保证球赛赛果,上海联队同日侨队会胜利物浦,作为讨好手段,并嘱强做了手脚。不久,有报纸把此事揭穿,冯赫然震怒,嘱民往报馆交涉,原来撰述人竟然是强的旧友秋白。强乃收购报纸,秋只好黯然辞职。冯因贿赂利物浦队事,声名狼藉,一日主持大厦落成典礼,群众嘘声四起。秋又在公园演说,攻击冯对文化人迫害。强、程路过,群众认出程乃冯之女,纷投石袭击,强、程急逃去。报上续有文章攻击冯敬尧父女,力认为显系秋白所为,要替强出头报复,随即往找秋白,将之打伤。不久,秋白住所起火,秋被烧死,强知此讯,责力不是,力否认曾杀秋白。程游杭州后返上海,得闻秋死,向父追问秋为何人所杀,冯支吾以对。

第9集

  白死后,报上仍不时刊登有关他的死讯,冯不悦,令手下阿祥设法制止。膳次郎等三数日本人,表面上为日本商人,实则为日方间谍组织天龙会份子,近日派出女间谍山口香子,秘密到上海活动,与冯敬尧有所勾结。中国情报人员张达生获得讯息,即登上船上,跟踪香子,并且通知在上海的精武门中人赵景垣,嘱在上海接应。惜达生身分被香子识破,并在船上用计把达生害死。景垣上船接应不获,随发现船有死尸,后查知竟是张达生,不禁大恸。香子到达上海,与冯勾结,要大展拳脚。冯宴请香子等一众日本人,并介绍强、力与之认识。强见香子似甚面善,疑系旧识。纱厂老板王汉魂,与赵景垣为友好,与冯力争工部局华人董事位置,冯惧不能取胜,求助于香子,香子乃巧施美人计,在华人董事揭晓前夕,把王弄死,令冯除去敌手。陈翰林奉命侦查王之死因,往找强套问,强否认与此有关。赵景垣师徒对香子的身分,一直怀疑,并不间歇的加以跟踪,赵之徒弟刘明,更曾为香子银针所伤,对之印象特深,香子对赵师徒亦恨之入骨。一日,赵、明两师徒在茶馆品茗,突有人加以袭击,香子并化装为老妇,把赵刺死。

第10集

  景垣丧命,刘明幸得逃脱。一夜,明纠党到“味之素”货仓纵火,此后,上海日本机构不断有不利的事件发生。香子责冯对上海日人保护不力,冯谓已嘱巡捕房加紧缉凶。香子随又指出一切与精武门有关。一夜,明往夜总会找强,出示夺获之香子秘密武器小金铃,并说出香子的秘密身分,又以民族大义相激,要强说出香子的居所,强以言词推搪,明一怒而去。强终日为事务忙碌,把程冷落,程对女友汪月琪表露心迹,颇有怨言。强找香子,出示小金铃,又指出她原来的真名,强求香子放精武门中人一马,香子反劝强勿多管闲事。一日,程发现强与香子偕行,妒火中烧,回家后神情颓丧,冯慰之,程对父坦言心事,谓一直缺少家庭暖,冯嘱程早找对象,成立小家庭,心灵可得安慰。一日,膳太郎正与强签妥合约,明已追至,膳太郎即以手枪对付明,幸强及时阻拦,明乃脱险。香子即致电冯,把此事报告,责强为两面派。冯把香子说话转告强,强气极乃约程同游“大世界游乐场”解闷。精武门中人将集会致祭赵景垣,香子探得消息后即致电冯,要届时派人前来相助,务要把精武门派中人翦除。冯嘱强该晚代办一事,但不明说所办者为何,令强忧心忡忡,急性找正在排演话戏中的程商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