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16 张图片 
44 位演职员 
68 条影评 
2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法国电影“新浪潮之父”让-皮埃尔·梅尔维尔,1917年10月20日生于巴黎,原名Jean Pierre Grumbach,因其景仰《白鲸记》的作者美国作家赫尔曼·梅尔维尔,而改名“梅尔维尔”。梅尔维尔年轻时从事过多种职业,二战时从军曾在英国作战,1945年10月退役,是法国首开电影独立制作之人。

·为了拍摄描写德军在凯旋门下以整齐步伐行军的一幕,让-皮埃尔·梅尔维尔认为如果要请一般的法国人来走合格的行军步伐不太可能。最终他找来了一批舞蹈演员,按照他的要求,像士兵一样行走。这个镜头原先是为影片的结尾而拍摄的并且在送往电影院上映的胶片中,也是按照这样剪辑的。在第一次放映之后,梅尔维尔决定还是把这段放在影片开头最好,于是重新进行了剪辑。只不过这个版本的胶片好几次都丢失了。最终在2005年采用数码修复,才把这个版本恢复过来。

·摄影师皮埃尔·鲁赫姆(Pierre Lhomme)公开表示,最后幸存的能够看到的电影胶片由于年代久远,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他后来在巴黎的Eclair洗印厂对胶片进行了修复。

·影片中段杰比耶在电影院观看的电影是《乱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1939),当他走出电影院的时候,可以在画面的右上方看到电影的英文片名。

Quotes

精彩对白

Jean Fran?ois Jardie: She said five minutes, but she'll wait a lifetime.

让-弗郎索瓦·贾尔蒂:她说了五分钟,但是她将要等上一辈子了。

--------------------------------------------------------------------------------

Philippe Gerbier: See you later, Comrade.

菲利普·杰比耶:再见,同志。

Legrain: ...You're a communist?

里格朗:……你是一个共产党员?

Philippe Gerbier: No. But I can still have comrades.

菲利普·杰比耶:不,但我还可以有同志。

--------------------------------------------------------------------------------

让-弗郎索瓦·贾尔蒂:我今天感受到这能量了,两次。在火车上和拥挤的地铁里,你都可以窒息了。(内心独白)我想知道我没有见过的马蒂尔,是不是跟我不亲近。比你还不亲近,我亲爱的哥哥。我一直深爱的哥哥。我跟你没有什么共同的东西,除了回忆。(走出来,关上大门,接着还是内心独白)我那晚去了马赛。很久之后,我回忆起了离开的情景,是一种预感。

--------------------------------------------------------------------------------

(杰比耶第二次被捕入狱,在走进刑场的路上,内心的独白)

杰比耶:爱对我有意义,这道理也适用于长官,他对于我来说比其他的都重要,比任何都重要,除了生命。要是卢克·雅迪死了,我还是想活下去。但是我现在就要死了,不过我不怕。说不怕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就是太顽固,顽固得跟个动物一样,以至于我都不敢相信,要是我不相信这就是我的最后时刻了,我就永远不会死。这是多好的一个启示啊!长官会喜欢这个的。我应该把这个看得更深入一点。

Goofs

穿帮镜头

·显示错误:当电影刚开始的时候,在杰比耶被押送到集中营的路上,开车的警卫在途中突然停了下来下车走进一户农舍,当时下着非常大的雨,但很明显可以看到“雨水”只是落在摄影机前方和车蓬顶上,而稍微远一些的地方,就没有雨水洒在淤泥地上或者是污水坑里。

·时代错误:在伦敦二战时期的段落中,可以看到道路上是双黄线。这些仅仅是在1956年之后才被介绍到英国的,而且要直到1960年代以后才开始普遍流行起来。与此同时的是还有一些街道标志,同样也是在1960年代以后才有可能出现的。

Story

幕后制作

让-皮埃尔·梅尔维尔后期的电影以警匪片最为人知晓,深处危机之中的男人披着时髦的外套,热衷于破解一系列耗费脑力的密码。至于1969年的这部《影子部队》,他在这种独特的后期风格中加入了大量的严肃主题(战争中法国的抵抗)。很显然,这则反抗故事将梅尔维尔提升到一个非常的高度,这样就会使得他的其他影片更像是小试牛刀。该片也可以认为是他的第一部影片,几乎没有台词的《海的沉默》(Le Silence de le mer 1949)中诗意的延续。

事实上,这本来是梅尔维尔一个极其私人化的甚至有些强迫性的计划,25年以来在他心中始终有把约瑟夫·凯斯莱尔的原著小说拍摄电影的想法。无处不在的纳粹分子只是出现在影片的第一个长镜头里,一支德国军队穿过了凯旋门。扮演这些残忍刽子手的是一群容易上镜头的法国演员。电影的中心人物是利诺·凡杜拉扮演的菲利普·杰比耶,他在窘境中有着逃生的天赋。影片开场的时候,杰比耶正在汽车内被押送到一个集中营。梅尔维尔采用一个真实的集中营作为拍摄场地,他在其中发现了死一般的美,画面呈现出怪诞不安、如黑夜般的情感色彩,宛如一头沉睡的野兽。

梅尔维尔一向擅长处理讽刺现实的题材,但本片中梅尔维尔则是直接了当、赤裸裸地描述法国反抗军的寂寞、恐惧和残忍。当他偶然发现一个鲜明的视觉形象,例如当一位抵抗战士被捕的时候,头上的帽子掉了下来,梅尔维尔并没有像大多数感性的导演那样,拍摄帽子落在街上的长镜头。与之相反的是,他只是切了一个短暂的帽子的特写镜头。梅尔维尔不露痕迹地创造了人与物之间的平行关系,就在那个帽子的特写镜头之后,他切入了杰比耶的镜头,正把他的帽子放进一个行礼箱里,以此作为一种再思和精神上的轻微暗示。而在杰比耶用刀刺中一个纳粹警卫的脖子,把他杀死并从盖世太保那儿逃跑出来之后(其中还有一个很长的转换点能够让观众看得非常紧张),他靠刮胡子来打发时间。割破警卫喉咙的刀子和理发师放在杰比耶脖子上的剃须刀并没有刻意凸现,梅尔维尔的幽默感在这时候变得非常无奈。

梅尔维尔并没有停留在豪言壮语上。影片中的人物与浪漫主义作品中的英雄人物不同,他们虽是为了集体和民族的利益而战,但也会因情感的软弱和个人的动机而屈服。例如杰比耶和战友们抓住了一个曾经背叛他们的年轻人。年轻人并没有挣扎也没有为自己辩护,他知道他的所作所为是错的,而且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被他们处死。当大家平静地商量着该如何杀死背叛者的时候,场景精确地抓住了冷酷无情,与此同时隔壁还有一个小女孩唱着甜美的歌声。

整部影片格调深沉、色彩凝重,相当写实地还原了二战期间法国抵抗组织艰苦而冷酷的战斗生活,以低调朴实的纪实风格塑造出几个人物形象,把他们身处的孤立无援、危机四伏的困境都鲜明地表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