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浪人街>影评>拾起武士的刀和胆色,杀出《浪人街》

拾起武士的刀和胆色,杀出《浪人街》

电影中文名

浪人街

2008-04-11 22:27

风间隼

风间隼

想看 - 评分7.8

   

 

 

本影坛有翻拍旧作的传统,这部1990年版的《浪人街》就翻拍自牧野省三1928年的作品,是向这位“日本电影之父”致敬之作。1928年版由南光明、根岸东一郎等主演。

 

 

1928版《浪人街》剧照1

 

事实上这一题材曾多次被搬上过银幕,1957年,牧野雅弘翻拍了自己父亲的这部名作,由藤田进(曾主演黑泽明导演的《姿三四郎》),河津清三郎等演员主演,1964年,“座头市”胜新太郎也主演过这部影片。2004年,由唐泽寿明、松隆子、中村狮童等明星将这部电影搬上了舞台,获得极大成功。

 

1928版《浪人街》剧照2

 

在众多的翻拍版本中,黑木和雄版《浪人街》最为人所熟知。这位在日本影坛独树一帜的导演出生于1930年,4-12岁之间曾生活在中国。1954年进入岩波制片公司工作。1957年执导了处女作《北海道,我的恋人》。在大制片厂居主导地位的日本影坛,黑田和雄以其特立独行的风格卓尔不群,堪称一匹黑马。他从1962年起转入独立制片,此后一直坚持独立自主的身份,只以自己公司的名义与片商签约,不肯加入大公司。为此屡次债台高筑,但也因此赢得了日本电影工作者的普遍尊重。

 

黑木的电影我以前只看过《暗杀龙马》,讲述“明治维新之父”坂本龙马遭暗杀之始末。类似题材本是日本电影之老调,黑木却另辟蹊径,大胆抛弃了时代剧中的种种俗套,将这个历史故事拍出了纪录片般的粗糙质感。坂本龙马是维新志士中少有的剑术高手,而早死的传奇色彩又使他逃过了许多后来得势的同志所招致的批评,在日本无论是民间还是官方口中,都是一位神话般的完人形象。而黑木的这一版的龙马却彻底颠覆了这种印象,片中由原田芳雄扮演的龙马成天无所事事,净关心一些鸡毛蒜皮,还不时偷窥一下邻家妇人,做点窃玉偷香之类的勾当。黑白胶片用一种极为写实的风格“记录”了坂本龙马在去世之前的一段日子。将这位神话人物彻底还原成了一个普通人,如此,反而更突出了普通人身上的非凡勇气和智慧。黑木的这部作品不但与时下众多美少年漫画完全背道而驰,甚至也与整个日本影坛的传统背道而驰。

 

这位影坛怪杰的另一部代表作就是这部《浪人街》。影片讲述幕末时的一段往事,按影片末尾的交待,此时距幕府崩溃尚有35年,应为1833年,天保年间。此时德川幕府当权已久,整个日本社会风气趋于奢靡,武士精神没落,破产的下层武士沦入社会底层,成为既无抱负也无前途的浪人,影片的几位男主角就是这样的处境。

 

在一个被称为“浪人街”的小镇上,生息着众多的下层人民,官方无力管辖,致使流寇横生,盗贼四起,整个镇上处于无法无天的状态。镇上的一所客栈是流莺们聚集的场所,客栈老板为了保护流莺,聘请了赤牛弥五卫门(胜新太郎饰)担任保镖。不过这位赤牛外强中干,虽然一身横肉,貌似豪客,最大的本事却只不过是往剑柄上喷一口酒,做出要与人决斗的架势来而已。他最喜欢的事是教妓女写字,最爱吟诵的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因为为人随和,颇受流莺的信赖。

 

影片是一出大群戏,除了赤牛之外还有三位男主角。一位是荒牧源内,由黑木的爱将原田芳雄扮演,这位小混混一无所长,靠吃客栈的妓女阿新的软饭生活。拿了钱就出去喝酒找女人鬼混,没钱了再回到阿新住的小船上过活。源内是典型的破落浪人,却生得一副精壮的身板,颇具男性气息,阿新迷恋的,或许正是这种虚假的安全感。

 

另一位男主角是下级武士母衣权兵卫(石桥莲司饰),这位武士正直善良,刀法出众,可惜在承平时代,无处用武,平日无事,只能为领主试刀。供试刀的胴体多为死囚犯的尸体,有时甚至是女尸,母衣尽管皱眉,也只能遵命。母衣心中的情人,正是阿新。

 

最后一位男主角叫孙左卫门(田中邦卫饰),他在镇上靠卖鸟雀为生,一心想回乡继承父亲武士的头衔,但缺乏打点的银两。只得与靠为贵妇人制衣的妹妹阿分苦捱。

 

四位天涯沦落人因为一起斗殴而彼此认识,但是各怀心事,只是浑浑噩噩地活着。影片的前半部分都是在叙述种种婆婆妈妈的小事,与《暗杀龙马》一样,男人们每天做的,无非就是偷鸡摸狗的勾当。然而影片似乎又在暗示,他们心中其实都有追求,只是陷在人生的泥沼里,无以自拔而已。

 

最能体现这一点的是这样一幕。一日,母衣终于忍受不了相思之苦,干脆拿了两片金叶子去求阿新与自己共度一宿。阿新回答:“如果你要我的身体,不用这么多钱,如果你要我的心,干脆就带我走吧。”这时源内回来听见,心生醋意,个性狷狂的他却不承认,反而敦促母衣和阿新上床,自己旁观。阿新一怒之下,真的要做给源内看,反而是木讷的母衣受不了了,夺门而出。而源内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进来要求与阿新平分两片金叶子。

 

影片从一开始就埋伏了一条线索,镇上的流莺一个个死去,都是在夜间拉客的时候被人用刀砍毙,死状恐怖。官府无力破案,整个镇上人人自危。其实杀人者正是领主家的一干旗本(中级武士),这些武士自恃出身高贵,看不惯浪人街的败坏,和平时代又无仗可打,正好拿流莺试刀,享受砍斫的快感。在他们心目中,这是替天行道,为人间除害。

 

剧情在旗本杀死了客栈老板之后进入了白热化,这些武士公然进入客栈挑衅,称“再敢卖淫,见一个杀一个”。赤牛无力维护流莺的安全,只好忍辱负重,自愿卖身为“狗”,追随众武士而去。

 

阿新在这部电影中是位身处泥潭,但一直挣扎向上的可敬女性,当最后一道屏障也失去时,她表现出了非凡的勇气。她怀揣火枪,夜晚出门引来众武士,企图为老板报仇。却反而落入众武士之手。与此同时,领主托武士押运的一批镖银意外落入孙左卫门手中,众武士以为是使源内所为,于是将阿新绑在子恋森林中,让源内拿赎金来赎,否则便将阿新二牛分尸。

 

故事从此进入了高潮,一向落拓不羁的源内终于觉醒了,他喝得大醉,在客栈小厮的帮助下,腰挎六七柄长刀单身前去赴约。他面对的,是整整一百二十余名旗本的大阵仗。

 

 

源内呼唤阿新(注意那一排刀柄)

 

阿新终于盼到了一个真正的男人

 

大杀阵爆发

 

在武士电影没落的整个九十年代,这大约是日本电影中最大的一个杀阵场面,也是《浪人街》这部电影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一场戏。源内的刀法或许不高,但是借着酒兴,状如疯虎,边打边高呼阿新的名字,身被数刀依旧奋战不止,在气势上压住了众武士。此时一直暗恋阿新的母衣闻讯赶来助战,这位一直深藏不露的武士一袭白衣,出刀如电,入鞘如山,居合斩所过之处血溅五步,直杀得尸积如山,白衣化为血缕。

 

母衣每杀一人必还刀入鞘,以便再次拔刀

 

赤牛与旗本同归于尽

 

孙兵卫思前想后,在两位朋友的感召和妹妹的鼓励下,终于也打消了携银离开的打算,穿上父亲留下的铠甲,纵马前来助阵。三人在敌阵中左冲右突,打得酣畅淋漓。此时负责看守阿新的赤牛内心矛盾不已,一口口喝着酒。终于在三人渐渐不敌之时,赤牛挺身而出,吟诵着《易水歌》与旗本头目同归于尽。众武士乃鸟散而去。源内救下阿新,两人抱在一起。

 

源内扑向阿新

 

二人终于在一起

 

在最后的一战中,影片安排阿新身着一袭红衣,显然是有寓意的,如火的红色犹如生命的颜色,象征着阿新的勇气,在激励着男人奋战。红衣又似嫁衣,当她最后与浑身汗水、尘埃和血水的源内抱在一起时,男人找回了武士的尊严,女人也找到了终身的依靠。

 

这部电影风格爽朗而富人情味,前面长长的铺垫或许让期待剑斗的观众略觉乏味,但细品之下,充满了情趣,特别是赤牛骗乌冬面吃一幕,让人忍俊不禁。下层人民的悲哀和快乐被表达得生动形象。正是在这些细节的铺陈下,主人公们的“觉醒”才那么动人,最后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才显得分外撼人心魄。日式杀阵或许不如港式武打花哨,但绝对硬桥硬马,干净利落。以我个人的意见,最喜欢的还是石桥莲司在片中表演的拔刀术,法度谨严,下手狠辣,显然石桥在银幕外也是训练有素。

 

影片中的几位主演都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扮演母衣权兵卫的石桥莲司凭这一内敛而充满爆发力的角色夺得了日本第十四届学院奖最佳男配角奖。常看剑戟片的影迷大约对他都不会陌生,这位实力派演员从60年代步入影坛,在《带子雄狼》、《雾之旗》、《华之乱》和《火宅之人》等各种类型的影片中都扮演过角色,进入21世纪,他依旧活跃在影坛,在《放荡平太》、《甲贺忍法帖》、《妖怪大战争》等电影中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最近的热门影片《寿喜烧西部片》、《L改变世界》和《欺诈师猎人》石桥亦有份出演。

 

男主角荒牧源内的扮演者原田芳雄也是日本影坛宿将,外形出众的他是三船敏郎之后的又一位性格派巨星。最近我们还可以在《花之武者》、《多罗罗》等电影中看到他的演出。在新时代动作经典《安云》中,他扮演安云的师傅小幡月斋。我自从看了他在《修罗雪姬II》和《浪人街》中的表演之后,开始越来越喜欢他了。

 

饰演赤牛的胜新太郎就不用说了吧?“座头市”、“御用牙”,这位漫画英雄的代言人早已成为了剑戟片的传奇。在这部电影中他的演技炉火纯青,活脱脱刻画出了一个卑微中有傲骨,猥琐中见气概的保镖。值得一提的是,本片也是胜新太郎的最后一部作品。1997年,这位一代巨星因喉癌逝世,《浪人街》遂成为其银幕绝响。

 

扮演孙左卫门的田中邦卫大概是几位演员中最为中国观众所熟悉的。当年他在《追捕》(日文原名《请君涉过愤怒的河》)中扮演的“横路敬二”几乎成了“智障”的代名词,八十年代骂人“你怎么跟横路敬二似的”算是颇为恶毒的一句话了,甚至被吸收进了相声段子里。其实这位擅演配角的演员一直是日本影视圈里人缘最好的人之一,最近我们在《隐剑鬼爪》中还能看到他的演出。

 

女主角阿新由樋口可南子出演。《阿修罗城之瞳》中她扮演一位尼姑,最近还出演了古装大戏《笃姬》。

 

黑木和雄于2006年4月逝世,遗作为2004年的《纸屋悦子的青春》。

 

 

1990版海报

 

这部集合了众多实力派干将的作品可谓豪情万丈,气势如虹。在90年代初一片萎靡的日本影坛杀出重围,令人精神一振。“重拾武士气节”的主题仿佛也是对处于颓势多年的“邦画”的一记当头棒喝。然而大趋势的没落终究势不可挡,这部电影身处旧式剑戟片的尾声,算是以一种盛大的方式为辉煌一时的剑戟片潮流画上了一个句号,成为传统武士电影的绝响。至于日本武士片凭《放荡平太》、《枭之城》等大作卷土重来,已是十年之后的事。

 

事实上这部电影也代表了一个武士电影一种风格的结束。最后的百人大杀阵完全是用传统的方式拍摄而成,下一次我们在银幕上再见到“百人斩”,已经是在鬼才北村龙平的《安云》中了,电脑CG配合钢丝和烟火特技,声势确乎骇人,然而上户彩的身手,如何能与胜新太郎、石桥莲司相提并论?硬桥硬马的杀阵变成CG唱主角,今日日本剑戟片的繁荣,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其实是虚荣。抚今追昔,怎不叫人更加怀念那些叫人热血沸腾的旧式剑戟经典?

 

近闻舞台剧《浪人街》居然将这一大杀阵搬到了舞台上,据说几位新时代的男主角表现出了娴熟的身手,令人惊喜。舞台比不得银幕,配合容不得一点失误,看来武士电影的身手后继有人,让人欣慰。无论通过什么媒介,我期待着再次看到这部经典。

 

最后捎带说一个很多人都知道的事实。《浪人街》摄制于1990年,正是《笑傲江湖》问世之时,当年的香港,正值新派武侠大行其道。三年之后,元奎在《方世玉II谁与争锋》(我总是想说成“谁与争风吃醋”,汗)中结结实实地抄袭了一把《浪人街》。最后的百人斩,方世玉腰佩七八把武士刀杀入阵中的架势,与荒牧源内如出一辙,可惜正如许多香港歌手翻唱日文歌曲一般,调是那个调,其中的气势和韵味却早已荡然无存了。

 

风间隼作品 转载请注明

该片热门影评:

拾起武士的刀和胆色,杀出《浪人街》

这部集合了众多实力派干将的作品可谓豪..

风间隼评分7.8

《浪人街》:传统剑戟片谢幕之作

一个浪人流氓,一个势利的用心棒,一个..

匡匡评分7.9

日本映画百年史8:1990 浪人街,政府腐败 社会沦落,黒木和雄 盛..

—— 图..

雄霸天下

更多 3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