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9 个视频 
285 张图片 
113 位演职员 
999+ 条影评 
61 条新闻 
更多  

Anniversary

《断背山》上映十周年纪念

十年前的今天《断背山》在北美小范围上映,题材敏感的它竟最终在全球收获1.78亿美元的票房。岁月流转,如今美国已通过同性婚姻合法的法案,《断背山》亦成为影史同性电影的不朽名作。

阅读全文 

Quotes

台词金句

 我想知道如何戒掉你。
       ——杰克。
 有时候我真的很想你,想到我心痛。 ——杰克
 我把你的衬衫放进我的衬衫里,以为这样就可以保护你了。 ——杰克

About

拍摄花絮

·杰克·盖伦霍尔在决定出演《断背山》的消息传出之后即被好莱坞业内人士认定为其所做出的“最愚蠢的决定”,并预言可能导致其事业的完蛋。但杰克·盖伦霍尔担心的则是对“自我演技的怀疑”,而事实证明,《断背山》不仅没有对杰克的事业构成威胁,反而让他第一次凭借实力获得了瞩目。

·由于杰克·盖伦霍尔的成长背景与角色相距甚远,为此他特别在“牛仔训练营”中训练了一个月,最终博得了李安“马骑得很性感”的赞许评价。而来自澳洲西部的希斯·莱吉尔虽然在气质上与美国西部人颇为相似,但为了“形、神、音”兼备,特别拜师学了一口粗鄙的德州牛仔腔。

·在李安“真爱无关性别”的观点指引下,两位主演希斯·莱吉尔和杰克·盖伦霍尔很快丢掉包袱,在拍摄现场倾情投入,而希斯·莱吉尔还几乎弄破了杰克·盖伦霍尔的鼻子。不仅如此,女演员米歇尔·威廉姆斯(希斯·莱吉尔的妻子)觉得这段吻戏棒极了,还在一旁开玩笑说:“来啊,伙计们,为我再亲一次吧!”

·片中貌合神离的希斯·莱吉尔与米歇尔·威廉姆斯却在合作中擦出了爱情火花,2005年10月28日,已订婚的莱吉尔和威廉姆斯的爱情结晶——女儿玛蒂尔达出生了,并举行了庆祝仪式。

·拍摄期间李安同绵羊展开了不懈的斗争。他一整天都试图使羊群去饮用溪流中的水,但绵羊除了池塘和水坝中的水以外不会饮用任何活水,最后他只得放弃了这一镜头的拍摄。

·制片人詹姆斯·沙姆斯在海报设计上没有采纳典型的西部风格的方案,而是参考了50部史上最浪漫的电影海报。“仔细观察我们的海报,”他说,“你能看到我们的灵感来自《泰坦尼克号》。”

Quotes

精彩对白

Ennis Del Mar: I'm gonna tell you this one time, Jack fuckin' Twist, an' I ain't foolin'. What I don't know - all them things I don't know - could get you killed if I come to know them. I mean it.

恩尼斯·德尔玛:这一次我要告诉你,狗娘养的杰克·特维斯特,我不是傻瓜。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如果我知道了那些人我是不是会宰了你。我就是这个意思。

Jack Twist: Yeah well try this one, and I'll say it just once!

杰克·特维斯特:你试试啊,我只说这么一次!

Ennis Del Mar: Go ahead!

恩尼斯·德尔玛:说吧!

Jack Twist: Tell you what, we coulda had a good life together! Fuckin' real good life! Had us a place of our own. But you didn't want it, Ennis! So what we got now is Brokeback Mountain! Everything's built on that! That's all we got, boy, fuckin' all. So I hope you know that, even if you don't never know the rest! You count the damn few times we have been together in nearly twenty years and you measure the short fucking leash you keep me on - and then you ask me about Mexico and tell me you'll kill me for needing somethin' I don't hardly never get. You have no idea how bad it gets! I'm not you... I can't make it on a coupla high-altitude fucks once or twice a year! You are too much for me Ennis, you sonofawhoreson bitch! I wish I could quit you.

杰克·特维斯特:我来告诉你为什么,我们本来可以很美满地在一起!真正的他妈的美满生活!如果我们有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地方就会大不一样。但你并不想那样,恩尼斯!这就是我们现在为什么会在断背山!这是一切的根源!这就是我们所得到的,伙计,操他妈的。这就是我希望你能明白的,甚至希望你能明白其余的部分!我们在一起将近20年了,你算计着这该死的可怜巴巴的时间,用这他妈的皮带将我栓在你身边——你问我关于墨西哥的事,还要为我从未得到的东西杀掉我。你根本就不知道那有多糟!我不是你……我不能一年里才那么尽兴地做一两次!你对我太重要了恩尼斯,你这狗娘养的!我希望我能离开你。

Ennis Del Mar: [crying] Well, why don't you? Why don't you just let me be? It's because of you that I'm like this! I ain't got nothing... I ain't nowhere... Get the fuck off me! I can't stand being like this no more, Jack.

恩尼斯·德尔玛:(哭泣)好吧,为什么你要这样?为什么你不放过我?正是因为你我才是现在的这个样子!我一事无成……我没法在任何一个地方呆……你他妈离我远点!杰克,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Goofs

穿帮镜头

·恩尼斯和他的老婆发生争执一节,两人在女儿间来回穿梭,就在这穿梭之际,恩尼斯老婆的睡衣一角卷了起来,露出了话筒的一截软线。

·影片的开始部分是1963年的怀俄明州,一列没有守车的火车穿过了银幕。而直到1980年代,美国法律还明令要求列车必须要挂守车。

·当卡西和恩尼斯第一次跳舞时,自动电唱机播放的是Steve Earle的歌《恶魔的正义之手》(The Devil's Right Hand),片中虚设的背景当为70年代末,但这首歌却是在1988年Steve Earle的专辑《铜斑蛇之路》(Copperhead Road)中才第一次出现。

·恩尼斯帮助杰克发动卡车一节,但恩尼斯没有将引擎罩盖严,而稍后,杰克钻进卡车疾驶而去时,引擎罩却被盖得严严实实。

·当Aguirre前来告诉杰克他叔父病了的消息时,杰克正在劈柴,他将一块没劈的木头放到砧板上,然后转身同Aguirre谈话。谈话结束后,杰克继续劈柴,但原来的那块木头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他遂又拿起一块新的没劈过的木头放到砧板上。

Story

幕后制作

[关于影片]

  1997年10月13日,普利策奖得主安妮·普罗克斯的短篇小说《断背山》首次刊载于《纽约客》,随后则由著名作家拉里·麦克默特里和黛安娜·奥萨纳改编为电影剧本。谁也没有料到,这部曾数次辗转、包括格斯·范·桑特和约尔·斯梅切等都先后拒绝接手的低成本片子(区区300万美元还是制片人詹姆斯·沙姆斯花费了很大力气才找来的)却在2005—2006年横扫重要国际影展奖项,拿奖拿到手软,成为一个新的文化符号并衍生出一种可称为“断背”的炒作同性恋文化,数月内便对学术、时装和乡村音乐等不同文化领域产生了广泛影响,甚至引发了一轮新的西部牛仔服饰风。

  《断背山》上演以来少有批评之声,影评也完全是一边倒,或许就胜在“政治正确性”——同性恋在美国的待遇和种族问题如出一辙,是个碰不得的烫手山芋。但尽管有金狮护身、并被认为是2005年度(或许也是有史以来)最为成功的同性恋题材电影,但因敏感的同性恋主题,《断背山》在院线放映时却屡遭抵制和挫折:该片仅在全美683家影院上映,票房收入也不过3000万美元。美国的保守派和宗教团体曾发动6万人联名抵制《断背山》冲刺奥斯卡,而最为保守的犹他州电影院则干脆禁止上映该片。也许布什的回答颇能代表美国主流社会对于这类题材影片的态度:“还没有看过,但已经听说了。”日前,风头正健的《断背山》失意于奥斯卡最重要的奖项——最佳影片奖,为此,安妮·普罗克斯在日发行量120万份的英国《卫报》上发表文章指责保守的奥斯卡口味:“不但和现在改变中的大文化潮流以及美国的社会动荡脱节,而且和他们自己被隔离的城市脱节。”

  李安在获奖感言中说:“电影的力量改变了我们一贯的思维方式。”而新一轮的即将炮制出炉的同性恋题材影片正跃跃欲试,也许,《断背山》的成功与其说是同性恋对于主流社会的逐步胜利,不如说是商业至上的保守梦工场好莱坞又开掘出了一处可深挖一番的金矿而已。

[关于导演]

  自《绿巨人》之后便一蹶不振、处于半退休状态的李安本着疗伤的心理接手了《断背山》,以备受赞誉的东方人的细腻、含蓄和执着将“精当、沉郁、冷静、没有任何累赘”的原著稀释成了一杯温开水,普罗克斯的小说如同真实的怀俄明州:粗砺严酷,没有任何修饰,有一种倔强的沉重和苍凉,而李安却将普罗克斯笔下的残酷自然环境演绎成了明信片中的美丽风景。

  对于将《断背山》看作是争取同性恋婚姻权利先锋的看法,李安本人的态度则十分明确:“这部电影不是为同性恋权利呼喊,也不是对同性恋保守的观察。我是一个戏剧家,对我来说的底线是爱情故事。”并强调《断背山》既不是一部同性恋影片,也不是一部西部片,更不是许多影评人所说的“同性恋西部片”,因为“这些贴标签式的评语恰恰使人忽略了电影本身”。李安看重的恰恰是一种可以大力宣扬并万无一失的普世价值理念:“爱是可以超越文化差异的,当爱降临时,异性之爱与同性之爱是毫无差别的。”

[关于配乐]

  阿根廷草根配乐大师古斯塔沃·桑托拉拉的音乐风格融合摇滚、爵士、灵魂、非洲节奏与传统拉丁乐,为“西班牙语摇滚(Rock en Espanol)”运动的先锋代表。其《摩托车日记》原声带获英国奥斯卡奖(BAFTA)最佳电影配乐,并在第6届拉丁葛莱美音乐奖获年度最佳制作人,创下6届内有4届获奖的纪录。他与墨西哥新锐导演阿利安卓·岗札雷伊纳利图合作的《灵魂的重量》于2004年获得世界电影配乐大奖(World Soundtrack Award)的“年度大发现”奖。

  古斯塔沃·桑托拉拉的招牌乐器是吉他,在《断背山》中,桑托拉拉根据原著小说提供的文字意象完成了大部分创作,以扎实的技术功底和开阔的音乐眼界用最简约的拨弦即勾勒出怀俄明州广漠的草原景色,铺展出朴实隽永的意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