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丹东>影评>《丹东》:革命的吊诡

《丹东》:革命的吊诡

电影中文名

丹东

2010-11-27 16:48

浮云客

浮云客

想看

 

   

 

     1983年的片子,因为DVD画面的清晰显得那么新,却也因为这清晰,又显得那么冷酷。1794年,丹东上断头台时35岁,1983年,扮演丹东的德帕迪约正好也是35岁。罗伯斯庇尔与丹东年龄相仿,但在电影里似乎要苍老许多。这部电影让我重新认识了德帕迪约,他表演尤其是台词的感染力的确非同凡响。当他站上驶向断头台的囚车,微风中长长的卷发迎着太阳,很是迷人。

      言归正题。中学学世界史,法国大革命这段是最难背的,各种政治派别与机构,不断的革命、复辟让人叹为观止。法语里说政变,叫coup d’Etat,攻占巴士底狱那一下是容易的,但真正的腥风血雨其实才刚刚开始。所以雨果把他那部伟大的小说定在了1793年。马拉、丹东和罗伯斯庇尔在小酒馆里的那场激烈辩论,在彼时的我眼中,是小说最华彩的章节。在书中,雨果借侯爵之口写到:“从前有一位国王与一位王后;国王是国王,王后是法兰西。人们砍了国王的头,并把王后嫁给了罗伯斯庇尔;这位先生和这位夫人生下一个女儿,名叫断头台……”

很难说,罗伯斯庇尔是嗜血的暴君。片中的他倒更像是个濒死的绝望挣扎之人。他实行恐怖政治是为了保卫革命的果实。革命的目的本是为了推翻独裁,避免流血,却往往又为了继续革命而不得不使用独裁和流血作为手段,这是否是一切暴力革命的必然副产品?当丹东的朋友劝丹东发动政变,丹东断然拒绝,他不要再流血,同时觉得政变后的局势将大大超出个人可以控制的范围。这正是罗伯斯庇尔的处境,每走出一步却并未能够更接近目标。远离革命的我们很难想像彼时彼地形势的错综复杂,历史只记载了丹东和罗伯斯庇尔走上断头台的结局,电影则试图为我们描绘了二人的内心。

 

 

德穆兰以为他们可以赢得诉讼,但菲利波告诉他,这是政治审判,而政治审判遵循的是一套完全不同的机制。然而对于丹东的审判终归还是符合了法律程序,即使要置人于死地之时,大革命众人始终没有放弃自己制定的规则。审判丹东的法庭正是丹东当年亲手设立,他对法官说我比你们更了解这个法庭是如何扭曲了它的初衷。丹东对在场的群众慷慨陈词,只有你们,法兰西人民才有权审判我!可人民究竟是谁?政府代表人民在行使权力或者是人民通过政府来行使权力。人民逐渐成为现代社会发明出的最大修辞。当巴黎街巷的群众拿着证件争抢限量供给的面包,而丹东用上好膳食招待罗伯斯庇尔时,这其中就没有某种断裂吗?

丹东说,我的牺牲可以警醒人民,将我的头颅给他们看吧,它值得一看。这让我想起了《北京法源寺》里的谭嗣同,他在临刑前说过类似的话,他觉得自己的死虽然看上去无用,但可以让人们睁开眼睛。但他同时也对同胞的觉悟表示悲观。没有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即使他是法律的缔造者,丹东的死也可以说是在为宣扬民主平等的大革命祭旗。

 

 

牺牲是容易的,而留下来做事的人却更难。可惜罗伯斯庇尔也没能比丹东做得多多少。仍然是雨果,在《九三年》中写道:“当路易十六被判死刑时,罗伯斯庇尔的生命只剩下一年半,丹东只剩下一年零三个月,韦尔尼奥只剩下九个月,马拉只剩下五个月零三个星期。勒佩勒蒂埃·圣法尔若只剩下一天。人类的气息是多么短暂而可怕!”影片里,当阳光照在丹东滴血的头颅上时,罗伯斯庇尔也惊恐地拉上被单。全片中,罗伯斯庇尔的特写镜头要远远多于丹东。一颗没有身体的头颅。或是一副没有头颅的身体。罗伯斯庇尔已被断头。他用白色的被单蒙住头仿佛是对自己的死亡宣判。

《丹东》带给我的,是一种因为超出个人认知范围而造成的陌生化的震撼。后革命的身体是无法切身体会革命的伤痛的。我们似乎已经彻底告别革命了,究竟应该庆幸还是悲哀?

该片热门影评:

《丹东》为何令我如此恐惧?[猫]

关于《丹东》及一首诗。

九命猫

《丹东》:从革命之前到革命之后

作者:魏迪英(weidiying@gmail.com)..

图宾根木匠

《丹东》:革命的吊诡

  1983年的片子,因为DVD画面的..

浮云客

革命之后……

...

综合征与一万年评分7.8

《丹东》:沙龙里的革命

时间: 2010年6月5日周六18:00~21:30 ..

图宾根木匠

更多 6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