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小鱼>影评>很灰的灰 《 Little Fish》

很灰的灰 《 Little Fish》

电影中文名

小鱼

2015-02-26 08:50

茜红柿

茜红柿

想看 - 评分8.0

 

 

 

#凯特·布兰切特/Cate Blanchett

特·布兰切特
Cate Blanchett

 

 

  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没有办法回过头去改变,过去的就是无价的,整部影片内,没有一个人有能力赎回自己。一切顺利的时候,勇敢是容易的,在生活艰难的时候,就不行了,这种勇敢不常见,也是珍贵的。

   有人说逆流而上很难,也有人说急流勇退很难,看我没有听那个人说随波逐流也不容易,这部电影就在讲述随波逐流的“不容易”。整体而言,《小鱼》是一部很“灰”的电影,所有人物焦急地游来游去,寻找出口,却只能熬干在这只锅子里。

    

 

 

  食物链

 

 翠西32岁,曾经吸过毒、利用信用卡诈骗,她寻找是一家影带出租店的员工,老板打算把铺子顶出去,她很有兴趣接手,她面临的问题是:钱。

  因为她的信用问题,翠西贷款的请求一次次被银行礼貌得驳回,但她没法把这件事告诉母亲杰奈尔、兄弟雷和继父莱昂内,她只能不断陪着笑脸安慰关心她的亲人,告诉他们“还在努力,很有希望”,然后,在没人留意的时候,抱着双臂独自发愁。

  俗话说“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翠西就是被吞噬的那种,她是人类社会食物链比较低级的阶层,她不欠任何东西,除了信用。即便是她的母亲,也常常担心她是不是再次染上毒瘾,或者爱上不可靠的男人。翠西没办法让别人放心,亲人的压力对她而言重于泰山。

  翠西的前男友约翰尼,四年前不声不响人间蒸发,寻找他回来了,衣着光鲜,身份更从小混混变为股票经纪人,他失去了父母,从温哥华回到悉尼,和叔叔婶婶住在一起。这个越南裔的英俊后生在他乡过了小半辈子,不像他那常常将越南话挂在嘴边的叔叔婶婶,他满口英语,连调戏女孩也是澳洲式的。约翰尼叔叔婶婶的结婚纪念宴会上,有个女孩问他喜不喜欢寻找的工作——股票经济,他轻蔑地笑了一下:“拿别人的钱玩,很有意思。”接着,他的电话响起来,是翠西。

  雷是翠西的弟弟,他在车祸中失去了左腿,还参与毒品交易。约翰尼在雷的生日来到翠西的母亲家,让母女俩大大的惊愕了。约翰尼在雷家吸食毒品,旁边的电视新闻播报着:”虽然鲸是最危险的海洋动物,但国家公园将努力保持畅通的交通,也呼吁那些鲸鱼的哥看着,给予哺乳动物足够的空间……”雷无聊地转了一个台,肥皂剧中的人物用莎翁腔调念着自己的对白:“活在回忆里……”约翰尼转眼瞄见雷不完整的左腿。雷很无谓地开着玩笑,为自己的义肢穿上袜子、套上鞋,一丝不苟,仿佛他并没有失去左腿。

   翠西和继父莱昂内的感情很好,好到在位置他们关系的情况下,会将这对男女视作恋人的程度。尽管几年前是他给她毒品,改变了她和她的母亲的生活,翠西还是毫无怨言地照顾他,甚至压下自己的怒火帮他买毒品。莱昂内是个嘴巴很硬的过气球员,“我不会站到人前去,说我错了,说我的生活错了,因为我没有。”莱昂内造成了别人的不幸,这不代表他就是食物链中的高级阶层,很可悲,他们都一样。

  翠西常常在游泳池底向水面上看,有时候水面是还会游过一只甲虫。鱼帮水,水帮鱼,翠西帮不到周围什么,她连小鱼都不是,水底的窒息比生活的窒息容易忍受的多,翠西宁可在游泳池里大口大口地喘气,也不在生活中深呼吸,假装一切美好。

 

 




 

回不去了

 

 很难,很难回到过去,比想象中还要难得多。翠西心里很明白。糟糕的事情,就像是过马路踩上缺德人士留下的口香糖,很难甩掉。

   约翰尼回来之后,翠西有些神思恍惚,她此地无银地对录像带租赁点的同事说:“约翰尼回来了,他现在是股票经济,我们去了城里最好的饭店吃东西。”对方诚恳地回答她:“你看起来很怕,我从没看到过你有这样的表情。”

   商场里,翠西听着电话那段约翰尼的声音,眼睛却看到了继父莱昂内,他也看到了她,她那时的表情让他没法忽视,她揽着他的肩膀,并告诉他约翰尼回来了。敏感的莱昂你马上领会到:“你刚才是在跟他通电话吧?跟他通电话之后,你会有那样的表情,我没法忽视。”

  莱昂内的状况越来越不好,他尽量避免女儿看到他再家和毒品贩子打交道的画面,翠西还是看到了。毒瘾发作的时候,莱昂内只能找翠西。他在床上蜷成一团,哭得额头上青筋暴露。他一边忏悔着过去做过的错事,一边哀求翠西帮他买毒品,“那边的衣柜里面有钱,你知道的,你知道的……我已经没有人可以依靠了”。这个时候,翠西才有些明白过来,令莱昂内痛苦的到底是什么,她咒骂莱昂内,但还是去帮他买毒品。火车站,翠西独自等待交易的人,右手在左手手臂上来回摩擦——吸过毒的人大多有挠手臂的习惯,那是对毒品依赖的衣柜下意识的标准动作。翠西抗拒着,可她身边的人(除了母亲)还是都跌落回毒品的陷阱。

  每次上银行去谈贷款的事情,翠西都穿窄窄的裙子和精致的高跟鞋,把及肩的头发理顺,像一个名副其实的、稳固可靠的事业型女性那样。其实,她平时多穿着休闲的长裤和球鞋,走在街上一点也不惹眼。翠西坐在银行的沙发上等着,突然就想要打电话给约翰尼,也许每个女人都会这样做,在最难受,最尴尬的时候,一定会打电话给某个人,遥遥千里之外的声音,就足以让一个慌乱的女人镇定下来。这种时候,她一定不会说谎话、废话,她会说实话,虽然常常被误会为胡话。约翰尼正忙着与雷登人做毒品交易,没心情听翠西说话,饶是如此,“我想你,我昨晚就想告诉你”还是让他心动,翠西一直都让他心动。

  松一口气的翠西进入银行贷款主管的办公室,看到后者摆在桌上的儿子的照片,发了一下愣,她曾经也如此接近这种幸福。这家贷款银行的主管是一位女性,可这不代表翠西的贷款会得到批准,翠西无奈了:“我只需要2.5万元而不是4万元呢?”不行不行还是不行!可能人真的不能做错一点点事,因为你不知道这些事会在什么时候扯你的后腿。十年前,翠西曾经通过信用卡进行欺诈,在银行职员的眼里,她就会永远是个没有信用的女人,只是她寻找才不得不正视这点。

  约翰尼从火车站接到翠西,带她去游泳池,她在水底看着池边上那个抽烟的男人,好像很近又好像很远,慢慢浮起,游向他。约翰尼问:“你知道我在想你时,最想做什么吗?我很想问你,就像过去那样,整个下午都躺在床上,接吻。”翠西回答:“我没有心情的时候,是不会吻你的。”约翰尼叹气一般说:“忘记过去。”然后他们接吻,翠西说:“还要”。一起回家的路上,约翰尼伸手拉翠西的手。他们一起在浴室洗澡,约翰尼不断吻她,就像过去那样,她却突然发作自己不习惯了。

  32岁,想要清洗自己,一切从头来过,已经是不可能。翠西只可能孤注一掷,夜间交易毒品,莱昂内的尸体躺在终点,她抱着父亲的尸体,保卫者仅有的财产——2000美金,她拯救不了她的生活。翠西的母亲曾经提醒她:“这是你自己的生活。”不过,若一个人已经没有什么选择,她还可以怎样?

     

 

 










  悉尼风景线

 

  悉尼是个特别的城市,<星球大战>的外星城市就在悉尼的福克斯片厂里面搭建,<红磨坊>的昔日花都也是在悉尼搭景,还有<黑客帝国>系列的未来城市。像<小鱼>这样,以真实的悉尼为背景的电影,反而不多,悉尼默默地在好莱坞电影中充当着各种各样的角色,很少有机会演回自己。

  影片开头的影像店里,满墙都是港产电影的海报,<钟无艳>、<龙在江湖>、<赌侠大战拉斯维加斯>……足见其需求量之大。影片中常常出现的蓝色小鱼形状的胶管,就是日本料理店常常用来盛放外卖用调料的容器。怪不得有人说移民到澳大利亚、加拿大这样的地方,差不多就像在亚洲晃荡,每天见到的亚裔人士绝对占大多数。

  影片中常出现公共场所,火车站、街道、饭店、海滩。海滩的影像很模糊,似乎只为了说明翠西一家曾经有过的幸福的生活——莱昂内招呼着妻子、儿女一起照相,阳光那么美,照片中的人幸福得让人流泪。莱昂内常常提到海滩,对前妻奈尔,对女儿,对自己,那是他们家曾经的天堂,只可惜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街头、酒吧、舞池,人群中的翠西常常面目模糊,导演大约有意为之,总不至于是风大闪了镜头吧。翠西和约翰尼相约在街拐角见面,这是十字路口,她不知道他会从哪个方向来,四周看着——她想给他看到最好的自己,但她迷茫。这样的时刻,你很难分辨,翠西是曾经选择了一条错误的路去走,还是根本一直迷了路。从没有觉得凯特布兰切特会有这样脆弱的美,因她常常展示着自己强悍的魅力。就像<女飞贼再现江湖>和<清洁>中的张曼玉,那种被抛弃的、无力的绝美,让人忍不住一再回味。她们是发生故事的女人,而不是仅仅故事里的人。

 

 

 










 

                                                          文:霍丁



#小鱼/Little Fish(2005)小鱼
Little Fish
(2005)

该片热门影评:

【小鱼】水底的窒息 生活的悲戚

看惯了凯特演强势女人,《小鱼》中脆..

MrJustin评分8.5

很灰的灰 《 Little Fish》

    凯特·布兰切特Cate Blanchett..

茜红柿评分8.0

淡淡忧愁 Little Fish

终于看了Cate演的Little Fish,一部关..

sasami评分9.0

《小鱼》

看到好几个大牌的卡司还以为会很好看..

越来越深秋评分6.0

重新来过,说得简单

学校借回来的DVD,画面音效都很棒,只..

ZDNSJX

更多 6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