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旅鼠>影评>沉静地赴那场死亡之约——《旅鼠》

沉静地赴那场死亡之约——《旅鼠》

电影中文名

旅鼠

2008-05-25 14:57

常寂光

常寂光

想看 - 评分8.2

 

实与梦境

《空房间》的结尾,金基德给出了一个命题:“每个人不知道是生活在梦境中还是现实里。”抛开电影背景而单论这句话,无非是说出了人们对于现实与梦境界限模糊的困顿。

从《旅鼠》的结尾,我们可以窥见另一个版本的故事:直到爱丽丝(夏洛特·兰普林饰)自杀,真实的故事和电影中的情节发展是一样的,而Alain与Bénédicte(夏洛特·甘斯布饰)之后的经历,只浓缩为某个晴朗安静的星期六早晨,无意中得知Alain的老板理查德在家中释放煤气自杀,原因无从知晓,或许就像Bénédicte猜测的,是为了追随他逝去的妻子而去。

这是从第三者的眼中看到的所谓的“现实”。然而梦一般的作料的加入,催化成了影片所展示的诡异惊悚富有戏剧性的曲折故事。这部电影使我想起了库布里克的《大开眼戒》,同样是从两个男人的主观视角出发,经历不辨现实与梦境的生活,婚姻关系与道德伦理的极限受到挑战,从头至尾沉稳的叙事方式,诡异的氛围,死亡不期而至却好像顺理成章地开出静寂之花......然而这种相同的感觉只是停留在表面,其实质是不同的。虽然《旅鼠》看似是在审慎脆弱的婚姻关系中道德的无力与欲望的失衡,更多地——无论两对夫妇中的任何一个人——还是人在把握生活方面的迷失。如同影片结尾Bénédicte看着房子周围熟悉的景色,却一脸茫然,丈夫的旁白想起,说妻子怀孕了,最后画面却定格在爱丽丝年轻时的旧照上,这是一种令观者尴尬的情感,不知道预示着一切恢复如初,还是意味着这场幻觉所导致的错乱会在迷失的生活中延续。

两个夏洛特

庄子梦蝴蝶,不知道蝴蝶即我还是我即蝴蝶,Bénédicte与爱丽丝——两个“夏洛特”,也灵魂附体、分不清你我了。Bénédicte的模范丈夫、安稳的婚姻生活刺激着爱丽丝本已饱经婚姻摧残的分裂内心。爱丽丝企图报复丈夫的妄想做法,是为了实现她“要看着自己的丈夫被折磨致死”的愿望,然而自己却因精疲力尽提早去赴了那场死亡的约定。

当爱丽丝的死与动物学专家所讲述的旅鼠的死同时闯进Bénédicte的脑海,她恍若变了个人,从此她与丈夫的生活也愈发脱离他们能够掌控的轨道。以至于Alain分不清现实与梦境,分不清眼前的是Bénédicte还是爱丽丝。而Bénédicte是其中最失败的角色,失去了自己作为自己鲜明的个性,沦为爱丽丝灵魂复仇的载体与Alain模糊真假的附庸,跳脱于Bénédicte与爱丽丝之间性格转换的鲜明未能游刃有余,这是角色设置的一处败笔。

精疲力尽的挣扎

当动物学家就自杀这一行为安慰Bénédicte时,他说“选择自杀是因为他们精疲力尽了”。爱丽丝在痛苦婚姻的深渊挣扎,坚定着自己一定要眼看着丈夫被折磨致死,却突如其来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也许她确实精疲力尽了。

倘若爱丽丝死后一切的情节发展都是真实的——而不是她灵异的复仇,也许其中的每一个人都会因生活中关系的错乱而苦苦挣扎,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最后精疲力尽地死去。正如老板理查德在车上对于Alain的关于她的妻子勾引Alain的质问,人际关系牵绊住了许多内心最原始的欲望,而人往往会陷入错综复杂的关系网,在道德的沼泽里来回挣扎,愈是挣扎,愈是下陷,精疲力尽,窒息而死。

沉静地赴死亡之约

如此悬念迭起与戏剧性的情节,辅之以缓慢的节奏、惊悚的配乐,导演多米尼克·摩尔叙述地气定神闲,行云流水般波澜不惊。

旅鼠在电影中是线索性的角色,其身上附着了隐喻:它的出现是被卡在了下水道中,是堵塞婚姻关系的障碍象征;旅鼠的自我暴露,并非使自己陷入了被动、任人摆布的境地,相反,它们会主动进攻,挑衅天敌,正如爱丽丝的死并非报复的终结,她借助Bénédicte依旧达成了愿望;旅鼠的死亡大迁徙,谜一般地昭示了生与死都是生命必赴之约,爱丽丝毫无意义地死去,丈夫理查德表面上偶然的意外自杀,隐含了早已被精心设计的必然的死亡,他只是去赴那生前早已约定好的死亡之约。

该片热门影评:

沉静地赴那场死亡之约——《旅鼠》

现实与梦境 《空房间》的结尾,金基..

常寂光评分8.2

灵魂附体――《旅鼠》

  灵魂附体与鬼上身有些许的不同..

韩兮评分9.0

旅鼠

惊簌恐怖感和悬念还比较可以 还夹杂着..

冬冬

只是精疲力尽而已

唔,今天看到甘布斯的照片,决定晚上..

deeppurple19

对电影《旅鼠》的一句话影评

看完之后觉得很疲惫。旅鼠是出于怎样的..

wyZoey评分6.7

更多 7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