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7 张图片 
43 位演职员 
4 条影评 
0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赫尔佐格再次在自己的影片里出镜,再次出演了一位搬运工人。

Story

幕后制作

  导演用宿命式的悲观情绪营造了一个末日故事,用工厂失去红宝石玻璃的秘方隐喻现代工业文明的失落,并以人们的疯狂行径来象征人类精神道德的沉沦。导演对未来的绝望阴影笼罩于整部电影之中。

  《玻璃精灵》的最大卖点,是导演赫尔佐格使用精神医师,在每日的拍摄中对全体演员施行了催眠术。因此整部电影,观者看到演员们眼神呆滞、身不由己如同梦游的表演,另有一超现实的神秘乃至诡异。自从1972年那部一鸣惊人的电影《阿基里:神谴》(Aguirre: The Wrath Of God)之后,赫尔佐格对在电影中营造迷幻(trance)的气氛好像特别有兴趣,尤其这部《玻璃精灵》更是做了堪称极端的试验。不过赫尔佐格自称运用催眠术并非想要控制演员,而是出于电影风格的需要,他需要演员于恍兮惚兮间所呈现出来的漂浮感,需要那种预言或天启般的氛围。当然,那种氛围也把观者的情绪带入另类空间,使他们对电影中小镇居民的固执与迷信有身临其境般的体验,甚至在看电影的过程中,观者多多少少也有了被催眠的感觉。不过根据DVD碟片的Production Notes,在《玻璃精灵》拍摄过程中,大部分演员都被成功催眠,但还是有无动于衷者,即那位先知式的主人公海斯,惟有他“众人皆醉我独醒”,这倒是一则有趣的花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