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38 张图片 
52 位演职员 
130 条影评 
5 条新闻 
更多  
Caché

  治是一名电视台记者兼节目主持人,与妻儿生活平静而幸福,然而某日他们收到奇怪的录像带,不知是谁偷拍了全家的日常生活,从大门口到房屋里都被人肆意的窥视。开始时乔治以为是恶作剧,然而更多的邮包不加防备的出现打乱正常的生活进程,每次送来的录像带和随之附上恐怖的图画给家庭带来的是敏感,紧张和不信任,一家三口在这种看不见的威胁之下生活,却又无可奈何。幸而随着录像内容的逐步深入和私人化,乔治判断寄信者必定与自己相识已久;从自己童年开始回忆,最终怀疑上一个贫穷的儿时朋友。然而由于没有证据,甚至也未发生任何实际危险,警察无法插手,乔治只能独自查访。情况在儿子失踪后突然变得严重,乔治坚持认为一切都是那位朋友所作所为,朋友一再辩解无效,最终当着乔治的面割喉自杀了。乔治充满自责的回到家里;依然要面对妻子的质疑和儿子的担心。没过几天,儿子平安无事的回来了,原来只是私自去朋友家过夜,所有的事件似乎已经过去,生活归于平静。然而送信和偷拍者最终依然没有找到,乔治又要面对死去朋友的儿子,故事不知向何处发展,影片也就在一个儿子放学的长镜头后打出字幕,嘎然而止。

  果有人总是在暗处窥视着你的生活与你的家庭,你一定会恐慌、恼怒;同时也会内审: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是谁做的? 我曾经做过什么亏心事?

  这是一个三口之家,丈夫乔治罗兰是电视台文学节目主持人,妻子在出版社工作,独子在上小学;这也是一个书卷气十足的知识分子“精英”家庭,“往来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生活优雅而平静。

  但是这个家庭最近遭受恐吓,有人不断送录像带上门,录像带记录着这个家庭成员每天进出,后来还附上一幅吐血的卡通画,这样的恶作剧引起了这对夫妻的恐慌;乔治罗兰怕年迈的母亲遭受不测,甚至回了趟老家;实际上老人一切都好,不过母亲告诉儿子,很久以前,曾打算收养家里佣人夫妻的儿子为养子;这条线索揭开了男人幼年时的一段往事:幼年的时候,由于自己极力反对,并不断到母亲面前谗言,母亲放弃了收养;

  录像带依然定时送到,男人陷入了恐慌中,恶梦不段,梦到了童年时的伙伴:他斩杀了家里的鸡,满脸鲜血,拿着斧头,朝自己走来......

  渐渐地,录像带似乎提供了线索,揭开迷团,录像带上,一条叫列宁街的地方,一栋楼房,随着镜头在楼道里深入推进, 乔治罗兰终于找到了这个地方,房主正是童年的伙伴马瑞特,这是一个看上去潦倒、沮丧、懦弱的老年男子,不大可能做这样的恶作剧;但乔治罗兰毫不犹豫地认定他就是恶作剧的始作蛹者,他发出了警告,而这个马瑞特则莫名其妙,完全是一幅无辜的摸样。

  此后某天一天乔治罗兰的孩子失踪了,报警之后,警察逮捕了马瑞特父子俩,因为证据不足,释放了;后来儿子被别人送了回来,原来,不过一场虚惊;夫妻间因此对谁是录象的制作者也产生了分歧。

  结果总是出人意料,某天,乔治罗兰被马瑞特电话招到家里,马瑞特在说了一句“录像带不是我干的”之后,引颈自刎,鲜血洒满墙上地下;血腥来得如此突然,几乎让乔治罗兰不知所措。

  儿子并没有将父亲自杀的责任推给乔治罗兰,但是显然很悲愤,并想就此和乔治罗兰交涉,也被身怀戒备的乔治罗兰冷冷的拒绝了,悲愤的儿子隔着办公室的大门向乔治罗兰高喊了:你剥夺了我父亲受教育的权利,从幼儿园时起,什么也没有学会,除了憎恨。

  是一对颇具成就的夫妻,老公丹尼尔奥图是知名谈话性节目主持人,妻子安娜是出版社的编辑。某日起,他们不断收到一盘盘偷拍的录影带,其内容则是包括他们家门口、丹尼尔奥图的故乡等他们周遭的生活环境。而所有的录影带寄来时,又都挟着一张张吐血或割喉的图画,这让这对夫妻惊心动魄之余怀疑一切系熟人所为。他们因而引发出一连串内心恐惧、家庭危机,并被迫重新面对童年往事。

我来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