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隐藏摄像机>影评>《隐藏》:揭开隐藏的秘密

《隐藏》:揭开隐藏的秘密

电影中文名

隐藏摄像机

2006-02-07 17:31

故城·

故城·

想看

  /故城

Cowie曾经说过:叙事电影就像修道者的情欲,是一种不能完全割舍的罪恶。它的“罪恶”在于叙事电影的道德立场已经不再纯粹,叙述者与影像拉我们迈向不同的终点,于是思维像是被分尸了。然而,这种“罪恶”又是“不能完全割舍的”,导演赋予影片自己的思想,并百般呵护它,达到一种私人化的注解。萨特说过,“小说中的任何东西都是作者操纵的表现”,电影也如此,《隐藏》(Caché)里引入隐藏摄像机是叙事手段的一次创新,它无疑是对这种“操纵”的隐蔽。

《隐藏》里隐藏的摄像机使得导演迈克尔•汉内克隐蔽自己视点成为可能。如果把汉内克想象为隐藏摄像机的操控者,那么毫无疑问,汉内克融入了影像,他的身份也陡然转变为影像中隐藏的一个点,于是没有了第三者叙述的存在。这个假设也是有依据的,影片开头和结尾两个长镜头都伴随着字幕,这无疑是在录像带开头与结尾烙下偷窥者的署名,坦率地承认自己仅仅是影片中的一个形象或一种形式,正是有了这个大胆的暗示,电影视角进驻影像视角的意图才得以显现。

影片中牵动事件发展的摄像机,并非一成不变的掌握在一个隐藏的人身上,它偶尔也会跳转视角,叙事的承担者在影像中的人物之间辗转腾挪。很显然,当第一视角给出乔治和妻子倒带的镜头时,左右故事进程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男女主人公本人,观众的窥私情绪和男女主人公的寻谜情绪在此得到了重叠。而影片倒数第二个镜头,幼时的马基德奋力挣脱束缚,仍难免遭遇被驱逐的厄运,此时影片的视角来源于幼时的乔治,因为这与他怂恿马基德杀鸡所处的视角是一致的。我们发现,影片叙事的动机嵌套于人物的日常活动之中,《隐藏》里的戏剧张力也得以内生化,也就是内在的偶然性取代了外在的戏剧性,于是当观众看到马基德抽出利刃割喉一幕时,无不惊愕不已。据说戛纳放映时,不少观影人看到这一幕都从座椅上跳了起来。

有些影评人说《隐藏》里的这点创意“偷师”于大卫•林奇的《妖夜迷踪》(Lost Highway),然而,本片的优秀更多的在于对“隐藏”母体诠释的多义性,它触碰了人性和政治两个敏感地带却仍能保持从容豁然的姿态,实在难能可贵。

影片主题的第一个层面是显而易见的,继《钢琴教室》着眼于法国中产阶级的精神状况,本片再次将焦点聚集于此。不同于前者导演用犀利的刀刃投向封闭的、异性缺席的家庭,给予女性惊鸿一瞥,《隐藏》中的主人公乔治是公众关注的电台节目主持人,过着波澜不惊的家庭生活。因此,这个家庭也更具一般性。影片中频繁寄来的录像带看似纪录了乔治一家稀松平常的日常生活,但它让这个家庭感觉到被窥视、被监视,而被窥视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生活背后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如果说李安的“断背山”意指每个人内心深处的美好,那么汉内克的“隐藏”显然指向相反。其实,每个人都把自己塑造为道德完美主义者(乔治的公众名人身份更有寓指),建设一个不带刀的世界(比如影片中乔治说过自己成人以后就再没打过架)使自己免受威胁,谎言和自欺欺人也成为掩人耳目的幌子,于是,录像带和诡异的图画无异于把刀带进了乔治的生活,它在乔治的名誉上留下缝隙,让隐私不胫而走,乔治内心的焦虑与惶惶不安也就可想而知了。

汉内克对知识分子“道德洁癖”的指摘应该说是严厉的,他用录像带这个道具强逼人们直视镜子,去面对伤疤、刀口和羞于启齿的欲望……应该说,马基德的自刎是对有着“道德洁癖”的乔治一个还击,他目睹自刎后的张皇失措是导演设置的讽刺,而这之后乔治丝毫都没有忏悔意更是这种讽刺的延续。但没多久,影片把这种对中产阶级个体的讽喻引申到政治层面,影片中乔治和马基德的冲突其实映射了两个种族的冲突,是法国人与阿尔及尼亚移民的仇视与憎恨。幼年时,乔治家人驱赶马基德的原因是他残忍的杀死公鸡,而这无疑是对象征法国的高卢雄鸡的亵渎,而种族冲突的不可化解性在当事人身上是不言而喻的,阿基德的死应该被理解为两个种族父辈矛盾激化的必然结果。

站在这个层面上,影片的更深层次的主题则着眼于怎样看待历史,并从隐藏于政治和历史背后的事件中发掘真相。很显然,这个主题托生于乔治对自己与马基德仇恨记忆的遗忘,这种遗忘是有选择的,即过滤掉了有可能被道德谴责的记忆,有人把这称之为“选择性失忆”,而乔治的“道德洁癖”就是这种选择性失忆的私人化症状。《隐藏》里,乔治对历史事件的选择性失忆是政治上的托词,导演借助历史在个人身上留有的痕迹,进而对“政治洁癖”针砭了一番。影片中马基德的儿子对乔治说,“你剥夺了我受教育的权利”,这实质上是对历史后遗症的一个暗示。

《隐藏》的最后一个长镜头记录了嘈杂的阶梯上,乔治儿子与阿基德儿子饶有兴致的攀谈。这个冷静的长镜头无疑给了影片结尾的一丝希望,像是寂静漆黑的荒野里的一点萤火。汉内克也说,“这个结尾是一个充满希望的结尾,希望下一代能够对话”。与影片倒数第二个长镜头里发生于父辈的“惨案”相比,孩子们身上似乎没有背负父辈们的仇恨,这也是对莎士比亚戏剧悲剧性结局的一种颠覆。在仇恨与历史之间汉内克选择把审判权交给观众,或许,历史是最宽容的,它可以原谅一切!

网易娱乐专稿
06/01/30 2:55
该片热门影评:

從《偷拍》開始聯想

  電影節上畫時已知《偷拍》(內地譯..

gipsy104660评分9.0

小心你身边的隐藏摄影机

读书栏目的支持人罗宏接二连三地受到匿..

疯行

《隐藏》:揭开隐藏的秘密

Cowie曾经说过:叙事电影就像修道者的..

故城·评分10.0

隐藏摄影机——被遗忘的罪恶

每一个人都有一段被隐藏,被遗忘的罪恶..

clarice

《隐藏摄像机》:等同感和隐藏感的隐秘背后

(芷宁写于2008年11月25日) 做为一..

芷宁评分7.0

更多 29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