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看上去很美>影评>【看上去很美】:倩男幽魂——纵小JJ惊艳一枪打响,惜扫射不灭冷酷人殉

【看上去很美】:倩男幽魂——纵小JJ惊艳一枪打响,惜扫射不灭冷酷人殉

电影中文名

看上去很美

2010-07-19 19:17

MrWG

MrWG

想看 - 评分7.2

 







    饰焕烂的苍虬龙图腾蛰卧在红漆朱门旁汉白玉的雕栏里,打量着彼时华夏沃土上特有的军绿色草长莺飞大红色如火如荼的集体主义年代衍生、繁荣、晃曜。于是这个走路走得格外跌宕的男孩方枪枪,便傲然悠哉地在张元导演的镜头里大肆恣意地袒露炫耀着他那熠熠生辉的玲珑三点,像一颗生相可亲可爱却满肚子毒脓纵横四溅的恶瘤,偏偏就是爱跟你拧,牵丝攀藤的,任你再吹胡子瞪眼暴跳如雷干上火,这泼皮淘气宝贝蛋死活不肯给一句朴素踏实靠谱崇高的承诺。王朔笔下沉淀着一股幽闭工业意味的部队军属区保育院,那一片假想的规整仪式般的美感与统一化的祥和,便给这孩子“啪”的一枪打得稀巴烂。




    一睁开眼,即是一屋的喧嚣哄闹,煮沸的面条般纠结在一处,佐料是四面八方围拢来的脸孔,拧成古怪诡谲的笑容。他惊恐,想做什么,却无能为力;只好拼命向后望——从哪里来,他只想再回去。

    但,前途不可寻,去路无所踪。

    唯有挤眼泪,哭呗。

    木质的靠背小方椅,及胸的天蓝色长桌,搪瓷的红双喜印花茶缸,带把儿的墨绿沿儿瓷碗,糖三角,黑布鞋,缝着垫肩的中式呢子外套,半圆的棉料围嘴,儿童款的灯芯绒开裆背带裤,圆桶痰盂,包裹着塑料网兜的暖水瓶,过家家,老狼几点了,老鹰捉小鸡的妙趣游戏……张元细心细致地以孩子的眼光观摩重审了原著里建国后发展伊始的典型生活符号,但高明的是,这样“孩子的视角”却并未被赋予“童稚”的轻佻,反而借刻意的匠气,从“无忧无虑”的反面切入——似乎与世隔绝的保育院并不是惬意的桃花源,如若将这些电影里迷惑的霉斑锈迹晒去洗净,不难发现,张元意属呈现的,远非追怀逝水韶华的孩提记忆,只是欲凭王朔一段“带有自传性质”的陈年旧事,探讨大环境对人以腐蚀姿态的同化所渗出的恐怖。世人皆云金石无味,历久弥坚,青铜亦是出落成流芳袭世的顽强珍宝。其实不然,光阴即使只是无形无色的抽象存在,却总有人以流水注释其无情,这厮冷酷的柔软,一点点冲刷刚硬的肌肤,啮筋噬骨,青铜原先厚重幽烁的躯体,终究难敌岁月,侵吞出斑驳的洞窟,苍绿的伤疤,日积月累的痂痕,漫长的洗礼,考古学家为之断代,修缮,葺原,鉴定,估价,标值,唯独想不到,在这被时光腐蚀“规范”成古董文物的年月里,它有没有过痛苦的心思???

















    作为曾经被禁的第六代,已经进入主流语境的张元“聪明”地规避了“不和谐”的元素,但有王朔的文案保底,浅尝辄止已足够用来见微知著。小朋友们的优劣森严等级,男孩女孩的精神追求,无疑都被框定在一朵小红花的八枚鲜艳的心形瓣上。蓄了许久的宛若生龙活虎般纵跃的小辫子被兀的一剪刀断了再续的妄想;吃饭不允言语,加餐举右手,加汤举左手,如有差池,不懂规矩者戒以五脏庙唱空城计;饭前集体如厕,一溜儿的光屁股猴儿,蔚为壮观,“一定要拉出屎来”——否则,都要扣小红花。想必保育院里使用频率最高的词莫过“必须”了,这是对“遵守”的最佳阐释,要“学会”并“掌握”并“灵活运用”“服从”的深刻含义,不要质疑,不要破坏秩序,不要顶撞上级,随大流是上策。自然,男主角方枪枪是来挑乱这固定的平衡的,他又哭又笑的精彩好戏,吐舌头扮鬼脸一刻不消停的折腾,终日奔跑颤颠颠的脚步,冷眼的斜藐,英勇点来说就叫“抗争”——可是当方枪枪只是在唯唯诺诺趋炎附势恃强凌弱的边缘游走时,等待他的是排斥的孤立,稍加时日,难耐寂寞压垮了男孩,他唯有缴械投降举白旗,也跟着不自觉地迈进准麻木的“完美”乖小孩圈圈。

    如果将一支横躺的铅笔竖起来,最上方的铅笔头所承受的高处不胜寒的恐惧,不是所有人都得以理解体会。孤军鏖战,太难!

















    但影片的软肋恰好也在此处蜻蜓点水的反讽:与其说是导演的无可奈何爱莫能助,不如视为作为社会性群居动物的我们所一直背负的悖论——批判得头头是道,可却在寻觅解决法门未果的漩涡里任自迷失,空嚼舌根。片末,锣鼓喧天的迎军大潮中,方枪枪痴神地凝视着盛开时节动京城的红花锦帛穿流,一阵眩晕袭来,伏在墙角阴影中侧卧大石的小男孩,不知是否疑惑而倦怠地沉沉睡去。“统一”自秦朝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开始,似乎一路都在戏弄芸芸众生,让我们抱怨着愤恨着却又不得不兢兢业业地生存“回归集体”——特立独行就是叛离,就应受到被弃的惩罚。黝黯中蜷缩的方枪枪,这个曾经威武意气风发胡扯出李老师的狼外婆大尾巴的鬼精灵,瞬间,仿佛卸下了原本蓬勃生命的光彩,背景全换做广角镜里李老师、孔院长夸张扭曲变形的怪异头像和锐利又阴沉萦绕着希区柯克式惊悚美感的曲调,他只全力以赴地疼着妥协着,成为五千年来炎黄精粹成长征途上又一具牺牲人殉罢了。而这疼痛源自现实的无力感,但事实上,纵然我们无力,也必须孜孜竭力伸手抓住那些漂浮纷扬在生活飓风中的片片“小红花”,尽心尽意过完这生,不给批判留以时间同余地。

    幸得人会做梦,以孩子的梦最绚烂。























    音乐史上,有两个莫扎特。

    一位是气质优雅,清脱高贵,在宫廷的钢琴璀璨的音符中轻舞蹁跹的丽人,纯得能掐出水来;一个是言语粗秽,鄙陋肮脏,于友人间屡开黄腔的流氓,腻得能流出油来。这两个谬以千里的角色,竟如此匪夷所思地完美综合在空前绝后的音乐天才身上,细费思量,惊觉这不是人格分裂或灵肉冲突,而是相辅相成,并驾齐驭的滋养。因为只有莫扎特这样的神童,才可以将才情与俗气熔为一炉水乳交融,想想,刚在街边的酒馆陋室中讲毕一条荤段子,又冲进闪耀的殿堂里,在女伴的娇嗔中,执起她的手,跳起欢乐地小步舞曲,多好!

之于【看上去很美】,也只有董博文,方枪枪这样的男孩,白日里须跟着主力部队亦步亦趋地踩在点上,说白了,如同被人捧着的一坛骨灰,放到哪是哪;而夜里,梦中,他才幽魂一样主宰自我的喜乐。我们不能说前者是明,后者是暗;也不能说前者是正,后者是邪;更不能说前者是天使秉性,而后者是魔鬼附体。我们只能说,前者是仅仅生命的客体,而后者,却是创造性的生命力。

    冬夜。

    他追逐自己的影子,嬉笑着和一群雌性的旋转木马调情。

    天地间皆是不容细辨的皑皑雪籽,小妖模样的男孩眨巴着直径惊人的大眼珠子,披着皇帝的新衣般赤裸着,略含羞赧地翘着他那引以为豪的小手枪,普降星星点点的黄液,成珠如注,洇染了雪幕,淋漓地扫射刺尿,那么霸气,温热新鲜,浇灌得小红花们春心荡漾,一朵朵争先恐后恨嫁似的地怒放。

    清晨轻暖的阳光下,高调散发着熏骚芳泽、招摇着水印地图的被褥床单,迎风舒展飘扬,那是方枪枪最洋洋得意的胜利旗帜。

    看着,都真他妈的过瘾!
















(我的这本《看上去很美》是天津人民出版社2007年6月第一版,附王朔新序的典藏精装本。小说英文的翻译为Could Be Beautiful,祈使式的虚拟语气,旨在说明看上去虽然美,但实际上并不美;电影的英文名则被张元易为Little Red Flower,虽少了痞子的猖狂尖刻,但却明确了电影叙事的线索,也更符合孩子的心理。)

该片热门影评:

看上去很美?

      ..

三叶草tracy

从电影里的繁体字开始说起

此文和影评无关。

sayhello评分8.3

【看上去很美】:倩男幽魂——纵小JJ惊艳一枪打响,惜扫射不灭冷..

操你妈!为什么我没有小红花?

MrWG评分7.2

第50名:中国影片《看上去很美》——影史100部反类型片全盘点

  不愿想起的灰色童年   《看..

鲸鱼君评分8.0

看上去很美,其实很残忍~~~

电影一开始的颜色就让我想起了那个时代..

stone658168评分8.0

更多 88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