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53 张图片 
7 位演职员 
11 条剧评 
0 条新闻 
更多  
Sangdoo, Let's Go to School

总剧情

  道和银环,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平凡而又普通。每天,银环来到尚道的家门口等尚道一块上学。“尚道,我们上学去。”就像很多年轻的恋人一样,两人似乎总在斗嘴,谁也没有正式向对方明确。可是,这都是十年以前了。忽然有一天,银环的妈妈因骗了别人的钱,追债的人来搬东西,连银环爸爸唯一留下的留声机也拿走了。尚道正好经过,为了帮银环拿回

展开

  道和银环,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平凡而又普通。每天,银环来到尚道的家门口等尚道一块上学。“尚道,我们上学去。”就像很多年轻的恋人一样,两人似乎总在斗嘴,谁也没有正式向对方明确。可是,这都是十年以前了。忽然有一天,银环的妈妈因骗了别人的钱,追债的人来搬东西,连银环爸爸唯一留下的留声机也拿走了。尚道正好经过,为了帮银环拿回留声机,不小心中致人昏迷,被关进了监狱。所有的一切都改变了。当尚道从狱中出来,他富有的父母抛弃了他移民了(尚道小时候被叔叔遗弃在那家人门口);而对此一无所知的银环也因为母亲的缘故不得不离开家乡。一时间,尚道失去了家,失去了银环,他开始了放逐的生活。

  转眼十年后,银环成了中学老师,有了一个英俊的医生男友民锡。而尚道是一个7岁女孩的未婚爸爸,为了病重的女儿不得已成了舞男来赚取昂贵的医药费。故事就从餐厅的偶遇开始了。尚道看到扮成学生的银环,她正在带学生见网友,却发现对方是一个骗子——尚道的叔叔。尚道激动万分,但是银环拍下了叔叔的照片,经不住叔叔的请求,尚道无奈跟踪银环并含泪抢了银环的手机。银环在追赶的过程中被车撞伤了,送往医院急救……于是两个分开了十年的人,相遇了,随之而来的是对两人爱情的种种阻碍、考验。

  尚道仍然爱着银环,他为了在银环身边,先是做了银环学校的保安,后又做了银环的学生。“没关系,你只要在原地慢慢等就好了,等我慢慢来靠近你。”尚道带着希望对退缩的银环说。现实的种种,让银环害怕面对自己的真心,她爱尚道,却又不敢接受。终于,当两人因学校旅行回到了阔别10年的故乡,当初的一草一木,一物一景,所有的回忆又回来了。银环捣蛋的弟弟,因为先前被尚道修理,所以总想着法子来做弄尚道。这一次,他骗尚道银环落入了海里,对水有恐惧感的尚道想都不想就跳了下去……银环再也无法隐藏自己的爱,认识到彼此的爱是可以为了对方而牺牲自己生命的。

  就在银环开始勇敢面对,坚定地走向尚道时,尚道却变得矛盾无比。现实的生活,卑贱的工作让他有所顾忌。而当初抛弃了宝莉的生母——世罗又回来了,她希望可以留住尚道。尚道、银环、民锡、世罗四人之间的纠葛;宝莉的治疗;尚道的人生……似乎生活的一切都在阻挠着尚道和银环的爱情。但是两个相爱的人,都希望可以勇敢面对,都相信最后他们会在一起。

  宝莉的病加重了,是白血病,这让尚道痛苦万分。女儿宝莉是尚道视若生命一般的重要,为了女儿,尚道愿意做任何事情,甚至为了医药费他不得不再次做了舞男。而世罗其实是银环母亲的亲生女儿的真相最后击跨了尚道。他决定彻底离开银环,他确信只有这样银环才能幸福。

  当最后,民锡告诉尚道,宝莉其实不是他的亲生女儿,而银环也燃起可以和尚道复合的希望。但是尚道拒绝了,在他心里不管宝莉是不是他亲生的,对他来说一样是最宝贝最珍惜的人。“怎么可以为了一己私利而抛弃孩子呢?”(尚道)

  尚道因为被人控告欺诈面临被捕,警察铐上了了一只手的手铐,他逃脱了。为了去见银环,绝望的银环打算和民锡结婚,正在教堂里面等待民锡。但是民锡已经知道自己不能带给她幸福,他让尚道去见银环。尚道来到了教堂,伤心至极的银环已不再理睬尚道,冷淡地面对着尚道。尚道忍着伤心,以告别的心情强装快乐。“跟我玩4个小时吧。最后一次。”(尚道)时间在流失,银环依然不愿面对尚道。第二天,尚道和女儿做了告别承诺,被警察带走了,得知真相的银环赶过来,可是一切都晚了……

  一年以后,尚道出狱了,宝莉也康复了,银环带着她来接尚道。尚道看到银环,转头想走,可是银环却迎了上来,一辆车冲了出来,尚道飞身而去,紧紧抱住了银环,倒在了血泊中……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尚道是一个二十七岁的未婚爸爸,女儿宝莉自幼身患重病,为了女儿高昂的医疗费用,迫不得已做了舞男,同叔叔合伙专门欺骗富婆们的钱财。

  一次,尚道与一富婆在餐厅约会。不久后,尚道的叔叔也来到餐厅坐在了一个学生打扮的女孩旁边,看到尚道也在这里,叔叔有些尴尬。那女孩夸叔叔长得帅,拿出手机给叔叔拍照。又坐了一会儿,叔叔开始动手动脚提出要和女孩出去让她赚点儿钱,女孩突然愤然站起指责叔叔勾引少女并称要把叔叔的照片交给警察局。原来那女孩是位教师,怕学生受骗,替她的学生来赴网友的约会。害怕的叔叔企图夺过手机,却被旁边打抱不平的女服务员暴打了一顿。尚道发现那个女孩竟然就是自己昔日的初恋女友崔银环。

  狼狈的叔叔只好求助尚道,要他把手机从女孩那儿弄来。尚道尾随银环,趁她不备时从包里掏出手机转身就跑,银环紧追不舍却出了交通意外,尚道急忙将她送进了医院。

  回到家后,尚道不放心银环,又回医院偷偷来看她。见到银环已无危险,正兴致勃勃地与男友民锡玩牌,尚道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数日后,银环已伤愈回校。尚道来到她的学校,想看看银环,却遇到有学生企图跳楼。看到焦急的银环,尚道爬到楼顶来劝学生,却不慎被学生推下楼,尚道受伤被送进了医院。

  伤愈后的尚道成了英雄,被校长称颂了一番。接受完表彰的尚道在操场找到银环。

第二集

  道与银环一番交谈,两人都对过去的时光非常怀念。从前与银环的种种往事又浮现在尚道脑海之中。

  银环的男友民锡成了尚道女儿宝莉的主治医生,小宝莉很喜欢这个英俊的医生。一次,民锡回医院时被病人家属无理纠缠,在宝莉的请求下尚道帮忙解了围。民锡请尚道喝酒,结果喝醉时才想起银环还在车里。尚道冒雨去找银环,看到车内已睡着的银环为她盖上了毛毯。看着静静熟睡的银环,尚道心情复杂。

  尚道在一酒店等人时遇到银环所在学校的校长,校长对他十分赞赏,将他带回学校。在学校尚道偶然看到银环在教训一男生,误会银环被学生欺负,将那男生的摩托车大卸八块。原来这男生竟是银环的弟弟锦焕。

  银环对尚道表示自己已经不是十年前的小女孩儿,她已经有了男朋友,要尚道不要再纠缠自己。但是尚道却表示无论如何也要再回到银环身边。

  小宝莉因为民锡带别的病人出去玩没有带自己而闷闷不乐,甚至开始绝食。无计可施的叔叔只好打电话叫来尚道。尚道与叔叔一起坐在病房门前抗议民锡对待病人不一视同仁,招来众人围观,弄得民锡无可奈何。

  为了接近银环,尚道做了学校的保安。清晨,来上班的银环看到穿着保安制服的尚道惊讶万分。尚道总是以自己的方式体罚学生,结果被校长训斥了一顿,并且警告他再有类似事情发生将被解雇。

第三集

  了保安的尚道时常被学生戏弄:吃饭时被人用球砸,被女生戏弄去掏厕所。银环看了有些不忍。

  银环到医院来看望民锡,并把自己初恋的事情告诉了他,民锡表示理解。年幼的宝莉看到银环来找民锡,以为她来抢自己喜欢的民锡医生,恶作剧地在她的汽车上涂鸦,被银环当场逮到,幸亏民锡赶到化解了纷争。看到银环与民锡卿卿我我,尚道心里很不是滋味。

  银环的弟弟锦焕也在银环所在的学校上学,经常与尚道过不去。一次尚道在修坏掉的厕所门,恰好锦焕要上厕所,尚道借口厕所暂不能用让锦焕去女厕方便使锦焕出了丑,锦焕更加怀恨在心。锦焕得知尚道要追求姐姐,故意当着姐姐的面贬低尚道,忍无可忍的尚道打了锦焕。

  银环与尚道去喝酒,银环喝得大醉。为了照顾银环,尚道只好将她带到酒店。看着烂醉如泥的银环,尚道想帮她脱去弄脏的衣服,又不好亲自动手,只好叫来酒店的老板娘帮忙。安排银环睡下后,尚道一边哼着歌一边清洗银环弄脏的衣物。

第四集

  环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着睡衣与尚道同处一室,心中又气又急,这时她才发现尚道将她带到童年一起生长的地方。尚道建议一同回家乡去看看,银环坚决不允。虽然她坚持要回汉城,内心却恋恋不舍。

  另一方面,银环和尚道彻夜未归,民锡和宝莉的生母世罗都十分着急。回到汉城,民锡到车站来接银环。望着二人远去的背影,尚道心中无比惆怅,从前与银环的种种情景又涌上心头。

  世罗病重,民锡接到电话急忙赶到医院,银环也尽力帮忙护理世罗并把自己的护身符送给了她。尚道得知后也匆匆赶往医院,但却总是撞到已往的富婆客人,被纠缠不清。最终,尚道满脸伤痕地赶到了医院,银环看到受伤的尚道,关切地上前询问,民锡看了不免心生醋意。

  银环早上上班,校长告诉她班里来了一名新学生,没想到这名新生竟是尚道。银环央求尚道去别的学校,别再缠着自己。尚道却依然步步不离地跟着银环,银环也无可奈何。

  尚道刚做了学生就教训了欺负女生的锦焕,看到尚道大受女生欢迎,不服气的锦焕决定与尚道单挑一场。

第五集

  道与锦焕大打出手,虽轻松打赢锦焕却受到体罚。银环望着遭受体罚的尚道,心中百感交集。夜晚,两人一同躺在学校的操场仰望星空,回忆着起过去的美好时光,尚道趁机欲吻银环,令银环不知所措。

  尚道的叔叔在医院哄宝莉玩,口渴的他骗其他小病人的冰淇淋吃,却被生气的小病人咬伤了腿。民锡帮他上药时得知尚道是以做舞男维生,心中不能认同。

  银环的母亲到医院来看民锡,见到宝莉长得很象自己失散多年的亲生女儿,所以上前问长问短。民锡上前解劝,原来银环并非母亲亲生。

  银环班上的女生河秀因家长欠他人钱财,被找到学校的债主拖上车强行带走,曾有过同样遭遇的银环看了气愤不已,上前阻拦却被撞倒。看着心爱的人受伤,尚道抢了别人的车去追赶却最终遭遇车祸受伤。银环以为尚道伤势沉重,痛哭不止,正当她哭成了泪人的时候,只伤了手指头的尚道站在了她的面前。

  尚道到医院看望宝莉,听见宝莉和她的小朋友们在唱鸭子的歌,并叫他鸭子爸爸,尚道感到这是在有意讽刺自己。得知这是民锡教给宝莉的,尚道气愤地找到民锡,两人大打出手。

第六集

  过一架的尚道和民锡到酒馆喝酒,民锡表示自己已知道他是银环的初恋情人,如果他能在银环的世界永远消失就不把他当舞男及有小孩的糗事告诉银环。尚道则嘲笑民锡象四处唧唧喳喳的老鼠。一怒之下,两人又殴打起来,双方都受伤不轻。

  尚道手臂受伤,行动不便,银环只好给他洗脸喂饭,这令受伤的尚道反倒甚感幸福。民锡来学校看望银环,两个男人当着银环的面一团和气,背后却相互恨得牙根痒痒。

  经过这一次奋不顾身的救人事件后,尚道成了众人心目中的英雄,学生们甚至成立了尚道FANS会,连校长也要加入,而被救的女生河秀也向他表达爱意。看着尚道又成了学生们心目中的偶像,银环不禁想起学生时代自己追求尚道的情景。

  银环的母亲到医院找民锡,向民锡请求看看宝莉。银环的母亲不知宝莉的病情,喂她吃肉丸,被宝莉的生母世罗大声斥责。争吵过后,世罗感觉这人好象自己旧照片上失散多年的亲生母亲。

  锦焕一伙约尚道晚上喝酒,表示要与他冰释前嫌。银环怕锦焕另有诡计,跟踪尚道来到酒馆。锦焕一伙设计害尚道遭暴徒毒打,银环不顾一切上前阻拦,看到银环为了自己赶到这里,尚道虽遭暴打却高兴不已。

  到了警察局,锦焕一伙把责任全都推给尚道,烂醉的尚道神智不清,银环只好留下来陪他。民锡赶来接银环和尚道,但他们都不知道尚道的住处,两人只好把尚道接到自己家里。

第七集

  醉的尚道到了民锡家中,一夜说着各种各样的醉话,一会儿把民锡当作女客人,一会儿又把他当作女儿,吵得银环和民锡也无法入睡。清晨醒来,尚道看到满屋都是银环与民锡亲密的照片,心中不免惆怅。

  回到家中,母亲告诉银环民锡家长希望两人早日结婚,银环心中犹豫,不禁又回想起当初与尚道恋爱的情景。

  尚道的一个女客人向他提出结婚的要求,并声称尚道如不娶她就要自杀,这下可让尚道吃惊非小。世罗来到,令尚道心生一计。她让世罗假扮孕妇同他去见女客人,终于蒙混过关。

  银环与民锡已进入谈婚论嫁的阶段,双方家长也即将见面,但银环内心却充满矛盾。尚道得知后也是满心失落。

  女生河秀看出尚道喜欢银环,心生嫉妒,课上有意出难题为难银环。尚道偷偷打电话给民锡问得答案告诉银环才替她解了围。看着趴在课桌上的尚道,银环内心十分感激。

  放学后,银环要赶去参加双方家长的见面会。尚道突然大喊胃痛晕倒在地,银环只好留在学校照顾他。夜晚,银环发现尚道是在装病,生气离开。看着离去的银环,尚道大声地告诉她,自己是怕银环这次去了就再不会回到自己身边,所以才会装病留下她,要银环面对自己真实的情感。正在此时,民锡到来痛打了尚道。银环当着民锡的面告诉尚道从前的恋爱不过是小孩子的游戏,尚道伤心离去。

  第二天,尚道没有来学校上课,银环在学校记录上查到他的家庭地址,想去家里看望他。

第八集

  环去家里看望尚道,他却没有在家。学校要组织集体旅游,河秀通知尚道一定要来参加。

  第二天,旅游的汽车就要出发,尚道却迟迟不到,银环隐隐感到失落。正在就要出发之时,尚道赶来,学生们欢呼不已,银环的脸上也露出微笑。旅途中,尚道大受女生欢迎,银环看了又心生醋意。

  世罗拾到银环母亲遗落在医院的钱夹,看到里面自己幼时的照片,才发现原来她就是自己的生母。世罗向民锡问明地址,但来到母亲门口时想起自己身为孤儿所遭受的痛苦,又不禁心生怨恨,愤然离去。

  旅游的目的地竟是银环与尚道当年居住的地方,望着曾经熟悉的一草一木,银环又回忆起从前的点点滴滴。在这里,她仿佛又看到了年少时与己相恋的尚道,泪水夺眶而出。

  另一方面,独自漫步的尚道,也在回忆着年少时的一幕一幕。当初,还是学生的尚道为了帮助银环,把别人推下河被判入狱,出狱后尚道的家人已移民去了美国,银环也离开了故乡。尚道又想起从前的日子,每天清晨银环站在家门口喊着:“尚道,我们上学去。”心中无比怅然。

  民锡得知银环与尚道一起去旅游,也驱车赶到。夜晚,在篝火晚会上学生们追问两人的恋爱故事,在旁的尚道倍感失落。

  锦焕一伙为捉弄尚道,假称银环落水,晕水的尚道不顾一切跳入海中。

第九集

  下海的尚道,腿部抽筋溺水,赶来的银环和民锡救起了他。看到为了自己不顾一切的尚道,银环再也无法隐瞒自己的感情,终于对尚道说出:我爱你。

  银环不知该怎样向民锡提出分手,正为难时看到弟弟锦焕借来的“分手完全手册”。于是按照上面所教,穿着迷你裙牵着狗来赴民锡的约会,令民锡大吃一惊。民锡无意中看到银环包里的“分手完全手册”,明白了她的用意,忍痛首先提出了分手。

  另一方面,尚道为了与银环生活在一起,向叔叔表示再不会做舞男的工作,叔叔被气得发疯。

  世罗到银环母亲开的餐馆吃饭,有意找茬的她与银环大打出手,母亲赶回痛打了世罗。望着自己的亲生母亲对自己怒目而视,世罗伤心离去。

  决定不再做舞男的尚道为了宝莉昂贵的医药费,不得不在课余做各种各样的工作赚钱:在面馆打工、送报纸甚至缝拖鞋。虽然辛苦却感到快乐。

  尚道把王祖贤的照片给宝莉,一直骗她说那就是她的妈妈。一次,看到电视上的王祖贤,宝莉终于发现爸爸在欺骗自己,生气地从医院出走。焦急的世罗在学校找到尚道,得知宝莉出走,尚道匆匆赶往医院。

  最后,幸亏民锡找到宝莉,把她带回了医院。看着痛哭流涕喊着要妈妈的宝莉,一直隐瞒着宝莉的世罗终于告诉宝莉自己就是她的亲生母亲。

  焦头烂额的尚道却忘记了与银环的约会,而银环却抱着心爱的小狗在雨中等待着他。

第十集

  道想起了与银环的约会,但他赶到时银环已经离开。等不到尚道的银环认为二人缘分已尽,向尚道提出分手。

  次日,银环淋雨病倒住进了民锡的医院。民锡从银环母亲口中得知那小狗是尚道所送,所以银环一直把它当作尚道的替身一样悉心照顾。

  得知银环淋雨病倒住院,尚道赶往医院去看望她。在医院门口却看到民锡大声告诉银环如果她不爱自己可以去爱别人,只要不爱尚道就行。见此情景,尚道默默无言。

  银环母亲在医院再次遇到世罗,两人又是一番争吵。当得知宝莉是世罗的孩子,她终于悟出世罗就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母亲想与世罗相认,但世罗却仍然不肯原谅她。

  银环心爱的小狗因淋雨生病死去,银环痛心不已,伤心之下又想起尚道。

  民锡再次让尚道离开银环,尚道拒绝了他。银环终于原谅了尚道,两人感情日深。

  河秀的母亲迷上了一个舞男,河秀伤心不已。尚道帮助河秀拆散了母亲和那个舞男。河秀偶然听到尚道过去曾做舞男的往事,她将此事告诉了银环的弟弟锦焕。

  民锡向银环求婚,被银环拒绝,银环坦言虽然民锡非常优秀,但对她来说尚道有如自己的生命。

  尚道当着宝莉去见银环,想向银环坦白一切。途中宝莉病重,尚道急忙将她送往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