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1 张图片 
12 位演职员 
10 条影评 
0 条新闻 
更多  

Story

幕后制作

  1986年,虞戡平导演把白先勇的小说《孽子》搬上银幕时,台湾还在戒严时期,民风保守,同志议题还是只能在社会的底层滚动,更遑论拍成电影。尤其是当时被冠以“二十世纪的黑死病”的AIDS爆发未久,又与男同性恋划上等号,在旧道德标准下,被形容成上帝对同性恋者的天谴。在影视作品探讨同志议题犹如洪水猛兽,电影中的同志情欲只能闪闪缩缩、点到为止。当时电检尺度甚严,不只政治审查,连对社会道德带来冲击的电影亦不会被许可。同志情节很难逃过委员的剪刀,剪得越多,不但创意受损,投资金更难回收,所以《孽子》拍摄重点控制极严。焦点以主角的反叛性格及一名年老同志与女性友人的情谊转移视线,尽量减少身体亲昵的接触画面,内容修改得令人尴尬,使得书中的同志情欲、情爱纠葛毫无现身空间,只能以不停飞翔的白鹭鸶隐喻同性恋者被社会放逐的孤寂心境,龙子军人世家的背景也只含蓄点出。当初剧本改编时多方的考量与新闻局的严苛标准相差那么多,送交电检处时,审查人的铃声按个不停,新闻局以两次禁演作为回报,第三次送审时,电影公司为求上片逼不得已同意由电检单位修剪二十一处,并将修下的拷贝含底片缴交后,才以「限制级」上片,完整版从此无缘面世。
  除了政治上的道德意识检查外,电影版本的另一个挑战便是文字跨越影像的障碍:如何在约一百分钟的有限篇幅内,将数百页的复杂原著架构与人物关系有条不紊且深入人心地叙说。角色改编的方面,编剧将书中三个要角:用摄影纪录青春鸟身影的郭老、八面玲珑的杨教头、因丧子而立愿守护新公园孽子们的傅老爷子,浓缩在孙越所饰演的杨教头身上,使其成为供新公园无依孤鸟栖身的巢窝,以期能较纯净地呈现出包容、体谅的人性特质,此改编手法虽省略了其他亦具情感深度的故事支线,但也让角色形象与叙事主轴更加清楚鲜明;情节与主题部份,虞导从温情、人性出发的宽容角度,锁定三段故事:李青与各配角的悲惨童年与家庭故事、新公园青春孤鸟与杨教头间的深厚情谊、以及龙子和李青间的命运交会,描写这群同志少年叛逃、被逐出家庭后,对原生家庭的爱恨矛盾及回归渴望,并且如何在友谊扶持、身份认同的凝聚下,重构出另一个温暖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