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我们夫妻之间>影评>伤不起的工农兵

伤不起的工农兵

电影中文名

我们夫妻之间

2011-06-18 03:18

 

 

   是全新的时代,需要全新的作品,作为《一江春水向东流》、《乌鸦与麻雀》的出品公司,昆仑影业当仁不让推出了《武训传》,结果成为新中国影史上首部被祭旗的作品,然后的《我们夫妇之间》热情歌颂更胜前作,依旧逃不过禁映命运。赵丹饰演的李克,骨子里头依旧是《马路天使》的不羁与硬气,尽管作为被解放区革命模范妇女感化了的来自大上海的小资产阶级革命志士,在结婚同时也是被改造了将近两年后,回到解放了的上海,还是优哉游哉起来。在建国后文革前十七年的中国电影中,再也找不到另一个可以这样书写的“正面人物”、一个被轻松描述的共产党员,他们若非革命冤仇深,便是向我开炮高呼万岁。
   而导演郑君里更是直接用漫山遍野的大集会与声声高呼的主席万岁来勾勒山东解放区的人民气概,这种图解式的表达并没有一以贯之在整部影片中,与后来的气贯长虹的各式“大片”无法相比;通篇连同蒋天流饰演的女主角李英所代表的解放区劳动人民全部用方言出声,也是后来的十七年电影所少见的。在《我们夫妇之间》中,可以看到一种明显的向组织和主席靠拢的倾向,却不免流于形式,山呼万岁后,是霓虹灯下的上海城,是西装旗袍尚未被中山装完全取代的的四十年代末,是群众流动中我自巍然的外滩与马当路。夫妇两人所住的房间,更是独门独户的公寓房。李克劝说爱人同志放弃手织棉纱直接买成品鞋,出入国泰享受影剧乐趣,革命情感变成两种路线的分野。
   但这并非《我们夫妇之间》非常命运的根本,根本在于,出现了思想上的分歧,居然被用阶级调和的方式化解了,主流意思下的阶级斗争真真正正演化成了夫妇之间的观念矛盾,在今日看来夫妻之道之纯粹,同样是伊时代所不能想象的。夫妇分居后需要靠组织与群众互相传信,上级对夫妇二人分别批评,好就好在此处,写出人际沟通的状态,但相信亦令影片坐实了后来上纲上线到“极度丑化工农出身的革命战士形象,美化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 宣扬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罪名——小资产阶级就是只能被改造被消灭,哪里可以与根正苗红的无产阶级分担错责的?
   进一步说,撇开阶级调和的帽子,即令影片中所表现到的小资生活方式、灯红酒绿的大上海,也已经隐隐犯了新时代的规则,新时代需要的是《董存瑞》的舍我为人、《南征北战》的毛泽东思想体现或者干脆《聂耳》的合法性重构,《我们夫妇之间》里,哪怕导演努力引导住正确方向,哪怕赵丹蒋天流吴茵演得再卖力,终须作为祭品摆在台面上,以炮灰形式进入了重构卡里斯玛的辉煌历史,依照伟大导师的想法,唯有一扫六合,方能开创世纪。
   影片最后张英心直口快却意味深长地说:“城市改造了我,可是这城市已经都被我们改造了。”你不是想要改造工农兵吗,你们自己首先变成工农兵,还改造神马?但这句话说出了口,夫妇二人最后达成互相谅解,“互相”二字委实伤了劳动人民的心,怎么可以留下小资残余呢?在这人民掌握话语的繁华城市。

 

该片热门影评:

伤不起的工农兵

     这是全新的时代,需要全新的..

獨孤島主

更多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