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香水>影评>《香水》:天使与魔鬼区别何在?

《香水》:天使与魔鬼区别何在?

电影中文名

香水

2007-07-26 23:02

基督山伯爵

基督山伯爵

想看 - 评分7.0

 

使与魔鬼的差别往往只在一瞬间, 米兰·昆德拉在《笑忘录》中描述过两种笑——“天使的笑”和“魔鬼的笑”。笑最初属于魔鬼的领域,而天使看到魔鬼的笑,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同样以笑回之,这样,天使和魔鬼就互相面对着,他们张开嘴巴,发出差不多的声音,但是各自通过这声音所表达却是相反的事情。

 

 

《香水》在我看来也是在探讨天使与魔鬼之间的区别。如果当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放在了你面前,这时,创造他的人是天使还是魔鬼又有什么区别呢?

 

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像魔鬼一样地诞生在肮脏的鱼市,又像魔鬼一样地在他出生的那一刻将他的母亲送上了绞刑架,按传统的理解,这是一个受到诅咒的孩子,凡是与他有过接触的人都难逃一死。很长一段时间里,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都是独自一人孤独地享受着常人无法闻到的气味。气味——是他唯一的追求。

 

 

当他看到贵夫人把香水涂在手腕玩弄时,他依旧是对气味感到好奇,然而他随后闻到了一种奇特无比的气味,这种气味改变了他的命运。那气味来自一个卖水果的女孩,他尾随她到街角,他发现原来少女的身体才是世界上最香的东西。为了得到这种香味,同时也是出于恐惧,他意外地杀死了这个卖水果的少女,面对少女的尸体,他没有任何的恐惧,他只是贪婪地嗅着那具尸体,瞬间他明白他之所以能来到这个世界是因为他背负着一项使命——制造出世界上最迷人的香水。

 

 

他拜师学艺,用有别于传统的香水制造手法取得了香水制造商的信任,他开始学习保存气味,但是他的心灵是扭曲的,他努力地想保存的尽是一些无法保存的气味,比方说把猫放在炉子里蒸馏。他的师傅对此倍感无奈,告诉他唯一能保存这些东西气味的方法不在他这里。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于是告别香水制造商,决定只身前往格拉斯学习那种神奇的技术。

 

为了能保存少女身体的气味,他花钱找妓女做实验,在妓女得知他这种荒唐的想法并予以拒绝的刹那,他杀死了她。为了保存香味他已经失去了理智。实验取得成功后他也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谋杀,所有的一切只是为了完成他那个魔鬼的使命(这个使命好比是一项宿命)——制造出世界上最迷人的香水。毕竟杀死一个少女达到他的目的比说服一个少女来达到他的目的要简单得多。

 

 

12瓶满载着少女的体香的精油,承载着12条无辜的生命。死亡的恐惧笼罩了整个城市,亲人的哭泣回荡在每一条小巷。但是这一切对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在他看来那12条生命只是履行了她们自己的职责,她们的生命是为了他的香水而生的。

 

最终的那瓶香水终于被合成了,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被捕了,作为死刑犯的他在上刑场的那一刻将那瓶融合了12条生命的香水抹在了手腕上,看守他的狱警臣服了,他们觉得眼前的这个囚犯是一个天使,是不应该遭受死刑待遇的。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穿着华丽的礼服,做着马车来到了刑场,他挥一挥抹了香水的手帕,刽子手摘下面罩高喊“他是无辜的”,他再次挥动手帕,香味让所有的人疯狂,称呼他为天使。这是一种可以征服世界的香水。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的感情在被第12个被孩女子的父亲跪在他面前称呼他为:"MY SON ”的时候终于发生了变化,他眼睛看着那一片被欲望燃烧丧失理智的男女,耳中听着:"my son,forgive me"的道歉,他觉醒了。

 

 

影片的结局是值得探讨的,在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回到鱼市时他意识到他手中掌握的这种威力比金钱、恐惧或死亡更强大,可以激发人们的爱慕之心,所向披靡,只有一件事是香水做不到的,它无法使他如常人一般爱与被爱。所以他想:“那就让它见鬼去吧。”在随后的场面里导演所使用的一种手法叫做“电影谎言”:在巴黎的鱼市,他把所有的香水从头淋下,然后走进人臭气冲天的人群中,彻底地消失了。我们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消失了,我们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被人群给撕碎了。我们可以理解为他死了,为自己犯下的罪恶付出了代价,也可以理解为他消失了,就像一个魔鬼完成了自己的宿命。所谓“电影谎言”就是指没有直接交代出来的镜头,人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思去想像,但那终究是想像而不是事实。这种手法用在这里真的十分巧妙。

 

电影是一种影像,通过影像来传达味觉是一项十分艰难的事情,《香水》这部电影在味觉的传递上是十分成功的。开头用了大量的镜头拍摄肮脏的鱼市,这些镜头全部都是细节描写,伴随着这些细节描写的是大量的旁白,文字与影像完美的结合让观众很直接地感受到了那种恶臭,至少在看那些镜头的时候我是真的反胃了。在香味的表现上有一个镜头值得一提,那就是达斯丁·霍夫曼饰演的香水制造商在闻了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帮他调制的“爱神”香水时,瞬间进入了鸟语花香的背景之中,还有美女前来亲吻。虽然力度不及对鱼市气味的描绘,但是效果也不可小觑。毕竟臭味大家都闻到过,感受经画面一点便可以直接涌上来,然而这种神奇的香水却始终与直观的感受是有着一定距离的。

 

此外,在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的谋杀手法上,镜头处理得是比较神圣的,犹如一种仪式,抹油——包裹——刮油——剪发。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得缓慢,这种慢动作增加了这个人物的宿命感,就好比天使附身一般。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在人世间完成的是一种从魔鬼转变为天使,又从天使转化为魔鬼的鬼魅过程。

 

 

魔鬼与天使是如此的难以界定。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虽然能闻到所有的气味,但是唯独他自己是没有气味的,他造出最迷人的香水是对美好事物的一种追求,但是他的手段是残酷的,是不可饶恕的,这个形象时而像一个魔鬼,时而又像一个天使。

 

他同时掌握着两种笑:“魔鬼的笑”与“天使的笑”。制造香水时的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与杀害杀女时的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面对面地看着对方,他们张开嘴巴,发出差不多的声音,但是各自通过这声音所表达却是相反的事情。

该片热门影评:

丢弃真理的世界--现实的可怕映照

我从来不影评,因为同一文艺作品,不同..

未名0421

《香水》——他窃笑着洒下绿色的淫粉

  一、他窃笑着洒下绿色的淫粉  ..

九尾黑猫评分7.5

《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大量图解)

在18世纪巴黎的一个恶臭鱼市里,格..

gogocash评分8.2

《香水》:穿越格雷诺耶的气味乌托邦

《香水》:穿越格雷诺耶的气味乌托邦 ..

zerone评分9.5

《香水》:天使与魔鬼区别何在?

天使与魔鬼的差别往往只在一瞬间,&nbs..

基督山伯爵评分7.0

更多 58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