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香水>影评>提炼精魂的人

提炼精魂的人

电影中文名

香水

2007-08-18 16:14

裸虫宿

裸虫宿

想看 - 评分8.0

 

个古配方:从乌鸦巢中取一只刚出壳的幼鸦,用硬蛋壳喂养四十天后杀掉;然后将其与香桃木叶、滑石粉还有杏仁油一齐蒸。——这不是在炖鸡汤,这是在做香水。可见,香水的调制从一开始就与杀戮有关。炼丹家的精神遗产大部分被现代的心理学家继承下来,因为他们同样喜爱二元论,而只有香水师全面继承了前者的传统,长久以来与炼丹家亦步亦趋,只是被关进炼丹炉/蒸馏器里的原料由纯粹的药石扩展到自然界可以利用的一切,植物、动物,死的、被杀死的、或者仍旧活着的。我想,假如提克威的冒险影像要是搞砸了格雷诺耶的恋爱,那我是会怨恨他的,说起来,英文词汇里我最爱之一就是Virgin。

 

《香水》无疑有四个标志性的场面:巴黎的臭气熏天;主人翁谋杀少女制作香水的细致过程——一场因嗅觉感官造访的恋爱,深情又冷酷、美艳又恐怖;主人翁被施刑前由于香水的效用而导致的那场自公元前二世纪以来世上绝无仅有的酒神节崇拜盛况、还有其最终的自毁于巴黎街头。

 

总体看来,只有第一个场景拍摄还算到位,最后的一场酒神宴……唉,德国电影人掌握这类场景的确远不如意大利同行,乍一看,我还以为哪儿又开始靠裸体示威了呢,要么是宣传和平要么是环保,反正欧洲人动辄裸体,观众差不多也开始审美疲劳,何况有的人的身体真的丝毫谈不上是美……

 

格雷诺耶和《莫扎特》中的萨列里一样,他们的爱品尝上去像陷入恋火一般辗转反侧,绞缠着苦楚与甜美,如同美妙的诱惑在记忆中时时泛起。初次遇见卖洋李子的红发姑娘时(这位女演员还有几分肖似凯特·莫斯呢),夜空绚丽的焰火告诉我们,格雷诺耶感受到爱神的魔力了,晦淡无光、仅有着少量乐趣的生命首次领略了感恩般的狂喜,驱使他的是被点燃的激情,只不过他认为激起满腔情潮的不是姑娘本身,而是她身上的香气;萨列里对莫扎特身上的音乐天赋可也怀抱着这像热恋般烧灼着的倾慕?可后来他却饱受苦楚,并被这苦楚所吞没。因为可怕的是莫扎特不像是个合格的载体,更叫他绝望的是,世界上并没有任何一把能将天赋和其载体分离开的手术刀,比起可以将处女体香气味分子剥离出载体占为己有的格雷诺耶,萨列里真是太不幸了——天赋和载体如何分离?或是说如何分离开来爱?

 

电影里的格雷诺耶,我感觉这其实比原著中更感性一些,面对因为一滴香水而对他态度变得和蔼友善的作坊师傅,他木讷麻木的眼神顷刻产生那么些许动容;他的回忆中总是涌现出那第一个无辜枉死的姑娘,质朴清纯得像只小羊,其姿容是无法与后来鲜花般的富家小姐相比的,可是就是那张至多称得上娟秀的脸庞,却总能以一种温柔得近乎伤感、叫人想落泪的氛围反复出现在格雷诺耶的回忆里——他在世间的极为有限的、时时眷恋着的回忆。相比起几乎无正常温情感的原著,电影版本里,导演仍是颇具善意和怜悯地给予了这位苦孩子一个不慎遗失的梦幻憧憬,看着那场酒神宴上欢庆的人们,他流下眼泪,他突然明白,他最想要的那一个梦,已经永远不复存在了。

 

格雷诺耶自身是没有任何气味的。尽管他对外界的一切侵害和剥削表现得温顺和勤劳,对他悲惨的底层生活沉默不语。可是没有人是可以缺失他自己的,他所努力追求的,野心和执念,说到底不过是为了找到他自己存在着的价值和意义。谋杀是犯罪,不管那是基于何种理由。可是,除此之外,他再也不懂得别的生存、或者说爱的方法,他唯一能在人群中找到自己的,就是他的天赋异禀所能把握的气味王国的权杖,他既是国王也是唯一的臣民。良好健康的自信心和存在感从来就不是自封的,因为人是社会动物,先不论外界的人们是怎样看他的,最重要的只有一点,他们的反馈正映照了我们自己的真真实实的存在感和这种存在的价值与意义。“生命的精魂就在于气味”——假如他没有气味,那么他是否是在用提炼和占有他人灵魂的极端方式中捕捉到哪怕是那么一丁点小小的、颤抖着的属于他自我本身的精魂的寓意?

 

原著里那些形形色色的角色,多少都有些形形色色的庸俗,电影版中他们被处理得细腻很多,有的还颇具睿智和善意。格雷诺耶杀死他追求甚久的萝拉时,女声咏叹调贯穿全场,我突然觉得我很希望这名给人美好得表里如一之感的姑娘能够逃脱,在将来,她还会有更鲜艳的生活。《教父》中迈克尔觉察到为什么意大利人那么迷恋处女,因为看着他青涩的新婚妻子渐渐变得成熟那是一件极为有趣和奇妙的体验,那是种循序渐进的、慢慢熟透的令人迷醉的感受。一般说来,女孩子刚刚开始怒放是最迷人的时段,既像个孩子又像个女人,杜鲁门·卡波特如此描写:“长着一副刚刚脱去童稚而又有点近乎成熟的女人的脸庞和身段。”当看到丽芙·泰勒身着碎花裙穿梭于《偷香》的橄榄园时,我想我简直太明白贝纳尔多·贝托鲁奇想要表现什么了。萝拉就正处于这一时期。然也有那么少量的一部分女人会随着时光的流逝变得越来越让人着迷,甚至是在她们年少时都不能与之相提并论的——比如阿佳妮,比如嘉宝,似乎已变成了一般男人般配不上的女人。也许,萝拉会像那些难得的女人一样蜕变得越来越像个奇迹,假如格雷诺耶不是这么仅有如此笨拙得令人悲悯的唯一手段去完成他的爱、找到他自己的立足,那么在今后,他可能就有机会目睹到这世上鲜活的、不断变化着的生命的真谛,当然,其中还伴随着可能领悟到的极致的美以及高尚的爱。我们看到,格雷诺耶其实并没有成功,即使占有着那些气味,并且只要他愿意就可以此所向披靡地颠覆世界,不过,那丝毫没有用,他领悟到它带不给他最想要的东西,自出生的第一声啼哭起,那些东西似乎就已经从生命里不公正地消失了。自毁的解意即在于无法找到理由使得自己再继续生存。了解了这一切,格雷诺耶的内心仍像他时时透着死气的眼神那般空洞无光,他追求的这些留不下任何痕迹的气味就如同他自己一样不留痕迹地被湮灭消亡。

 

局外人的希望和假想始终都是只属于局外人的,尽管如此,我好像也没有任何有力的说辞去义正言辞地阻止格雷诺耶。最后,我们的主人翁死了,是的,无论是原著还是电影,主创人员展现给我们的都不是正义再一次在人间得以伸张的传统想往,而是这个扭曲着魔的天才,他想死了。原著自始至终都沉浸在一个偏执狂般的恶作剧戏码里,对待死就如同对待爱,电影多了一份理性和数份感性。私以为那位父亲的演出最棒,我们可曾聆听过如此缓慢低沉的如耳语颂歌般的诅咒?温和与伤感绞缠相拥,恶毒与憎恨同榻而眠。一个悲剧人物,应该说所有重要的角色都是悲剧。

 

戏幕垂下,角色退场,只剩下我们,我们这些局外观众的动容,仍流连于记忆中像天边的极光在隐隐抖动着。

 

就自然界比较稀少的发色来说,金发是首选。金发要比黑发和红发数量多,发质也更为精细,一头金发的数量一般为14万根左右,而黑发是10.8万,红发则只有9万根。天然的红发一般呈现为胡萝卜色或赭石色,看上去比较干燥和粉质,而不像金发和黑发那样亮泽。一般时尚界那些拥有一头艳丽夺目红发的模特,都是需要经过后天加工染就,天然的红发自身并不会太耀眼。妮可·基德曼就是天然红发,刚出道时远不如今天这般风华绝代,一头乱糟糟的红发、苍白皮肤、尖鼻子,女人是能够蜕变的,然后会焕发出她最动人的光华。

 

红发碧眼的处子比起金发蓝眼的更似禁忌品,适合施祭。因为红与绿的撞色要比金与蓝更加冶艳惹眼,而处子偏偏又是未经沾染的。且反相对比本身就有违禁之味,即在大自然配色中有两种色的对比是禁区,一旦失败那么难看到家。有意思的是,就像雷德利·斯科特有麦子情结,汤姆·提克威有红发妞儿情结。

 

人们常爱好以此修辞来解释他们对另一个人的评判:他与我“气味相投”或者“气息不符”。我比较偏爱嗅觉。一个人如果是身上的气息和味道我不喜欢,那么即使其表其里再如何为之吸引,我都不会跟他走得太近,至少不能待在一起太过长久(我所说的不喜之气味并非指臭味,比如我讨厌薄荷味,它单调、刻板、霸道并且平铺直叙,像面呆板的盾牌,让我想起除臭剂,后来知道它确是用作这方面较多,其特性就是遮盖能力强;也反感草莓和香草做成的甜点的味道,那种甜腻直叫人反胃,我一贯偏见地以为它是结结实实的Loli的心头爱,兼带那类超龄女性Cosplay的“Loli”——但无论哪一个都称不上臭味,虽说在我看来它们也差不多了)。白迪切克描述嗅觉时这样写道:“气味不受时间的羁绊,似乎比其他任何感官感受到的东西更能传递记忆的内容;即使多年过去,仍能够活灵活现,视觉、听觉、触觉甚至味觉都不能像人的鼻子那样唤醒记忆深处浩如烟海、虚无缥缈的那些感觉。”我那根据嗅觉判断所持的是与否,其大概原只是一种本能,结合了现实里遇到的境况:某种熟悉的气味飘入鼻翼,瞬间潜入意识,突然间当初的某种经历栩栩如生再现在我的脑海里。这样一种游离于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之间的东西就像精灵,具备强大的暗示力量,尽管不动声色,却已渗透进灵魂、搅动灵魂,唤起对古老记忆的回忆,从此记忆变得既具体而微又模糊不清。因为“人死后万事皆空,其生前所拥有的一切都会随风飘零,不复存在。”所以“只有气味,它曾经被认为脆弱和虚幻,反而变得长久而可信;正如灵魂,常常从往事里被记起、等待和希冀。”——普鲁斯特在《追忆似水年华》里如是说。

 

即使库布里克仍在世,也许也难以拍摄出超越原著的电影吧?反正这些能把某样事物即使是变态的理念也能说到极致的艺术家,本身就不会像我们这些正常人的思维。我还记得《燃情岁月》里的一句台词:那些忠实倾听着自己内心声音的人,要么成了疯子要么成了传奇。或许,格雷诺耶两者都是。愿所有的亡灵得到安息。

 

后记:有些东西我来不及写,而且他人著书已经非常到位,无需我赘述,于是直接作援引。我以为在一篇文题里哪怕有一处遣词造句不是自己的,那就不属于完全的原创。借鉴?不,我不喜欢它,也基本没有这个概念,不是自己的始终不是自己的。但是,别人喜爱借鉴剧情或是命题主旨我管不着的,因为人们永远只需对他们自己交代和负责∶)

该片热门影评:

《香水》——他窃笑着洒下绿色的淫粉

  一、他窃笑着洒下绿色的淫粉  ..

九尾黑猫评分7.5

《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大量图解)

在18世纪巴黎的一个恶臭鱼市里,格..

gogocash评分8.2

《香水》:穿越格雷诺耶的气味乌托邦

《香水》:穿越格雷诺耶的气味乌托邦 ..

zerone评分9.5

《香水》:天使与魔鬼区别何在?

天使与魔鬼的差别往往只在一瞬间,&nbs..

基督山伯爵评分7.0

从香水到香水——说说《香水:杀手的故事》

      “当..

瞬息天涯

更多 147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