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1 个视频 
196 张图片 
60 位演职员 
319 条影评 
20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日裔演员岩松信为影片配完音之后就去世了,斯普林特这个角色成了他的“绝唱”。

Quotes

精彩对白

Michelangelo: [falls into a dumpster] I'm okay!

米开朗基罗:(摔进了垃圾堆)我没事!

Max Winters: Every three thousand years, the stars align. Unleashing an army of monsters.

马克西米林安·J·威特斯:每三千年一次,所有的行星会并成一排,怪物的军队就此释放。

Leonardo: Within hours, we'll lose the city. And within weeks... the world.

里奥纳多·达·芬奇:几个小时内,城市毁灭。几周之内,世界毁灭。

Leonardo: Attack as one!

里奥纳多·达·芬奇:让我们团结在一起进行战斗。

General Aquila: Destroy them.

埃奎勒将军:摧毁他们。

Michelangelo: Did anyone get the license plate of that thing that hit us last night? It looked like your mom, dude!

Donatello: ...Yeah, that would make her your mom too, doofus.

Michelangelo: ...Nuts.

米开朗基罗:你们有人拿到昨天晚上撞到我们的那个铁怪物(汽车)的牌照了吗?它看起来像你妈妈,哥们!

多纳泰罗·爱因斯坦:嘿,你的意思是她也是你妈妈喽?蠢货。

米开朗基罗:我呸……

Story

幕后制作

  【新的开始,新的故事】

  1984年,皮特·拉尔德(Peter Laird)和凯文·伊斯特曼(Kevin Eastman)共同创作了《忍者神龟》的系列漫画,让超级英雄第一次以乌龟的形象示人……漫画出版的时候不但是黑白画面的,而且只印了区区3000册。然而让他们想象不到的是,几乎就在眨眼之间,漫画书被抢购一空。在随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拉尔德和伊斯特曼取得将漫画中角色制造成玩偶的许可证。又一个九年过去之后,“忍者神龟”演变成了电视卡通系列剧和三部真人电影。而于上世纪90年代初上映的真人版电影,不论是艺术级的动画制作还是专业的武术编排,都给全世界的观众提供了一种崭新的电影形式。

  制片人托马斯·K·格雷(Thomas K。 Gray)--他同时也是前三部“神龟”电影的制片人,在他看来,可爱的神龟们是时候杀回来了:“我希望这些绿色的超级英雄应该在电影领域再提高一个档次,通过这部新的动画长片来尝试一些我们之前从未做过的事情。在过去超过20多年的时间里,神龟已经成为美国多个地区最受欢迎的人物玩具,随后又流行于欧洲、澳洲以及亚太地区的大部分国家。可以说,电视上播放的系列动画片是使神龟拥有强大粉丝团的主要原因,如今,这些粉丝虽然已经长大成人,但当初的情怀是不会改变的,即使如此,神龟仍然需要开拓一种全新的方式,以便能够给这些人留下完全不同的印象。”

  《忍者神龟》系列永恒的成就,是这个故事被重新搬上大银幕的基本保证与强大后盾。不过,托马斯·K·格雷仍然对新版神龟影片能否站得住脚感到有点如履薄冰,可以说,硬是让这些生活在下水道中的英雄们回到大银幕上,不啻为一个危险的任务。如何吸引新生一代的目光是格雷下放给新版影片的主要任务,所以他找来同是新新人类的代表凯文·门罗(Kevin Munroe),而门罗的表现并没有让格雷失望,他回忆当时的情形:“门罗设计了一款非常棒的预告片拿给我看,显而易见,他对这四只可爱的小神龟有着深厚的感情,而我也非常喜欢他的创意。我放心地将这部作品全权交给他处理。”现在看来,可以明确的一点是,凯文·门罗肯定会为“忍者神龟”系列翻开一个全新的篇章。

  【耗时耗力耗精神的制作过程】

  粗略地计算了一下,新版的《忍者神龟》的制作过程耗时超过28个月,而且是在两个完全不同的地方同步进行着的:一是阳光明媚的加州南部;另一个却在中国的香港。超过370位漫画家中,有大约300人在香港工作,另外70人则驻守在洛杉矶……这还是好莱坞第一次用这种“远程”的方式在两地制作同一部影片,所以这里涉及的一切交流信息,都必须依靠高效的互联网传递。

  虽然可以使用高级的电话视频会议以及高速的点对点数据传输系统,导演凯文·门罗仍然感到了时差所带来的不便:“因为这两个地方处在不同的时区里,所以我们不能严格地按照工时计算工作:洛杉矶下午五点的时候,香港正好是早上九点的光景。所以位于美国的我们只能在晚上与香港连线,及时汇报和总结出现的各种问题。”不过,门罗也说出了其中的便利之处:“如此看来,我们有了一个24小时日夜兼程的工作计划表,所以感觉影片的进展不是一般地快……然而洛杉矶的工作室中,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准时下班回家的,因为这个时候香港那边往往需要确定一天的工作内容,同时他们还要将做完的工作发过来--完成这些交接的步骤之后,这边就已经是午夜时分了,所以对于洛杉矶方面,制作这部影片真的是一项非常繁重的工作。但是我和我的工作小组仍然以一种饱满的精神状态完成了它,就连香港那边的动画工作人员都对我们竖起了大拇指。”

  至于香港这边碰到的问题,主要还出在语言的沟通上,香港的工作室还专门组成了一个学习美国习语的“速成班”,就像制片人王保罗说的那样:“凯文·门罗说话的时候总是喜欢用美国俚语,开了好几次会议之后,我们才弄懂得 ,当他说cool的时候,并非指的是温度,而是表示‘这个方法可行’的意思。”凯文·门罗接过了王保罗的话头:“与中国香港这么多顶级的漫画师一起工作,是一件非常与众不同的经历。因为这些人都对功夫有着非常深的鉴赏能力,这对影片确立风格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们差不多都是20来岁,这一代人几乎都是在香港功夫片的熏陶之下长大的。有时候我会说,‘好吧,我想在这个场景加入一些你们中国的功夫’。根本就不用我再具体描述,他们总能画出我想要的东西,甚至要更好。”

  为了给这部全CGI的动画长片建立一个全新的故事线索,凯文·门罗表示坚决不能原地踏步,或简单地重拍以前的故事……所以,“神龟”们开始了新生活,门罗希望影片集中体现的是神龟的个性特色,同时弱化一下他们之间的亲情联系。门罗选择“四只神龟即将各奔东西”作为他故事的开始,他对此的解释是:“斯普林特将达·芬奇送走,让他满世界地与罪犯斗争,并将此当成是一种锻炼和修行;同时,为了保护剩下的三只神龟,斯普林特总是不允许他们在没有达·芬奇的情况与罪恶做斗争。”于是,留守在家中的三只神龟每天都重复着单调的日子,百无聊赖开始发展各自的兴趣:喜欢钻研小器具的爱因斯坦完全放弃了自己的格斗天赋,终日坐在电脑前提供技术上的支持;喜欢逗乐子的米开朗基罗则变成了生日宴会上娱乐小孩的小丑;急躁的拉斐尔仍然对正义有着难以抑制的渴望,然而他却曲高和寡,成了一名只在夜间行动的义务警察,人们并不知道他是无所不能的“忍者神龟”中的一只,而是称他为“守夜人”。

  门罗表示:“斯普林特最关心的,就是他的家庭的和谐与团结。当达·芬奇学成归来后,拉斐尔表现出来的不是久别重逢的开心,而是还有那么一点点怨恨,那种感觉就像是忌妒哥哥能上大学、自己却要待在家里工作的弟弟。”随着时间的推移,拉斐尔的挫败感变得愈发强烈,当虽然自律却有点自以为是的达·芬奇公开对“守夜人”表达了不满之后,他和拉斐尔之间的矛盾激化,手足情谊与个人得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验。

  内部的不和已经够让人头疼了,更大的问题也渐渐浮出了水面,凯文·门罗说:“我们将延续头号反派史莱德已经被打败的内容……神龟迎来了更大的挑战,卡拉(史莱德的义女)以及Foot Clan,似乎都没有拥有私人怪物军队的威特斯更有威胁力。”卡拉是Foot Clan的领袖,由章子怡配音,也是一个拥有日本血统的角色。马克西米林安·J·威特斯是Foot Clan的客户之一,这位非常有实力的百亿富翁住在一座集成电塔中,专门从世界各地收集史前的器具,他的身份也是一个谜,随着故事的发展,我们会发现他收集的不是什么古董,而是可怕的怪物。纽约城也随之发生了一系列奇怪的事情,这一切都表明着威特斯正在秘密谋划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