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1 个视频 
59 张图片 
96 位演职员 
59 条影评 
2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影片的一些场景在罗伯特F·肯尼迪当年遇害的洛杉矶大使饭店拍摄。

·艾斯特维兹完成剧本整整用了7年时间。

·为了筹措本片的拍摄经费,艾斯特维兹不惜变卖自己的收藏品。

·出演本片的大牌明星们都只收取了低廉的片酬。

Goofs

穿帮镜头

·萨曼莎的眼镜映出了剧组人员。

Story

幕后制作

  【神秘暗杀】

  1968年6月5日,总统候选人罗伯特·F·肯尼迪在洛杉矶大使饭店进行竞选演讲时遇刺身亡。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总统候选人在竞选时就被暗杀。这位候选人的哥哥,正是1963年遇刺身亡的美国总统约翰·F·肯尼迪,没想到短短五年后,悲剧再次上演。而“博比”正是罗伯特·F·肯尼迪的昵称。

  “暗杀从不曾改变过历史的进程,”罗伯特·F·肯尼迪在他哥哥死后曾经说过,但这话并不确实,他哥哥和他本人的死都改变了历史进程。当年大选,他一路过关斩将。那天,肯尼迪同6个孩子和妻子艾塞尔(正怀着第11个孩子)在大使饭店的512号套房收听选举消息。夜半时候,他下楼发表了激动人心的讲话。最后,他说道:“我谢谢诸位,下一步是到芝加哥去,咱们在那里取胜吧。”当时从讲台到使馆厅大门已经人满为患、水泄不通,有人建议从后面通道出去。于是肯尼迪一行等人走进了厨房,肯尼迪停下来同一位餐厅服务员握手,回答他提出的问题。此时,围观的人群中伸出一支手枪,向肯尼迪射击,距离只有4英尺远。肯尼迪中了两枪当场倒下,众人想要夺枪,但刺客始终没有停止射击,于是有4、5个人也被子弹击中。

  当时被抓的枪手是一个名叫瑟罕的巴勒斯坦极端分子,大多数人认为他就是刺杀肯尼迪的凶手,然而后来的说法不尽相同。一本由英国作家彼得o埃文斯最近出版的《复仇女神》披露了惊人内幕:瑟罕纯属替罪羊,肯尼迪其实是被希腊船王亚里斯多德o欧纳西斯雇人暗杀的。埃文斯花费了10年时间研究肯尼迪遇刺案的幕后真相,他指出瑟罕之所以当时出现在现场并胡乱开枪,是因为他被美国中情局头脑控制专家催眠,而这名头脑控制专家后来也神秘死去。埃文斯和瑟罕的律师拉里o蒂特都相信,瑟罕尽管在事发现场多次开枪,但没有一枪击中肯尼迪,他的任务就是引发混乱,让真正的凶手完成刺杀任务。肯尼迪是被一名职业杀手暗杀的,这名职业杀手随后人不知鬼不觉的逃离现场,留下瑟罕作替罪羊。后来也有很多人肯定了这种说法,因为尸检结果表明子弹是从后面打来的,而当时瑟罕是从正面射击。

  【倾心创作】

  艾米利奥·艾斯特维兹身兼本片的编、导、演和制片于一身,作为著名演员马丁·西恩的长子和查理·西恩的哥哥,艾米利奥·艾斯特维兹在好莱坞既非一线演员,也非一线导演,但他从未打算像父亲和兄弟一样将姓氏改为“辛”,因为不想在成名家人的光环下生活。早在中学毕业前,他就作为父亲的替身出现在《现代启示录》当中,虽然还扮演了一个小角色,但最终被剪掉。在他26年的演艺生涯中,出演了30多部作品,执导了10部电影电视剧,虽大多泛泛平庸,但他依然锲而不舍。

  在艾斯特维兹看来,拍摄这部《博比》是命中注定的。罗伯特·F·肯尼迪遇害时,艾斯特维兹年仅6岁,但他至今仍能清晰忆起当时的情景。艾斯特维兹在电视中看到了关于肯尼迪遇刺的报道,急忙跑进卧室叫醒肯尼迪的长期拥护者、父亲马丁·西恩。后来,父亲带着他来到肯尼迪的遇害地点,走进大使饭店的大厅。“我记得父亲拉着我的手,告诉我美国失去了什么,”艾斯特维兹回忆道。

  随着年岁的增长,艾斯特维兹开始将罗伯特·F·肯尼迪的遇害视作美国人理想主义和乐观主义的休止。他说:“从1968年6月5日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已经变得越来越玩世不恭和听天由命,像肯尼迪一样不愿对不公平和种种践踏压制保持沉默的人越来越少,这实在让人心碎。”

  后来,艾斯特维兹逐渐出落成新锐编导,并开始寻找超越以往的独特计划。在一次处理大使饭店的照片时,艾斯特维兹突然想起了童年经历,他决定把当晚的故事写下来,而当时的创作初衷,是为了赞颂博比的精神。不过在创作手法上,艾斯特维兹并没追寻当时在场的人以获取相关资料,而是在事实的基础上展开虚构和想象,并且故事的焦点并不是肯尼迪和刺客瑟罕,而是深受事件影响的不同层面的普通人。艾斯特维兹着手编织出一张充满形形色色人物的大网,而整个大使饭店也成为了当时美国的缩影。

  作为艾斯特维兹人生中意味最为深长的尝试,整个剧本的创作过程是漫长的,当然免不了中途停滞。当他想在加州匹斯墨海滩附近的偏远旅馆继续动笔时,他遇到了一个女人,她认出了正在旅馆登记的艾斯特维兹,询问他在忙什么。当得知艾斯特维兹在撰写关于肯尼迪遇刺当晚的剧本时,这个女人突然热泪盈眶,说道:“当时我在场。”她的经历对艾斯特维兹的帮助可想而知,并且她也成为片中黛安的角色原型。经过启发,其他20多个人物也都水到渠成,他们的原型均出自艾斯特维兹的生活经历。在人物谱中不难发现,片中的女性角色很抢眼,包括酗酒的歌星维吉妮亚、丈夫出轨的米里亚姆、野心勃勃的安吉拉和社交名流萨曼莎,她们都是最初女性运动初露端倪的代表。而这些女性角色,深受艾斯特维兹的母亲的影响。

  在9·11惨剧发生的一周前,艾斯特维兹完成了影片剧本,但打算再封存6个月。当他逐渐将剧本拿给好友和家人、得到一致肯定时,终于决定将拍摄计划付诸实施。

  【全明星阵容】

  制片人利萨说:“这是一部罕见的剧本,涵盖如此繁多丰满的角色,演员们不仅被塑造伟大角色的机会所吸引,还因与众多旗鼓相当的同行同台献艺而激动不已。”

  艾斯特维兹选中的第一个演员就是安东尼·霍普金斯,霍普金斯至今仍对当时的情形记忆犹新:“当时我正坐在伦敦摄影棚里的化妆椅上,传来肯尼迪遇害的噩耗,我说:‘他们都疯了,世界都疯了。’”与霍普金斯搭档的是将近80岁高龄的哈里·贝拉方特,值得一提的是在肯尼迪遇害之前,贝拉方特确实在准备和他会面。

  影坛老将霍普金斯的加盟具有着强大的号召力,很多演员都慕名而来,威廉·H·梅西就是其中之一。另外,角色的复杂性也是吸引演员的因素之一,莎朗·斯通就对片中饱受婚外情之苦的米里亚姆情有独钟,她说:“我之所以喜欢这个角色是因为60年代的美容院就像精神病医生的诊室,所有人都在讲述各自的故事。还有米里亚姆所表现出的那个年代对丈夫不忠的感受很真实。”

  黛咪·摩尔扮演的过气女歌星维吉妮亚是片中最具悲剧命运的角色之一,她曾是一线红星,但因人老珠黄而星途不再,将在大使饭店完成自己的谢幕演出。摩尔说:“这是我第一次扮演一位酗酒女人,虽然令人疲惫不堪,但也让表演更自由,我不需要考虑形象,更不用考虑言行。”

  黑人明星劳伦斯·菲什伯恩在片中扮演厨师长爱德华,菲什伯恩14岁时就与艾斯特维兹相识,对于儿时好友的最新力作他说:“我只知道这部影片会将几代人都联系在一起,一定非同反响。”

  艾斯特维兹的父亲马丁·西恩是肯尼迪的长期支持者,肯尼迪早已成为西恩心中最伟大的英雄,西恩曾经扮演过肯尼迪,还在致力于罗伯特·F·肯尼迪纪念基金会的工作,儿子能将这段历史时刻搬上大银幕让他感到骄傲万分。

  【往昔重现】

  除了22位星光闪烁的主要演员之外,影片里还有一位非同寻常的明星--大使饭店,店内的门廊、舞厅、发廊、办公室还有厨房都与角色有着密切的联系。艾斯特维兹很清楚大使饭店是片中最重要的场景,而当剧组准备拍摄之时,却接到了大使饭店即将被清拆重建的消息。

  大使饭店曾在洛杉矶风靡一时,坐落于Wilshire大道,由著名建筑师Myron Hunt设计,落成于1921年,这座拥有500间客房的豪华饭店很快成为好莱坞的标志之一,很多当时红极一时的好莱坞明星经常光顾,店内的椰林夜总会(Coconut Grove Nightclub)更是人气极旺的夜生活场所。到了3、40年代,奥斯卡颁奖典礼和美国总统竞选活动将大使饭店的声誉推上了顶峰。

  1968年的惨案发生之后,大使饭店开始逐渐失去往日的辉煌。到了1989年,残破的大厦急需修整,最后关门整顿。经过长达10多年的法律争议,大使饭店的命运于2005年画上了句号,这座见证太多历史性事件的建筑将被夷为平地,一所学校会在此处拔地而起。

  艾斯特维兹希望抓住这最后的机会,开始向父亲求助,马丁·西恩同肯尼迪的家庭进行了协商,力争延长大使饭店残存的生命,以为影片的拍摄争取时间。最终,幸运眷顾了艾斯特维兹,教育部门同意留给影片剧组一周时间进行拍摄。

  艾斯特维兹开始争分夺秒,大使饭店的外观、走廊、咖啡店被纷纷取景,在剧组拍摄的同时,施工队就在旁边推倒围墙,所有演职人员要在混乱中平心静气、投入工作,这是对他们前所未有的挑战。为了尽量真实再现,剧组在拍卖会上买下了饭店中的旧家具,并通过相关纪录片和电影来斟酌布景。

  可以说片中大使饭店的很多景观都是由别处拼凑而成,如片中大使饭店的餐饮部就是在Santa Anita赛马场的厨房和餐具室取景,而Park Plaza Hotel里20年代古典风格的走廊则用于拍摄安东尼·霍普金斯下棋的场景。片中其他的一些内景在洛衫矶北部的圣克拉里塔摄影棚拍摄,其中的重头戏当数米里亚姆所在的发廊,那是众多角色的重要场所,除了要突显发廊的浮华和堂皇之外,还要以柔和的暗哑色调体现出60年代的生动、易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