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68 张图片 
9 位演职员 
4 条影评 
0 条新闻 
更多  

Story

幕后制作

  影片为一部京剧艺术片,将脍炙人口的京剧《白蛇传》搬上银幕。影片在保持原剧基本风格和艺术特点的基础上,充分发挥电影艺术的特长,在设计、美工、道具等方面下了很大工夫,创造出美丽奇幻的环境和氛围,烘托了人物和故事情节,成功塑造出白蛇、青蛇、许仙、法海等个性鲜明的艺术形象。影片体现了扬善惩恶的传统伦理道德观念,赞扬了虽为妖身,但却怀有赤诚之心的白蛇与小青,抨击了代表封建专制势力的法海等人,并以正义一方压倒邪恶一方为结局,体现了正必胜邪的思想。

《白蛇传》:戏曲电影曾经的辉煌

  “如果不行,赶快把我换下来!”

  上海京剧院的领导通知我说傅超武导演想请我出演《白蛇传》里的白素贞时,我惊奇极了。《白蛇传》是家喻户晓的剧目,京剧界的老前辈们已经演得很出色,怎么可能轮到我这样的小字辈来演呢?应该是由更有票房号召力的老艺术家来演才是。

  导演看我顾虑重重,就说:“你大胆去演,我看过你在《龙江颂》里的演出,你各方面条件都很适合出演这个角色。”我说我是唱青衣的,只会唱念,不会武功。导演说:“你还年轻,为什么不下苦功去练习呢?”导演这么说我就无话可说了,其实我那时也30多岁了。

  我们的排练是安排在每天九点,其他演员差不多八点半就到了,而我是早上6点就起来了,自己先练习腿功、腰功等一些基本功,等同志们都上班了,再向他们请教。下午5点他们下班了,我再自己练习一遍。

  其实,拍的时候我还一直很担心,因为我是一个无名小卒,万一拍砸了可怎么办啊?拍了两场之后,我对导演说:“你看看,如果不行,赶快把我换下来!这样电影厂的损失也不大。”傅导演是山东人,为人直爽,他生气地说:“你怎么搞的?老问我要不要换,真啰嗦!如果要换的话,我会老早通知你的。你应该把心思花在表演上,别把心思花在这个上面。”又拍了几场之后,我又问:“这部电影没有人会来看吧?我又没什么影响力。”他说:“你给我好好拍就是了!”

  吊在钢丝上转圈

  我们这个戏以还原舞台为主,但导演要求更生活化一些。因为电影的特写镜头常常只有一张脸甚至是一双眼睛,所以那些舞台上的程式化动作就要收敛一些。

  电影中还加入了很多特技处理和实景拍摄。譬如我们从峨眉山飞出来化成人形的那一段,我们吊在很细的钢丝上,根据导演的指示侧身、转圈……做出飞的姿势来。至于那些特技是怎么做成的,我们至今都不知道。特技导演事先就通知演员说这些特技是保密的,演员只需按要求做出动作即可。

  观众达7亿多人次

  1981年这部片子上映之后的一天,我正在厨房里烧早饭,突然听得广播里说:“想不到有两个戏爆出大冷门了!一部是《悲惨世界》,另一部是电影戏剧片《白蛇传》。“因为猜想这两部电影上座率都不会高,原先都被安排在三流影院,但想不到剧院爆满,而且好评如潮。后来它们就都换到了一流影院。

  我收到了大量的读者来信,从7岁到86岁的人都有。有个老汉,哪儿放《白蛇传》,就到哪儿去看,先后看了四十多遍;有人坐着轮椅由孙子推着去看,有的是用卖完菜之后的钱买票去看。“有人甚至写来求爱信,还有寻亲信说:”我丢了一个妹妹,没想到这个妹妹就是你。“

  1982年,我先是接到文化部通知我去领奖的电话,过了不久,《大众电影》又通知我去西安领奖。导演故意笑话我说:“你看你都得了两个奖了,还没有信心?”

  1984年,我到北京参加“梅兰芳诞辰八十周年”的演出,文化部的一个领导对我说:“没想到你们这部片子这么好。我们收到很多信件,统计之后发现关注这部影片的观众达7亿多人次,创了建国以来戏曲电影观众上座率的最高记录。”

  口述:李炳淑(白蛇扮演者)

  (采写:刘晋锋 来源:新京报)

  

“螃蟹”的上百个特技镜头

  《白蛇传》的特技量非常多,大约有上百个,它几乎把所有的特技方法都用到了,一些在舞台上一带而过的情节在电影中就用蒙太奇或者电影特技的方法来表现。比如做模型、定向荧幕合成、绘画合成、蓝荧幕合成、技巧印片等,而且特技在这部电影中不光是渲染气氛,还起到了讲故事的作用。

  第一幕中白蛇、青蛇从峨眉山飞出化成人形,就是找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制作木偶戏的工作人员用硅胶做成1米多长的蛇,然后依照拍摄木偶戏的方法逐格拍摄,包括后面蛇与龙打斗的场面也是分别逐格拍摄,最后再合成在一起。山里的云海是用干冰做成的。

  水漫金山那一幕则是我们在一张A3大小的纸上细致地描画出金山进行拍摄,当然人在台阶上行走是实景拍摄,最后用遮片技术就像剪贴画那样把实景镜头和图画合成在一起,这些也都是一格一格地完成的。

  大螃蟹吞吃法海那一幕我运用了“定向银幕”的方法,有些类似现在的以放映在银幕上的影像为背景,配合前景中的真人真物来摄制一个场面的方法。当时我设置了两张银幕,前面的那张做成嘴的轮廓,后面再另外做一个大的螃蟹钳子,把法海夹住,人就从这两张银幕的中间掉进去,看起来就像是他被螃蟹吃了一样。

  做完这个特技之后,傅超武导演见到我都叫我“螃蟹”。

  因为技术的限制,我们在制作上还是比较粗糙,影调和画质上都有不尽如人意之处,但正是因为它动用了很多特技,所以它的观众才不仅仅局限于京剧爱好者,赢得了很大的反响。

  口述:秦孝成(《白蛇传》特技师)

  (采写:刘晋锋 来源:新京报)